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06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运辉出差在外,时时惦记雷东宝的情况。飞机回来先到办公室,放下行李就给杨巡一个电话,询问小雷家情况有没有十万火急,待得杨巡说事情不急但严重,他才跟杨巡约定晚上再详谈,因他案头积起一大摞的工作。

晚上他好歹没有加班,他想念家人,他也知道疲倦。看到女儿非常满意他带来的礼物,他才能卸下做父亲的内疚。一家人都很健康,饭桌上的菜肴丰盛可口,他心满意足。一顿饭吃了很长时间,一家人讲了很多话,就跟以往他出差回来一样。爸妈说,他不在的时候,杨巡还特意过来一趟,帮他们家扛了一次大米,一瓶煤气。寻建祥也过来一趟,不过已经被杨巡做了去。

饭后给杨巡电话,宋运辉自然提到感谢。杨巡只笑道:“宋厂长以往那么照顾我,我今天才有机会报答。”

下一刻,宋运辉就迫不及待地问杨巡:“小雷家那边的事怎么样?你详细告诉我。”

说到小雷家,杨巡电话那端的脸就挂了下来,长长叹岀一声气:“东宝书记真傻啊。我昨天才听说士根村长恢复工作了,还是做村长。我打听下来才知道,原来东宝书记把所有责任全兜了,说他本身就是个村霸,在村里说一不二,别人没法做主。还说士根一直不同意他这么做,他成立集资公司,只有士根反对,因此士根是村里唯一一个没出钱集资的。三个下面的厂长也是被他逼着答应集资,要不答应他就开除他们。听说估计再过几天正明他们也会恢复工作。宋厂长,这事对我算是好消息,即使士根不敢阻拦工作组清算挂靠公司,起码也能给我通个消息。但东宝书记这么大包大揽担下责任,别人就难帮他了,村里人还照样骂他。”

“唉,都什么时候了,大哥还想的是小雷家,没想想自己怎么脱罪。”宋运辉叹息,可这也正是雷东宝的风格。

杨巡道:“他这么费心保存士根他们四个的实力,可是等他不知道哪天放出来,那些人还能认他?啊对了,韦嫂子让我跟你说一声,东宝书记的妈由她接去县里了,省得留在村里挨人家骂。”

宋运辉点头,心说韦春红倒是个好样的。“大哥这个人,小雷家经济是他儿子。小杨,你的事你勤着打听清楚,方便我们这边提早行动。”

杨巡苦笑:“宋厂长,我本来还真怨你,以为你只顾东宝书记不管我了。不过现在看来,小雷家工作组做事非常狠辣,我的事……我的事……我但愿真能有需要请宋厂长帮忙的时候,那就好了。”宋运辉无语,可见,杨巡的事有多棘手。杨巡又道:“东宝书记那儿还遇到一个问题,没一个律师敢给他辩护。都说他们以后还想在本地混,不愿得罪公门里的人。这是韦嫂子说的原话,看来她已经在给东宝书记找律师了。”

“律师不是问题。律师我会找,你的事如果真打官司,也着落在这个律师头上,不过……律师能起多大作用?”

杨巡道:“问过朋友,说是找个司法局或者法院出来的律师,但这些地头蛇效果再好,去到外地也没用。而且,他们能有宋厂长一句话有力?”

宋运辉淡淡笑了笑,他想到出国前老徐原本设定救雷东宝的招数,确实,有些时候,何须律师。

宋母见儿子好不容易打完电话,就凑过来轻道:“你出差的时候开颜一直担心你去见你那个女学生,你回头开导开导。”说到这儿,宋母不由一笑:“我们怎么跟她说你出差的地方与美国隔个太平洋,她都听不进去。”

宋运辉诧异:“风牛马不相及,她怎么扯到一起的?本事!”他也忍不住笑,想到他打电话时程开颜好像说上楼替他收拾行李,他便跟了上去。本想蹑手蹑脚吓程开颜一下,却看到程开颜半跪在行李箱边,将箱子里的东西摊得满桌满床。宋运辉不由奇道:“咦,你干什么?”

话音才响,他就见程开颜全身猛地一震,抬头看过来的眼光满是慌乱。他立刻醒悟,一脸错愕地盯着展开在程开颜手中的他的内裤,对峙良久,程开颜才支支吾吾道:“我……我会整理,你下去吧。”

宋运辉依然紧紧盯着妻子,盯得程开颜低下头去,才道:“你单纯可以,无知也可以,你怎么可以庸俗?”

“我……我没……”

“别此地无银,我本准备上来跟你解释,现在不屑解释。”宋运辉厌恶地再看一眼他的内裤,调头离开。从结婚解释到现在,以前他只是觉得程开颜没安全感,他虽然讨厌可还是屡屡解释。可是今天这一幕让他备感侮辱,他出差途中渴望回家的一颗心彻底凉到冰点,他无法原谅。

当晚,他就在书房打了地铺,完全无视程开颜的眼泪。一家人是什么?一家人应该抱成一团,彼此全心全意地信赖。吃醋啊无能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可是这般的庸俗……拿他宋运辉当什么人?

宋运辉原以为过一夜应该可以消气,可是他早上醒来看见程开颜倒卧在红肿眼皮上的文眉和看见这个人,心里的厌恶一点儿没改。他强烈地不愿跟这个人说话。为此,宋母破天荒地在他上班时间,趁儿媳不在家打电话劝儿子别那么大脾气。宋母想了解儿子为什么忽然变脸,可是宋运辉说出原因来,忽然他自己也觉得理由似乎不是很站得住脚。他想理智,可是他很难控制自己的好恶,他就是没法面对程开颜。

宋运辉原以为程父很快就会打电话跟他说合,却不料冷战到第三天,受程开颜委托来说合的第一人是寻建祥。原来程开颜向她爸哭诉,程父感觉这事儿挺难处理,知识分子的荣辱观有时候与别人挺不同,尤其宋运辉是个心高气傲的,现在又得志,他这会儿出马,反而可能弄巧成拙,惹女婿厌恶。他让女儿千万找女婿最说得来的朋友说合,千万不要找还得看宋运辉脸色才能说话的人。

可是程开颜没好意思跟寻建祥明说缘由,亲自找去寻建祥办公室支吾半天,寻建祥还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吵架。寻建祥只知道宋运辉连吵架都没,就冷待程开颜了,因此约宋运辉出来,开头只能问:“你们感情出问题了?”

宋运辉没瞒着寻建祥,一五一十把原因说了。寻建祥惊道:“就这么点小事?我老婆即使做梦梦到我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她都得出拳揍我一顿,更别说我外面喝酒回来她得盘问个底朝天,你不会是心里另外有人找借口吧?”

宋运辉忙道:“我心里没人。我是个什么样人,你又不会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忽然很厌恶她。”

寻建祥直截了当地问:“你们还有没有感情?”

宋运辉听着一愣:“你别乱扯,我们还有猫猫。”

“我没乱扯,我有理由。你说,你有心事的时候找谁?我一向跟老婆说,你没有。以前你还冲我发泄,现在整一个闷嘴葫芦。你压根儿看不起你老婆,我老婆虽比我小,但我们有事一起商量。你说你们这种关系算是什么夫妻关系,你最多因为女儿不考虑,我看你也因为做着官,怕名声不好不考虑。现在没人得罪你,我得罪你吧,但话说前面,你要听着不高兴,别拿你老婆出气,你们俩婚姻基础不牢靠。”

宋运辉听着愣了半天,手中半支烟燃尽都没说出话来。难道他与程开颜没感情?不对,他们是一家人。“我的婚姻基础怎么不牢靠?你为什么这么说?”

寻建祥的性格一向是帮亲不帮理,他直言不讳地道:“我今天当然是劝合不劝离的,但我看你还蒙在鼓里,我帮你把问题理理清楚,把你莫名其妙讨厌小程的原因找出来,你可以有针对性地调整你的态度……”

听到这儿,连宋运辉都忍不住一笑:“你可以做党务工作去了,大寻。”

寻建祥也笑道:“你还真别笑我,这事儿上面我比你看得清,你才是当事者迷。单凭我俩的交情,我对你的深刻了解,我第一次听说你跟小程结婚,我不相信自己耳朵,认定其中一定有鬼。后来才问清楚原来你们弄出什么办公室一起过一夜的好事。别人都说你有心计,跟厂长女儿将生米煮成熟饭,我看你肯定一晚上都不会碰小程,你这人清高得很,所以有心计的绝不会是你。要不是办公室过夜这一出,我问你,你会跟小程在一起吗?你们不是一路人。”

宋运辉知道好友真心相帮,当然认真对待寻建祥的字字句句,他而今已非吴下阿蒙,被寻建祥旧事重提,他只须稍微转念,一张嘴便再也合不上来,他的婚姻,是他年轻时犯的错。

落^霞^小^说…

寻建祥见此道:“事已至此,你刚刚也说了,你们有女儿,你怎么也得设法把日子过下去。而且你现在功成名就,背上个忘恩负义陈世美的名声对你并不好,你的前途不会局限在东海厂。我劝你认清现实,好好把日子过下去。”

宋运辉愣愣地看着好友,却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原来我一直看不起她。”

寻建祥道:“你看不看得起她不要紧,老婆又不是拿来跟你一起工作的,说实话,能让你看得起的没几个,你太能干。你只要别对她指望太高,就拿她当傻姑娘,我看你们都是挺好的人,能过得下去。”

宋运辉摇头愤怒地道:“没办法,知道这婚姻是程家设计的,我……你让我傻瓜一直当到底?”

寻建祥严肃地道:“你不能这么想。说实话,当年你与程家地位差很多,程家即使设计你做他们女婿,那也是很看重你。你问问你自己,当年金州连普通厂子弟女孩都眼睛长头顶上,何况程厂长女儿。肯定是小程心里放不下你,当爹的程厂长只好巴结你才出此下策。”

“可是你以前在瓷砖店里跟我说过,金州传统是物色能干青年做女婿,一家人努力把女婿扶上位,以后换岳家依靠女婿。”

寻建祥无奈地笑道:“你记性别那么好,好吧,我记得你以前是否认的。那是我跟你说笑,你别跟我秋后算账。”

“不是玩笑,你从不会跟我开这种玩笑。”

“那你说你打算怎么办?不管怎样,小程跟你结婚那么多年,你们有女儿,老程对你也扶持很多。你难道想离婚?我都不答应。小程别的好不好我不管,她对你是真的好,只要你说的,她都听,你还要怎样?我老婆要那么听话,我做梦都会笑出来。”

宋运辉心里很混乱,道德谴责和心底的厌恶打成一团,他怎能甘心受骗至今,可他又岂能忘恩负义?

寻建祥道:“你可千万别现在忽然又跟我说没感情,你刚才已经否认。这么多年下来,没感情?除非你没良心。”

宋运辉很矛盾,呆呆听寻建祥做了一晚上思想工作,谢过寻建祥回家。刚才寻建祥提到离婚时,他自己都立刻否定,那怎么可能?他们这个家,他是多么珍惜。他开车到门楼,停在路边想了好久。对,他婚前看不起程开颜,婚后看她做笨事的时候还是看不起,难道他对程开颜的厌恶,真是日积月累的结果?说真的,今天厘清婚姻的前因后果,他对程开颜更添厌恶。可是,他还想要这个家吗?

他思来想去,决定听寻建祥的,既然不想离婚,那么有必要调整心态。寻建祥帮他分析到原因所在,他应该容易克服心理困难。他真感谢寻建祥不怕得罪他的直言,兄弟依然是兄弟。

回到家里,他尝试着恢复关系。他的尝试让程开颜喜出望外,连他父母都替他们高兴。可是宋运辉却一直地看到自己心里的勉强,他终究还是没搬回卧室去住,没法连睡眠都勉强上。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