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4 · 08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春节前几天,不少人向他送来年货,其中也包括杨巡,宋运辉让杨巡直接把年货转交陶医生。他自己没出面,不便再去医院给陶医生制造麻烦,而杨巡去则无所谓,相信谁都不会把陶医生与年轻的杨巡联系在一起。杨巡虽然尽心尽职地把年货转送到陶医生手中,而且还帮陶医生送回家里,可是他心里意识到一个最大区别,宋运辉都没见他一面,这说明了什么?谁都知道,宋运辉是他大哥,是他的依靠。杨巡都没在弟弟妹妹们面前遮掩他的黑脸。他只休息了除夕和初一,初二便率领弟妹们走进空旷无人的商场工地,清理巨幅玻璃。

春节的时候,宋运辉则是带着一家老小回去老家,看看老屋。自有雷东宝叫人清理出老屋,窗明几净地等待他们回来。宋运辉回去更主要的目的是要带女儿见见程开颜。他当初就是因为考虑到程开颜再回金州幼儿园的话,会有暑假寒假,如此漫长的假期,难保程开颜杀奔东海看女儿,因此他让闵厂长把程开颜塞进运销处,程开颜认识他的时候所待的位子。十来年风风雨雨,她倒是始终如一,最后坚守到同一岗位,对这一清闲又有油水的安排,当时老程表示认可。

初一的早上,宋家门庭若市,好多人过来拜年,放在桌上的两斤水果糖竟全部吃完。宋运辉整个早上微笑着听那些人与爸妈扯亲戚关系,心里则早有不耐烦。可是他只能微笑着,否则会被那些以前从不见上门的什么亲戚宣传为势利小人。直到中午,那些人才散去,但留下不少邀请,邀请他们一家参加谁谁谁谁的婚礼,这都被宋运辉一口拒绝了,他说很快就回,没时间。中饭之后,他获得父母默许,去小雷家给雷东宝拜年。

车子才开到可以看见小雷家的地方,宋引就闻到什么臭味,而宋运辉习惯化工气味的鼻子则是到接近村口才闻到。拐进进村的水泥路,只见两旁的香樟树已经枝繁叶茂如华盖,可是宋运辉注意到,这些本该冬天也碧绿的叶子上面都蒙着厚厚的黑灰,看着只觉得脏。而路上也灰,左右的农田也灰,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只有被风卷起的炮仗纸是鲜红的,只有路过女孩们的衣服是鲜亮的。宋运辉也留意到,路过的人们脸上的笑容鲜亮,看来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看来小雷家缓过气来了。

他的车子才拐进住宿区,便见雷东宝跑着迎出来。宋运辉见了忍不住地笑,这儿果然又成为雷东宝的地盘,他才进村,鸡毛信就不知以何种方式将消息传递给雷东宝。宋引已经认识雷东宝。宋运辉总觉得宋引像程家人,可雷东宝却慧眼识英雄,认准宋引十足像煞宋运萍。因此雷东宝对宋引非常宠爱,而宋引只喜欢雷东宝刺猬似的下巴。

宋运辉抱出不肯走下灰灰脏地的宋引,左右一看,连原本白粉墙面都是灰黑,屋顶早已失了颜色。宋运辉心想,也不知是哪儿的灰,估计与小雷家的发展有关。雷东宝早不容宋运辉多想,嚷嚷着说上话了。后面韦春红也迎了出来,她脸色不好,可这么几天在家休养下来,人却滋润了不少。

宋运辉终于忍不住问雷东宝:“怎么这么灰?又上马什么项目了?”

雷东宝笑道:“这下你不懂了吧。这是熔铜的炉子烧出来的灰。”

宋运辉奇道:“赶紧让你们工程师查查燃烧器,别又燃烧不完全。”

雷东宝还是笑:“不是就不是,烧重油的烟全进烟囱了,现在他们本事好得几乎不见黑烟,连灰烟都不常见。这些灰都是化铜水化出来的烟,除不去的,老工程师说国有铜厂也都一样,哪家做黄铜的厂子都是墨墨黑。没啥,开春下场雨全没了,现在这天气不下雪了,要不起不了灰。”

宋运辉疑惑地问:“还有这臭气呢?还是电缆厂的?”

“你看你看,又来了。不就是些臭气吗?你看村里养的猪养的王八,哪只闻了臭气死掉?又没事,你就是太小心,国有老大哥的臭脾气。那些投资人不是投资到隔壁村了吗?我们每天放臭气过去,恶心死他们。呵呵。进来里面坐。”

宋运辉跟着雷东宝进去,眼中忽然看到一个人,很是眼熟,却又似陌生。他想了一下才想到,这是才四十多岁的雷士根,没想到会老成这样。宋运辉心下感慨,对着冲他招呼的士根也是笑笑,但是没主动上去握手,跟着雷东宝越过士根,走进雷东宝家。有了女主人的家果然有所不同,起码家具将屋子塞满,不是过去的家徒四壁了。

雷东宝和接着跟进来的红伟、正明,以及其他三个宋运辉以前不认识的年轻人,与宋运辉商量如何应对省电缆与外商合资的大事。宋运辉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有数,想到萧然与日方的合资,日方输入关键设备后,市一机的产品果然性能大增,走出了国门。但是雷东宝也有问题,如果把省电缆的合资比作市一机的合资,那么他们雷霆公司有什么资本可以与人家那么高的技术竞争?连市一机通过合资都拿不到真正的核心技术,那么他们雷霆公司又能从哪儿获取关键的先进的可以打倒合资厂的技术?正明和其他三个显然是懂技术的年轻人都说,他们经过考察市场,都感觉那些国外进口的高级线缆不是目前国产设备生产得出来的,要不然国家也不会花大笔外汇从国外购买。大家都说,现在的路看来只有两条,要么花大钱从国外引进能生产高级成品的生产线,要么只有认准国内市场,持续扩大生产,提高市场占有率。可是,前者说说容易,真要进口的话,却是哪来那么多的外汇?

等宋运辉让雷东宝领着参观小雷家一遭,开车领着宋引回家,心里已经基本肯定,雷东宝唯一可行的是实施扩大生产,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战略。首先,他们乡镇企业毕竟融资不易,不靠政府的话,哪来资金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其次,讨论了那么半天,都没听见他们说一句如何提高技术研发的投入。而后者,现在却是东海孜孜以求的大方向。

但看来雷东宝的扩大生产是有的放矢,是经过周密研究计算的。他们准备放弃过去最早的那套设备,因为那套设备入门门槛极低,四周个体作坊似的小电缆厂用的大多是这种技术简单容易上手、投资又不算高的设备,他们雷霆以正规化工厂的操作,成本显然是无法同周围那些作坊相比,不如放弃卖掉,得来的钱添置高价新设备。宋运辉从雷东宝他们的规划计算中,看到他们的发展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已经走出盲目,摆脱许多乡镇企业盲目上马跟风上马的旧路,正在渐渐从市场中走向成熟。但那才只是正规化的开始。

初三的时候,宋运辉无可避免地来到金州。

金州的生活区已经有所变样,最远处围出一片别墅用地,造起几幢漂亮的小别墅,是总厂级别领导的家。闵厂长自然是搬了进去,水书记虽然是已经退休的领导干部,可也意外地搬进别墅去,程父没轮到,依然住在旧楼。

来前,宋运辉已经跟闵厂长约定,他初三到闵厂长家歇脚。他不打算去前岳父家,在前岳父一家人面前把女儿交出,领受一顿可能的责骂。他只能选择先到闵厂长家,然后一个电话通知程开颜来领人。他甚至想不打这个电话,委托闵厂长帮打。他知道这样的行为肯定招致骂名,但是又如何?

他直接就将车子开进别墅区,开到闵厂长家。闵厂长果然帮忙,一个电话打到程家,跟接电话的老程说要他们来接小宋引去。因是闵厂长打的电话,老程什么话都没有,全部答应。闵厂长放下电话就跟宋运辉爽朗地笑道:“听见没有,老程说立刻会来,又答应一定在下午五点准时送回。你安心,下午五点如果不见人,我替你上门要去。”

宋运辉看看远处曾是金州高干子弟的闵夫人,冲着闵厂长一笑,闵厂长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自己的七情六欲。“来这儿当然得仗着你,还用得着说吗。我等下中饭去水书记家吃,晚饭你说什么都得招呼我,我吃完连夜赶路回去。”

“你来前已经跟我说过,怎么还婆婆妈妈重复,怕我生气排在晚上?我怎么可能跟水书记争你?呵呵,老水越老,我越不跟他争,胜之不武啦。你那儿的新书记怎么样?准备让他分管什么?”

宋运辉笑道:“分管什么啊,我们东海不缺人。”

闵听了大笑:“太狠了点吧,不怕他告状去?总得给他点面子,让他分管个工会吧。”

宋运辉冷笑:“我等着他春节回来带尚方宝剑来,不拿来,我们还是不缺人。”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闵意味深长地笑:“你腰板硬,我看你那儿只要三期不结束,上面就是亲眼看着你蹂躏新书记都不会发话。哪个办公室坐傻了的傻瓜,竟敢去你那个厂压你一头,也不看看工厂跟机关有多少不同。我最近也学你这套,上面立刻跟我客气不少。不过你别把人惹急了,真惹急了兔子也咬人,到底他上面有路子。”

宋运辉笑道:“我哪有时间惹他,我躲他,我避着他,总行吧?嗯,人来了。”宋运辉本来就是对着落地大窗坐的,这个角度正好看到程开颜和她的哥哥一起过来闵家。他看到程开颜穿的是一件新大衣,可能是买的,黑色大衣上好多亮闪闪的金属装饰,腰间一条宽宽腰带,浑身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反而没她哥哥身穿咖啡色磨砂真丝棉褛有模样。宋运辉看着脸上只有鄙夷,扬声叫道:“猫猫,妈妈来了,你跟妈妈去外公家玩一会儿。”

宋引闻言立刻飞快跑到门口,等门一开,稍稍观察一下,便扑进妈妈怀里。宋运辉没站起来,只淡淡地与前大舅子点头打个招呼,便静静旁观母女相会,等了会儿才道:“猫猫先去外公家吧,爸爸五点钟在闵伯伯家等你。”

程开颜抬头看宋运辉,可她看到的只是冷漠。她不死心,小心地问:“你在这儿住一夜行吗?我陪猫猫睡一晚上。”

“不行。”宋运辉拒绝,也没给理由,就扭开了脸。

还是闵夫人看着不忍,打圆场:“还是别了,今晚小宋还得赶回老家,明天一早就回去东海厂,时间紧,没办法。小程啊,不如哪天你请个假,专程过去宽宽裕裕地看上几天不就成了。”

程开颜不死心,紧紧盯着宋运辉,希望他良心发现一下,可是没用。最后还是她哥哥见不得妹妹受欺负,拉程开颜离开。他们没法抗拒,因为这儿是压着他们的闵厂长的家,而宋运辉是闵厂长家的座上宾。

等程家人离开,宋运辉才对闵夫人道:“对不起,嫂子,让你为难。我不想离婚后还藕断丝连,既然离了,我们作为理智一方,还是做事决断点的好。”

闵夫人应了个“那也是”,但忍不住背转身叹一声气,为可怜的程开颜,也为宋运辉冷到彻骨的所谓理智。

闵也有些看不过:“小宋,我们家房子多,你不如在这儿住一晚吧,明天早上再走也不迟,最多晚点到东海。”

宋运辉道:“我计划的是后天走,明天约定跟老家当地几个官员见面,讨论一些事情。平时我忙,都是他们去我那儿找我,这回既然我回家,应该到现场看看,可能需要一天时间。你知道,我们新型添加剂研制出来后,却遇到一个很尴尬的情况,就是高端产品在国内消化不了,全部得出口国外。国外市场则是由一些巨头把持,我们在定价上处于被动。因此我跟老家的政府朋友提出配套发展东海厂的下游厂,下游厂的产品可以出口可以内销,都是高利润产品,企业前景不错,又可以帮我们东海厂解决内销问题。现在准备把原先老旧的农药厂置换到郊区,改作我们的下游厂。正月初三之前总不便让人家加班,明天初四,我们约定去踏勘现场,从他们提供的几片土地中选取一块合适开下游厂的作为工地。你说明天这一天都有些紧呢。”

闵夫人刚才帮宋运辉在程开颜面前撒谎,心里却是极不情愿。这会儿听了宋运辉这段话,不由暗暗点头,这种思路都从没听她丈夫提起过,宋运辉的脑袋确实超前,难怪可以为所欲为,上面下面都拿他没办法。可怜老程厂长千挑万拣一个这样厉害的女婿,走到今天这一步应该是必然。

闵听了宋运辉的介绍,果然有兴趣,早忘了程开颜的事,追着问:“下游厂的内销没问题吗?他们准备怎么与东海厂合作?你们出多少资?”

宋运辉笑道:“你也知道的,越下游的产品,越形不成垄断。就算是内销有问题,外销也绝对没问题的,何况国内经济发展够迅速,对高端产品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我很欣赏我老家这边计委一个经济博士做的可行性预分析,在市场展望方面引用数据很说明问题。我们东海不准备出资,没这个灵活权。老家市政府官员准备用农药厂置换土地的资金启动项目,不足部分由市计委组织的投资公司入股解决。我们提供技术和管理指导。我的想法,除了上面说的打开东海厂的内销市场之外,还有嘛,呵呵,我也想为家乡建设做点贡献……”

闵厂长一听就笑了:“对头,锦衣不可夜行。”

宋运辉听了也是笑,可不,真有这种想法。再说从雷东宝出事这件事上他也获得教训,广泛结交朋友是必须的,不能临时抱佛脚。“还有一个想法,现在我那边因为不断有新项目开工,每年都可以提取投资金额的一定比例用于分配,我们人少,因此大家的奖金收入都不错,大家工作积极性也高。但等项目结束,我就得广开渠道给他们找钱发奖金了,不能光靠主业,鸡蛋得放在不同篮子里。反正边做边看吧,看看效果好不好。”

闵想了会儿,道:“有道理。不说别的,等你项目完成,你那儿可供升级的位置也少了,你那么多刚练出来的年轻干将得闷得造反,还真得有渠道让他们分流。唉,跟你情况不一样,我这边得分流的是四五十岁从三班倒岗位下来的工人,唉,这些人,除了看仪表,别的都不行啊。我这儿的工贸公司都塞满了。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拿这些从一线下来的倒班工人怎么办?”

宋运辉道:“想过,这是个大问题,十几年后肯定得面对。所以我不大敢招工,准备三期差不多的时候把一期那些国产仪表整改一下,进一步减少岗位减少用人,省得以后退下来的人分流不完,我那是新企业,容易控制。”

闵听了叹气:“我背的是有厚重历史包袱的金州。可上面一直压指标,一年比一年压缩岗位规模,你说压下来的人我放哪儿去?总不能都办内退或者辞退吧?现在倒有人自己跳走,可惜都是些年轻有技术的,四五十岁的倒班工人你打他骂他都不会走。去年有家外资公司来考察,一看见我们的包袱就连连摇头,说背不起,说这是吃利润的大嘴。上面把我叫去骂,要我拿出办法,我说你们把我的包袱拿走我就有办法,不能总拿金州跟那些没包袱的新企业比。他们现在也没话了,这不是我一个人一个金州的问题,这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不好,我又牢骚了,你还是去老水那儿吧。”

宋运辉告辞去水书记那儿,得到水书记的热烈欢迎。与水书记说起闵的烦恼,水书记有些不以为然。水书记的意思是,一个人不能总强调客观原因,而不去努力争取。水书记猜测闵这种性格可能是因为一直从事内部生产管理,眼睛习惯盯住挖潜改造,而不敢,或者说不会通过市场手段行政手段挖掘潜在可能,获取改变动力。只会跟着别人走出来的路走,就金州这种至此已经没什么特殊性的企业而言,是抢不到机会的。

宋运辉好奇地问:“除了开除工人,压缩人员开支,还有什么其他办法?”

水书记笑道:“现在政策这么活,有的是分流办法。我们金州的工人都是素质很高的人,只要有地方给他们发挥,他们都可以顶上。不说啦,再说小闵又要怪我多嘴。你以后也少跟他接触。”

宋运辉听了一愣,看着笑眯眯的水书记发了会儿呆,水书记如今几乎是金州的特使,常跑北京替金州摇旗呐喊,难道他在北京听到了什么消息?宋运辉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谢谢水书记提醒。”

水书记笑眯眯道:“谢什么。我们二小子一直说你比亲兄弟还贴心,他今年的奖金一大半靠出口你们的产品,正好又赶上他们分房,公司看绩效,给他换了套最大的,跟副总看齐。小宋,我以前在位的时候你照顾我儿子,这不稀奇,现在你还拿他们当自家兄弟,那是你宅心仁厚,我得谢谢你。”

宋运辉忙道:“水书记客气,您教给我的东西,我一辈子受用。水书记,我现在……”宋运辉放低声音,将他现在对付邵书记的想法说出来跟水书记讨论。他相信,水书记一定有更深思熟虑的办法。

水书记听完,问了几个小问题,开始闭目思考。过会儿,才道:“这尊神都已经进门了,赶又赶不走,只好隔离他。你也做得别太出格,让他抓住把柄上告。只有这样了,最多给他管个工会。”

宋运辉有些窃喜,笑道:“水书记真的认可我的办法?”

水书记看着宋运辉欣喜于他的认可,心中也是欢喜,笑道:“你啊,早满师喽。”

饭后回到闵厂长那儿,宋运辉想到水书记刚才明显到极点的提醒,有些替闵厂长难过,不过他终究是没说出来。下午五点的时候,程家依言把宋引送回,母女两个都是哭得眼睛红肿。回家去的路上,宋引熬到眼前只有爸爸一个人了,才道:“爸爸,我要妈妈。”

宋运辉无言以对,他可以藐视程开颜,与程开颜老死不相往来,可宋引是程开颜肚子里掉下来的孩子,血缘关系,那是割都割不断的。

女儿又细细地哭了起来,小嘴一直嘟哝着“妈妈,妈妈”,宋运辉停下车抱着女儿抚慰良久才把她哄平静了。看起来,他的再婚问题必须加急解决了,女儿需要妈妈。谁的眼泪他都能熟视无睹,唯独亲人的眼泪无法面对。

回到家,爸妈还没睡觉,都等着他。他问二老对陶医生这个人怎么看,二老都说陶医生是个极好的人,非常讲道理,也非常有耐心,二老只担心人家看不看得上他们的儿子,他们总是信心不足。宋运辉倒是对自己信心十足,他心里犹豫,要不要春节后开始与陶医生加强接触。

 

共 2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渣男

    1. 匿名说道:

      不能算渣男!原来也是被人设计

      1. 匿名说道:

        哈哈

    2. 匿名说道:

      还好吧,程开颜也是自己作的。

  2. 匿名说道:

    越来越讨厌虚伪的宋运辉了,太不要脸了。

  3. 匿名说道:

    宋运辉人渣中的人渣

    1. 匿名说道:

      哈哈,你肯定是个女人,不过即使作为男人,我也不欣赏这种不光明磊落之人。

  4. 米老鼠说道:

    宋运辉忘恩负义,没有程家他能爬那么高?他对程开颜太过分了,还鄙视人家,再怎么这也是他孩子的妈妈

    1. 匿名说道:

        宋能走到这一步跟程家没关系。
        宋能进金州是因为雷东宝跟老徐;金州初期因为自身实力能与费、刘对抗而被水相中;金州后期因为能与闵抗衡被水提拔;后来决定停止内耗离开金州,靠闵跑动关系让他调入东海筹备;入筹备后靠老徐走动京中关系促成东海项目;而后因自身技术话语权搭上小拉挤走老马独霸东海。
        梳理宋的发展脉络和关键节点可以发现宋的进步与程家毫无关系,反而在东海引进外资的关键时刻程家因私废公拖后腿。
        哪些人真的对他有恩,哪些人肯上进值得提携,宋运辉心里清楚得很。对自己父母孝敬,对水书记尊重,对徐、闵保持友好,对雷东宝更是一直圣父到最后。对能上进的杨巡、韦春红、柳钧、申华东也是一路提携。
        程家兄妹是真的自己不争气怎么扶都扶不起来,程家父母也下作因私废公阻挠东海,踩了宋运辉的底线。

      1. 匿名说道:

        说的很对哈,还是有牛人明事理的

  5. 匿名说道:

    宋运辉做人,做事都有股狠劲。凭着这股劲他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这跟程家真没多大关系。只能说程家选女婿的眼光不错,可没教出个能与女婿心灵相通,彼此欣赏的女儿,学识限制了格局。夫妻间最高竟界是灵魂相通,谁每天在职场左突右冲,回家还要对着鸡同鸭讲的另一半会不厌倦?没条件的凑合着过吧,有条件当然离了。离个婚就是渣男了?这都什么年头了!与其报怨渣男太多,不如好好提高自己的学识,眼界,做个内心独立,修养良好,性格开朗,谈吐有趣的人。不是说“好看的皮囊千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你如果是那个“万里挑一”的,一定会和你爱的人白头到老。

    1. 匿名说道:

      说的真对。宋一日千里,程止步不前,不求上进,怪不得别人。宋喜欢梁,那是惺惺相惜。

      1. 匿名说道:

        意思一方进步就要抛弃另外一方?这不就是典型的渣理论嘛,如果都是这样的三观,哪里还有渣这一说。

        1. 匿名说道:

          首先宋的婚姻本就是被算计,婚后宋拖着程往前走,程自己不上进。不上进也就算了,在家相夫教子,孝敬公婆,给丈夫在生活上更多的关心照顾。可程在家里自己像个孩子,幼稚,单纯,做姑娘时幼雅,单纯是可爱,为人妻,人母还这样就是蠢。如果只是笨笨的对丈夫好,对公婆孝敬,做个贤妻良母也不至于到离婚这一步。偏要反过来怀疑宋,婚姻是需要经营的,丈夫也是需要理解的,作不了事业上的左膀右臂,给丈夫一个稳定的大后方这对一个妻子的要不高吧。夫妻关系应该是这世上最脆弱的关系吧,俩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凭荷尔蒙冲动组成家庭,凭一纸婚书生活在一起,生活中有多少坎坷,俩个人要怎样磨合,一起面对各种考验,不断的学习,彼此理解,包容才能相伴一生。如果你拒绝学习进步,不学着去理解对方,就凭一纸婚书就要拖对方一辈子?离婚就是被抛弃?那你这是怨妇理论,如果你拒绝进步,不是谁抛弃了你,而是被时代抛弃,被社会抛弃。这本书没有反映金州厂体制改革,象程这样的,应该是第一批下岗工人。

  6. 匿名说道:

    这是作者的心理写照

    1. 匿名说道:

      是位女作家哦,呵呵呵呵呵呵

  7. 匿名说道:

    我也觉得是渣男,夫妻没有感情了,好聚好散,可是打着爱的名义,隔绝程与小引母女,就不人道了。况且程开颜虽然粗鄙,可对宋全心全意,爱屋及乌对宋父母,宋朋友大寻都很好,宋即使不再爱程,也不应该伤害程。

    1. 匿名说道:

      程的后母论呢 简直是精神病

    2. 匿名说道:

      程多年不变的猜疑论何尝不是一直在伤害着宋,设身处地想一想,换我应该也恼了,这是最基本的信任缺失,离婚是早晚的事

  8. 匿名说道:

    人生也就是如此,没有什么渣不渣,之前有一段说的很好,位置决定了思维,不是人变坏了,而是位置和环境使然,婚姻需要真心真情和包容理解,几十年坚持下去其实真的很难,需要彼此都要倾心付出,实在互相无法容忍,不如早说早散,毕竟生命苦短,压抑痛苦的过还不如让彼此寻找适合自己的幸福。

  9. 说道:

    渣男!离婚是大人的事,怎么能拿女儿当武器。隔离母女亲情,还有起码的人性吗?母女不忍分离,反而让他立马就想再婚并迅速锁定对象。那亲妈和后妈能是一回事吗?心冷手硬不讲人性的渣男。谁要落入他的算计,只能任凭摆布。说到底他并不爱宋引

  10. 匿名说道:

    家庭的内耗伤害远远高于工作的内耗伤害

  11. 匿名说道:

    电视剧里的程开颜并不讨厌。

  12. 匿名说道:

    电视剧应该不会这些剧情,毕竟宋运辉是主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