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3 · 07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人在新开的粤菜馆“南海渔村”吃饭。杨巡与宋运辉说了给雷东宝奔走的细节,又说了他领士根与雷东宝见面时候,雷东宝对士根的吩咐。杨巡很是疑惑地问宋运辉:“宋厂长,可能是我年轻不懂事,我怎么看着雷书记这些计划不合时宜呢?以前我看到他扇人一个耳光,别人反抗都没有,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他那……还行吗?”

宋运辉摇摇头,半晌才道:“不让他试一下,不行。红伟答应我,有大事小事都会向我传达。”

杨巡忍不住补充一句:“宋厂长,别说我臭嘴,雷书记这样会闯祸。不怕别的,我最怕连累帮我的那些领导。”

宋运辉很无奈地摇头:“我们到那几天好生盯着,别让事态扩大化。市县相关的我都已经跑了一遍,唉……不说了,你弟妹他们上学去了?”

“是啊,寒假没几天,总算今年春节又热闹了一下。一家两个大学生,闹得我都招架不住,非要我看一个马歇尔写的《经济学原理》,不过看下来对思考问题有帮助。它讲的道理并不一定对,可我学到可以从那么一个角度看问题。”

宋运辉笑道:“相当不错,你领悟很快。我有个很不上台面的建议……”宋运辉说着自己先笑,这事他自己也做过:“你要有时间,把那些什么边际成本之类的名词强记下来,偶尔可以活学活用嘛,那些名词可是很上台面的。”

杨巡一愣,随即也跟着笑起来,可不是,偶尔搬出去唬唬人,唬倒一个算一个,显得自己素质挺高的。宋运辉却见到萧然和几个人从门口进来用餐。萧然也看到了他,微笑大步走过来。杨巡见此,只得起身迎接。萧然这回对杨巡客气了些。

寒暄过后,萧然道:“梁小姐帮了我很大的忙,她给我的几条提示非常切合实际。合资合同昨天终于签下。本来正准备请外办郑主任引见,明天上东海厂拜访宋厂长讨教呢。梁小姐说,宋厂长是涉外领域的好手。”

宋运辉惊讶梁思申替他牵萧然的线:“呵呵,原来明天郑主任过来是这件事,是不是市一机有引进工作需要咨询?”

萧然笑道:“宋厂长果然是行家里手。正是。说到引进设备的一系列工作,外办一致推荐东海厂。宋厂长,我能不能派几个办事员去你们那儿取经?”

宋运辉大方地道:“说什么取经,大家互帮互助。这样吧,我明天安排一个已经在两家大厂做过两次成套设备进口的负责同志去你那儿建立班子,帮助工作。你只要叫几个英语好的人配合就行。等设备进入后,我再让一个负责外事接待的同志去市一机指导你们国外专家的生活安排和相关安保要求,不过这方面可能郑主任会做得更好。”

萧然忙笑道:“那不一样,外事办经验虽多,可有些企业相关方面的问题可能考虑不周全。宋厂长,太谢谢你了。明天让我做东,我们还是这儿吃饭?给个面子。”

宋运辉也笑道:“还从没和萧总吃过饭,明天我请。对了,后天我去省里,还要拜见令尊,请萧总帮我美言几句。”

“一句话。对了,哪天梁小姐来,也请通知我一声,我还欠她一份大人情。要不是她提醒我事先做好有些工作,这回还真没这么顺利。”

萧然满意而走。杨巡着实憋气,可也没办法,人家含金匙子出生,命就是那么好,想做什么就能做到,而他计划了那么多月的四星级项目还是得拱手让出,能有什么办法。

杨巡也只能忍气吞声,但他将自己应合二轻局改革的想法跟宋运辉说了。宋运辉一听,很是鼓励杨巡将此事做好。宋运辉回家路上再想到杨巡的想法,更觉这方案值得深挖痛掘,潜力无穷。他回到家里,就一个电话给梁思申,建议总是把投资中国挂在嘴边的梁思申也考虑杨巡说出的方案,寻找其他比如她父亲所在地区有没有同样改革正在进行。相比于杨巡,他相信梁思申的外资更受欢迎。

杨巡大清早起来,惊讶地接到梁思申的来电。电话里,梁思申字正腔圆地问他“您吃了吗”,他惊讶了一下,连声回答:“还没吃,还没吃。你呢?”

梁思申却在那边笑嘻嘻地道:“那您忙什么呢?”

杨巡终于听出梁思申说话之后“唧唧”的笑,便也半真半假地笑道:“早起背唐诗呢,今天背李白的《将进酒》。”

梁思申又是笑道:“对不起,我刚向华裔同事学了几句话,知道你不会生气,在你面前亮亮。我也正背唐诗宋词呢,免得回国时候总让人笑话没文化,你喜欢李白吗?”

杨巡顿时背后有细细冷汗滋生:“说不上喜欢谁不喜欢谁,只是看着李白的诗对胃口,你看这句,‘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写得多好,我们喝酒喝痛快了也是那样,最好是上哪儿唱卡拉OK去。再看杜甫的,愁眉苦脸的难受。”

杨巡本来横下一条心想,想取笑就笑呗,他初中生,就那水平。今天还是第一天捧起唐诗来背,谁让他闲得慌。岂料梁思申也是个没文化的,一听杨巡的话,大为投缘,道:“我也是,我跟人一说我要背唐诗,他们就一致推荐李杜,可是我也看着杜甫难受,自觉把这个杜想象成杜牧,那就好多了。你比我能干,我现在都背短的,哪天我们比谁背得多。呀,我们说正题。”杨巡比宋运辉可亲,因此梁思申与杨巡说话,反而比跟相识多年的宋运辉说话熟络随便得多。“听说你们那儿二轻局改革什么职能,是不是有一些企业要卖掉?你准备凭此启动你的四星级项目吗?”

杨巡一想,立刻把来龙去脉想清楚,肯定是宋运辉跟梁思申说的,传得真快。“四星级项目打算压后,没资金。二轻局准备剥离一部分企业,但是如果还算可以的,一般早被内部下手,甩出来的都是些没人要的。我大致去看了几家,都是些扶不起的阿斗,真要下手的话,以后工作量肯定很大。我正一家家地比较,你也有心?”

梁思申道:“是的,我有心。我昨晚问了我爸爸,他们那边还没正式启动。我有几个问题,买来企业,一定要照原样经营下去吗,可不可以转换经营?原先那些工人,甚至退休人员,都得拿来背上吗?原先的欠债,需要一起继承来吗?原先的应收款我们可以追来吗?还有没有其他历史遗留问题需要留意?外资允许不允许加盟?”

杨巡一听,心中立刻咕噜咕噜冒出点子:“这种事情都是灵活的,就跟农贸市场买东西一样,批发是一回事,零售又是一回事,批发的话在政策上的弹性肯定很大,加入外资,那就更优惠。只要有实力雄厚的企业参与,直接越过内部收购,可以要他们本来不打算剥离的企业。但这事得抓紧,改制不等人。我们联手吧。我可以拿出两千万资金。你放心我,钱合起来用,我肯定想办法不让它亏,我做生意以来,除非是飞来横祸,从没亏过。我不会也不敢昧你的钱,我知道你大有来头。”

梁思申听了好笑,但觉得这是实话。“我年初已经在香港注册投资公司,本来是准备给你宾馆合资用的。你介意我占股份的大头吗?我要百分之六十股份。如果你觉得不合理,你不用为难,请直接拒绝。”

杨巡心中顿时冰火两重天,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梁思申愿意跟他合作,而且手笔不小。梁思申这一出手,意味很多,对他个人,对他未来合资公司的实力,还有他终于可以有个不用戴红帽子的公司,等等,都有好处,可是,梁思申占百分之六十,却意味着梁思申掌控着最终决定权,他虽然拿出两千万,可是他的决定可以被梁思申一口否定。如果公司不是他能说上话的,那还有什么意思?

但杨巡旋即想到,梁思申远在美国,就算是她占百分之百的股份,钱到了他手里,还不是由他天高皇帝远地支配着?而他,拿出去就是响当当的合资公司总经理。再说,谁都知道,钱落到谁手里,谁是大爷。再加上别说梁思申拿出三千万的实力,冲着梁思申那不知多深的背景,更是意味深远。他无论如何都得先拿下梁思申,将资金引入。

但是杨巡知道,答应得太干脆,那边会起疑心。虽然他没坏心眼,他非常想促成合作,可是他必须用点心机。而且,他用心机是条件反射,这么大的事,想要他不用心机都难。他考虑之下,道:“估计你基本上就是提供资金,不参与操作。我作为实际操作者,对于只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占有心有不甘。但是我只准备拿出这部分资金,你看……”

“我理解你的意思,我当然更有意增加投入,把你的股份压到更小,可是那对你太不公平。但我如果注资少,公司注册资金实力不够,则缺乏规模效应,你谈批发的时候底气不足,那也不行。你说呢?我相信我的提议应该是比较折中的比例。但我们可以就你应得的合理报酬做出协议,目前还只是一个初步意向。”

杨巡一听,却觉得有劲无处使,忍不住笑出来,梁思申在电话那端听杨巡笑得莫名其妙,奇道:“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话犯了政策方面的低级错误?”

🐕 落·霞*小·说 w w w · L u ox i a · c om

杨巡忙笑道:“不是,不是,我本来……你别生气,可是你谈判时候实在太实诚了点,自己呼呼呼往外倒条件,也不说好好杀价。没什么,不过这说明你诚心。我也不是别人,我以前多得你无偿帮忙,我也很诚心。报酬方面我不跟你谈,只要做出成绩,我自有分红;做不出,我也没脸要工资。就这么简单合作,你看怎么样?”

梁思申一听顿时满脸通红,确实,她的工作以后台居多,正式的交锋,她有做,但没太实质性的。而且似乎因为规模问题,不需要太多敌进我退的招数。但是,杨巡说得对,她应该可以为自己争取更多条件,幸好杨巡没跟她计较,自觉提出不谈报酬。她一时尴尬地道:“那个,我认为我们已经是朋友,是吧?”

这回轮到杨巡轻飘飘地找不到北,迷失了谈判桌上应有的方向感。他爽快地道:“这样吧,这事我跟宋厂长谈谈,请他做个中间人。你的钱到这儿,有宋厂长监管着,你可以放心。事不宜迟,我们得立刻动作起来,我今天就去工商局咨询,前期费用我先垫着。二轻局那边我开始寻找更大目标。以后我们经常通电话,有资料,我传真给你。”

梁思申这才偷偷做个鬼脸。这件事她做得甚是冒险,考虑到爸爸对个体户的歧视,她虽然向爸爸咨询了政策,却并没告诉爸爸她的打算,免得爸爸阻挠。然而她相信自己的考虑,因为消息由宋老师提供,那边又是宋老师辖下,她相信宋运辉无所不能。

放下电话,杨巡只觉得儿戏。这么大的合作,就凭这一个电话?杨巡有些没法接受这么巨大的转折,思考再三,也不管杨速正叫他吃饭,他打电话给宋运辉。毕竟他在这边已经是有头有脸,若是身份叫嚷出去,若是以后忽然不成了,还不让人笑话死。他需要宋运辉帮助确认。

但没想到电话打来打去打不通。好半天才终于打通,宋运辉听见是他,就笑道:“你们两个人自己搞合作,都来找我干什么,自己好好谈去。”

杨巡立刻明白,原来刚才梁思申占住了宋运辉的电话。他忙笑道:“怎么可以,我可得第一时间向宋厂长汇报,要不我去一趟当面跟你说?”

“多大的事情,电话里说吧。难道还对合作不满意?我唯一不解的是,这好处怎么会轮到你头上,你有什么问题?”

杨巡听了这话,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说,为谨慎起见,他还是笑着道:“可是……会不会太草率了一些,才三言两语就确定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梁小姐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

宋运辉笑道:“你这奸商,平时弯弯肠子太多,人家跟你爽直你反而浑身不对劲,是不是?”

杨巡讪笑:“宋厂长号脉一流。”

宋运辉这才肃然道:“对于你们两个的合作,我放心梁思申,她一向工作认真,说到做到,而且她有资金实力,也有办事能力。我只对你不放心,希望你不要辜负小梁对你的信任。我要知道的还有一件事,你固定资产固然不少,可你手头现金却不多,你合资资金从哪儿来?如果贷款,你准备利息放在哪儿算?”

杨巡忙道:“请宋厂长放心,偷鸡摸狗的事我不会做,没必要为这种小事坏了名声。我有绝对把握贷款两千万,利息我自己支付,不会打到合资公司账上。”

宋运辉道:“小杨,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合作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这回合作,对你而言,可能也是为你打开一扇通往更高境界的大门,希望你珍惜机会。”

杨巡唯唯诺诺。放下电话,这才相信,这事是真的,真得都不需要咬自己一口证明不是在做梦。他回头飞快扒饭,转身飞一样飘出去,投入合资公司相关的前期工作中。

中午时候,宋运辉在招待所宴请萧然一行,不想接到程开颜电话,说她爸妈来了,要他派车去火车站接人。宋运辉一愣,当即想到他那老实巴交的父母该怎么办。他连忙叫秘书去他家将父母接走,搬去杨巡家,将正在上学的女儿宋引也接到杨巡家,留给程家三口一处空房。此后,他虽然派车接来程家父母,却并不安排见面。

一方面,他开始加紧在金州闵厂长那边下手。看起来,程家步步紧逼,他无法拖延。自从程家向他的上级主管部门告状,他已经决心绝不回头。

但他暂时忙得没时间应付程家行动,不管程开颜哭哭啼啼地找工会也好,找妇联也好,不管全厂上下怎么议论,不管有上司打电话过来“关心”,他都不予应付。他忙,忙着跑省城筹措资金。在省城的时候,从杨巡那儿获得消息,雷东宝保外成功。

杨巡先获得雷东宝出来的消息。他立刻打电话转告宋运辉,可宋运辉出差,只好留下话给住在他家的宋季山夫妇,因为宋运辉一天打一个电话回家。杨巡实在不放心雷东宝被韦春红接出来,总怕好事多磨,功亏一篑,虽然自己正在忙的关键时刻,还是决定将手头事情放一放,赶去劳改农场亲自办手续。

杨巡见到也来迎接的韦春红。相比去年雷东宝刚入狱时候,韦春红脸上滋润了一些,人也丰·满了些。等在外面的两个人心情自然是不一样的,杨巡想着早完早了,他可以赶回去继续谈判二轻局两家相邻厂的收购。而韦春红则想着尽快见到丈夫,终于可以团聚。

雷东宝终于出来,穿的是韦春红刚送进去的家常衣服,整个人因为瘦了近一半,看上去反而精神。雷东宝出来看到杨巡,显然有点意外,计划中杨巡不用来,而是韦春红接了他先回市区的家,休整后再去小雷家。这一年来,虽然雷东宝也知道杨巡为他奔走都是为宋运辉的缘故,可到底是杨巡为他做了不少事,他对杨巡开始另眼相待,不再只拿他当后生小子。

再看韦春红,描眉画鬓的,一脸喜气。雷东宝毫不犹豫坐到后座,与韦春红扭坐一起。不过嘴里一点不落空地吩咐:“小杨,辛苦你,当天回去。”

杨巡笑道:“不找个旅馆先住一宿吗?”

韦春红早已笑骂:“扯你娘的臊。”

杨巡哈哈大笑,可也只能对后面两个不闻不问,专心致志地开车。一路拖拖拉拉,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到了市区。但这时睡了一觉醒来的雷东宝却吩咐杨巡立即转头,去小雷家所在镇。不说杨巡吃惊,连韦春红都奇道:“刚才不还说先回家看你老娘,先洗个澡吗?不急呢,后天才安排小雷家的欢迎仪式,你妈清早炖好黑枣蹄膀等着你呢。”

“这不是才想到我提早出来了吗,今天星期六,一定要今天去了镇里,后天才能回小雷家。明天再去镇里,还找个鸟毛,人都没有。”

杨巡不晓得雷东宝为什么忽然要去镇里,之前都没跟他说起。但他今天反正是车夫,尽到车夫责任就行,多听多做少说。但韦春红立即警觉地道:“去找镇里?那小杨赶紧回我家饭店,我们拿几条香烟。”

“拿烟干吗,我给他们送大礼去?只有他们谢我,没我求他。”雷东宝不愿。

“大礼?什么大礼?公事还是私事?”

雷东宝不耐烦地道:“别多问,公事。”

可韦春红还是尽职地道:“公是公,私是私,你再天大的大礼,进门还要跟人赔个笑脸呢。去吧,小杨,辛苦你去我店里。”

杨巡一直没插嘴,但心里嘀咕,究竟是什么大礼让眼下几乎与镇里反目的雷东宝可以成为座上宾,而且,看雷东宝的意思,后天还得凭今天镇里的一趟,才能荣归小雷家。什么大礼这么灵?杨巡百思不得其解,他当然也不会问。反正他把雷东宝顺利接出,送到家里,任务算是完成,不便节外生枝。

雷东宝到家看韦春红忙碌,却问杨巡:“你在这儿有几个有好车的朋友?”

杨巡不知什么意思,摇头道:“我在老家几乎没几个朋友。书记要车办事?那我再留两天。”

“你的车……还不够好。小辉怎么联系?你让他立刻给我打个电话。”

杨巡不晓得雷东宝找宋运辉有什么事。等韦春红拿了香烟出来,夫妻俩一商量,跳上韦春红的摩托,留杨巡在饭店吃饭休息。杨巡见此便告辞了,去老家转一圈,飞车回去。

但杨巡走到半路,忽然想到打官司的时候那位负责清理小雷家资产的副镇长手段强硬,及其在镇上对雷东宝在小雷家村影响力的彻底铲除,知道了那些的雷东宝在农场束手束脚地憋了一年之后,以他的火爆性格,会不会……

想到这些的杨巡想回去,可想到那次他对宋运辉说出疑问时候,宋运辉的无可奈何,他思量之下,没有回头,继续走回家的路。不管如何,雷东宝的事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他杨巡很有路边找家庙,进去烧炷高香的想法,保佑雷东宝万事顺心,他终于可以全心全意投身于自己的事了。

因为与梁思申的合作非常刺激。他当然是因为某些方面的原因,上紧了发条似的将自己的工作节奏快上加快。他有意跟梁思申竞争,你的思路快,还是我的思路快,你的行动快,还是我的行动快。因此,他不得不全身全心地投入,快马加鞭地运作,而且乐此不疲。

但他即使年轻,即使精力旺盛,车子开到半路,他也实在困了,这两天都几乎跑在路上。他裹上大衣在后座打了个盹儿,冻醒了才又上路。好歹坚持着到了家里楼下,却看到宋运辉的车子也停在楼下,很是显眼。

杨巡也没在意,关上车门就要往楼道走,却听身后有人喊他名字,回头看去,是宋运辉从车里探出脑袋。杨巡一想就笑道:“对了,宋厂长你没钥匙,我带着,我们上去吧。”

宋运辉有点嘶哑地道:“上来坐坐,才不到五点,我们不上去打扰。”

杨巡一想也对,就算是他有钥匙,可晚上时间,门肯定反锁,上去就得吵醒全部人。他转到副驾驶位置,进去坐下,对宋运辉笑道:“回来有会儿了吧。”

宋运辉说话有些瓮声瓮气:“也才刚到。没想到有段路面赶什么检查抢工修好了,一路太顺,早到了也不好。你那边怎么样?你做事周全,到底还是去了一趟。”

杨巡笑道:“都最后一关了,想来想去还是去一下,不能马虎。还幸好去了,本来说好正明去接,结果有事没去,只有韦嫂子一个人坐长途车去。雷书记倒是没说什么,可我想雷书记不会没看出问题来,正明不去,小雷家两辆桑塔纳又卖了,派辆小平头跟韦嫂子一起去总行吧。”

宋运辉闭门一想,对,这是个问题。雷东宝出去,最头痛的是谁?是目前已经掌权,又如鱼得水的。“大哥回去,有的苦头可吃了,但愿他别做得过激才好。”

杨巡这才说出自己的疑问:“雷书记昨天下午一定要去镇里,还说不去镇里,星期一就别去小雷家了,又不要我送他去镇里。对了,他说要给镇里送份大礼。”见宋运辉闻言惊起,杨巡忙补充道:“肯定不是行贿,雷书记还说,他送那么大礼去,都不用带上香烟送人。”

宋运辉眨眨疲倦的眼睛,想半天想不出来,叹道:“他意识到有问题就好,意识到就能解决。”

七点左右,宋运辉打电话到韦春红那边询问雷东宝要他做些什么,接下来究竟准备怎么做。说实在话,他对雷东宝,远远不如对杨巡放心。雷东宝那边倒是早起来了的样子,说话声音依然震响,说了会儿回家感受后,又要宋运辉谢谢杨巡,说杨巡很周到。

“小辉,你忘了元旦跟我说的话了吗?”

“对,可是你没当回事。”

“谁说我不当回事,我只是一定要出来。等会儿镇里的几个领导会上来,我们中午一起吃饭,继续商量。我跟他们说,他们也看到了,派谁下去小雷家都不灵,没人管得住。小雷家只有我行。我答应他们,小雷家村集体经济改镇集体,以后归镇里所有……”

“换他们支持你回小雷家主持工作?”宋运辉立刻明白过来,倒吸一口冷气,怎么都不会想到,去年还考虑着想把村集体所有转化为村民所有的雷东宝,会想出倒行逆施的主意,而这,只是为了他重新掌权。

“对,不然我名不正言不顺,靠士根做传话筒,传到什么时候,弄不好还给抓进去。”

“可是你把村集体交给镇里……”宋运辉才说出半句,客厅里的杨巡听到,嘀咕了一声:“那不是把小雷家出卖了吗?”宋运辉一听,对,就这意思,他对雷东宝道:“怎么跟村里人交代?”

雷东宝道:“村里人对我交代了没有?除了这个办法,你难道还有其他高招?”

宋运辉愣了会儿,道:“难怪忠富不肯回来,他是个最明白的。大哥,你会毁了你的名声。”

雷东宝不容置疑地道:“小辉,你错了。老话说,有奶便是娘。只要我回去,坐稳了,我还是他们的父母官。你帮我一个忙,替我借辆好车,让我回去用三个月,让他们看看我身后有人。”

宋运辉一再地无话可说,没想到雷东宝现在竟然如此不择手段。可再想,又无可厚非。虽然世人为了权可以不择手段,可是,雷东宝终于也走到这一步,宋运辉竟然很是不能接受。但他只是跟杨巡说了别泄露风声给小雷家人,就不想多说,那种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他也没帮雷东宝解决一辆好车,他不愿卷入那样的倒行逆施。小雷家,以后不再是他心中的小雷家了。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任性刻画的太强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