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9 · 01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筹建办的同仁都是中年,只有宋运辉是个不到三十的,因此他们在部里或多或少有过去的同事,有以前会议结识的老友,宋运辉没有,即便是他岳父也没有力关系,他岳父的位置纯粹是承蒙水书记的恩惠,但同时又被水书记有效管制,没有接触部委的可能。可以说,他在北京的人脉几乎一穷二白,只除了老徐。

宋运辉很清楚,未来的工作,如水书记所说,他再无曾在金州拥有过的社会关系,他需要独立建立新的社会关系。但是,宋运辉很不习惯上门拜访领导,以前上门拜访水书记也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无数次才做出,而且还都在被事情逼迫的情况下才肯登门。他心中总是带着一些从小所受教育给他的影响,带着一些不肯阿谀权贵的书生气,对以前登门拜访水书记,他还有不得已的自我解释,但是现在,则不同了。

宋运辉还是硬着头皮去了老徐的家。到了老徐家,听说老徐不在,他反而就像做贼没得逞,又得以安全撤离一样的轻松。从此踏踏实实地工作,不再作他想。

元旦,一个意外客人来访。天寒地冻的,虞山卿穿着跟金州时候差不多的长呢大衣,而当年的大衣里面是一件毛衣一件西装什么的,现在只见虞山卿走进宋运辉的房间,脱下大衣,里面就是衬衫西服,看不到毛衣的影子。

宋运辉笑道:“不怕冷吗,还是毛衣穿衬衣里面?”

“别笑,你还是出过国的,你怎么出来了?听说闵赶你出来?”

宋运辉没有否定:“看样子待不住了,还是出来。现在的筹建办环境稍微单纯一点。你呢?不是自己做贸易吗?怎么说说就去外商办事处了呢?爱人呢?”

虞山卿笑了笑,摇头:“没走出金州之前,你压根儿想不到做个体户的难处,社会地位那个低。钱是赚了一笔,但赚得太低三下四,不够遮羞。正好同学给我这家美商办事处要人的消息,可我没北京户口,没法进北京外商服务公司人才库,怎么办?我自己找上去,像我这样的,又有贸易经验,又有行业技术,还有英语水平的,他们哪儿找。一拍即合,他们给我办理进京户口,我爱人也很快就能办理北京户口。怎么样?”

宋运辉略一思索,不由得笑道:“我还说你怎么查到我电话,看来以后我们有的是合作机会啊。”

虞山卿拍手大笑:“小宋,你幸好赖在国企不肯出来,否则连外商这边的好位置也得让你抢了。怎么样,你们的项目有眉目了吗?”

“要是有眉目,我现在不应该住这儿,而是在海边搭茅草屋了,看到去年九月份的《通知》了没?”

“有,我们总代理也正为这个犯愁,我们原先在进行的几个洽谈现在都不得不暂停。我已经无数次深刻领会到一个政策对一群人的影响。几个月前刚进办事处时,我跟老外聊起来问为什么不把办事处设在改革开放程度比较高的珠三角地区,才不到四个月,我已经承认这个问题问得很傻,经济与政治是密切相关的。”虞山卿冲着宋运辉莞尔一笑,“但是,政治与政策,又是两码事。”

宋运辉想了会儿,才道:“你说得有理,你是不是已经找到解决方案了?”

虞山卿微笑:“我只能说是给你找到一条路,可是走路的人,还必须是你们项目组自己。”

“什么路?”宋运辉眼睛一亮。

“你先答应我,我办事处必须是你们设备采购的首选。”

“这很为难,你应该知道,都是集体决策。”

“我只知道,集体的技术决策,掌握在你的手上。价格的衡量,是死的,而技术的衡量,则是有弹性的。”

宋运辉笑道:“你先告诉我,你指给我的路是哪一条?”

“呵呵,我差点忘记撒鱼饵了。《通知》中有那么一条,压缩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但是,你听着,对重点企业采取倾斜政策。就跟你项目的技术衡量有什么指标,全在你小宋心中一样,你说,这个重点企业怎么确定,是不是也有那么一个人在衡量?靠你们往部里跑有用吗,根本就是跑错方向了。”

宋运辉竖起耳朵,一字一字听完,若有所思地看着虞山卿问:“你既然有门道,为什么至今你们已经在接洽的企业没一家被允许有所进展?”

“就是这个问题。他们那些项目端岀去没法让人产生重点的感觉。而你们不一样,凭你对行业的理解,你可以重新确定思路,拿出那种一端上来就让人耳目一新的方案。跟你实说,我们办事处现在的工作,一块是帮拿批文,一块是推销设备。”

宋运辉一时错愕,隐隐开始明白虞山卿说的把办事处设在北京的真实动机是什么了。他以前还真是背靠着金州这棵大树,不知世事的错综复杂。

虞山卿也默默看着宋运辉,他对宋运辉最佩服的一点就是,宋运辉沉得住气,遇到不便回答的问题,就不回答,因此既不会出错,又让说话对方觉得他深沉,让他站在主动位置上,宋运辉不怕被人笑话迟钝。虞山卿自己常会被人挤对得争辩到底,可事后觉得不应该冲动。他自嘲,他就是反应太快,聪明过头。这回,他有意坚持着不让自己多嘴,一定要先等到宋运辉的反应。

宋运辉其实在想以前审批过程中的一道道步骤,看现在他们筹建办的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可还真是想不出,他以前只要管住技术,其他跑批文的事都不是他在做,反而是虞山卿还做过一些。但是他不能答应虞山卿,他怕把虞山卿背后可能有的靠山得罪了,未来影响东海工程。因为他不可能自作主张把未来的设备铆在虞山卿的办事处。因此,他只有拖,他相信,虞山卿跟他一样着急。

“小虞,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思路。这样吧,我们小组讨论一下,看要不要行动。有结果我立刻照你名片上的电话通知你。”

虞山卿怎会不知道宋运辉的滑头,只微笑道:“行。不过你别把我前面的那些要求放心上,那都是跟你玩玩的,知道你这人认真。我们都几年的交情啊,同一个理由进金州,同一个理由岀金州,就凭这点交情,你什么时候要我帮忙,什么时候一个电话。今天去哪儿走走,来北京这么几天,长城去了吗?”

宋运辉本来他乡遇故知,准备与虞山卿一起出去,不想床头的分机电话响起来,雷东宝说他已经到老徐家,赶得巧,老徐刚好因为什么圣诞节回国,要宋运辉立刻过去一起聊天。宋运辉大喜,向虞山卿道歉,各自出门。

冬天的北京城很阴沉,到处都是灰蒙蒙的,看上去一团子的脏。老徐家门庭依旧,远看似乎也是灰蒙蒙的,近看才见干净,油漆并不光鲜的大门似乎不落一丝灰尘。

雷东宝反客为主,大呼小叫地跑出来,先来中庭迎接,老徐随后笑眯眯出来,没什么架子,很是亲和。宋运辉离家那么多天,看见雷东宝不知多开心,飞快与老徐打个招呼,就劈胸给雷东宝一拳:“你来北京也不说事先来个电话,怎么又胖了?我爸妈好吗?”

不等雷东宝回答,老徐已经哈哈笑道:“我刚说小雷,君子不重则不威,小雷现在走出来够威风。小宋,好久不见,快请进。”

“还虎虎生威呢,难怪我妈说现在人称大哥雷老虎。”宋运辉拉雷东宝进去,雷东宝没这两人嘴巴灵活,这会儿才有份插嘴:“你爸妈都还行,不好不坏,就想着你春节能回去多住几天,你来北京怎么反而胖了?”

“工作轻松呗,不用像以前总没日没夜的。老徐,我离开金州了,现在东海项目筹建办。”

老徐笑道:“刚刚小雷说你现在北京,我还奇怪。也是,每次部里上新工厂的时候,都是从各下属单位挑选得力人手支援的,可见你到金州几年上进迅速。”

雷东宝早嚷了出来:“啥啊,小辉进步是挺大的,可他来北京是让人赶出金州的。”

宋运辉无奈,只得把在金州的事简单说了下,然后道:“最后水书记还挽留了我,是我自己要求调动。”

老徐想了会儿,道:“也好,既然出来了,就别去想它了,好好干以后的工作。部里准备上什么新项目,还是年初那个吗?”

“是,部里的设想是……”宋运辉这回详细说明。雷东宝听着无聊,背起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对那些个暗沉沉的摆设没有兴趣,再加坐了一夜硬卧,累得慌,就坐一张宽大太师椅上睡起觉来。说话的两个人听到打雷一般的鼾声响起,一齐看着雷东宝发笑,但很快言归正传。宋运辉虽然见老徐对他不咸不淡,可为了东海项目,他得拼命抓住任何一根稻草,他把最近的处境详细介绍给老徐听,包括虞山卿刚跟他说的办法,不管老徐是真有兴趣还是假有兴趣。

雷东宝虽然鼾声如雷,可也心知这不是睡觉的地方,下意识提醒自己别睡着。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得宋运辉狐疑地说声“真的吗”,他立刻嘟哝着搭腔:“老徐要么不说,要么不会骗你,他什么人啊,只要他说的我都听,你也听着。”

徐宋两人听了都笑,老徐更是扭头笑道:“人说老虎打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雷老虎打盹警惕性也很高啊。小宋,我出国学习告一段落,节后上班我帮你问问,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听信你过去同事的话,乱找门路。你们东海项目不是那种不起眼的小工程,部委不会没有统筹考虑。”

见宋运辉答应,老徐就换了一种腔调,很是不严肃地对雷东宝道:“别老虎打盹啦,呵呵,跟我说说你们小雷家这半年都干了些啥。”

“让小辉说,小辉说得明白。”

“我来北京这两个月你又没多给我电话。你自己说。”

雷东宝依然半睡半醒,见两个他生命中的重要人物都看着他笑,一定要他说话,他很不情愿地坐直了,伸个懒腰,才道:“我这不是去大邱庄学习回来吗!那次我激动啊,拔腿就赶来北京找你老徐,你不在,我就回去照着大邱庄的那套推行了。我送了村里十几个没考上大学的孩子上大专去,叫定向培……委培?反正他们毕业了没户口,还得回我小雷家来工作。这次送去的都是读机电、会计的,下批送去读农大,我们学什么的都要。”

“这很好,做得很对,我看你雷老虎要是多读几年书,做出来的事更大。”老徐连连点头。

雷东宝却是摇头:“你们读书多的都胆小,冲前面的都是我们书读不多的。大邱庄那个禹作敏文化也不高,可人家干得很好。我看,带头的书不能读得多,否则做什么都束手束脚。下面做事的一定要多读书,书读多的做出来的事情好。”

老徐听了好笑,宋运辉本来也笑,可想到金州时候费厂长刘总工斗不过非大学出身的水书记,一时有些感慨道:“这也是我最近几年疑虑的问题。我有一种感觉,知识分子想法多,可也瞻前顾后畏惧多,缺乏敢想敢干的精神,在实践上落后实干的人一大步,越是年纪大的,顾虑越多。”

“这应该是特殊阶段的特有现象。”老徐看着宋运辉若有所思,“但绝不应该是未来趋势。”

“你们怎么又扯上了,听我的。”雷东宝只要真正想说,徐宋两个都不是对手,他的嗓门压倒一切,“我第二步,把权力下放,让他们自己找项目,扩大规模。现在电线厂扩张,现成的老工人带新工人。还打算开电解铜厂,我看隔壁几个村那些小破电解铜厂都活得挺好,我们肯定也行。”

“那条河更遭殃了。”宋运辉摇头,还是第一次听雷东宝说起电解铜。

老徐看看宋运辉,想到去年在小雷家桥上看到的那条面目全非的河,“这就是知识分子的顾虑。”却也不置可否,“小雷,你继续说。”

“老徐我们听你的,养猪场的沼气弄好了,这东西真管用,烧水跟小辉厂里用煤气一样顺,就是挺臭,哈哈。现在养猪场和电线厂全烧沼气,跟白捡的一样,不知省下多少煤钱。我们那么多猪,以前愁它每天拉那么多,运都运不完,一辆拖拉机全交给猪粪了,现在就愁它不拉,砖窑也想烧沼气。忠富不干了,猪是他养的,好像猪粪就是他拉的,他要把沼气拿去养鱼虾。我以前填了他两口鱼塘,他心里不知多惦记着。这回跟着省里的专家去弄来我手掌大的牛蛙,那么长的罗氏沼虾,还有长得跟田螺似的福寿螺,还有比河鲫鱼宽的尼罗罗非鱼。我说他伺候得过来吗,他说没问题,先都放在一个暖气大棚里养着,拿沼气烧的暖气片焐着,说等春天自己搞繁殖。我不信那些东西有多好,红烧了他一个牛蛙,好吃,肉多,比青蛙肉多。忠富跟我急,差点追着我打,哈哈。”

老徐和宋运辉都是哭笑不得。

雷东宝却得意地笑道:“好吃,肯定有前途,我答应忠富他只要好好搞,钱不用愁,我替他解决。我两年没问县里批贷款,他们不知多急着要我去批,我就是不,急死银行,操。”

老徐笑道:“好吃就有前途,很朴素。”

宋运辉沉吟道:“有鬼,你怎么别的都没吃,就只吃了一只牛蛙?大哥以前跟我说起飞线钓青蛙来眉飞色舞。”

雷东宝呵呵地笑,并不狡辩。他看到忠富引进的四种东西,其他马马虎虎,唯有牛蛙这个玩意儿,他一见倾心,此后日思夜想,都是这么大的蛙,肉会不会跟癞蛤蟆似的不结实,如果结实的话,那该是如何美味。于是他候着忠富出门,进大棚偷了一只冬眠的牛蛙,回头叫管着村食堂的四宝老婆加葱姜红烧了,果然好吃,只是一只太不过瘾。雷东宝现在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希望棚子里的牛蛙快快长,快快生。

“那种尼罗罗非鱼挺好养,一放进暖棚,才没几天就发春,生出来的鱼子都含在嘴里,贼奇怪。春节就能上市一批,大得还挺快,我倒是要看看有没有人买。”

老徐一向很喜欢听雷东宝那种粗得掉渣儿的话,忽然因此想到一件事,跟宋运辉道:“小宋,不好意思,你去隔壁书房坐会儿,我有件事问小雷。”

宋运辉不明白是什么事,依言转身出去。这边老徐轻问雷东宝:“个人问题有没有解决?”

“没有,你不也还没?”

“儿子差不多够理性,时间也过去很久了,我们应该有所考虑。我已经有眉目了,你呢?”

雷东宝没想老徐说得那么坦白,不禁疑惑地问:“那你忘记她了?”

“怎么可能忘记?但……也不现实。我现在找的是跟她完全不同的贤妻良母型,挺单纯也挺单调。你呢?也别勉强自己,跟你以前劝我的一样,你妻子在上面看着你生活不周全,不会安心的。”

雷东宝忽然红了脸,吭哧吭哧地道:“有一个,本来挺好的,我常去她那儿,忽然不要我去了。不去就不去。小辉也劝我找一个,可我又不是看不出,他劝我时候的牙关都不肯张开,他都不情愿,你说他姐会情愿吗?”

老徐没想到是这么个原因,只得为雷东宝感叹一下,话说回来,让宋运辉欢天喜地地督促姐夫再娶,还真不大现实,宋运辉能提起已经不错。这一想倒是有些爱屋及乌地欣赏起宋运辉,他有与雷东宝一样的经历,他的妻弟挺不好相与。以前他不过是从水书记的角度看宋运辉好用不好用,对于宋运辉岀金州还有些不以为然,这会儿想法悄悄改观。“小雷,你听我的,找一个贤惠的一起过日子,你这样一个人不好,吃穿没人管,哪能胖成这样的,答应我。”

雷东宝认真想了会儿,道:“我吃穿不讲究,就是有时候晚上憋不住,这事儿你别管我,你先管好你自己。”

老徐知道雷东宝直而粗,但没料到这么直,笑道:“我从科学角度跟你说,总单身对身体不好。这样吧,晚上住我这儿,明早我带你到处逛逛。”

“不,小辉那儿两张床,我住他那儿去,明天就上火车,北京灰扑扑有啥好看的。跟你说话还行,住你家不行,你一直就领导范儿,在你家里睡不安稳。结婚的事儿我听你的,你说的肯定有理。”

老徐只好笑着不挽留。

雷东宝和宋运辉在老徐家吃了一顿精致的回来,可雷东宝没吃饱,坐在公共汽车上东张西望到处找吃的,可首都人民就是不给他机会吃顿热乎的。他只好进了宋运辉房间后挖出一条熏肠来吃。一边吃一边道:“刚老徐让你出去,是问我个人问题。我要他帮你,他说肯定会帮。就是他现在不像以前在县里时有权,等他上班后问清楚怎么回事,会指点路子给你。他的意思是,你们东海那个项目是他刚开始有机会做的什么工作,他也不希望被中断。”

“可老徐现在又不在我们部里,怎么跟我们项目有关?”

“这种东西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你反正听他的就是,他不会骗我,我的小舅子他也不会骗。”

宋运辉笑道:“我真奇怪,你们两个怎么会这么要好。喂,你少吃几口,你太胖了,对身体不好。”说着还是动手一把没收了熏肠,可闻着好香,他也啃了口:“嗯,还真好吃。小杨拍你马屁的?那小子行啊。”

“那小子,比泥鳅还机灵,都不知道他脑袋怎么长的,挂靠我这儿弄了个电器市场,以后啥都不干就能收钱,看他倒是个孝子,看不出。”

“那孩子人堆里混久了,做人非常油滑,有点不好掌握,你跟他打交道得小心。”

“不怕,他不敢。”

宋运辉想到雷东宝特有的手段:拳头。像他们这种国营企业,又像他这样挂着知识分子头衔的,做事就不能如此直接。可有时候还真想冲着谁的鼻梁一拳打过去,尤其是闵。由此可见知识分子的虚伪和无力。

这回,两人见面依然可以说很多小雷家的发展,只是雷东宝没什么问题要宋运辉帮拿主意,宋运辉想方设法问岀来的问题雷东宝也都差不多已有解决办法,宋运辉又是替走上正轨的小雷家欢喜,又是再度失落。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很难想象,一个农民一个高干子弟如何能莫逆之交。人之关系很奇妙

  2. 匿名说道:

    没读书的胆子大 不注意细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