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7 · 03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东宝在宋运辉有暖气片的家里睡得温暖舒适,竟然睡过头误了火车,到了晚上天色墨黑才被四宝的拖拉机接回到小雷家。雷东宝路上早把宋母给他准备的中餐点心都吃光了,回到家里饥肠辘辘,马马虎虎叫一声“妈”,便下手翻灶台,看有没有吃的。他们家依然还住着祖传泥巴房子,村里统一造的新村还没轮到他,他也高风亮节不搞特权。

等雷东宝的妈听到儿子呼唤,从邻居家远程奔袭冲进厨房,雷东宝已经翻出一盘码得整整齐齐的饺子。雷母见此忙道:“士根媳妇送来的,士根媳妇真是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抓。我下给你吃。”

雷东宝疑惑:“士根媳妇又不会做饺子,前两天士根还提起。到底谁拿来的?”

雷母不敢看向儿子,尴尬地笑着道:“没谁,没谁,就那啥,那啥,宗梁伯外甥女过来包的。你只管吃,又没让你付钱。”

“她来干什么?”雷东宝知道那个宗梁伯外甥女,托关系进猪场干活,倒是个手脚利落的。

雷母吭哧吭哧半天才道:“宗梁伯带她来坐坐,人家勤快,进门就帮着收拾,是个好姑娘呢。”

雷东宝不响,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打开窗子,就把几十只饺子连布带碗全摔了出去。关上窗,才对他妈正色道:“妈,你不许自作主张。以前你还嫌萍萍,现在遇到个拍你马屁的你就说好?以后还不知怎么整你。早跟你说了,我们都对不起萍萍,你别插手我的事。”雷东宝翻出一大碗冷饭,拿开水一泡,拌上白糖开吃。

雷母被儿子训得哭出来,又想到抱孙子无望,越发悲恸,拍着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数落:“你三十出头啦,人家士根儿子都已经上幼儿园了,你好歹给我们家留个后啊,你就算随便娶个老婆给你死去的爹留个后,我也没话说啦,你爹要是在,我早就多生几个,也不会稀罕你啦,嗬……哈……我死了怎么向你爹交代啊,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省得看你一辈子光棍啦,省得被祖宗大人骂啦……”

雷东宝听得心烦,捧起饭碗去他自己屋子。雷母委屈地哭了会儿没人响应,即使有人路过听到也没人敢进来管书记家的事,她哭会儿便生着气回她屋里,赌气不给儿子做晚餐。雷东宝坐自己床头,嘴里完成任务似的扒饭,两眼看着床尾的烫花樟木箱发愣。那樟木箱是他当年特意叫工程队的木匠精工细作的,里面放的都是只能放进他一只拳头的小衣服。樟木箱防蛀,里面的小毛衣小鞋子小袜子都还保存完好,可是做那些小衣服的人不在了,这些小衣服也没人来穿了。最后一口饭哽在雷东宝喉咙里,咽不下去,倒是眼泪,在他眼眶里缓缓打转,终于还是没有落下。可雷东宝嘴里含着那口饭,傻傻地坐到半夜。

第二天一早雷东宝去猪场,要忠富说什么都得把宗梁伯外甥女开了。忠富最先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偷偷叫女孩子先回家过春节,准备等书记气头过去后再婉转帮女孩子说说情。待得打听清楚原来宗梁伯曾领女孩子去书记家,才知道宗梁伯触霉头了,却是没想到书记还守着当年葬礼上的誓言,心里倒是佩服。回头给女孩一点补偿,打发了她。宗梁伯最多背后骂骂,对着雷东宝却什么话都没有,还被人笑话不看眼色想攀贵亲,很是气了几天。这以后,小雷家上下谁也不敢再提起给雷东宝做媒的事。

办完猪场的事,雷东宝就到村办,要士根帮着收拾礼物,再从小金库包岀两千块现钞,说他要送人。士根依言提款,记录下用途,以后找机会让雷东宝签字确认,密封到信封里,收于保险箱。

雷东宝提着他千年不变的右下角印三潭印月图案的黑色人造革公文包来到陈平原书记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也曾是徐书记坐过的,不过,新的办公楼正在不远处建造,陈平原在这间办公室不会坐得太久。

雷东宝还在走廊时已经被陈平原的秘书拉住,要他说话小心点,说里面正生气。雷东宝问生的什么气,秘书知道雷东宝与书记要好,就说书记本来有个很好的机会,可是半路杀岀程咬金,上面又下达一个必须有大专文凭的硬杠子,陈书记硬是被这硬杠子打下马。雷东宝听着也生气,可转念一想,他推崇的老徐和宋运辉都是大学出身,果然都是本事了得的人,而现在忠富在县里推荐市里安排下去农大进修,正明带几个小年轻去高专进修机电专业,已经能画图纸,一边进修一边岀成绩,可见读书还是有用的,也可见大专硬杠子还是有道理的。

但陈平原也有他的道理:“我们那时候哪有考大学这种事,我们家庭成分差的哪里轮得到推荐上大学,当年不让上大学,现在又问我们要大学文凭,这不是调戏人吗?”

雷东宝笑道:“我小学文凭,不也活得好好的?你还尽推荐我做省劳模呢。”

“我们不一样,你挣钱凭本事,我们这里除了本事还今天一条硬杠子明天一条软杠子,天天给杠子打得满头开花。你说我能力有没有?不说别的,现在全市各个县,我这儿经济工作做得好,年财政收入最高,遥遥领先。我这儿思想工作做得好,你给增补上市人大,还有其他几个先进分子。我这儿就是教育工作也是做得最好,今年夏天哪个高中升学率最高?还是我们,比市一中升学率还高。这么多硬杠子我都超标,偏偏就不敌文凭这条硬杠子,你说还有什么公平可言?”

雷东宝将报纸裹缠的两千元钱放到陈平原面前:“高兴点,过年过节的。”

陈平原愣一下,却一改以往的稍微客气推辞,一把将报纸包揽入抽屉。完了却不吱声,低头闷吸一支香烟,好久才道:“东宝,你看我几岁?”

“干吗?反正不年轻,别想再找对象。四十吧。”

陈平原写下一个数字,举起纸给雷东宝看,见到雷东宝吃惊的表情,他叹声气:“我这年龄,错过这次去市里发展的机会,等这一届做下来,该去县人大养老喽,我这人也该过期作废喽。”

听着这话,雷东宝不由得想到宋运辉的烦恼,顿时理解了陈平原。“你们这些做官的,想做事的,做不痛快,做多事了,遭人红眼,最没意思的是,我们只要傻大胆,早干一步,就能挣大钱,你们只有死工资。你们除了个官衔,啥都没有。”

陈平原听了既有同感,又伤自尊:“你别胡说,这种话也乱说,我们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

陈平原本想拿套话压住雷东宝,不让他胡说,到底他是县委书记,雷东宝是他手下村支书,不能让雷东宝在他面前太放肆了。可雷东宝天不怕地不怕,满不在乎地道:“胡说啥啊,我小舅子做上处级干部了,本事比我好得多,我有事都要找他商量去,可他一个月工资还不如我一星期的,他看见我就心烦。你还不是一样。”

“别瞎猜。”陈平原干咳几声,整整喉咙,“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每年春节前后找我准没好事。直说吧。”

雷东宝道:“向你汇报,去年跟你说的万头养猪场,我们做到了。我们还做到猪场的猪种档次在全省领先。今年赚了不少,还了银行不少,总之是大丰收。大家都要我来感谢县委领导得好。”

陈平原不耐烦地笑道:“东宝,你说套话不在行,还是趁早别讲,跟我说实话,你又想干什么大计划。”

雷东宝“嘿嘿”一笑,道:“我不是跟你说套话。你别插话,你一插话我更说不清楚,我的意思是,现在不是过去,现在得拿技术说话了。像我们养猪,这养猪学问大,有些人喜欢吃五花肉,我们就养腰身特别长的猪,有些人现在不爱吃肥肉想吃瘦肉,我们就养腿特别壮的猪,我们现在一分场、二分场、三分场养的都是不一样的猪,不能串种。卖出去也是不一样的价,那种猪腿特别壮的,卖给做出口的,价钱特别好,花一样的饲养成本,特别挣钱。年底时候又开动两条电缆设备,现在虽然还没开始好好挣钱,可已经前途一片光明。陈书记,你帮个忙,跟银行说一声,我今年贷款还不出,都压在电缆设备上了。”

陈平原狠狠瞪雷东宝一眼:“好,你说完了?我问你,不经批准私自占用农田是怎么回事?去年跟你说的这贷款你是怎么用的?你那小雷家村现在一半新一半破跟剃阴阳头似的,比全破的还难看,你怎么给我长的脸?你这样言而无信,还想让我帮你?上面都在问我怎么树的你这个典型。”

“没办法,钱不够啊。总不能房子造好农民饿着肚子住新房吧。那地你要么也给我补批了吧,又不是多难的事,人家村里现在也都在批。”雷东宝的意思是既成事实了,就跟谈朋友肚子谈大了,不结婚怎么行。

陈平原想了好一会儿,道:“地可以批给你,贷款我也可以给你说说,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你们新村里面那么宽那么平的水泥路,你再给我延长点,伸到省道为止。你们村办企业不是很兴旺吗?有钱也不会把村子弄整齐点?怎么能让领导每次参观先走一段让你们拖拉机轧坏的机耕路?”

“这得花多少钱,不行,我们现在先发展,再享受。要不你再批我点钱。”

“今年不能再给你钱,我全县的钱都放你兜里怎么行,我也给你算笔账,你现在修路要五十万,这年头物价日涨夜涨,等明年你再想修,一百万都拿不下来。你想清楚。再说你小雷家富裕村的形象好,宣传做得出来,以后市里也会贷钱给你。”

雷东宝心说,看来不答应不行:“好吧,答应你,我再在旁边种上树,搞得像公园一样美,好不好?”

陈平原沉稳地道:“当然好,还有——”

“你不是说一个条件吗?不行,说好一个就一个。”

陈平原哭笑不得,从桌上翻出一只讲义夹,交给雷东宝,“我辛苦让人收集的资料,明年你把这些能拿的荣誉都给我拿了,你小雷家发展不能光盯着经济效益,你还得盯住社会效益。你要明白一点,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辅相成。等你社会影响大了,哪天你还不屑来我这儿拜年,你都直接拜到省长办公室去啦。给。”说完将讲义夹扔到雷东宝面前,“叫你们村长去做,你做不来。”

雷东宝看都没看,将那夹子哪儿来放哪儿去:“拉倒吧,这种东西我再也不信了。以前你也是给我搞个什么人大代表,可才出了点什么事,撸起帽子来比变戏法还快,有啥用啊,还不如钱实在。”

“你这鼠目寸光,榆木疙瘩,爱做不做。”

雷东宝想不理,陈平原早退下文件给他,留下讲义夹。雷东宝说声“小气”,陈平原终于暴一句粗口:“妈的,谁像你们农村破落户,没规矩。”骂出来后,陈平原憋了那么多天的一口气才终于顺畅了,可心里一直怀疑雷东宝不知怎么在笑他小气。他大方地摸岀几张餐券交给雷东宝,正好走廊传来响亮的电铃声,下班了。陈平原仔细锁上抽屉,看着雷东宝把资料塞进黑色人造革公文包,包身又恢复鼓胀,这才领雷东宝一起去机关食堂。

机关食堂里好多人都认识雷东宝,好多人主动跟雷东宝打招呼,可又敬而远之,就怕雷东宝一客气点,握手像搓麻花,拍肩像造房子打桩,细皮嫩肉的县机关人员没几个吃得消。雷东宝不知就里,看到顺眼的就上去一熊掌,震得人心肝肺打战儿,巴不得他快快离开,他提什么事都是好说好说。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