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9 · 09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运辉上班看见女同事一个个清清爽爽,满脸朝气,更是心烦。候着两节课中间,他打电话去金州总厂幼儿园。

程开颜听得是丈夫打电话来,很是开心,又听丈夫问起她新文的眉,就笑道:“是呀,就是那种,不是全黑,全黑不好看。我们都挑的深蓝,蓝黑墨水那种颜色。你知道我眉毛就淡,现在早上起来不用画眉毛了,多偷懒呀。”

宋运辉听了只会叹气,果不其然。“能不能抹掉?想办法去掉,太难看了。”

女人最恨被人说难看,程开颜也不例外:“不抹,也没法抹。是你落后了,你该看看电影画报,外国演员都是这么画眼线眉毛,越浓越好,人家还五颜六色的呢。我们幼儿园阿姨一大半都文了,都说好看。”

“怎么会好看,眼睛跟熊猫一样能好看吗?想想前年的健美裤,你们幼儿园也是人人一条,现在谁还穿健美裤?流行未必好看,流行或许是恶俗,抹了吧。”

程开颜一头热心,被丈夫又是“不好看”又是“恶俗”地指责一通,满心不快,脸色都变了,愤愤地道:“你每天不见人影的,来个电话就指手画脚。你倒是早早把我们娘俩搬去你那儿啊,也好让你天天管着。”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东海项目一波三折,现在好不容易绝境逢生,我这儿有实际困难……”

“你别强调你的困难,我也难,我还一个人带着小引,我更难。”程开颜气得想摔电话,净是他的理由,她就没理由吗?但意犹未尽,又对着话筒尖叫:“你别总命令人,你腔调太难听,我爸爸做了那么多年官也从不命令我,你算老几!”说完气呼呼地摔了电话。

但没意气昂扬多久,忽然一阵惧意袭上心头。爸爸说过,宋运辉现在不知拿什么办法暗中掌控了东海项目大权,呼风唤雨,威风一点不亚于当年全盛时期的水书记。对于水书记,她至今还是仰视,不敢违逆,但对宋运辉呢?这么得意的宋运辉会不会抛弃她这种没文凭没姿色的妻子?她怎么可以在两地分居这么久的情况下对宋运辉发火,他要是火大了,会不会这就改变两人的关系?

程开颜越想越怕,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旁边的老师都来相劝,七嘴八舌什么话都有。程开颜真想立刻打电话回去跟丈夫解释,可是这儿是幼儿园,她不便乱用长途电话。她挂着泪水也无法上课,让别的老师代了,自己闷哭了一节课。

好不容易回家,她妈赶出来说,宋运辉打来电话,晚上有事不能通话,要程开颜不要生气,不愿抹就不抹,看着看着会习惯。程开颜脱口而出:“恶人先告状。”

宋运辉晚上有事进城与人谈,可心里总放不下原本清秀甜美蜜桃一般的程开颜脸上被文眉搞得如此恶俗,不用看就知恶俗。虽然已经打电话通过岳母道歉以息事宁人,可他自己闷气,将桌上蓝黑墨水换成了碳素墨水,以后再也不要看见蓝黑色。

却在几天后的清晨,接到久违了的梁思申的电话。梁思申这回有违常规,并没活泼地喊他“Mr.宋”,而是正儿八经地喊“宋老师”。宋运辉立刻想到一个很务实的经济问题,关切地问:“今年暑假没回国?跟金州的进出口贸易没法做了吧?”

“是的,暑假时候爸爸没让回。我想圣诞回家,可是……跟金州的进出口贸易暂停,没办法。”

“是不是回家的机票钱成了问题?”

“不,不,机票不成问题。我不做进出口贸易后,就开始做股票,我做得不错,我会分析,这方面有天分,已经有公司邀请我毕业后加盟。我现在愁一个问题,我发现我不是数学方面的天才,我们这个专业如果不是天才,很难有所成就。我把想法告诉爸爸妈妈,爸爸妈妈都说那不如回国,他们帮我安排最好的工作,他们非常想我。可是我怎么能两手空空地回国?爸爸妈妈费尽心机地做好护照让我来到美国读书,我又跟外公家翻脸打官司闹得老死不相见,我要是空手而归,我那些已经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做得风生水起的堂兄堂姐该笑话我一事无成了,而我也恰好中了舅舅们的诅咒,我怎么能回呢?我想换专业读硕士,可爸爸妈妈就是反对反对反对,说既然选择了喜欢的,一定要坚持到底,否则宁可回国,妈妈最近身体不大好,又说工商管理是最华而不实的专业,不建议我读。我希望宋老师给我第三方建议,你经常出国,国内国外了解得很多,你的建议一定与爸爸妈妈不一样,你帮帮我。”

宋运辉听了,觉得这简直不是问题,先笑着说:“你现在中文表达已经非常流利。”

“谢谢,现在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我有交流机会。宋老师,换你会怎么选择?”

“看你自己权衡,究竟是父母亲情重要,还是爱好重要,或者是面子重要,有必要这么在乎别人的眼光吗?”

“宋老师,非常有必要,我们没必要虚伪地否定社会承认在生活中的重要性。我原本很为自己骄傲,我可以在脱离所谓的梁家强大庇荫的情况下安排自己的生活,我希望能继续如此的骄傲,可是,我发觉我的选择一团糟。”

宋运辉想来想去,依然没看出有什么大问题,很简单的选择而已,他微笑挑岀其中关键:“你应该还有其他重要原因瞒着我。”

梁思申一时语塞,好久,才支支吾吾道:“他是天才,认识他我才相信数学方面有比我强的天才。可他夏天回国了,他希望我也回国,我想他,我左右为难。”

宋运辉不由得想到做了家庭妇女后一天比一天面目庸俗的妻子,语重心长地道:“任何人,如果没有自己独立的理想和独立的追求,终有一天变得面目可憎,你不是最在意社会承认吗?”

梁思申怔住,这不是她想象中的答案,但这却又是她能得到的最理想答案。“不,我虚荣。”她脱口而出。

宋运辉听了不由得笑出来,这孩子,现在也像欧美人那么直爽,批评起自己来不遗余力。“别急,离毕业还有半年,多的是考虑的时间。”

“是,谢谢宋老师,我会适当取舍。”梁思申心中有些惘然,她的骄傲重要,还是她的爱情重要?“宋老师,你现在实现理想了吗?”

宋运辉微笑:“我很骄傲。”

梁思申钦佩地道:“希望我有一天也能自豪地说出这句话。”

宋运辉忽然想到,他还是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展示他隐藏在心底深处浓浓的骄傲,而且说得那么直接,这是被梁思申直接引导的?不,应该还是因为梁思申远隔重洋,与他的世界没有交会。他狂妄地展示骄傲,不会有后遗症。他老成,他稳重,可他心中有火山。

宋运辉估计梁思申不大可能大学毕业就回国,起码这个时候不会。就跟虞山卿似的,虞山卿如今留在美国,也在忙着读书,读的也是工商管理,号称MBA。

都忙,都挺有理想。宋运辉想,他们都很有选择,选择的面也非常广泛,而他则是不同,他总是没有选择,他的决定,更多的是被形势被人情所左右,他无好恶。既然如此,他还是脚踏实地吧。

落 = 霞 = 小 = 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