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16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梁思申回去,将初步报告交上,经过一次会议讨论,大家都觉得东海厂是个不错的项目。于是,评估工作就在吉恩的亲自挂帅下展开。梁思申心里高兴,自然是非常积极。一则,终于没有辜负对宋运辉的承诺;二则,为能帮上宋老师的忙而欢喜。她本就工作刻苦,自然,东海厂的案子,她更是心甘情愿加班加点地做。

可是整个团队的人心里都清楚,来自中国项目的成功与否,实在太取决于其中的政策因素,他们不敢在打听清楚政策之前做任何无用功,他们因此千方百计搜集来自中国的声音。宋运辉那儿自然是最好的配合渠道。可是考虑到宋太太对她明显而无稽的敌意,考虑到宋运辉可能因此而来的言行中严格的自我约束,梁思申总是自觉回避非上班时间与宋运辉沟通,不给宋老师惹麻烦,也不让自己触霉头。

通过他们自己的信息渠道,以及与宋运辉印证,她知道国内已经组织学习六月份国务院通过的《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在条例中,国有企业被赋予十四项重大经营自主权,目前正面临新一波企业改制的起步阶段。这十四项自主权,对于东海厂这样的国企步入市场化经营非常有利。吉恩顾虑的他们那样的投资能否被允许进入,企业能否打包进香港市场上市,是否需要经过令人绝望的审批等问题,可能因企业自主权的扩大而迎刃而解。他们都认定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宋运辉原本对那么嫩生生的梁思申操作亿万巨资并不存太大希望,可随着时间的推进,他发现这事儿看上去似乎越来越有眉目。他这边于是开始积极活动起来,不断进京多方游说。从领导们的反映,他看到了希望,也看到固有保守势力的顽固。可从来做大事都要历经千难万险,他早已习惯,不怕,只要成事,只要有利于东海的发展,有什么不可尝试。

在宋运辉看来唯一可怕且不可尝试的是婚姻。他公然搬到书房居住,全家似乎除了宋引,其他都有异议。他更想的是离婚,程开颜的哭求和程母电话中的软刀子都让他更添厌恶,他已经无法想象自己还能跟程开颜住一间卧室。可是他心有为难,他担心父母的感受,更担心女儿的感受,为了父母女儿免遭痛苦折磨,他彷徨之下选择勉强凑合。因此他特别敏感于人家夫妻的默契,尤其看到寻建祥家的夫唱妇随,他极其羡慕,回家看到程开颜就更难忍受。

正好市区为配合二期建设的宿舍已见雏形,上回他高风亮节把房子让给更需要的,这回他准备要一套别墅,把家分成两头,他不想再与程开颜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可消息透露给父母,老娘先风刀霜剑严相逼,威胁回去老家,看他还离不离得开程开颜,反而原以为最应跳出来给女儿说话的程父一直没有音信。

分家这件事,宋运辉并没与程开颜提起,也让他爸妈别提。直等着厂里别墅赶着造好,内部装修也完成,他才殷勤地亲自开车载程开颜抱着宋引去市区逛了一天,然后才领到新房子,漫不经心地提起以后就搬来这里。把程开颜高兴得还以为宋运辉回心转意,再说,她也喜欢住在市区,逛街多么方便。不久,宋运辉便把程开颜的工作关系户粮关系都调到市区,这种事现在对他来说,易如反掌,都不用他自己出面,秘书全部帮他完成。宋运辉跟程开颜解释,让猫猫再跟着爷爷奶奶半年,等县中心幼儿园毕业,小学就来教学更好的市区读书。三言两语,就把程开颜转来市区别墅,从此程开颜独守空房。他终于不用天天勉强自己面对程开颜,那原本也是一种煎熬。

程开颜最初感觉不对的时候,还闹了一下,被宋运辉大义凛然地教育一番,说她不以丈夫事业大局为重,好房子先让给她住,她还反而心生不满,程开颜都觉得自己理亏,不好意思再闹。可没等程开颜寂寞下去,东海厂一帮女马屁精就蜂拥而上,包围了程开颜。

倒是两厢里都满意的结局,宋运辉大大松了一口气。

不久,去北京办事,遇到金州的闵厂长。闵厂长说起程书记退休提要求,想好好安置儿子的事。闵说,现在总厂准备把设在海南的办事处撤回来,因此如何安置程书记儿子的问题就摆在眼前了。宋运辉知道,前阵子岳父把儿子弄到油水足的海南办事处去了,据说是炒地皮,但见面说起来,宋运辉都不知道大舅子在做些什么,口才倒是练得发达不少。宋运辉只知道大舅子倒了很多海南椰子汁给金州总厂做福利,也希望他的东海厂买椰汁发福利,早被宋运辉否决了。如今闵特地约好跟他北京见面商量,无非是闵卖个好给他,要他记下人情而已,诺大金州,放置一个肥缺给他大舅子并非难事。但可想而知,闵肯定不会因为退休一个程书记,而给程儿子一个肥缺,当年闵还是分厂长的时候,都已不把身为总厂副厂长的程放在眼里,现在更不会。但一定会因为他宋运辉,而给程儿子好位置,因为无论他当初是怎么出的金州,只要没公然撕破脸皮,他就与其他那些金州出来的一样,是理所当然的金州帮的一员。作为总帮主的闵,自然需要记得他的好处。这就是他宋运辉工作十年努力十年的结果。

宋运辉有些戏谑地笑问闵厂长:“他能做什么?”

闵厂长笑道:“有,他能帮妹妹看住妹夫,出谋划策。”

两个厂子弟女婿出身的人相视而笑,宋运辉道:“请老闵给他个事务性的重要岗位,总厂最需要螺丝钉啊。”

“行,去你一手弄起来的新车间做副书记兼工会吧,升正科,我照应不到的时候,你自己去罩他。”

宋运辉一听就笑了出来:“这什么职位?硬派的,老闵你现在也圆滑了。”车间一向不专设副书记,都是车间主任兼的,这个位置一看就知道什么来由,程开颜的哥哥坐在这种位置上只要稍微居安思危一下就能清楚想保住位置必须如此这般,也就闵这样同是女婿出身的人才想得到这种缺德主意。

闵厂长得意地笑,自己受的气多了,便是在别人那儿出一口也是爽快。宋运辉也没立即投桃报李,但两人坐一起议论了好一会儿当前政策的应用。说起来,闵也是个硬手腕干实事的,但当年一山不容二虎,现在隔山相望,倒是惺惺相惜,经常见面就有无数话题了。

程父等来闵对儿子的安排,一看就满心的堵,而今女儿正与女婿冷战,这么一来,为了儿子的位置,他是不是得对宋运辉投鼠忌器?他从这回闵对儿子的安排中,看出背后宋运辉游走的影子,再加宋运辉将女儿骗至宿舍区别墅单独居住,老妻问他他要到何时才肯出手。可是程父甘苦自知,他退休前的风光凭的是女婿的地位,他而今想对女婿出手,凭什么,又能有几分力道?

可是,儿女之事不能不管啊。想起宝贝女儿独居的凄凉,程父满心焦急,而且谁都有脸面,宋运辉如此对待他女儿,让他一张老脸往哪儿搁去?这些事儿早已通过从金州去东海工人的嘴传遍金州角角落落,多少人背后指指戳戳,暗讽老程机敏过头,抢个笨女儿捉不住的女婿。令程父心寒的是,舆论是如此的趋炎附势,竟然少有人指责宋运辉是当代陈世美,反而都笑他种瓜得豆。现状逼得他无法不出手,将妻女搂到身后,由他与宋运辉对话。

女婿倒是依然言语恭谨,即使从电话里听出那边正忙碌,还是分身出来响应他的电话。其实宋运辉也在等着与程父摊牌,他知道程家的事都由程父说了才算,因此他都懒得与程开颜多说,只等程父哪天按捺不住找他谈话。程父倒也开门见山,力持和颜悦色,道:“小辉,你和开颜究竟怎么回事?”

宋运辉也异常坦白:“爸,可能你也猜测得到,我想与开颜离婚。因为个人性格不合,两人越来越难凑合。长痛不如短痛,不如好和好散。”

程父大惊,这是女儿婚姻纠纷中他第一次听见“离婚”两个字。但一想到宋运辉敢如此坦白背后的程宋两家势力之此消彼长,他心头火起:“小辉,谁都知道所谓性格不合是借口。婚姻靠的是两个人磨合、宽容,你们结婚这么多年,女儿也已快上小学了,你今天才说性格不合,似乎欺人太甚。你实话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原因,只要是真实的,我都能接受。”

“爸爸,如果你想知道的是开颜搜包搜脏衣服想找出我的外遇证据,我请爸爸暂时收起被开颜的误导,你先想想我是不是这样的人。结婚那么多年,开颜连我是什么性格都不知道,爸爸应该不会不知。”

程父为了女儿不得不忍气吞声:“你也应早知道开颜小孩子脾气,想到什么做什么,难得的直性子,你要看不惯就跟她说说嘛。”

“我不知跟她解释多少次,可以说从结婚解释到今天,可她依然不相信我,竟然发展到偷偷翻看我出差带回来的内衣裤。是可忍孰不可忍。爸爸可以问一下开颜,我跟她的分居是不是从那天开始,分开后更见格格不入。所以我正考虑跟爸爸说清楚,我会做出补偿。另外,我跟爸爸解释几个开颜怀疑过的人。”

程父没阻止,宋运辉便说下去:“开颜从结婚一直怀疑到现在的是梁思申,我大学时候给附小做辅导员认识的小学生,小学没毕业就出国,此后有两次回国与我见过面,累计见面时间不超过十二小时。我跟梁思申虽然见面不多,但从来沟通良好,我很欣赏她。但若说有非分之想,我只要告诉爸爸梁思申在美国已经入籍,而且在美国有产业有非常优秀的工作,你就可以知道开颜的怀疑很无稽。”

程父无言以对,宋运辉都坦白到这份上,他还能怀疑什么?往最坏考虑,即使两人有奸情,可也不可能闹到结婚的地步,那太不现实了。他只好哼哼哈哈,听宋运辉继续说下去。

“第二个是金州刘总工的小女儿刘……那个谁……图书馆的,对,刘启明。”连宋运辉自己都没料到,几年之后竟然会想不起刘启明的名字,他不由怀疑自己人到中年脑力衰退了,“就因为我曾经说过刘启明修养好,她一直怀疑到刘启明结婚,我离开金州。刘启明之后是东海厂的女强人,总经济师。我也很欣赏这位女强人,她的职位是我破格提拔的。可爸爸也知道,社会上女强人很难找到对象结婚,开颜因此怀疑上了,背着我警告女强人不得接近我,搬入宿舍区后与那帮子无聊女人一起嚼舌头,影响非常差。其实反过来思考一下,我若是与女强人有什么,这几年下来还能瞒得住谁?开颜真是对我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夫妻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的时候,我看没必要勉强凑合了,请爸爸同意我离婚。”

“小辉,我得向你指出,你只顾着自己的感受,有没有考虑开颜的感受?你几乎是开颜的生命,我跟开颜妈在开颜心中都不如你重要。她最怕失去你,她在行动上难免患得患失。我在这儿明确告诉你,我不会答应你和开颜离婚,那会要了开颜的性命。不管怎样你们一起这么多年,还有女儿,生活已经走上轨道。请你看在你叫我这么多年爸爸的分上,答应我,你是性格成熟的人,你容忍着开颜一些。开颜只是单纯,她不坏。我以后退休有时间了,也会多教育她。”

程父的恳求,令宋运辉深深低下头去,是啊,好歹是这么多年的婚姻,离婚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而且,让他怎么对着程父说他深刻地讨厌程开颜,程开颜则不是单纯,而是无知,更有庸俗?“是,前阶段我的朋友大寻也这么劝我,我也努力修复感情,可是我没办法,没法一起生活。”

“我作为一儿一女的父亲,再提醒你,你为女儿考虑过没有?当一个人为人夫为人父之后,不能再太自私了。”

宋运辉坚决地道:“考虑了,长痛不如短痛。”

结束通话,程父意识到宋运辉这种人开弓没有回头箭,离婚问题迫在眉睫。可是,“离婚”俩字,宋运辉说得容易,离婚当然对宋运辉这等年龄地位的人有无限好处,可对他的宝贝女儿却是致命打击。不仅打击的是女儿的感情,而且作为父亲,他不得不为女儿未来考虑,三十多岁的离婚妇女,未来该如何生活?所以说什么都不能离婚。他工作多年,有的是办法让宋运辉无法离婚。

宋运辉虽然断然拒绝了程父的请求,可是心中负疚感更重了,一度冲动地想下班接程开颜回老屋。可真到下班时,他偃旗息鼓了,他还是无法勉强自己面对程开颜。他真不明白,他身边女职工甚多,为什么各个都比程开颜明白。

回到家里,却见程开颜先他一步回家。程开颜还吞吞吐吐告诉他,她请了长假,事假,她要留在这间老屋里。宋运辉明白,程父行动了。他不免想到好多人离婚离得伤筋动骨,他不知道他会离得怎样,但他却因程开颜的回归而更下定决心非离不可,无法与这么庸俗的人凑合。

他也开始行动,先去电信切断家里电话的长途功能,东海厂不支持程家人商议对策的所有联络。他终于意识到,他并无法例外于芸芸众生,离婚永远无法好聚好散。

 

共 1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切断长途总可以接长途电话吧

  2. 咪小咪说道:

    宋运辉太不要脸了。

    1. 以胖为美说道:

      同意,精神出轨就是恶心无比

  3. 匿名说道:

    一个人总是在学习在成长,一个年轻的时候除了有些可爱有些漂亮有个有手腕的爹什么都没有,他们本来就不在一个维度上,如果不是办公室陪伴的一夜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而现在三十多岁的程没有了姑娘时的可爱,竟然纵容自己长得胖胖的,去纹眉,不注意自己的外表,更是不上进不学习,家务也不会。侥幸得到宋没有忧患意识,那么优秀的人她怎么留得住哦!

    1. 匿名说道:

      对呀 程永远想自己 太蠢了 人虽然不坏 但是不好生活

      1. 匿名说道:

        共同话题都没了,还能有什么幸福可言,说到底夫妻还是要共同进步的,宋运辉不是没有想让妻子跟他一起进步,但是程开颜没有这个毅力,明知道自已不足而不去更改,只能导致两条路越来越远,而且,有时候太过单纯也不是很好的,从结婚到现在,程开颜一直拿自己的父母压宋运辉,却忽略了宋运辉的高傲

  4. 以胖为美说道:

    哟,某些a类人真是好玩。长得胖咋了?纹眉咋了?程不注重外表宋就注意了?程比起年轻时候有变化宋没有?一个黑瘦一个白胖两人半斤八两。说白了就是宋精神出轨在先,没什么可洗的。接受不了变胖又纹眉的程,又有啥资格跟苗条可爱的程在一起??也就是程单纯+程家势力不行,要是程跟梁一个背景,再胖一倍甚至纹个花背都不用对宋这么患得患失的,甚至主动踹了宋都有可能。别什么都往外表上扯,瘦不是美胖也不是丑。

    1. 匿名说道:

      有道理!人心难猜

    2. 匿名说道:

      精神上的一条线不是简单就会统一的,你是不理解每天鸡同鸭讲的苦逼。单纯的人有可爱的地方,但是没脑子就是巨大的遗憾了

      1. 匿名说道:

        没有遇到过程类型的人 是不知道可怕的 身边有个人娶了类似程低配版 比同龄人老二十岁 管孩子不行 管家不行 管钱只顾花的爽 没有赚一分钱 还抱怨 从来不下厨 不做家务 觉得自己累 孝顺父母 人家不会做饭 维持表面 一天觉得自己累死了 像做多少事 这个人的出现 改变了一起,个家族择偶标准 不看家庭 只看个人了现在都是 祝喜欢程的也找一个类似另一半

    3. 匿名说道:

      程活该 白痴 人笨还各种作 谁倒霉娶她 典型的傻白甜女主 脑袋里什么东西没有 还不会体谅人

  5. 匿名说道:

    傻没关系,关键是要知道自己傻,自己没能力,然后单纯地言听计从也行啊!从学日语不学,学财会的不会管家就看出会有这么一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