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17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梁思申人仰马翻地安排筹划吉恩上面更大的老板拜访北京高层,并洽谈包括东海厂的几个项目。她所在的团队先去北京打前站,与几个项目首脑先行会谈。总得谈出个有眉有眼,才可以写出备忘,交给老板的老板,让老板的老板出面的时候知道讲什么,讲什么不会错。工作都是他们做的,手是老板握的。

她还得与吉恩一起拜访上层官员。有些官员是香港方面同事安排,但更多则是需要她想方设法寻找关系。通过梁家找关系,通过宋运辉找关系。一般只要三个电话,总能联络到要找的人。除了她的个人关系,主要还是她扛出去的牌子,如今大伙儿对外资都欢迎得很。

这样的忙碌,这样的充实,她喜欢。她更喜欢她这回的新年假期可以回家去过,可以回她上海新装好的家,还可以与挺好玩的李力见面。

心里欢喜之下,忍不住搬出数学的喜好,拿一桌子的数字做个小小游戏。她对东海厂的销售数据很有感觉,报告写得无聊,她需要游戏放松头脑,她给东海厂的销售做了个数学模型。她一边做,一边窃笑,嘴里鼻子里不断唧唧哼哼,不就是人类活动的痕迹吗,只要是人为的痕迹,总是有章可循,不信做不出一个模型来。只是不晓得一本正经的Mr.宋拿到这样的数学模型会是什么表情,肯定气歪嘴巴又说不出来,谁让他一定要端着老师的架子呢,她偏不服气。

做到半夜,眼睛看着电脑上面的数字、文字都会飞了,这才完成,打印出来,哈哈笑着传真给宋运辉的秘书。她知道这么匆匆做出来的模型仿真效果不一定好,但先扔过去气死宋老师这个严谨的人再说。

宋运辉哪知道这茬啊,看着满纸的公式,不知道梁思申想说明什么问题,但他看到传真上面的一行句子,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送给宋老师玩”。他就不动声色地将纸收起来,赶明儿北京会面时当面问她。这小姑娘,哪里会知道他见她一面有多艰难,就为这个特别的小姑娘,看看她,玩都玩得与众不同。

后天,东海厂引资组的几个组员即将赴京,与先到北京的梁思申等会谈。他也非常想去,但他不能。即便是他平时去一趟北京犹如家常便饭,可此时也不能。

杨巡却是知道了梁思申到上海的日期,他早早就在那别墅附近订了房间。但他一点没放松自己的事情,依然东奔西走为宾馆位置忙碌。有一天有人告诉他,何不动动萧然那块处于闹市中心地块的主意。听说萧然如今转移方向,正打市第一机床厂的主意,因为据说有外资对市一机产生浓厚兴趣,由外资提供先进技术,并包销大部分成品的打算。萧然想事先拿下市一机,成为合资中方,往后享用国外先进技术,一本万利。

落·霞^小·说

杨巡听了只想杀人,他妈的这真是比在原新华书店上面造大楼更轻松快·活的赚钱办法,只要跑几处科室将市一机所有权换手,回头合资以后,老外管技术老外管销售,萧然只要跷着脚等收钱便是。厂子就在他姓萧一家的势力范围之内,赚来的钱难道害怕老外偷走了不成?这又不是开小店、老外可以卷包就走。这人啊要是投胎投对地方,以后就一帆风顺了。

杨巡想到,萧然若真有转向打算的话,不知手头资金允不允许他两个项目都做;其次,市府也未必愿意看着这么一块中心地段总是荒着不开发。或许还真是他杨巡的机会。

杨巡找与萧然接近的朋友去向萧打听,结果这几天萧然因市一机的事去北京见外商了,杨巡急也急不起来。

反而是梁思申见到了萧然。她是在香港同事的餐桌上见到萧然,对于名片上的这个名字,她从杨巡那儿久闻大名。她没想到萧然竟然涉足实业领域,还以为像萧然、梁大、李力等公子最爱做的是倒手买卖的差事,人轻松,赚钱又多。

饭后她问了香港同事才知,萧然这一单,他们只是做个咨询,市第一机床厂是家相当规模的机械企业。而这萧然的身份,正是市一机代表。梁思申对于萧然的这个身份心有怀疑,她接触做工厂的人都没那样子,但也难说,公子哥儿的能量很弹性,但她无暇关注此事,她的日程表安排得密不透风,饭后就是与相关官员的会见。这是吉恩干的好事,吉恩实在吃不消中午这个纽约半夜的时间出来见人,所有活动都安排到早上或者晚上。好在现在中方官员真配合。

不久,宋运辉就来了,与吉恩就某些事宜交流了一天。说实话,梁思申并不担心宋运辉的能力,但担心宋运辉能不能适应这样的谈判,一直像个内奸似的提心吊胆着。后来一直见宋运辉应对自如,尤其是与吉恩谈到细节时,各色数字信手拈来,不需翻看资料,在场谁都佩服,这才发觉自己多虑。而且她看到宋运辉手下也是一口流利英语,强将手下无弱兵的样子,她很为宋老师自豪,因此她也小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可不敢让宋老师批评了。有些语言上的歧义,她就主动友好地提出纠正,使会谈交流顺利。

回头,吉恩私下对梁思申说,他没想到号称陈旧老迈的中国国企有这样精干的领导班子,这样的领导班子,令人对他们的管理,对他们的未来放心。

但吉恩与梁思申都没想到,在与有关部门对话的时候,会遭遇当场争议。有一位领导当场质问宋运辉,这样的合资,既不能带来先进技术,又不能带来先进管理,纯粹是一种资本运作。等到合资公司上市,外方却可以通过股市攫取成倍利益退场。这样的合资究竟能为东海厂带来什么?究竟真正便宜的是谁?那位领导说,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原则性问题。

梁思申觉得这种问题小题大做,还原则性呢!资本运作本是很正常的事,资本运作得好,获取相应效益也是很正常,何必将运作资本说得就跟空手套白狼似的呢?对工厂运作,他们自然没法插手,但是对于上市融资,他们可得做大量工作,他们并没闲着。再说,上市,是双赢的事,东海厂因此可以扩大融资渠道,不需再向国家伸手要钱,何乐而不为?

梁思申见到宋运辉解释了,但后来宋运辉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小,不久,宋运辉站出来说抱歉,说暂时中断会议,他们需要内部讨论。吉恩与梁思申等人不得不退场。但一整个早晨都没恢复会谈。吉恩估计中方争辩激烈了。梁思申更是异常揪心。她不明白,不是说有国务院通过的新文件给予企业自主权了吗,为什么还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等待的时候,梁思申向吉恩说抱歉。幸好,吉恩说这不是她的错,连中方内部都产生巨大分歧呢。

中午时候,宋运辉宴请外方,非常周到,但也非常无奈地说对不起,有关议程不得不压后。

当着众人的面,梁思申不便直言相问,知道此时问也问不出来。她看到宋运辉看向她的时候,眼睛里有话,这话,是三个字——“对不起”。她在征询吉恩的意见后,告诉宋运辉,这不影响她们总部大老板来访,以及与更高层会面。

但是,梁思申心想,看样子会面将少一项实质性的内容,只是奇怪了,怎么有人会有这样刻板的想法?

梁思申饭后赶上一步,私下询问宋运辉,有没有办法单独交流一下。宋运辉摇头,今天会议的局面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来者应该说都是积极响应引进外资的主儿,也已经了解阅读他们引进工作的简要报告,为什么在听了外商的介绍后,忽然会做出这么不可理喻的反应呢?而且,看样子,有这不可理喻想法的还不在一个两个。都是在了解到上市溢价发行,老外会赚取多少利润预期之后,忽然发觉不能这样便宜了老外。坏就坏在他预先没说清溢价,而老外又太实在。

这一意外,令宋运辉不得不改变预设方案,安内先于攘外。

萧然晚上完成一天工作,疲倦地下楼想喝上一杯舒缓神经。却见到梁思申已经在座,而梁的对面是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面部轮廓坚毅,肤色偏黑的年轻人,看似是个强有力的人。这个人萧然似乎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是谁。过去的时候,却听男的正有些激动地用英语跟梁思申说话。萧然自己英语只有高中水平,见英语好的人唯有佩服。他觉得有必要与外方团队中的美女华裔套个近乎,就当仁不让地站到桌子旁边了,然后他看到年龄与他差不多的这个年轻男子目光如电“刷”地看过来,萧然喜欢这目光中蕴含的压力,有这目光的人,肯定是某个领域的精英。

梁思申是晚饭后几乎十分钟一个电话,好不容易才逮到迟归的宋运辉,并再三要求才拉宋运辉下来说话的。她本想问问白天的事究竟会怎么样,没想到宋运辉一口咖啡下去,滔滔不绝就牢骚开了。梁思申对宋运辉这个永远似乎风平浪静之人的牢骚大是意外,但听着听着也同仇敌忾起来。这是什么逻辑,资本运作怎么到了某些人嘴里就跟卖国败家一般罪名了,怎么会有人抱持这么低级的想法。难怪宋运辉如此生气,那些领导指出东海厂卖国败家的时候,何尝不会指责身为厂长的宋运辉的不察之罪?宋老师冤大了。

但两人的话题才刚打开,因此梁思申对于萧然的出现并不欢迎。可还是客气了一下,把萧然介绍给宋运辉。梁思申见到,宋运辉与萧然握手时候,这个姿态摆的……总之很有领导样子。她从小见领导多而不怪,对此只觉得好笑。

萧然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宋运辉,心说难怪了,应该有这样子,但没想到这么年轻。不由又看一眼梁思申,心中玩味地一笑。宋运辉则是仔细看萧然这个人,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萧然,他对萧然绝不原谅。在杨巡已经打出他旗号之后,萧然继续为所欲为,逼得他不得不动用流氓手段,这样的人见面握手而已,却不料萧然坐到他们一桌,他不得不停止刚才的敏感话题,都已经为了避免隔墙有耳用英语对话了,旁边坐个萧然还让他怎么说下去。宋运辉索性拿出那份销售数学模型传真纸,铺到桌面上。

“这是怎么回事?”

梁思申一看,哈哈哈大笑,笑颜灿烂。宋运辉不得不避开眼去,搭理讨厌的萧然。“看看,小姑娘拿一堆数学公式来戏弄我们这些毕业多年的人。”

“没有,这是我辛苦一夜给东海厂做出来的销售数学模型,这可是应用数学仿真销售实践,不是纯粹胡来。我做好后抽样检测了一下,还行的,等我闲一些继续完善它。”

宋运辉在看国外管理书籍时,有些就有类似公式,当时也没怎么看懂,请教了几个人也没给予太多见解,只好跳过算数。到今天才知这原来与应用数学有关。他当下就报出几个本月数据,要梁思申演示。梁思申却双手一摊,告诉他工具不在手边,干不了。但梁思申还是问侍应生要了纸笔,就最简单的一组程式演算了一下。

宋运辉不便一直盯着梁思申计算,只得与一直旁观的萧然说一句话:“萧总也来北京公干?”

梁思申快嘴:“萧先生作为市第一机床厂的代表,与我们香港区同事就合资问题有些商谈。萧先生说,实业救国。”

萧然立刻坐立不安了,这等话骗梁思申等外方可以,蒙宋运辉可不行。宋运辉也是奇怪,他与市一机厂厂长有过接触,因为市一机的机械加工能力的确了得,可什么时候萧进入了?看看萧的表情,他心里想,不知萧又逮到什么肥肉了。但因着萧然的身份和他自己的身份,宋运辉不会直言质询。

梁思申忽然感觉旁边沉默下来,抬眼一看,奇道:“怎么回事?不对?”

宋运辉只是将眼睛看向萧然,而萧然不得不尴尬地解释道:“某些手续完成后,现在的市一机将归于我的公司。”

“现在还不是?”梁思申想到萧然给他的名片,上面却已经白纸黑字写着一机厂厂长。而谈判席上,萧然的同事也是认他做厂长的意思。

萧然依然尴尬地笑道:“时间问题,很快。”

梁思申认真地看了萧然一会儿,却对宋运辉道:“宋老师,这是我得出的一个结果,你看看。”

宋运辉也不打算管萧然的事,拿起结果一看,却惊道:“八九不离十。”

梁思申得意地笑:“数学之美。”她终于在宋老师面前骄傲了一回。

萧然不知道数学美在哪里,却知道梁思申肯定要向她同事透露此事了。他感觉这个半洋人未必肯给情面,就准备从宋运辉方面入手,但梁思申这时却起身笑道:“好了,宋老师终于让我骗倒了。我休息去,两位再见。”

宋运辉看着梁思申走掉,便招手签单结账。先下手为强,把话堵死:“跟老外,就算是华侨,有些话也不能直说,他们有他们的工作原则。”

“宋厂长的意思是,谈判会受到影响?”

“多多少少,直接回去考虑明天怎么弥补修复吧。”

萧然看着宋运辉,忽然笑道:“谢谢宋厂长结账。不过我建议梁小姐还是别跟那些同事说的好,别让人误以为她捕风捉影。我只不过是在酒吧说句玩笑而已,她何必当真,我们应该以各部门出具的带印章的证明为准。”

宋运辉一想,笑道:“那最好,我白操心了。我们以后还多有合作的地方,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萧然微笑道:“好,不留宋厂长,相信你工作很忙,还有几个电话要打。晚安。”

宋运辉倒是站住,看着咄咄逼人的萧然,意味深长地一笑,这才说一句“晚安”而走。这一下,萧然反而感觉有些背脊发凉,他知道宋运辉不是嫩生生的梁思申,这一笑,谁知道笑出什么祸端来,半年前的事情他还没向宋运辉道歉呢,难保人家不记挂在心上。

宋运辉看着急忙跳起来拦住他的萧然,听着萧然尴尬地说“忘记解释几句,再请坐下三五分钟”的话,才大模大样坐回去,听萧然急急解释。但萧然只简单就以前与杨巡的龃龉道歉,后面是就市一机的事情的说明。

宋运辉这才清楚萧然对市一机的意图,心里直想骂人,但嘴上却是客客气气地道:“我也忘记解释,梁小姐小学就能出去留学,她家背景可想而知,希望萧先生不要令她难堪。”

萧然终于明白宋运辉刚才临别一笑的意思,那就是:你们两个高干子弟狗咬狗去吧。这是底层爬出来人的普遍看戏心态。他明白后,还真出了一身冷汗,换作他自己坐上梁思申的位置,若是被人愚弄调戏了会怎么办?自然是倾尽全力,调动一切社会力量,不让愚弄他的人好过。虽然他还不知道梁思申究竟是谁家的女儿,但宋运辉说得对,能小学时候就把女儿送出去读书的人家,背景可想而知。虽然他家背景不弱,可他深知一点,与梁思申那样的人必须搞好内部团结,有矛盾也转化为内部矛盾,硬碰硬没意思。

萧然知道,此时为了谈判顺利,他只有向宋运辉低头。

宋运辉今天一天憋闷,受足不懂装懂又手握重权者的鸟气,好不容易可以冲梁思申说出,可又被萧然打断。他早看萧然不顺眼。此时见萧然终于被他打压得收敛骄狂,起码欠了他一份人情,这才见好就收。但上楼去的时候心里也是叹息,还是不得不搬出梁思申的背景,算是以毒攻毒,虽然知道梁思申不愿搬出背景,但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想想还真是悲哀。

回头,宋运辉向梁思申打了招呼,希望梁思申不要搬出萧然的事与香港同事说起。因为这起合作的案子,成的话,萧然肯定有办法拿下市一机,一点疑问都没有,旁人不用节外生枝。梁思申听得目瞪口呆,什么实业救国,这也太巧取豪夺了。听完宋运辉的招呼,梁思申道:“我怎么那么想破坏萧的好事呢?”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在国内没几天,做完好事可以走。可因为我认识你,得被萧然迁怒了。萧然没法拿我怎么样,却可以对付杨巡。这种人,杨巡惹不起。”

梁思申嘀咕:“我不要回去了,今天这都什么事儿啊。”

宋运辉不置可否,但一时有些不舍得放下电话,就找话说道:“今天早上的局面,大约谁都不会料到,会不会给你的工作减分?”

“没关系,不会以一次成败论英雄。我已经在新拟一份备忘,希望大老板会谈的时候增加游说内容。我也会提醒他们看到一点,因为观念落后,这里还是一片未深度开垦的处女地,我们有许多机会,但我们有许多导向性工作需要做。Mr.宋,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直觉不看好与东海厂的项目了,对不起。”

“不,我还有信心。”宋运辉明显听出梁思申情绪低落,原因可想而知,“别气馁,我国的改革开放还处于探索阶段,新生事物出现一波三折很正常。我支持你的新拟报告,这才是积极态度。你做得对,你一直做得很好。”

“谢谢。可Mr.宋,你怎么办?你的老板会不会降罪到你头上?可没人鼓励你呢。”

“放心,再多的曲折也经历了,这点事情不在话下,而且作为成年人,必须能够自我消化情绪。”

其实宋运辉已经轻松好多了,没想到在梁思申面前能说那么多,而且获得共鸣,有些事情只要说出来,不知能消气几许。他今天最郁闷的是老徐的态度。老徐本应是最积极支持他引资的人,最早就是老徐提出对外引资,但在了解早上会议的情况后,老徐忽然沉默了,找不到人了,在老徐办公室的留言至今未获得回复,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宋运辉猜测,在有些人左一个原则右一个卖国的帽子下面,老徐是不是回避了。

可说曹操,曹操就到,老徐一个电话打进他的房间。老徐一听接电话的是宋运辉,就急躁地道:“我为你们的事一直跑到现在,你说你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让支持你的人无法说话。”

宋运辉错愕于老徐的态度,心说这种错误还算低级?只听老徐继续道:“有人举报到几个关键人物那里,说你与外方女成员有暧昧关系,为此闹到离婚,因此你与外方的合作动机可疑。这简直是让你们白天的争议雪上加霜。我不问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明天设法灭火,否则连争辩机会都没有。”

宋运辉目瞪口呆,脑袋“嗡嗡”作响。他跟老徐做了解释,但是老徐因了解他的人品而相信他,别人呢?宋运辉心说难怪他提出离婚后程家一直隐忍不发,他们在等候这个机会啊。现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想继续项目?那么用与程开颜婚姻和美来洗刷告发。他若想离婚,那就坐实告发。谁让他确实与梁思申认识呢。程父是料定他与梁思申没关联,又更料定他爱事业胜过一切,推定他肯定会不惜代价坚持项目,才会出此下策。程父大概也很清楚,他若真因此与程开颜重修旧好,以后就没脸再提离婚。宋运辉无法不感叹,姜是老的辣,程父打蛇打七寸,落点一分不差。

宋运辉不由想到上一次遭程父设计,那次是他的婚姻。即使他以前还会有所怀疑,怀疑寻建祥的推论可能只是巧合,现在则是无丝毫怀疑。程父赤手空拳坐到总厂位置,当然有其独到一套。那么,他宋运辉今天依然屈服?

不!骄傲,令宋运辉断然拒绝屈服。当然,他也清楚,这与当前项目面临绝境有关。程父千算万算却没办法算到,东海厂的项目在被告发之前已经遇到极大阻力。他刚才安慰梁思申,可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因为卖国的帽子太大,想翻转局面没那么容易,他选择暂时放弃项目。他会向有关人物解释,但他不强求认可。清者自清,未来让事实说话。

而他对程家的认知,彻底降落到低点,这就是那么庸俗的一家、市侩的一家,对程开颜则是由厌恶转向鄙夷。

梁思申接了宋运辉的劝告电话后,心中异常愤慨。想到曾经在萧然手底下九死一生的杨巡,也不知杨巡半年前如何生受,那萧然可以如此对付国有大厂市一机,对付区区杨巡只有更易如反掌,可怜的个体户杨巡。

想到这儿,梁思申心想,她可别给脆弱的个体户杨巡惹祸,人家已经够不容易,即使生命力如此顽强,可怎敌恶意报复。她虽然心中百般不愿,可还是打起笑容,下楼与萧然把酒说一声误会。不得已,她也不得不摆摆梁家家谱,也听萧然不断地把两人的关系从远方绕过来,原来爷爷辈那儿还有些不近不远的交情。梁思申心说这个萧然别的脑筋不知道,这方面的记忆力可真强啊,估计出去办事,这等爷爷叔叔伯伯地喊过去,无往不利。梁思申数字记忆一流,可萧然的关系网络却搞得她头昏脑涨。

两人就像拿扑克牌比大小似的亮了半天牌,萧然自知颇有不敌,言语中殷勤许多。梁思申被家谱搞得昏头昏脑之际,忽然听到萧然也打算去上海发展,在上海买了别墅,别墅跟她在同一个区,因为他认识李力,梁思申顿时把李力也鄙视了。但说话时候,她反而笑眯眯承认自己也是李力的朋友,也住那别墅区,这回正要去参加李力乔迁派对,她和萧然竟然一拍即合了。梁思申不由得把自己也鄙视了一把。看已经交谈得热络,这才借口时差难挨,回去休息。

上楼时候一路感叹,类似宋老师杨巡他们这些没背景的人做事不容易。

东海的项目还是黄了,但是梁思申的大老板在与上层的会面中看到机会。他们一直在讨论,连梁思申都有份参与,她那时是多自豪于中国经济崛起,而同时又心急于崛起的速度:快点,再快点,怎么才能引得大老板,甚至全世界的金融界削尖脑袋地钻进中国来。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宋云辉无疑是小人得志,忍了多年的婚姻,因为梁恩申的出现和交往,而表露出了鄙视嫌弃程开颜及程家的态度,想一想他农村的出身背景,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那一次晋升没有程家的参与,现在翅膀长硬了,却想离婚只做成陈世美,看到他就觉得三观不正,最恶心的男主角!

    1. 匿名说道:

      楼上两位都对 同时也反映了人性

    2. 匿名说道:

      他也没有上赶着去追求程开颜啊,是被动的,当时的他还不知道权利的运行,也不愿意参与其中

  2. 匿名说道:

    程家女自找啊!如果自强一些,哪怕管得了家也不至于遭此待遇

  3. 猫猫说道:

    程开颜自找,宋运辉也不地道。作者是想为送离婚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还是牵强。败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