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15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巡带着两万块钱,做出“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作派,与杨速一起去上海住宾馆吃饭店,实现他在东北建立的宏图大愿去。遵照雷东宝的嘱托,他们带上韦春红。但韦春红肯跟他们一起吃遍黄河路的饭店,却不肯跟着他们住四星、五星的宾馆,自己找家旅馆住下。一行三人倒是真开了眼界,上海这花花世界什么都有,什么新奇的都看得到,外国贵得要命的东西也能在上海见得到。韦春红拿着一只傻瓜相机到处拍照,准备回去重新装点饭店之用。

杨速的打扮又与杨巡不同,到底是学生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文化衫,胸前一个“禅”字,后面则是一个“烦”字,外面套一件墨绿磨砂真丝夹克衫。杨巡说,明明是件老头汗衫,写上俩字就变文化衫了。杨巡则是白衬衫配浅灰色西服,看上去挺干净。而只有周末能出来的杨逦包里装一只索尼随身听,只有说话的时候才肯取下一只耳机。杨巡对杨逦把本来说要拿来听英语的随身听变成听歌并无意见。他有钱,买得起。他还跟杨速一起给杨逦寝室搬去一张单人席梦思,让小妹舒服睡觉。

吃中饭的时候,杨逦一定要把新买一盒磁带的歌放给杨巡一起听,硬是把一只耳机塞进大哥的耳朵里。杨巡一边与韦春红就这家饭店的布局和菜单交换看法,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耳机里有些声嘶力竭的歌声,并没太当一回事,既然杨逦一定要他听,他就听着呗。

但杨逦见大哥半天没反应,耐不住性子道:“我给大哥听的是郑智化的歌,这是有沧桑的人才能体会的歌。我们班的都可喜欢了呢,可我说他们都是天凉好个秋,为赋新词强说愁,大哥才配喜欢这歌。”杨逦一边说着,一边献宝似的把歌词指给大哥看,又动手把歌再放一遍。

杨巡心想,沧桑个头,再多沧桑也不能挂嘴边,把现在的日子过好才是实货。但杨逦既然抬举说他才配,那他就配着呗。但看清楚了歌词,杨巡心里笑了。梦,他又不是杨逦,哪来的梦。他向来是前有狼后有虎,哪来的时间做梦,他得实实在在地突围、突围,让一家人好好活下去。如果把妈换作老水手,妈只会对在风雨中哭泣的他说,老大,你必须!但他却认认真真地道:“好听,好听。”

杨速想笑,又忍着不笑,怕娇气的杨逦受不了,一时面目古怪。韦春红会心一笑,举起啤酒杯道:“小杨,你好样的。”与杨巡对喝一口之后,她又道,“我看这儿的菜有些是从广州空运过来的。你说,这儿是上海啊,每天与广州都有飞机,我们那儿飞机一星期才给跑一趟广州,谁给空运?运来也不知能活多久。唉,粤菜,粤菜,有些难啊。”

杨巡指着一盘基围虾,道:“成本高,价钱也高啊。你看看这基围虾,才几只,要九十八元一盘。”但多的,杨巡就不说了。他若是积极鼓励着韦春红上粤菜馆了,万一生意不好,韦春红还不得怨上了他。

韦春红一脸为难地看着那基围虾,嘀咕道:“除了虾肉硬实点,虾壳能整个儿脱出来,你说哪有河虾好吃?这人啊,一张嘴巴真不讲道理。”韦春红心里犹豫,这决心要下的话,可是下大了,看样子现在这店面还不够用,得换个更敞亮的,起码得整岀一个宽敞的门厅,铺上红地毯,放上玻璃鱼缸,让进门客人看到海里的鱼虾在饭店里生猛地游。而饭店最要紧的厨房,看来她也是插不上手了,这几天吃的菜大多是她从没见过没想过的,如果饭店想上档次,说什么都得找个大价码的厨师来当厨。这一切,得下多大决心啊。

以往韦春红饭店的每次变化,都是循序渐进,都在她可控范围之内,在她那一间屋子下面两层做足道场。可是,若照着雷东宝说的上粤菜馆的话,这变化可就是改头换面,彻底质变。韦春红忽然觉得,要是有个人可以一起商量一起着手该多好,雷东宝要是没待那里面,她可以跟雷东宝讨个主意打个商量。现在就算钱都在她手上,可又有什么意思呢,她不敢这样子花。看看眼前这餐馆,手笔太大了。光是头顶的这些灯,就把雷东宝当年送她的吊灯全比了下去,她要是想给饭店改头换面,那是方方面面,千头万绪啊,她能行吗?韦春红有些动摇了。

杨巡见韦春红明显是考虑什么的样子,便不去打断。他也是看着饭店,比较着吃过的宾馆餐厅,再回头回味那本差点被他撕了的可行性报告。当时他看到那么厚厚一本的时候,还心说小题大做,他那么大的两间市场什么报告都没有,现在不也好好的。等这会儿用心看了这些饭店宾馆,考虑到开建的方方面面,才知道他以前那两个市场算是简单中的简单,与筹划中的四星级宾馆项目大不相同。多看一项,对那可行性报告就多一分体会。难怪梁思申要他参考那报告。但他也不免心里酸溜溜地想,原来那脸色苍白的小白脸还真是有点花头的。

正想着,韦春红问杨巡:“小杨,看了这么些,你准备上手吗?”

杨巡点头:“想,更想。”

“可那么多东西,我们以前别说没见过,就是做梦都梦不到。你不说别的,你现在回去,能造得出四星级的房子来?你哪儿去买那些个漂亮大理石,还有沙发啊,地毯啊那些东西,我们以前见都没见过,都得从头学起,可房子造起来的时候,我们还来得及学吗?我们不说别的,就是这儿摆的这些个花都不认识啊。”

杨巡笑道:“这倒不用担心,我已经问过,他们都是问外国人要的设计,东西也从国外买,我只担心钱。本来还以为只屋架子最值钱,还想哪用十万块钱一个房间,现在看来十万都还不够,光一个卫生间,包括瓷砖全套进口,已经占去一半。这钱啊,用起来哗哗的,还得拖上两三年才能完工。可就是得有这钱的门槛,以后才能赚更大的钱。”

韦春红疑惑了,怎么杨巡跟她考虑的完全不一样:“你自己一点不懂,那么多钱哗哗地用岀去,不怕他们骗你?真让外国人设计,外国人骗了你,回头你上哪儿找人算账去?你要不熟悉,钱哗哗地都填了无底洞。”

杨巡奇道:“没关系,谁都不是生来就知道的,边打边算,边算边学,别人能行,我们一样也能行,又没比别人差多少。宋厂长那么大的工厂都造起来了呢,相比之下我们才多大房子。最关键是钱,有钱就能用能人,有钱就能做得好。”

韦春红不以为然:“杨兄弟,自己不熟悉的东西,做起来晚上睡得着觉吗?”

杨巡见韦春红步步逼问,不似常态,忽然意识到,韦春红哪是在问他,而是在问韦春红自己,她想借他杨巡的嘴,说出“是”或是“不”,韦春红投入这花花绿绿的大上海后,心里一时没了主意。他又如何能替韦春红拿这么个大主意,他笑道:“肯定睡不着觉,但让我先想着呗,我现在闲得慌,找点事情想想,折腾一下自己,省得让人拉去打牌搓麻将。韦嫂子,我先考察着,等条件成熟了再上手,有备无患。”

韦春红听了,果然松一口气:“是啊,先打算着,多看看,多问问,钱也开始计划起来,对。”

杨巡见果然是那意思,便更加注意说话的分寸:“可不,现在每天变化多大,就说这么好的饭店,以前别说进来吃饭,真是想都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的地方。可你看,进也进了,吃也吃了,更好的地方也住了,你说,以后哪一天条件成熟了,自己也造了,说出去谁都不会说我是说大话吹大牛……”

杨逦这时候才插一句话:“这叫志存高远,立足眼下。”

对!这回韦春红和杨巡都赞同杨逦说的话。韦春红心想,眼下老家条件没上海那么好,可不能好高骛远,只能志存高远,等条件成熟再做打算。杨巡却是想到,对了,一定得志存高远,比别人高,比别人远,意思就是比别人想在前头,比别人跑在前头。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说的就是这道理。

落*霞*小*说* 🐱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韦春红思虑停当,当机立断别了杨家兄妹,卷包回家,就此次上海之行,对自家饭店菜品和饭店软装修做进一步改良,改得洋气。而杨巡则是要杨速陪妹妹逛街,他自己一张地图一份可行性报告,独自来到李力那个项目的所在地,对着实际环境,对着地图,再一次深入研究那份可行性报告。他看到有关项目地理环境的描述中,有说项目距离火车站直线距离多少公里,实际车程多少时间,距离规划地铁一号线出口多少米,距离某某高架出口多少米,周围有些什么楼堂馆所等等。杨巡看着心里笑嘻嘻地想,他无师自通,办第一个电器市场的时候,就本能地想到火车站那个交通方便、人流如织的好地方,后来办的两个市场都是基于同样的考虑,与这本可行性报告所言,思路几乎没什么两样,他真是天才啊。

但他还是认认真真将环境彻底考察了,又循着地图找去其他几家著名宾馆,循着可行性报告的思路,分别将这些宾馆的地理位置客流可能情况粗粗分析了一遍,心中顿时有了宾馆所需地理位置的概念。他本来还觊觎着萧然拆了至今还未开工建设的市中心宝地,现在想来,那块地段热闹是热闹,可地皮狭窄了些,缺少退后一步建停车场的位置,宾馆玻璃门与街道太没有距离。对于好宾馆而言,未必是个合适位置。不过,依然是个好位置。

杨巡边走边看,边看边想,很晚才回到居住的四星级宾馆。但才进大堂,就被笑眯眯的大堂副理拦住,大堂副理说,杨先生登记入住的是两位先生,可现在有位小姐这么晚还在房间,敬请杨先生协助配合宾馆管理。杨巡连忙解释这是自家妹妹,但显然大堂副理是不肯信的,不过人家大堂副理笑眯眯地左一个“对不起”,右一个“我们很为难”,令杨巡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斗争到底,只好带着大堂副理和一个保安上楼,上去给他们看了身份证,这名字明明白白一看就是兄妹仨,人家才作罢。

杨逦看着很气愤,刚才在大堂吧看到一个老外搭上一个女孩,两人一起上楼都没人理,她听得懂他们说什么呢,大堂副理怎么不管,只敢管中国人,窝里横。杨巡一想,对啊,他干吗那么配合?但再一想,住这四星级宾馆已经算好了的,以前住在旅馆里,门都不能锁上,别人随时都可以进来检查,床底都要翻一遍。杨逦说国人真没尊严,杨巡就说算啦算啦,又不是什么大事,他被抓进去坐十二天都没处申冤,给查一下身份证又怎么了。

杨速没大哥小妹两个口齿好,他听了半天后总结,国人就是崇洋媚外。但那个时候,杨逦已经换了注意点,换上新衣服给大哥看了。杨巡看杨逦换上一件据说是外贸店里买的米色水洗真丝短披风,那种一看就有别于农村姑娘的风姿,他不由叫了一声好,但随即,便认真地对弟妹两个道:“我决定了,一定要上四星级宾馆。”

妹妹杨逦这么一个乡下小丫头,打扮打扮就能出落得跟上海姑娘似的。他也要打扮,他要用先进的实力来打扮自己。男人,光穿衣服漂亮有什么用,男人要有让人瞧得起的实力。

他回去托人辗转找上本市唯一一家三星级宾馆的财务经理,算是请专业人士帮他一起精心制作他的四星级宾馆可行性报告。才与那经理粗粗开个提纲,却不做不知道,一做吓一跳,他没想到开一家宾馆除了他能想到的建筑和装潢等费用,竟还有他想不到看不到的诸如人员培训、锅炉冷气、浆洗干洗等等千奇百怪的支出。杨巡这下不敢贸然行事了,他心想若不把可行性报告做精细,弄不好贸然开工的结果就是跌入巨大的资金无底洞,永世不得翻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