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6 · 07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到小雷家的发展前景时,雷东宝也是激情澎湃,壮志满怀。他没宋运辉的话多,但是他还有肢体动作,他两条手臂一起上阵,一挥一舞之间,将他的热情感染给他人。

橘子花开的季节,满山飘香,掩过猪臭。小雷家村屋改造一期全部搬迁。从山顶看下去,新村里整齐漂亮的二楼房子,雪白墙面,橙红屋顶,还有宽阔而超前的水泥马路,路边都是刚种上去的才筷子粗的小树,前院后落种的是村民原来宅基上迁来的果树,虽然剪掉很多枝丫,依然有成荫的感觉。还有就是喜气洋洋迎风招展的彩旗和同样喜气洋洋已经搬进新居的村民。

雷东宝早就请了陈平原,可陈平原比较忙,等村民入住了一周后才能抽出时间。不过,陈平原来的时候,带来县府的笔杆子两名,以及其他随行人员。雷东宝不得不让那些彩旗在绵绵春雨中多插一周。

陈平原等县领导没有一来就爬山,而是直接走进新村。分管城建的一来就问,电线杆呢,进水出水呢?有的领导则是说,纵向的路太宽了,这么宽的路边还做人行道,太奢侈。

陈平原对雷东宝比较了解,直接就指着漂亮的房子和环境问:“让谁设计的?”

雷东宝得意地道:“自己设计的,没请设计院,设计院能有我们设计得好?我们超前,我们看的是西德的样,我小舅子画的总图,我们小雷家建筑工程队自己画的施工图。士根,你来说。”遇到啰唆问题的表述,雷东宝都是交给秀才士根。

士根于是详细解释:“我们村目前开手扶拖拉机跑运输的有不少,我们南北走向的一条主干道路就是按照两辆中型拖拉机的宽度设计的,方便交会。听说,西德小区里面的道路也是这么设计的,人家车子多,路都得那么宽。我们村除了拖拉机,目前还有了四辆摩托车,自行车不计其数,随着村民生活越来越好,拥有的摩托车会越来越多,为安全起见,得划出人行道。电缆铺设与进水、出水也都是照着东宝书记家小舅子在西德见的,参照他们安装设备的西德设计做的,都铺在地下,你们看……”

士根撬开一块水泥板,让参观的领导看个仔细:“这是搁电缆的沟,你们看电缆都搁在红砖上。旁边一条沟是污水沟,什么生活污水啊,下雨天的雨水啊,都流到污水沟里,我们这回最大的革新还是在污水沟上,以后我们村子没粪缸了,大小便全部通过污水沟排走。所以你们看,我们的新村看上去特别干净。”

县里的领导都被上了一堂课。有人很不识相地问:“你们两位书记和村长的房子,分别是新村里的哪一幢?”

“不要以为我们多劳多得,就是贪污犯嘛。我们这回分房很明确,从村子西边开始拆,拆到谁家,谁家先搬。士根家下批可以轮到,我家,早着呢。”雷东宝也回答得不识相。

还是陈平原说话有水平,他问:“村民对搬迁怎么看?有没有人不愿意的?”

“谁会不愿意啊,抢着搬,这批轮不到的都追着我赶紧造二期,好像我不急一样。村里白送他们一套新房,搬进去就能住,谁不喜欢?”

陈平原接着问:“你们的思路是不是村里先集中开发一块山坡荒地,荒地上免费建造房子,置换村民手中位于平地上的宅基地,以后,那些置换出来的宅基地,经过平整再成片开发,以解决你们小雷家村办企业用地问题?”

雷东宝笑道:“不是。我们村有钱,有钱就得让大家过好日子。”这话,是宋运辉教他的场面话,雷东宝记不住全部,宋运辉那些绕来绕去的书面话太绕口,雷东宝要用自己的表述,但是意思还是清楚的。

陈平原听了笑,想了想,对身后的笔杆子道:“这部分如果写出来,应该这么写,小雷家村抓住农村改革契机,通过创办村办企业,走改造农村经济之路。不仅富了每一个村民,也充实了集体经济。丰厚的集体经济积累又可以在改善村民物质文化生活、提高村民精神文化素质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雷东宝听着心说,怎么跟宋运辉写给他的是一个调调。

陈平原说完又问:“你们的钱都投入到新村改造,你们照顾到了享受,有没有影响到村办企业的发展?”

“没全部,建新村投了一半,另一半拿来扩猪场。”说到工作方面,雷东宝的话就顺畅了,“陈县长你一说就说中我心事了,我要不建新村,不顾村民死活,我那一半钱投到电线厂该多好啊。可我们的钱是村里人一起挣的是不是?怎么可以不让村里人享受?我当然可以再挣几年,挣够了才改善村民生活,可那时大家自己新房子都盖起来,拆了多可惜,再说,什么时候才算是挣够钱?所以我决定,每年拿出一半村集体收入,改善村民生活。发展当然得打折扣了。可如果县里支持,贷款给我们,照我们小雷家发展势头,不仅可以按时还贷,还可以更好地发展我们的村办企业。县长,你得支持我。”

陈平原这次回答得倒是爽气:“下周一,我安排一下,你们带上账簿到县里开会,我请农行和县信用社相关人员过来,大家坐一起聊聊。”

“好。”雷东宝答应得跟部队里喊号子似的,又拖住陈平原到远远的,轻声道,“陈县长,你以前答应我的,我只要做出样子来,你就会拨款给我。”

陈平原微笑道:“我当然不会忘记,你没见我带着笔杆子?你们的事迹,我要替你重炒冷饭。嗯,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说,你后天到县里来。”

雷东宝心里一寒,操,别是又要问他拿钱。可他又不能不答应,小雷家需要贷款。

县领导们又到电线厂和养猪场视察一圈,拍下很多照片,才打道回府。

不过,出乎雷东宝的意料,陈平原这回并没伸手问他要钱,雷东宝虽然拎包里带着钱,可没机会拿出,陈平原自始至终没给一个暗示。

陈平原一见雷东宝单独来,就递给他一张报纸,得意地笑道:“你看看,第一版,上面是不是介绍的你们小雷家。”

雷东宝拿来一看,果然是。当下认认真真看了一遍,笑道:“吹牛吹大发了。”

陈平原笑道:“实事求是嘛。这回你给我长脸,这篇报道上去,不用我去报社活动,自动登上一版。我也发了一份给市四套班子,你等着接待领导们参观吧。”

“我哪有那本事接待领导,市领导们又不是你,我们知根知底,市领导弄不好被我得罪怎么办。”

陈平原不以为意地笑笑,道:“我清楚你不喜欢接待,但你这回得当作任务来完成,一定得好好给我完成。贷款问题我已经替你联系农行,农行知道你们运作,说基本没问题。你拿到钱,得答应我立刻开始上新村第二期,二期的范围得扩大。”

雷东宝一点不客气地问:“为什么?”

“不瞒你说,内部消息,县委书记将调到市里。我!那个位置必须我坐。你明白了吗?”

雷东宝想了会儿,就点头,心里想的是,以前老徐说过,这个陈平原能办事,只要抓得住他,他办事能力很强。目前通过接触来看,陈平原虽然不如老徐清廉,可只要答应办的事,从来不拖拉,办事能力确实强,比其他县里官僚作风十足的干部强得多。雷东宝反而现在并不反感陈平原,只觉得老徐看人真准。他有时还觉得陈平原更容易相处。他就直截了当地道:“行,以后有人来参观,我就说这新村是你教育我们为人民服务的,新村设计是你帮着想点子的,我们村办企业都是你在扶持。”

陈平原本来多少还端着一点领导的架子,可听雷东宝一说,“噗”一声,一口水全喷了出来,大笑:“哪能说得这么赤·裸裸,也稍微婉转一些。”

“那不行,我就这么个糙人,你让我照着报纸背,别说别人听着假,我也背不出来,要我命吗?”

·落·霞…小·说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陈平原一想也是,笑道:“也行,你平时怎么说话,市领导,甚至省领导来了也怎么说话,算是乡土本色。嗯,反而能取信于人。”

雷东宝倒是直说:“你本来就帮了我们大忙,加点小忙给你又怎么了。那你答应我们贷款的事呢?没钱我没法上二期。”

陈平原微笑道:“急什么,我这就给你联系。”心里想,这糙人说的糙话还真是讨人欢喜,怎么听怎么真,也果然念情,记着他帮小雷家的那么多忙。他要秘书联系农行行长,放下电话对雷东宝道:“除了参观时的应答,你也得草拟几份报告,以后免不了有些报告会要你参加。你让你们那个村长草拟吧,我这儿笔杆子写出来的东西与你们村里写出来的味道搭不上。我的这件事情,只能办好,不能办砸。”

“知道,我们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

陈平原一愣,又笑,这人怎么把《大海航行靠舵手》也搬出来了呢?不过雷东宝把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么一比喻,他倒是放心了,虽然小雷家与他的关系并不是鱼儿非水不能活,可是,雷东宝能这么想,却是好事。

过会儿,雷东宝就舒舒服服地待在这间以前老徐坐过的办公室里,看陈平原与县农行行长通话。通话很顺利,很快就得出结论,过了周日,下周一就要小雷家派人去农行办手续。过后,陈平原问:“一百五十万,满意吗?”

“满意,我回去就平二期的地。五十万给二期,二期的规模可以比一期大一倍。一百万给村办企业,加上我的自有资金,到年底,你看着,我的养猪场争取存栏一万头,不行的话,八千头十拿九稳。”

“噢?一万头是什么概念?”

“全省最大。”

陈平原一愣,沉默下去,好一会儿才道:“我再给你二十万,你年底一定给我达到一万头。你如果达到了,我请省里领导给你题匾。”

“这容易,只要你给钱。”

两人拍手成交,两人心里都很愉快。陈平原又看到当年老徐在时,树小雷家为典型给自己带来的好处。雷东宝看到的则是一百七十万资金在前方闪闪发亮。有这些钱在,他什么事不能干?回到小雷家,就号召闲人们,将刚腾出来的旧屋扒了,准备扩建养猪场和电线厂。同时,原定留给二期的地,开始平整。全村上下都是兴奋而期待,仿佛那钱是县里白给的,而不是县农行借给的。

果然,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参观团、取经团,雷东宝最先还看在陈平原面上接待一下,后来来的人他也看看级别,如果不是很重要的官僚团,他不出面。众人对于超前意识的新村一期,自是交口称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