落霞小说

1995 · 11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东宝一直心急地等着冯欣欣的肚子大起来,可冯欣欣的小蛮腰却依然跟水蛇似的灵动。遵医嘱,他不能碰冯欣欣,好在韦春红那儿来者不拒。

通过陈平原带着正明和小三两个在银行的跑动,他终于获得一笔流动资金贷款。陈平原也很直接,拿到贷款,就手一伸,要求拿佣金。雷东宝心里骂陈平原蚊子腿上还要刮下三钱肉,可终究还是把钱给了陈平原。若不是陈平原仗着老脸出马,他自己出去还不得拿钱开道?可想到陈平原跟他算得如此清楚,他心里还是不舒服。

傍晚的时候他要韦春红给他准备些小菜,他下班就过去吃饭。冯欣欣那个家现在是冯母管着饭菜,他吃不惯,还是韦春红那儿吃着舒服。反正他爱去哪儿去哪儿,谁都欢迎他。

到了饭店,见饭店照旧几乎满座。他一眼看到一位宋运辉介绍他认识的政府官员也在那儿吃饭,就过去招呼了一下,敬上一杯酒。那官员也不知有他,就笑着说等后天宋总过来,大家再好好聚聚。雷东宝诧异,宋运辉怎么没跟他提起?再一想,宋运辉已经好久没跟他打电话。他最近又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都忙,雷霆的铜五金车间正轰轰烈烈地筹备上马,虽说这回由项东管着,他需要操心的事比较少了些,可因为涉及大笔资金投入,需要他做大量协调工作,给项东撑腰,因此他都没闲工夫想到宋运辉。这一想到,他心说宋运辉难道还真跟他说不理就不理了?

雷东宝不是个把大小事情都放在心里憋着的人,有些事情他会闪着实诚的眼光不显山不露水地憋着,但大多数事情他都要弄个水落石出。他当即掏出手机给宋运辉打电话。好在宋运辉的电话还是9字头,他记得住。

“小辉,你后天过来?你说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你什么意思?”

宋运辉也很直接,道:“已经告诉过你,我以后不认识你。”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好歹是个大人,别什么都听你那老婆的,你那老婆跟我又没十年交情。”这时候韦春红走过来,听了几句,也不知道雷东宝说什么。雷东宝就拿胖手指指对面椅子,让她坐下。

“我在家里吃饭,没法跟你说。什么时候有空我再打电话给你。”

宋运辉说完就把电话挂了,雷东宝却是气得跟韦春红道:“你看,你看,小辉现在动不动摔我电话。”

韦春红心里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不提自己的冤屈,反而殷勤倒一杯酒,道:“宋总那是替我生气呢,赶明儿我跟他说说,我都以你的大局为重了,让他别为我多生气啦。”

“没,他是让他那个妖精老婆挑拨的,他那个妖精老婆事多,小辉大男人哪来那么多花花肠子。”

韦春红想到当初她打电话去宋家时,宋家两夫妻对他的安抚,心中又明白三分:“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跟小辉再亲,又哪里比得上他们两夫妻的关系。不说别的,他们两夫妻认识的时间都比你早,你这十年算什么。你这儿一个劲地反感小辉妻子,他还能不反感你?”

雷东宝恍然,韦春红却不给他机会说话,紧追不舍地道:“你别跟我提兄弟情分,小辉跟我说过,你那些情分都是虚的,不是掏心窝子的,要不然你不会看到一个长相像他姐姐的就跟我离婚。你那些情分要是掏心窝子的,那女人的心窝子能跟运萍姐一样吗?你把那女人的心窝子跟运萍姐的当一回事,那你不是太对不起运萍姐的情分了吗?”

“你意思是我情分是真的,就是对不起他姐,我情分要是虚的,正好他不理我,你直接说我左右不是人吧。”

韦春红本身就是借题发挥,却见雷东宝竟也一句不提她的情分,心里不免伤心,但还是冷笑道:“你说呢?否则你说你跟我结婚宋总都没说什么,这么多年还帮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怎么你一娶那个跟他姐长得像的他反而生气呢?”

雷东宝急道:“他妈的,你说的吧,都你说的吧,小辉能说那瞎眼话?谁说我对他姐没掏心窝子?谁说我这几年对他没掏心窝子?”

落^霞^小^说…

“你呢,只会冲我撒气。我帮你解这个结,让你知道宋总为什么气你,你倒是好,好像还是我造谣。得,我该干吗干吗去,不招你惹你。”

雷东宝一声断喝:“坐着,没让你走。”他却也没再跟韦春红说话,只一个劲喝了好几口闷酒,回想当初梁思申越过宋运辉指责他的话,几乎半瓶啤酒下肚,他才问:“真是小辉跟你说的?”

韦春红道:“结婚那么几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都只有你在骗我。”

雷东宝又沉默,难道这就是宋运辉所想,说他其实对运萍没情分?

韦春红看着冷冷地道:“也难怪宋总这么想。我虽然跟你不是结发夫妻,可好歹也是患难过来的,你对我说扔就扔,他还能不联想到他姐?你再把个小姑娘错认作他姐,他心里怎么能没想法?你惹谁不好,你去惹他姐?我是个娘家没人的,你爱怎么就怎么了,你啊……”

雷东宝因为韦春红为了成全他而爽快离婚,对韦春红总是怀着歉疚的,行动上从此礼让三分。这时候被韦春红指责,他也没有回嘴,只白了韦春红一眼,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道:“我有数。”

韦春红看看雷东宝脸色,大约知道他想什么,心里叹了一声,起身道:“我忙去,你慢慢吃。对了,你吃的不用记账上,那么见外干什么。”

雷东宝却把酒杯一推,闷声闷气地道:“不吃了,我上去睡觉。”

韦春红惊讶地看着雷东宝走上楼去,没说什么。心里只觉得侥幸,她还需靠着宋家人才能让雷东宝想到她。她看看一桌几乎没动过的酒菜,收拾了两个盘子一瓶啤酒,亲自端上去放雷东宝床头,才又关门下来。她知道雷东宝是个耐不住饿的,等会儿肯定要记挂住吃喝。

雷东宝躺在最熟悉的床上,心里很不是味道。可是想到冯欣欣肚子里的孩子,他又满心的牵挂。他想,他妈的管他呢,黑猫白猫先要了孩子再说。可是想到宋运辉疏远他的理由,他心里冤屈。他对宋运萍,压根就不是宋运辉想的那样。他关上手机又喝酒吃肉,完了把盘子往卫生间一塞就睡觉。等韦春红收工上来,他就醒来好好跟她温存一番,温存得韦春红稀软得跟只猫似的,他觉得还债了,放心睡觉。

韦春红真是拿他没办法,又爱又恨。

 

共 4 条评论

  1. 米老鼠说道:

    雷东宝真不是东西,出轨让后来的三婚妻子怀上了,跟二婚妻子也离了,然后还跟二婚妻子睡。宋运萍地下有知得恶心死,后悔当初嫁这么一个烂人,还被害的把自己和孩子的命都丢了

  2. 米老鼠说道:

    韦春红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这是自贱啊

  3. 匿名说道:

    那冯小三怀上没怀上还两看呢!

  4. 匿名说道:

    雷东宝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