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3 · 04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春节来临,宋运辉托寻建祥捎上程开颜回金州,他自己留在东海,与父母女儿三代人其乐融融地过年。既然已经与程家挑明,就没必要去金州在人前做什么表面文章。

到得初三,他也不怕女儿辛苦,开车带上女儿去劳改农场探望雷东宝。他在年前曾告诉父母他的计划,令他意外的是,临行时候,妈妈拿出大包吃用物品,让给雷东宝捎去。可宋运辉问他们需要捎什么话,他们却又拒绝。

因为有杨巡的事先打点,他初三到达所在地,初四就见到雷东宝。

春节时候旅馆全关门,这地方还没好的春节不关门的涉外宾馆,宋运辉是临时通过储运科长住到一位东海厂客户家里。他若只是一个人,随便哪儿过一夜便也罢了,可既然临时起意带着女儿,他不愿女儿吃苦。那客户也是个戴红帽子的个体户,对厂长上门自然是客气得不行,当祖宗小心供着。一听说宋运辉是去劳改农场探访一个谁,他是本地人,地头蛇,第二天就跟着宋运辉的车子一起去农场,一去就主动帮忙打点。

等在小接待室里,宋运辉心中很有些担心。上回他来探望雷东宝,将雷东宝的未来描述得很残酷,他怕雷东宝会因此深受打击,今天给他看一张霜打茄子脸。可他也无奈,他不能由着雷东宝胡来。他无法不担心,在这样的环境里,雷东宝还能强硬到底吗?他望着接待室门口,很怕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苍白、浮肿、迟钝的雷东宝。连小小的宋引都能感受到爸爸的紧张,不由自主地钻进爸爸怀里,一起瞪大眼睛担心。

宋运辉一直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外面很静,无法提供宋运辉想要知道的信息。终于有人声传来,却是高亢的大大咧咧的声音。宋运辉听见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调门,笑了,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低声教导女儿,来人,得喊姑父。

很快,雷东宝披一路招呼,出现在接待室门口。这一次,雷东宝早已知道是宋运辉来探他,进去喊的人已经告诉他,这是他现在享受的特殊待遇。但他没想到,屋里不仅有宋运辉,长条木椅子上竟然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小姑娘已经清清亮亮地喊了声“姑父”。只这个再寻常不过的称呼,却将雷东宝硬生生钉在当地,久久不能动弹:宋家还认他。

宋运辉自然了解雷东宝的心思,上去握住雷东宝的手,拉进里面,关上门。“大哥,这回没瘦,气色很好。”

雷东宝却不急着理他,只是一门心思打量宋引,道:“像,活脱脱就是小一号的你姐。叫猫猫?猫猫,姑父现在没压岁钱,但姑父答应你,等姑父出去,你想要什么姑父给什么。”

面对这么陌生而又凶悍的人,宋引却感觉这人好像对她很好,这双努力想笑出一点弯度的怒目很是亲切,但宋引还是很有原则地道:“爸爸说,不能拿别人给的压岁钱,不能拿别人给的东西。”

雷东宝凑到宋引面前,硬是挤出小声音,怕吓到小女孩:“别人是别人,姑父是姑父,姑父是自己人,知道吗?”

宋引怪怪地看看这个怪姑父,扭头向父亲求助。宋运辉忙道:“姑父是我们亲戚,自己人,跟奶奶一样。”宋引这才伸出小手,老三老四地摸摸这个姑父长满短草一样胡子的脸,道:“姑父,你该剃胡子了,再不剃,变成小刺猬。”

雷东宝放声大笑,只觉得被宋引摸过的一边脸都酥了,伸出拳头摆到宋引面前,笑道:“姑父一只拳头都比小刺猬大,姑父不剃胡子只会变大刺猬,这么大,姑父刺猬,哈哈。”一边说,一边装出刺猬走路的样子,逗得宋引也跟着哈哈大笑。

宋运辉也是笑呵呵地在一边儿看着,从雷东宝一口一个姑父,他听得到雷东宝心中的喜悦。他看一大一小玩了会儿,才道:“猫猫,下来坐爸爸旁边,爸爸跟姑父说些事。”

宋引虽不情愿,可还是乖乖坐下来,却非要冲雷东宝做个鬼脸才肯罢休。雷东宝也是坐下,但还没坐稳,就道:“你立刻想办法让我出去,我等不住了。”

“大哥,上回……”

雷东宝抬手,阻止宋运辉往下说:“我不要听你的。一句话:小雷家是我的,我决不离开小雷家。你不要管我回去怎么做,你只管想办法让我出去。我出去是福是祸都自己担,如果又被抓回来,那是我自己没本事,我既然没本事,那就死心塌地坐足日子,不会再叽叽歪歪。可你一定要一个月内让我出去,再不出去,我没机会了。”

宋运辉不以为然:“万一回来坐足日子,不是你想得那么容易。是不是春节前他们来看你说什么了?”

“只要我一个月内能出去,他们说什么都没用。”雷东宝盯着宋运辉,满眼都是坚决。不错,宋运辉元旦跟他说的顾虑有理,但他回去消沉一阵子后,便想到那只是宋运辉的顾虑,不是他雷东宝的顾虑。这其中的区别就跟东海厂不是宋运辉的,而小雷家是他雷东宝的,天差地别。他绝不能做老书记,自己顺理成章地去找死,他是雷东宝,小雷家是他一手撑起来的,他要回去,要去抢回来,因为那些都是他的,“我回去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后果自负。”

宋运辉听了皱起眉头:“废话,你要有个三长两短,你后果自负,我袖手旁观?你说,我元旦跟你说的那些问题,可能性大不大?你这几天认真考虑了没有?”宋运辉见雷东宝关了那么多天依然牛拉不回,又是说出不经脑子的话,还振振有词,火气来了,不知不觉拿出平时跟下级说话的居高临下态度。

“我考虑了,总之我不能坐着等死,我要出去。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工作作风完全不一样。你的道理,放到我身上不灵。总之一句话,小雷家是我的,只要我在。我再晚去,没我位置了,我要冒险。要是我丢了小雷家,我宁可在这儿坐到死。”雷东宝敏感地捕捉到宋运辉口气的变化,心中也是不快,若只是与宋运辉两个人,他早据理力争,可是当着一个圆睁着双眼看着他的宋引,他大声不起来,怕吓到孩子。

“我知道你考虑了,可你依然秉持你一贯的思考作风,只想到前冲,没想到善后。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大哥,你看看你这回进来,外面多少人在为你奔走,那都是在替你善后。你要是出去又是一贯地横冲直撞,有个万一,那不是浪费大家的苦心吗?不是要大家又重新开始奔走吗……”

“小辉,你当我什么人!”雷东宝一声断喝,止住宋运辉说话。但他立刻知道不应发火,连忙冲宋引小声道:“猫猫,姑父跟你爸爸玩,别怕,别怕。”等到宋引安稳下来,雷东宝才压低声音说话,可还是压不住激动:“你看低我。你放心,你想办法让我出去,以后我怎么样,后果自负。”

宋运辉心说不可理喻,但他克制激动,反而心平气和地道:“交往这么多年,如果想要看低你,不用等到今天。如果今天才看低你,说明我以前没眼光。既然如此,好吧,我这就开始找人。你在里面也别闲着,好好想想怎么回去。一般而言,回去的第一次亮相需要好好安排一下的。”

“这我知道,只要你那边有消息,我打电话让他们过来。”

宋运辉愣了下,心说好大口气。但他没再多驳斥,只神色如常地与雷东宝说了一些社会上发生的大事小事,某些新的政策出台及其意义。直到中饭时间,宋运辉才带着女儿离去。

宋运辉走后,雷东宝心里微微失望。他很不认同宋运辉想要强加给他的观念,而且宋运辉不理解他对小雷家的深厚感情,因此宋运辉不理解他急须复出的焦急。他现在是必须抢着回去,抢回小雷家,他一天一天地看着小雷家离他越来越远,他能不急?宋运辉要他以后离开小雷家东山再起,那怎么可能,那还不如要他投胎重新做人。可惜宋运辉不能理解他,即使他再三说明小雷家是他的。让他最失望的是,宋运辉否定他的思考,甚至都认为他没思考过,不经大脑就说出想法。

雷东宝如果没考虑,倒是真认同了宋运辉元旦时候的说法。可是他偏偏认真考虑了。他通过不断被探访,获取小雷家的相关信息。他了解到,忠富最终还是没回来承包猪场,谁劝说都没用,忠富就是一口咬定产权关系不清楚的事情再不做了。忠富不干,倒是有其他几个小年轻跃跃欲试,可是被红伟他们打压,小年轻们到他这儿求援。红伟和正明倒是各得其所,但士根管不了他们。雷东宝相信,总有一天红伟正明翅膀会硬,这一天不会太远。还有很关键的一点是,陈平原的案子也终于判了,也到这个农场服刑。两人见面,说起前尘往事无限感慨。牵出陈平原的由头毕竟不是雷东宝,再说陈平原太清楚雷东宝此人还想不到做账之类的细心事,又在里面得雷东宝这个手头有粮人的不少资助,两人又走到一起,互相照应。雷东宝认为这么一来,县里反对他的声音可以因此小很多。雷东宝认为,他非立即出去不可,也认为现在时机成熟。

🍔 落·霞*小·说 w w w · l u ox i a · c om

问题关键在于,宋运辉对他有成见,因成见而否认他。而他面对的难题是,他现在是困兽,无法做出什么来证明自己。

宋运辉的成见倒是一直都有,只是这回说出来特别让身陷囹圄的雷东宝受不了。怎么说得跟他是个小屁孩似的,他前面闯祸,还要宋运辉后面收拾。可偏偏宋运辉说出这种话来,雷东宝最不敢反驳,就只有宋运辉可以说他,宋运辉姐姐的一条命,宋家还没找他算账呢,他这辈子见了宋运辉永远矮一截。因此雷东宝无限憋闷。他心里冤啊,这回,他认定自己是深思熟虑的,可是宋运辉固守成见不相信他。要他怎么解释才好?

他兴冲冲地去,怏怏地回,不过他心中有一点倒是肯定,宋运辉这人一向言出必践。

可是,宋引的出现,带给雷东宝冬日里的一丝和煦。这孩子的小脸,真像她姑姑。

宋运辉带着女儿走到外面,心里很不舒服,想吸一支烟解解气,可是叹气不敢,吸烟也不敢,因女儿在身边。而且女儿的小嘴还嘀嘀叭叭好奇地问个不停。

“爸爸,姑父是好人吗?为什么这么凶?”

“姑父是好人,就跟大象一样,别看大象那么大,可不吃人。”

宋引听了,偏着头想了想,拍手道:“我知道了,姑父的眼睛跟大象一样,也一点都不凶。”

“唔,对。”宋运辉终于笑了,赞叹女儿的观察仔细,“对啊,以后老师会教猫猫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心里想什么,眼睛就会露出来。姑父心里不凶,眼睛看上去就挺善良的。像老虎要吃人,可凶了,眼睛看上去就很凶了。”

宋引举一反三:“爸爸心里爱猫猫,眼睛就跟巧克力一样。可是,姑父是好人,为什么坐牢呢?”

这个问题,宋运辉早就等着宋引问出来,胸有成竹。“姑父是好人,这是不用怀疑的。就像猫猫也是好人,可上礼拜走路不小心把热水瓶踢翻了,被奶奶捉住打一下手心,有这事吗?”

“有,可后来奶奶就心疼了。”

“对了。猫猫被奶奶打一下手心,可并不是因为猫猫是坏孩子,猫猫被奶奶打了手心,可还是好孩子。姑父也是,姑父是大人,不小心做错事了,就该国家来打他手心,姑父就坐牢了。是不是好人,要看他心里有没有想做坏事。明白了吗?”

宋引点头:“懂了,猫猫踢热水瓶时候,心里没想踢,所以猫猫做了坏事,还是好人。”

“对,猫猫真聪明。”宋运辉亲了女儿一下,这才心情转好。这时东海厂客户从里面出来,他拉开车门,请客户进来。客户向他说了一些活动的事,宋运辉听出客户在这边活动的水平,便把杨巡的名字告诉他,希望杨巡来的时候,客户能配合。客户当然一口答应。

又到客户家吃了一顿非常丰盛的便饭,宋运辉带女儿回家。但是在出城的三岔路口,宋运辉停住,想了好一会儿。回家,还是去小雷家?最后一打方向盘,去了小雷家的方向。这时候宋引裹着小被子在后面午睡,都不知道爸爸心里经历了那么一段波澜。

等宋引醒来,宋运辉教育女儿,即使心里没想着做坏事,可坏事毕竟还是做了,还是不好。所以好人除了心地好,还要好好动脑筋,做事前想想,做出来的时候会不会做错。不能做事不经大脑,等做错了事要别人收拾残局,看准了别人知道他是好人,而肆无忌惮地犯错,那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所以好人更应该是个负责任的人,周到的人……

但是,面对着女儿不懂地提出来的一连串问题,宋运辉最终只能放弃努力。这道理,连雷东宝都听不懂,何况小小的宋引。可雷东宝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看准了他会出来收拾残局,雷东宝就诸多要求。毫无疑问,如果外面闯了祸又坐回来,不出半年,雷东宝又会要求他想办法办出去,才不会搭理什么后果自负的誓言。这种事,雷东宝已经一而再地有前科了,所谓本性难移,当年姐姐的死都没让雷东宝收敛几分,后来老婆也又娶了。狼来了说得太多,宋运辉有些不能相信雷东宝真的有了思考,真的有了切实准备,尤其是在他看死雷东宝出去必将面临严酷生存环境的前提下,他更是不能相信,冲动的雷东宝能力挽狂澜。

可是,面对雷东宝那一双困兽般的眼睛,要他如何拒绝?

他也只好狼来了似的对自己说一句:帮此一回,绝无下回。看来,他又要做干涉司法的坏事了,如果被女儿知道,她的爸爸存心在做坏事,不知道女儿怎么看他这个爸爸。幸好,女儿的世界目前还是光明的,至今,他还只能教满身阳光的女儿,不一定做坏事的就是坏人,等女儿再大些,能理解了,他才能教女儿,什么是“灰色地带”。

但是想到好人雷东宝出来即将面临的严酷生存环境,他还是心软了,决定走回头路,去老家,将市县两级官员拜访了,正好有拜年的借口。他还去了小雷家,初五傍晚才到的小雷家,找到士根,找到红伟,找到正明,但没找到正重新创业的忠富。他跟士根与红伟、正明的谈话,有弹有压,更是在士根家吃了晚饭出来门口,对着一村子窗户背后伸长的耳朵,扬声扔下一句狠话:“有我在,就有雷东宝。”他相信,包括士根、红伟、正明,都得掂量掂量这句话的分量。但他总归是东海厂的厂长,初六得上班,他不得不星夜兼程地赶回去。宋引陪了他半路,小嘴巴跟小麻雀似的说个不停。然后,就在后面睡了。宋运辉终于叹出一声气。

一边是变化如此巨大的小雷家,一边是负着保外就医身份的雷东宝,这两者,怎么啮合得起来?雷东宝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宋运辉实在看不出雷东宝有什么办法能越过雷士根发号施令,能指挥翅膀硬起来的红伟和正明,更别说都已经不愿回来的忠富。难道还有其他取胜窍门?宋运辉在雷士根家一顿晚饭吃下来,都没发现其他窍门的蛛丝马迹。

宋运辉真是替雷东宝叹息,小雷家这么个地方,专属色彩非常浓厚的地方,雷东宝经营十多年,竟然没经营出非他不可的局面。这人,肠子的弯头真是太少了一些。

可是,本来还指望着他吃一堑长一智,现在看来还是不行,是他指望错误。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宋运辉解决任何问题除了关系还是关系,值得深思。

    1. 匿名说道:

      国情如此,一直如此!可怕

      1. 匿名说道:

        血缘决定人生。

      2. 匿名说道:

        很敢写啊,不过事实也就是如此,不知道第二部怎么搬上荧幕,主旋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