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13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梁思申一早收拾停当,走到大堂等候东海厂的车子来接。宋运辉昨晚说的是七点半,她提前了十分钟下来,以便悠闲地把挂了块硕大塑料门牌的钥匙寄存到总台。没想到,楼下除了东海厂的司机,其他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虞山卿也早已衣衫笔挺拎着个大包等在楼下,杨巡正与他说话,而杨连则是只有旁听的份儿。这些人看到穿着中规中矩白衬衫藏青西裤的梁思申,都是一愣,随即会意而笑,都想起虞山卿昨晚的解释了。

梁思申打个招呼,去总台办理手续,却不料长长总台前面人山人海,都是要求入住的。总台的小姐一边客气解释暂时没房,一边熟练收起梁思申的钥匙牌。梁思申忍不住问总台小姐:“昨晚全住满了?”

小姐忙得披头散发却还能优待外宾:“是啊,除了四间豪华套房,全都住满了,这几位客人得等今天退房的房间做出来后才能入住。”

“是不是有旅行团或者会议?”

“没呢,天天都这样。你们是外宾,又是东海厂订房,才优先照顾。”

“天哪,恭喜发财,奖金多多。”梁思申差点翻了白眼,如此高的开房率,简直是奇迹。这时候杨逦才吃饱饱地下来,两眼雪亮,恨不得立刻左右没有旁人,她可以叽叽呱呱畅谈第一次吃自助餐的感受。

虞山卿笑问梁思申:“你们在美国上班就这打扮?我还真有听说没见过。”

梁思申笑道:“不,在美国全套,马甲、西装、小领结,一件不少。”她随即便转头跟杨巡道:“小杨,这儿宾馆竟然几乎全部住满,你听说市内还有没有其他宾馆开建?这生意太一本万利了。你官司结束,何不考虑上个宾馆?”

虞山卿又抢着道:“做投资的人还真能发现问题。”

杨巡瞥了虞山卿一眼,但还是等虞山卿说完,才道:“我打听过,投资不小。光是每个房间的平均装修费就要十万,很多东西需要全套进口。”杨巡拿手指半空画一圈:“这样的投资我拿不出,我倒是建议过宋厂长来市里开个接待宾馆,不过宋厂长说他不愿背太多非主业包袱。”

梁思申笑道:“大投入意味着高门槛,高门槛意味着高收益。咦,Mr.宋的车子怎么还不来?”

杨巡一指门外,道:“这不来了吗?有什么厂长就有什么手下,不会早一分,不会晚一秒。”杨巡跟出去专门给梁思申拉门:“晚上再一起吃饭?我知道一家油爆虾做得最好的饭店。”

梁思申婉言谢绝,车子一开,虞山卿笑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是什么感觉?”

梁思申笑道:“前辈珠玉在前,岂敢班门弄斧。”笑语着,她便取出一份手稿,交给虞山卿:“你看看,这样的想法离你的构思还差多远?Mr.宋会不会接受这样的构思?”

虞山卿接了就看,没二话。梁思申心想,这人自命风流,做起事来却是个能干正经的。

两人且走且议,一直到工厂,直把前面的司机郁闷死,没一句听懂,没一句插得上话。可正因如此,司机反而对两人无比崇敬,觉得这两人肯定是有本事的。

两人到了厂里,宋运辉分别亲自介绍了之后,便把他们交给相关人士接待。如今又是恢复过去外商人来人往的热闹,众人已有接待套路。不过宋运辉对虞山卿放心,对嫩生生的梁思申却是不敢大意,介绍之后,坐在一边看梁思申举重若轻地说明议题,简介思路之后,才微笑地看看梁思申今天严谨得刻板的打扮,留下自己的得力秘书方才离去。

被宋运辉留下的秘书从厂长这些举动中,立马体会岀其中的重视。而且看出,厂长除了重视这个议案,更重视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女孩子,这不能不让秘书浮想联翩。

梁思申哪里知道这些细微曲折,她的年轻骄狂令她以为所有优待都是应得的。她开始与在座的认真讨论一个个数据的生成和来由,因为不是同一套会计系统,因此每一个数据的取得都需问清来龙去脉,以免牛头不对马嘴,获取错误信息。因此,大量时间花在核对脉络之上。梁思申原本以为这是很简单的事,半天就可以完成,下午她便可以回去宾馆整理数据,做出初步报告,晚上传真给吉恩,没想到,却卡在基本问题上面。

财务处的人原本抱着对“外来和尚会念经”这句话的怀疑,不过是因为厂长亲自开场,才稍有重视。最先有些烦梁思申的细致,但后来却慢慢被梁思申一追到底的认真工作态度所折服。可梁思申中文说得还行,写的时候却不得不时时请教旁人,怕岀差错,这就成了大家轻松取笑的亮点。梁思申也无所谓,解释说自己先简体后繁体弄得邯郸学步,整岀个黄皮白肉的香蕉样,反而不会写中文了。她的轻松态度感染了大家,大家都乐于真心配合。

宋运辉下午开场时又到窗口看了看,听赶紧走出来的秘书大致汇报情况后,便不再牵挂,相信梁思申自己做得好。倒是挺诧异,原来她一边读书一边还真是像模像样地在工作着。听秘书汇报,看来不像新手上路。

等忙了一天,夏日的天色都已暗淡下来的时候,宋运辉从二期现场回来,经过会议室,看到虞山卿占用的那个会议室已经熄灯,而梁思申占用的会议室灯火通明。他站在暗处,透过窗户凝视,见里面他的钢铁部下经过一天忙碌都已东倒西歪,唯有梁思申一人腰板笔挺,梳在脑后的发髻一丝不乱,姿态依然优雅如天鹅。那样子的认真,令梁思申全身如同散发熠熠光泽,就如她脖子上那串珍珠项链的华美。这一刻,宋运辉终于觉得梁思申很美丽,不,是魅力非凡,她已不再是个单纯活泼尖锐明敏的小妹妹。他不由驻足。

但有人嬉笑打骂着上楼的声音惊醒了宋运辉,他忙从会议室窗口走开,回到自己办公室。坐到办公桌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跳得如刚做贼逃回。他愣住了:天,他想哪儿去了!

直到传来敲门声,他才回过神来,不得不干咳一声,再开腔让门口人进来。秘书进来说看到这边灯亮,问他有没有什么安排。宋运辉问会议室的讨论还要到什么时候,不如明天继续,秘书领命出去,但宋运辉也跟了过去。他问财务科副科长谈得如何,财务科副科长问有这么几个内容,不知道该不该透露给外商。

宋运辉没回答,看向梁思申。梁思申立刻道:“不如这样,这几项内容你们整理一下,告诉我大致概念,让我心里有个数,但我不写入报告,宋老师,相信我,我不会做双面间谍。”

宋运辉看到梁思申真诚闪亮的大眼睛看着他,一时不敢对视,扭过脸去,又看向财务科副科长递给他的几项内容,却是干脆地道:“小梁,工作归工作,立场一定不要模糊。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吧,明天继续。”

梁思申有些失望,她确实模糊了立场,将立场明显偏向宋老师,可没想到宋老师不领情,但宋老师也没错,工作归工作,做领导的人都是那样,没感情可言。就跟她爸一样,工作时候连爷爷都别想插手。她略带沮丧地“噢”了一声,垂眼收拾一下资料,却还是认真地拿出刚才她的记录,交给宋运辉秘书:“这些是我们今天讨论得出的专有名词中英文对照,请你拿去打印并复印,明天会议上可以参考。即便……以后也可以用得上。宋老师,请给我半个小时,我想就今天的会议和昨晚与虞先生的讨论,有几点想法需要和你交流。”

“啊,好,我送你回城,边走边说。”又回头对秘书道,“这份英汉对照找谁连夜做一下,你拿纸笔跟车记录。”

梁思申本想说,最好是私人对话,但忽然想到国内的国情与国外又有不同,便是释然。她从小听多妈妈对爸爸的“教导”。妈妈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总叮嘱爸爸作为一个年轻干部,最不能在男女关系上犯错误,哪怕是被谁捕风捉影了也不行。宋老师如此年轻,又身居高位,还没有爸爸那样坚实的身份背景,自然行事必须步步为营,不敢行差踏错。一念至此,当下遵循宋运辉“工作归工作”的基调,起身微笑道:“为安全起见,宋老师最好请个司机师傅开车。我的中文并不过关,可能需要宋老师配合思考。”

宋运辉看一眼秘书,秘书便领命而去。梁思申拉大距离,以工作时候常用礼数,请宋运辉先行,自己则是一一感谢了在场诸位一天的配合,才跟岀门去。宋运辉看在眼里,无比欣赏。

两人走到楼下,等候司机,虽启动了车子,都没进去的意思。夏天的夜晚还是热烘烘的,绿化很好的厂区里蚊子逼人。宋运辉想说些轻松的,却一时张不开嘴,不知道说什么。反而是梁思申微笑地问:“虞先生先走了吗?”

“噢,他中饭后就走了,不过他去趟北京,很快再过来。他的工作作风倒是一点没变,节奏总是把握得非常好,有生活有工作,两全其美。再忙的时候也不忘姿态。”宋运辉说到后来,忽然感觉味道不对,他这是想说明什么?

梁思申笑道:“那是应该的,做人应该有姿态,说白了,死也要死得有模有样。”

宋运辉笑了一声,但忽然想到多年以前,虞山卿有意刺激他的话,那是刘启明说的,说他姿态不美。那么多年过去,其实他一直耿耿于怀,也以此严谨要求自己,但今天看到梁思申一天会议下来依旧珍珠般的美好姿态,他终于看到距离。以前,说到底还是不肯承认的,可今天面对比他小很多的梁思申,他没有理由可寻,差距就是差距。他昨晚还笑话杨巡,其实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幸好秘书跟来,笑道:“厂长,我已经跟您家去了电话,说有工作不能回家吃饭。外面热,车里坐吧。他们都真佩服梁小姐,一天下来,穿着长袖子,硬是不挽起一下。虞先生也是,虞先生还下了工地。”

梁思申笑道:“这是我的职业要求之一,我坐前面。”

宋运辉微笑,却坐到驾驶座后面的位置,与梁思申形成对角。坐进车子就道:“小梁,有什么议题,我们抓紧。”

🍵 落 · 霞 + 小 · 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好,我需要了解一下高层管理的态度,问题有五……”

秘书立刻摊开纸笔,掏出小手电挂车椅背后,认真记录。司机赶着过来,见此什么都不说,一声不吭把车开岀去。唯有宋运辉觉得这样很好,他喜欢这样的环境,喜欢这样的团结紧张,又严肃活泼。因为刚才有关姿态的问题想了一下,他唯有投入到得心应手的工作当中,才觉得心境自由,收放自如。

梁思申问完所有问题,由衷地道:“宋老师,我一如既往地佩服你,从那时候辅导员始,你总能最言简意赅说明问题。”

宋运辉听了一笑,伸手熄灭一直晃在他面前的手电:“我本来想表扬你的,可被你一说,我没法再开口,否则成互相吹捧。”他在黑暗中看着梁思申年轻光洁的侧面,微叹道,“可惜,你这样的人才,不肯回国。”

“对不起,我在美国找到了我存在的价值。”

“喂,对,不能放弃对事业的追求,不能放低对自己的要求。一个人,工作着才是最美丽的。”

梁思申不由骇笑:“宋老师,你是彻头彻尾的工作狂,跟我的老板吉恩一样。可是对我来说,不!套用你的话,工作归工作。我最多只能做到跟虞先生一样,掌握好工作节奏,工作生活两不误。”

宋运辉听了也笑,对秘书道:“现在的年轻人会生活。”

到宾馆下车,却看到杨巡大步迎上来。宋运辉心头不快,但就此止步,等杨巡出来,他微笑道:“小杨,你在正好,我还有些事,你陪小梁吃个晚饭。”

梁思申大吃一惊,回头看向宋运辉。宋运辉仿佛是看到梁思申眼里的失望,心头如被什么揪了一下似的,但还是立刻硬下心肠,毅然决然地离开。看着他的车子离去,梁思申才摇摇头,想了想,又摇摇头和莫名其妙的杨巡一起走进大堂。杨巡看玉人如此,不由问一句:“不愉快?”

梁思申其实又累又困惑此时不想见杨巡:“工作就是工作,没什么愉快不愉快的,只是……宋老师活得太艰苦了。”

“是啊,他们厂里人都说宋厂长是拼命三郎,有人被宋厂长砸下的工作逼疯了,各个在后面跺脚骂,可都还真心佩服他。你今天工作上一接触,知道辛苦了吧?”

“不是,不全是。咦,杨逦妹妹呢?”梁思申不愿跟杨巡背后议论宋运辉,说宋运辉最逼的还是他自己,逼得他自己六亲不认,这话怎么能说给杨巡听。

“我让两个弟弟带杨逦唱卡拉OK去了。你看上去很累,都说跟宋厂长做事是奔命,要不我等会儿送饭菜上去?”

梁思申摇摇头:“你在西餐厅等我,好吗?我一会儿下来。”

“好。不过这儿西餐厅的牛排能砸死人,别说我没警告你啊,他们都说得带着牙医来这儿吃牛排。”

梁思申被杨巡略带夸张的表情引得一笑,看看手表:“二十分钟。”便进去电梯。因着刚才宋运辉的忽然踩刹车,她不免想到多年后第一次重逢宋运辉的匆忙,昨晚宋太太的敌意,她不由联系Mr.宋,做人如此刻薄,值得吗?她不,她需要生活,她与杨巡进西餐厅后旁若无人地要了扎啤,不等菜上来,先喝了一口,冰凉感觉顺喉咙而下,顿时一阵舒爽,不愿看着杨巡欲言又止的表情,便直接问:“小杨你请说,你什么事找我?”

杨巡已经吃过晚饭,也是一扎啤酒在手,他心里想的只是想看看梁思申,但知道这么说出来肯定会出事,他无论如何都得说些别的:“你早上说的门槛,我很有兴趣。一天跑了几个地方,规划局、建设局、旅游局,还有工商局,问下来,果然很多人存了造两星级宾馆的心思。另外纺织局和二轻局申报造三星,外事办准备把原来的旧宾馆改造成三星。谁都看得见肥肉,谁都想吃,唯独没有打算造四星的。”

梁思申并无吃惊:“你准备跨四星门槛?不过那么大投资,可不能想当然,需要事先计划好了。我有个堂哥正好有份并不算是太好的可行性计划,但还算是系统,基本上把需要考虑的项目都考虑进去了,你需不需要参考?”

“需要,我也觉得不能拍脑袋,我想就造价再跟别人商量商量。”

“好,借用你的大哥大,你帮我拨个号码。”梁思申报岀梁大的电话号码。杨巡一边拨一边吃惊,不清楚这意味着梁思申记忆好,还是她对堂哥的电话熟悉。

但梁思申满脑子都是东海厂的数据和宋运辉的态度,即便是冲了个澡,也没法把自己放松下来,杨巡也看出梁思申不能专心,就没深入说出自己的想法,转而说些市场里发生的趣事。那些市井趣事,梁思申从没听说过,只觉匪夷所思,这才听得展颜而笑。简单饭后,她便上去整理今天的会议资料,对杨巡说了抱歉。但杨巡已经满足了,他今天终于逗笑梁思申,看到她开心的笑,他满心都是酥的。

梁思申那是真的上去工作,可坐下没多久就接到一个电话,那电话对方一声不发,立刻挂了。再过会儿又是一个电话,依然在她又是中文又是英文的招呼后没有声音,她正要挂下,忽然听得里面发声,连忙挽救都快敲向机座的话筒。等她急忙将话筒放到耳边,只听那端有女声在问:“……宋厂长呢?你让他听电话。”

梁思申一愣,忽然想到对方是宋太太程开颜,立即又想到这可怜的女人弄不好拿电话跟踪她丈夫吧。她作为无辜的假想敌,只得无奈地道:“宋老师下班把我送到宾馆就走了,如果师母有要紧事,建议另外设法寻找。”

可是程开颜正因为梁思申而坐立不安着,既不敢挂丈夫的大哥大询问踪迹,又担心电话那端或许她丈夫在场,她一放下电话正好方便他们从容行事,谁知道杨逦今晚在不在场。她又不好问太多,一味持着电话沉默。

梁思申被程开颜的沉默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对方还听着电话不,对方倒是说“在”,可就是没事找事不挂电话。她想半天索性直言:“师母该不是在怀疑我和宋老师?……你不回答没关系,不管你回不回答,我都得说出来让你安心。我现在居留美国,以后还是居留美国,目前还不想回国,因此不会在国内寻找恋人,我很现实。”

“可是他竟……他竟然让你进去管理严格的东海厂。”

“噢,你可能误会了。我在美国的金融系统工作,到目前为止,在那种地方工作的华裔不多,宋老师的东海厂扩建需要资金,估计想引进外资又找不到别人询问,前几个月瞎猫撞死耗子,以为我学工商管理总能懂一些,没想到我正好在金融系统兼工,还真帮上忙了。宋老师看到我委托虞先生带给的案例资料很有兴趣,我也很愿意为祖国建设引进外资做点儿贡献,就一拍即合,我趁回国度假收集一些东海厂的资料带回美国,替东海厂吆喝去,就这么简单。”

程开颜听得似懂非懂,却也找不到漏洞,只得问:“可是为什么你们那么早认识,交情能一直保持到现在呢?”

“这是个好问题,我跟好几个同学一直保持着联络,或许宋老师也与好几个学生保持着联络?”

“没有,他只跟你联络。还有,我请问你,如果你吆喝成功,会不会以后经常回国,来东海厂?”

“我不知道,我只是个小卒子。”

程开颜因这个答案益发担忧,随即向她爸爸汇报,该如何斩断梁思申再来东海厂的理由。梁思申只觉得莫名其妙,宋太太怎么这等荒唐?可再莫名其妙,她依然得工作,即便杨逦回来也没停止,完了收拾资料下去,到商务中心发出,这才回去房间,拉上窗帘。

但她不知道,有个人去而复返,坐在车里一支一支地吸着烟,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一直到那扇窗户的窗帘拉上,宋运辉的双眼才停止激动的搜寻,闭上眼睛,却精准地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盒里。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是饿着肚子回到家门口,却过家门而不入,一个转弯又赶半小时的路,加一次油回到宾馆。他满心想将梁思申叫岀来,随便找个借口单独谈话,他有的是话题,可是他最终没走出车门。

晚上十一点,小姑娘终于睡觉了。她真是个聪明实干的好女孩,应该早早休息,明天还有一整天的会议等着她呢。宋运辉怜惜地想着,却没想到自己也要睡觉,也要早起,明天有更多工作要面对。他怜惜着梁思申,他却满心甜美,流淌不息抑制不住的甜美,他一个人在寂静的车厢里笑,回想着与小姑娘认识的点点滴滴,想到两人由来已久的对世界认识的交流,对彼此知识范畴的促进提高,呵,原来,两人一直心意相通着。

认清这一点,宋运辉满意地驾车而回,不需要空调,也不需要磁带播放音乐,降下车窗,腥热的夜风都透着甜润。宋运辉忽然感觉天温柔得如黑丝绒一般,星俏皮得如同梁思申的眼睛,而家中小院盛放的茉莉花香,以及草虫鸣叫,都似是梁思申衣带搅动的风,那么清新,那么甜美。

他以前夜归时候怎么从来不知?

是,他爱,他在爱。

他此时已经不再为真相而惊慌失措,他此时开始享受那种美好。当然他也知道,他不能有所作为。那种无法作为的感觉是苦的,可他此时却也愿意享受这带着香中带甜的苦,因为这种苦让他感知味蕾的苏醒,进而感知小院里的花香虫语是私语缠绵,感知被垂下的丝瓜撞击一下是有趣的钝性碰撞,感知碗莲缸里金鱼尾巴扫岀的涟漪如流波漱玉。他进而联想到咖啡,他不厌其烦地半夜泡一杯不合时宜的咖啡,站在小院里细细地品。

这咖啡是别人送来的,放了多日,早已板结,可宋运辉今夜喜欢这咖啡的味道。以往一到晚饭后,他总是拒绝所有影响睡眠的饮料,比如茶,比如咖啡,他严谨得刻板,因为他不愿意不良睡眠影响第二天的工作。而今夜,他心甘情愿地堕落。

他喝完咖啡,回到书房的地铺,他已经打地铺好多日子。没料到,他并没被咖啡影响,他睡得很好,很放松,连梦都没有。第二天按时醒来,也没流连床榻的痛苦,浑身都是活力。

他愉快地下厨切葱花,打鸡蛋,拌面粉,为一家人摊鸡蛋饼,不厌其烦。看到程开颜睡眼惺忪一头乱发地下来,他也能视而不见。等全家人都起床下楼的时候,他正对着面前一桌子的杰作高兴,蛋饼、肉粥、牛奶,唯有他的是牛奶加了咖啡,他还在桌子中间插了一朵院子里刚剪下的月季。

众人都好奇问他今天是什么日子,可他笑而不言。程开颜却是越发惊心,毫不犹豫地否定昨晚与梁思申的谈话,事情看来非常严重。

而杨巡则是睡不着觉,起来三四次,冲了三四次不算凉的凉水澡,还是浑身燥热。眼看两个弟弟睡得那么好,他倒也不羡慕,索性不睡了,爬到办公大楼的天台上晒月亮吹冷风。还好蚊子没功力飞那么高,下半夜的天台也已经凉快,他反而靠着阴凉的水箱睡着了。

当然,一大早,城市最早的阳光也晒到他屁股上,他下来洗漱一下,也不顾两个弟弟的侧目,赶去宾馆陪梁思申吃早饭。他到的时候,餐厅都还没开门,他硬是等了会儿才进去,还看了好一会儿服务员摆台。

梁思申却是有点辛苦地被饭店的morning call叫醒,先去商务中心拿了吉恩的传真,一路看着传真去餐厅,却不想被人从后面追上,拦住。她看去,眼前竟是有些憔悴的李力。李力微笑看着她,温柔地说:“梁凡半夜让我帮忙发一份传真给你。我开一夜的车,总算赶在传真前把原件送到,算是不辱使命。”

梁思申诧异地看着李力,惊讶得失声,好久才道:“谢谢,谢谢,不敢当,我请你吃早餐。”

李力疲倦地闭了下眼睛:“我好像更需要休息。可总台没房间给我。”

梁思申忽然感觉李力那种头发微乱的倦态非常性感,一颗心顿时乱了半拍:“啊……先吃早餐,若还没房间……如果不介意……嗯,有时间,请跟我去上班,我请他们安排招待所。”

“好。”李力也是密切注视着梁思申的眼神,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特殊的内容,因此李力尝试着伸出手去,托住梁思申的臂弯,但被梁思申避开了。李力一笑,没再尝试,跟上梁思申一起走进餐厅。这对俊男靓女的同时出现,把热络了一晚上、苦等到早上的杨巡惊呆了。

杨巡仿佛至此才能明白,原来梁思申还有其他的社交圈,梁思申这样的美女应该早有别人追求,别人也不是瞎眼。梁思申让李力把原件交给杨巡。杨巡心中很想拒绝,可不愿做得那么没派,只好收着,心里想着出门就撕了它。

李力根本不把杨巡放到心上,他只是很大方地跟梁思申道:“你尽管看传真,别耽误你工作。”

梁思申虽然答应,但没继续用功,等会儿车上反正多的是时间。正好杨逦也取了早餐来,梁思申一看,兄妹俩面前的盘子都是堆得山尖儿似的,而她和李力面前的盘子则是简单得多,她的是两片面包,一只煎蛋,几片水果,一杯豆浆。至于吃相,不提。她还留意杨逦看到李力的时候羞答答的,眼皮想抬不抬,说话则是跟蚊子叫似的。

李力本来没吭声,但吃到一半忽然问一句:“你反对梁凡跟我合作?”见梁思申点头肯定,又追问一句:“为什么?”

“梁大连这都跟你说,究竟是你太精,还是他太傻?可见这不是平等合作。”

李力微笑:“我喜欢势均力敌的对话,我也把你的话当作对我的赞美。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当我拿下如此稀缺地段的地皮时候,有多少人捧着钱来找我?可见我也是有相当优势的。”

梁思申一笑,李力虽然说得婉转,可言下之意很明白,给梁大面子才选择跟梁大合作。梁思申有些强词夺理地道:“既然如此热门,不如拿下地块,直接转手,投资少,见效快,效果好。”

李力不以为然地反驳:“对于一个热爱建筑的人而言,有什么比在中心地段竖起一件自己的作品更有吸引力的?任何丰碑,都不如一件百年作品。”

杨逦一听倾倒。杨巡心说这个李力聪明面孔笨肚肠,不想却听梁思申真心实意地应了声:“有理。”杨巡愣了一下,直觉地认为梁思申这是客气,给人面子,但他却把李力的这句话记住了。

李力却是眉飞色舞地道:“看着理想变为蓝图,蓝图变为现实,那过程中的享受,无可比拟。”

“是。”梁思申依然赞同。

“好,既然我说服了你,你得帮我说服梁凡,不然梁凡这两天老拿我当不良小人。”

梁思申笑道:“不,我承认你的理想主义,但这不是职业精神。”梁思申自我感觉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她觉得李力即使有理想,可理想在他那个项目中也不会占太大比重。“啊,对了,想请教你,最近什么书好看:我这回带些回去。”

李力便也不再提上海的事,想了想,道:“刚岀的一本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你一定喜欢。等下我去书店看看,如果没有,把我的一本给你,还有前两年台湾人三毛写的系列……”

梁思申笑道:“三毛的早看了,没那么夸张吧,好些地方我也去过。还有,港台的我接触得多,不用推荐了。”

李力无奈地道:“要我怎么说?你干脆到我书柜里自己去翻吧,我自认几乎把福州路的好书都淘来了。”

“真的?那以后你搬去别墅,我岂不是可以近水楼台?”

这样的话题,杨巡一句都没法插嘴,杨逦也还嫩着,应付高考都来不及,这方面的事知道得少,杨家一家大约只有杨连此时有份说话,可惜不在,杨巡好生灰心。李力却是应付自如:“好多书我还来不及看,便宜你,有些可是书店也未必找得全的稀缺货色。”

“非常好。”梁思申很喜欢。可惜时间不允许,她没法多说,匆匆吃完算数。而李力却因魅力而早早获得总台小姐让他插队拿到的房间,终于没跟去东海。杨巡很是失意,连杨逦都看得出来。梁思申当没看到,匆匆踏上东海厂来接她的车子,告别杨家兄妹离去。

至此,杨巡基本上弄清李力这个人的身份,高干子弟,他妈的又是高干子弟,他这辈子接二连三吃瘪在高干子弟手里。但杨巡也苦笑着安慰自己,从东北时候被人打得无招架之功,到如今跟萧然可以有来有往,谁知道跟那李力未来有何交集。他捏着手里李力给的可行性报告,却也不会小心眼儿地撕了,回头先看清楚了再说,知己知彼。

梁思申的心情就跟清早的太阳一样亮堂。令她更高兴的事,宋运辉今天心情也很好,对她没再如昨天那么避嫌,而是温和地待他,却有求必应。工作更因昨天的磨合,今天效率大增。梁思申一天来的心情都很好。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早早结束了工作。

但她还是小心了一下,问秘书可不可以这时候找宋厂长汇报一下。她现在觉得宋运辉有些可怕,领导样子太足。秘书候着宋运辉的忙碌告一段落,引着梁思申进厂长办公室。宋运辉见到她,就示意秘书出去,和气地问她:“两天下来,有什么想法?”

梁思申道:“就目前来看,不算是即期赢利资产,不过是可以预期的优质资产,但我目前掌握的只是财务数据,有关工厂发展前景,我需要就项目发展规划,回去寻找专家评估,因此项目发展规划的二期,希望能给我一份英语资料。项目发展的三期预计,我主要是听取虞先生的意见,应该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有效资料对待。还有,我希望有一份市场预期,这可能超出合理要求范围。”

宋运辉微笑听取,一边在纸上用铅笔择要记录。等梁思申说完,才道:“二期的英语资料,一星期内给你。三期的预期,也是一星期内给你。市场预期……我这儿有份年初制订的年度计划,你先拿去看看。目前销售工作基本符合计划,未来两三年的市场,我可以给你做个展望,也是一个星期。然后,我需要对你提要求。”

梁思申犹豫了一下,爽直地道:“Mr.宋,虽然我们是在严肃地谈工作,可是……你太严肃了,让人害怕。”

宋运辉听了忙笑道:“好,好,我改。”不错,他心里头到底还是有些紧张的,不免形之于色。“我的要求不高,有来有往,希望你随时跟我联络,告知进展。”

“会的,我可能还会做内奸。”梁思申这才觉得这屋里的气氛一下松弛下来,“还有,我明天准备走了……”

宋运辉一下怅然若失,脱口而出:“昨晚有事走得匆忙,今晚单独请你吃饭,赔礼道歉,你想吃什么?”

“海鲜,特色海鲜。可现在,让我参观工厂好吗?上回来看的是没投产的。”但说出话来,她不由想到昨晚程开颜电话里的担心了。

“好,先跟我来看个总体。”宋运辉带梁思申走到地图前,两手比画着道,“你看,这个半岛,我们现在才占着这么一小块,二期结束,是这么一块。我的理想是,吃下整个半岛,到窗口看看。”两人来到窗前,宋运辉指点着告诉梁思申,这儿做什么,那儿做什么,然后才叫人来,扔一顶安全帽给她,要人带她去主车间。

纵横交错的钢铁丛林看得梁思申钦佩不已,又听陪同人员说,宋厂长对主要设备了如指掌,她现在虽然觉得宋运辉有些生分,有些严肃得可怕,可敬佩之心依然油然升起。也觉得自己前面有些太自以为是了,她没看到,数据背后,是那样一个钢铁城市,而这才是运作中的一期,和建设中的二期呢。

她一直要求看到码头才回,一切,已非她上回来时可比。她本来已经有些勉勉强强才叫他一声宋老师,叫出来的时候更多揶揄,而已经习惯喊Mr.宋。一圈儿看下来,她又有叫回宋老师的冲动,小时候发誓追赶宋老师的宏愿看上去又提高了难度。

“非常壮观,真令人激动。尤其是想到负责的人是宋老师,啊,我真自豪。我回去一定好好努力,一定要促进三期尽早上马。我也要做壮观的一分子,这真是人一辈子最好的丰碑……”

时间已经下班了有一会儿,宋运辉和梁思申一起下楼去。听着梁思申有些孩子气的激动,宋运辉心里高兴,一径宽容地笑着,一边不断与路过的同事招呼。他已经想明白,他不愿因为自己复杂的身份伤害到梁思申,她是那么的美好,但是他要让她高兴,竭尽全力地满足她。而他,只要旁观她的幸福,他想,他应该满足了。

他亲自驾车,载着梁思申往外走,一边信口报岀哪家饭店有哪些特色,让梁思申挑选。两人轻松议论着,汽车驶岀大门。夕阳虽然当头照进车窗,可宋运辉并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夕阳这暖暖的色调很令人沉醉。但忽然身边的人连声惊叫:“停——停,停……”一只手也急急搭了上来,正好搭在宋运辉手上。宋运辉不由紧急踩下刹车,但自觉将手拿开,不愿亵渎。他这才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不知什么车,应该是挺不错的车,而一个年轻高挑男子正大步向他们的车子走来。

这个人,不认识。宋运辉直觉到了什么,心头一紧。这时候梁思申已经按下车窗伸出头去。

“你来这儿有事?”

“找你,门卫说你还没出来,我想总等得到。”

“你一直这么等着?”

“是啊,我相信只要你出来,肯定看得到我。这位……”两人对话着,李力终于走近。宋运辉看到,是个儒雅帅气的男子,不会比他小多少。

“宋老师,是我小学时候的辅导员,现在是东海厂的厂长。”梁思申又探回头,对宋运辉有些尴尬地介绍,“这位叫李力,我大堂哥的合伙人,昨晚连夜给我送份资料来。”

宋运辉力持温和地道:“请他一起去吃饭吧。”

梁思申将话传过去,李力立刻答应,但是站着不动。宋运辉当下领悟,坚忍着用最平和的声调对梁思申道:“去吧,上他的车去,我在前面带路。”

梁思申却没犹豫,对外面的李力道:“你跟我们车子后面,宋老师带我吃海鲜去。”可是一想到程开颜昨晚的电话,一只手不由得放到车门上。她并不想给自己给Mr.宋平添麻烦。

宋运辉稍有欣慰,但还是坚持道:“天开始暗下来,他人生地不熟,万一跟错就糟了。你这两天好歹有些熟悉,帮他在旁边指点指点,去吧。”

梁思申听这么说,笑说着“两个臭皮匠”,忙一身轻松开车门下去。宋运辉看到那个李力满面笑容地俯身跟他打了个招呼,致谢的意思,然后两个年轻人披挂一身绚烂夕阳走向另一辆车。那边,李力绅士地抢前一步给梁思申打开车门,而梁思申的脚步是轻快的,宋运辉看着心如刀割。

原以为打算旁观梁思申的幸福,可是眼看到她的欢笑,他却如此心痛。他忍着痛将车开岀去,只觉一转一个脚印,一个脚印一滴血。就像他给宋引讲故事时讲到的小美人鱼,他也是化尾为足,忍着钻心的刺痛,旁观爱人的幸福。

然而,还不仅仅是旁观,他还在菜桌上做了一回长辈。好在他电话众多,他终于找个合适的电话,找借口离开。离开的时候还拍拍李力的肩膀,收获李力感激的笑容。

宋运辉继续死忍,忍着将车开岀一段,这才停下,泛岀一脸辛酸。旁观,哪儿那么容易?

而在宋运辉离开后,梁思申掰起指头回忆,长辈一样的宋运辉究竟应该多少年纪。说出来,别说是李力,她自己都不信,宋老师竟然这么年轻。她禁不住圆睁双目,一连串的“天哪”。李力这时候一声“嘿,你别动”,掏出一支自动铅笔一本笔记簿,“刷刷刷”画下一个人像,然后笑着转给梁思申。画中人神情惊异,灵动若生,不是她是谁?梁思申快乐地征求了李力的同意,将画像撕下来,收藏进自己的皮包。

他们两个谁也不会想到,不远的地方,宋运辉一个人猫在漆黑树影之下,面若死灰,他才活了一天,不到二十四小时。

此后,宋运辉喜欢上咖啡,什么都不加,唯有浓浓的苦和香。

此事,他连寻建祥都不会告诉。以前他还会有痛恨,有激愤,有怀疑。而今,他认为到他现在的年纪,一切因果,都已是自作孽而已。

 

共 7 条评论

  1. too.somlbt说道:

    rrfv u、都没有fsiz-vhuht。15jh

  2. 无语人说道:

    精神出轨,还写的这么清新脱俗

    1. 匿名说道:

      看到这里不想看了,电视也不想看

  3. 匿名说道:

    是不是所有作者都这样 书一定要写的虐一点

  4. 匿名说道:

    我感觉很正常,宋运辉不喜欢甚至对于后来的程开颜有些厌恶了,长期的压抑,生活找不到出口,再加上他跟程开颜的婚姻里,程开颜一直扮演的都是不向上不积极的角色,与宋运辉的性格大相径庭,当梁思申出现的时候,像一盏灯照亮了宋运辉的黑夜,自然而然会让宋运辉视若珍宝

  5. 匿名说道:

    被利益绑架的婚姻

    1. 匿名说道:

      这其中利益因素占的比较少吧,宋程没有认清二者间的关系,太过盲目。程父母爱女心切走了金州传统,但是这在宋的身上不可能实现,这只能是对宋的暂时的约束不能成为永远的钳制。毕竟宋身上有家族遗传的“犟性子”。

回复无语人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