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3 · 12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运辉先去车间打招呼,向考勤员确认自己结束出差。但还没等他走出办公室,车间副主任过来一把抓住他,把他拖到外面太阳底下,告诉他刘总工找他,让他一回来就立刻过去一趟。宋运辉答应,骑车赶去总厂办公楼,但他直接进了水书记的办公室。

水书记办公室开着门,看进去水书记正伏案而书。宋运辉敲门,水书记抬头,脸上露出笑容,拿手掌勾勾叫宋运辉进去,靠到椅背上长长伸了个懒腰。这个懒腰,看得宋运辉目瞪口呆,这是书记的风范吗?

水书记却若无其事地又坐直了,精神焕发地对宋运辉道:“年轻人体质好,下火车不用休息一下就上班。你的草稿,小徐已经跟我说了,我不用看,也不看,完全相信小徐和你。你跟我说说,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宋运辉从书包里拿出稿纸的手僵在半空:“可是,水书记,内容已经与北京时候有很大不同,您看一下才好最后定夺啊。”

水书记摆摆手,道:“你看过《史记》没有?”

宋运辉摇头:“没看,我文学、历史方面很差。”

水书记起身,打开文件柜,取出一本厚厚的书,翻了几页,找到他想找的,指着其中一段要宋运辉看。宋运辉一看,是古文。

居顷之,孝文皇帝既益明习国家事,朝而问右丞相勃曰:‘天下一岁决狱几何?’勃谢曰:‘不知。’问:‘天下一岁钱谷出入几何?’勃又谢不知,汗出沾背,愧不能对。于是上亦问左丞相平。平曰:‘有主者。’上曰:‘主者谓谁?’平曰:‘陛下即问决狱,责廷尉;问钱谷,责治粟内史。’上曰:‘苟各有主者,而君所主者何事也?’平谢曰:‘主臣!陛下不知其驽下,使待罪宰相。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育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孝文帝乃称善。

宋运辉看得磕磕绊绊,却也能大致明白意思,又前后看了一遍,想了好久,才道:“谢谢水书记信任,可责任太重,我心里没底。”

水书记将书合上,推心置腹地道:“我不是搞技术的,你给我看,我也看不出什么。我已经看了小徐传给我的框架,大方向就是这样,没什么需要改变的,不用再看。我的任务是管人,是调度人力、物力为一个一个的目标服务。你相当于廷尉、治粟内史,你掌管的是实际工作。大家各司其职。既然你有能力,又做得不错,我放手让你去发挥。你自己也放开了去做,别拘泥于年资,懂吗?”

宋运辉重重点头,他懂。他想到老徐对他说的话,厂里的知识分子不服水书记,所以,可想而知,水书记得培养自己的知识分子势力。他就是。这是机会,但这也是逼上梁山。如果他做错,不,他不能做错,他作为水书记的军前大将,出马必须得赢。

水书记静静看了宋运辉一会儿,对于眼前的年轻人,他属于押宝,但是他到底是信任多年合作融洽的小徐,信任小徐的肯定,小徐对方案的肯定让他重用小宋。但他将手搁到电话机上时,还是叮嘱了一句:“要自信!”看到宋运辉又重重点头,他才拿起电话,打给总厂办公室主任:“立刻通知开会。与会人员总厂、各分厂厂长、书记、总工、生技处、整顿办,会议议程讨论确定设备整改方案,下午四点,大会议室。”

宋运辉惊讶地看着水书记放下电话,瞠目结舌。这就开会?这就磨刀上阵?这么快?

如此急促,如此重任,却令年轻的宋运辉兴奋得跃跃欲试。这就是速度,这就是做事!比之刘总工那边地下党似的接触,这种速度才让人痛快。

水书记一手还是捏着电话,眼睛看看手表,道:“你先去会议室,再复习一下。”

宋运辉想到水书记肯定还要打几个重要联络电话,他不便旁听。虽然他清楚自己对资料上的数据一清二楚,不需要再复习,但没解释什么,告辞出门,顺手将门带上。水书记看着宋运辉带上门这个细节动作,不由想起昨天与小徐通的电话,他最欣赏,曾经想培养为接班人的小徐说,这孩子有心机,有野心,但好在尚且稚嫩,比较忠厚,做人、做事颇有原则。水书记心说,这就好,他才不要忠厚老实得像头牛的人,他自有办法克制这小孩子的野心心机。

宋运辉去会议室路上一路告诉自己,他只为工作,他想做事,他不是搞派系。进会议室后没东张西望,自己低头闭目沉思,重点考虑如何反对FRC技术。

过会儿,有人碰他手臂,他条件反射似的识相地将搁在把手上的手臂放下,却听旁边传来“扑哧”一笑,他抬头,却见是虞山卿。对虞山卿,他以前视作竞争对手,现在有点不齿。但还是笑笑道:“终于见到熟人。”

虞山卿往宋运辉脸上看了看,笑道:“这么憔悴,可打瞌睡也别打到领导眼皮子底下来啊。”

“刚下火车,一路没睡好。”

虞山卿了然地笑笑,道:“听说要把你调进整顿办。你看,今天预先就让你参加会议了。”见宋运辉眨巴着眼全不知情,虞山卿笑道,“算了,这是后话,不提。三天前动力车间差点出事,你知道吗?当时压力急速上升,安全阀差点起跳。”

宋运辉学过一车间的调度,作为分厂心脏的调度,自然对其他车间的大致情况有所了解,闻言惊道:“全厂领导都得扑过去啊。”

“你说对了。”虞山卿舒服地靠着椅背神秘地笑,“现场内行外行一目了然,有人就出了洋相,工人上下议论纷纷。”

“没听说。”不知怎的,宋运辉立即想到,那个出洋相的领导可能是水书记。但他不问,他不很喜欢背后说人是非,即使不是水书记他也不会问,再说是问虞山卿。他对虞山卿的为人不很肯定,很担心什么话到了虞山卿耳朵里,得被断章取义地散发出去。他学着水书记伸了个懒腰,但不敢伸大了,只轻轻打个哈欠。“你吉他弹得真好,我什么乐器都不会。”

虞山卿惊愕,不知道宋运辉是有意还是无意扯开话题,他不由自主回了一句:“这算什么,业余爱好而已。”又想到一件事,轻问,“前几天你不在时候,来了个据说是你好朋友的小姑娘,你还有那么小的好朋友?”

“有,梁思申,才初中呢。我三年没见她,回寝室看到她留在我桌上的信,悔得不得了。怎么,你见过?小姑娘长大了没?”

虞山卿笑道:“你确实得悔。什么叫长大没有,长得太好了,虽然五官不是最出色,可整个人气质一流,回眸一笑百媚生,金州粉黛无颜色啊。”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宋运辉不无得意地道:“那是必然的,梧桐树上落凤凰,不是我们金州水土能比。”

这时刘总工进来,坐下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这边。费厂长也进来,也是往这边看了看。宋运辉了然,一车间副主任肯定已经通知到刘总工,他既然没第一个去见刘总工,接下来会遭受什么,他已经有所准备。但他庆幸他面对的是刘总工和费厂长,若是面对的是刚走进来的水书记的话,估计水书记会眼睛一扫,喝一声宋运辉出去,将他置于尴尬境地。好在知识分子不会这么嚣张。

但宋运辉又想到,等会儿水书记必然要他反对FRC,他发言时候,需要用与身份符合的知识分子手段呢,还是用水书记、雷东宝一类人的手段?显然,用后者,他的发言将暴发更大的影响力。但是,后者,宋运辉虽欣赏,却不喜欢。他性格里,多少带点读书人的头巾气。

虞山卿也感觉到三大头儿进来时候都有意无意地关注了一下他这边,他当然清楚,他们关注的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这个小毛孩子。他心中无法不嫉妒,嫉妒水书记排山倒海般送予宋运辉的好运。换作他做领导,他也愿意培养宋运辉那种白纸一张的小年轻,而不是他这样已经有人生阅历的成年人。他的所有,只有靠自己双手争取,而不能等幸运从天上掉下来。可是,争取这种事,往往事倍功半,好在,他通过刘启明,总算打开通往管理核心的大门。

虞山卿不露声色地一笑,笑意只在他嘴角显露一下,便告消失。他当着刘总工的面,做出主动拉拢宋运辉的表象,他感觉,刘总工言语中有欣赏宋运辉的意思,很想拉宋运辉为我所用。人人都喜欢白纸。他又瞥了眼闭目养神似的宋运辉,笑道:“又打盹了?哎,你的小朋友小梁的爸爸是做什么的?”

宋运辉看一眼虞山卿,挺反感这个问题,不愿回答:“还说我打盹,看你的眼睛也是熊猫眼,最近赶什么?”

虞山卿当然不会坦白整顿办的工作,只春风满面地道:“谈恋爱啊,恋爱。呵呵……”

宋运辉听了恨不得挥拳照鼻子揍过去,心里不由想到梁思申为他出的气。嘿,小姑娘就比他有策略得多,可见是每天在家努力生活、努力实践的结果。冲那小家伙在饮食店端着女王架子说出来的损话,可见她所谓学贵族礼仪,不过是为自己披上一张羊皮。宋运辉想到这儿不由一笑,每个人身上都深深刻有生活的轨迹。相比梁思申之于饮食店,他在眼下这场合,又何尝不是小孩子投入成人社会?他也装傻即可。他又是不由一笑,他这个辅导员Mr.Song还得向小小梁思申偷招儿。

按说,今天的会议并不是党务会议,由水书记通知召开已经不符合规程,但费厂长他们却赴会了。还不到四点,水书记先开口说话,将会议主持权也抢了过去。

“人都到齐了吧?趁费厂长明天回去北京之前,把近期有关设备改造的工作提出来,会议上理一下思路,统一一下思想,确定未来工作方向。时不我待,今天的会议必须形成决议,本次决议,将成为设备改造的指导纲领,指导未来设备改造工作的进行。因此我们的讨论有必要全面、深入、细致。今天会议按照以下议程进行:第一,运销处就目前国家计划政策情况,从计划为主,市场为辅角度,谈设备改造的必要性;第二,厂办介绍我厂设备改造提请审批的程序,和预期可能获得的资金划拨;第三,总工办详细介绍已经完成的工作,以及进一步的工作方案;第四,讨论确定最终改造方案的框架,并就下一步工作做出人事、行政、财力上的安排,确保下一步工作平稳有序地展开。事不宜迟,老费,开始第一项议程吧!”

水书记有没有私心?起码宋运辉看不出来,估计费厂长也无话可说,反正费厂长点头同意,让运销处长开始发言。所有的发言,宋运辉都认真地听,认真地做笔记,有些内容,简直是弥补他可行性报告中的不足,如果宋运辉自作多情一些,都会以为这是水书记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给他提供资料。旁边的虞山卿也听得极其认真,他也明白这个会议的重要性,很可能他们未来将所做方案形成拿去审批的文字,就需要拿今天的会议决议作指导。但他没像宋运辉那样地详细记录,而是融会贯通地记忆。

前两项,每完成一项,作一番讨论,几乎没有异议。第三项开始时,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竖起耳朵,竖起脊背,看一位副总工在黑板前介绍为什么选中FRC,FRC技术相对现有设备的先进性,FRC与现有设备的配套便利,金州现有技术力量对FRC技术消化的便利。宋运辉倒是没想到过这个技术消化的问题,一时心里难以取舍,究竟是应该技术适应工厂现状,为我所用,还是工厂适应甚至引导技术潮流。不过有一点他是肯定的,很奇怪,在行前,刘总工找他了解FRC资料至今,两个多月,他们竟才做了这么些事。当然,他们工作的细致是毋庸置疑的,他们拿出来的数据面面俱到。

副总工讲完,费厂长对水书记道:“老水,你看看,有什么需要修改补充。”这话出来,好几个人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都知道水书记不熟悉技术,费厂长这话是揭水书记的短。

宋运辉正考虑他要不要站出来说话,却听水书记开口:“我们听听大家的意见。有没有谁需要修改补充?小宋,你刚去北京查来资料,年轻人给我们提提意见。”

宋运辉听得出水书记话里的讽刺,起身沉静地道:“有。我对FRC技术的先进性有几点补充。”他的话说出口,在场大多数拎得清的人都惊愕,包括水书记,一张脸都黑了,全场沉寂。宋运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脸上虽然沉静,可宽大裤管里的两条腿,却瑟瑟轻颤,比第一次走上小学讲台做辅导员时候紧张百倍。

唯有刘总工开口:“小宋上来黑板前说。”

人人都看到宋运辉犹豫了一下,但只有宋运辉自己知道,他没犹豫,只是他的腿有点僵,忽然走动不了,使劲才能迈步。但走出一步,便似血脉畅通了,下一步就不再难了。他走到黑板前,面对一片亮闪闪的眼珠,那些都是久经沙场老将的眼珠,他需要运足内劲,才能正常说话。

“我补充一下FRC技术的先进性。就目前来看,FRC技术下生产出来的产品在国内市场属于顶尖,产品宜轻工业,副产品宜重工业,符合当前国家倡导轻工业加速发展政策的大前提。”宋运辉对站在这么多人面前非常不适应,就好像是普通人套上戏装跳大神,怎么也施展不开。他干咳一下才能接着说下去:“就国际市场而言,如果设备运行良好,产品应可以达到中到中高档,这种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有较大的需求,可以考虑出口创汇,为国出力,将购买设备的外汇挣回来……”

宋运辉话音未落,下面刘总工就提了一句:“好,这点我们没考虑到,应该补充进去。”

宋运辉不得不再轻咳一声,将话继续:“我这儿有数据比较,我在黑板上画出来。”他转向黑板,今天,他的板书前所未有地难看,他笔下的字跳跃无序。他身后,水书记虽然强自镇定,可胸膛剧烈起伏。

往往,数据是说明问题的最佳手段,何况是表明出处的数据。宋运辉一边写,下面一边交头接耳,大家纷纷议论,黑板上的数据为总工办的方案提供最佳佐证。

宋运辉最后落笔转身,费厂长抢在他前头,对水书记道:“老水,看来产品定位合理,我们把方案确定下来吧,下面开始讨论审批和配套工作。我看,也不用再另立班子,依旧总工办和生技处负责,原班人马重新组合一下,开展下一轮的工作。人手不够,从各处室抽调。目前设备改造工作作为重中之重,除正常生产运作之外,其他工作都必须围绕设备改造这个中心展开。我们确定一下下一步工作步骤。老刘,刘总工,你介绍下一步工作的思路。”

刘总工起身,对宋运辉道:“小宋,你资料搜集得很齐全,现在你下去听着。”

宋运辉照梁思申的思路,一本正经地对刘总工道:“可是,刘总,产品的正确并不意味FRC技术的最合理。这就比如同样是到达河的彼岸,一种办法是造桥,一种办法是用滚装船实现车客渡,造桥的办法是一劳永逸,并小成本运行,而滚装船却有较高运行成本,遇到气象因素还得停开,FRC就是属于滚装船这样的过渡技术,有成熟设备,却非成熟技术。根据我搜集的资料表明……”

“少啰唆,这是技术会议,不用比方来比方去,直接说结果。”下面水书记终于明白宋运辉的策略,以很不客气的语气配合一句。

刘总工一时站在黑板前很是尴尬,赞扬小宋资料搜集的话是他说的,他当然不便立刻当众收回,又不让小宋将后面的话说出来。会场上毕竟是两股势力在纠缠,而不是他的一言堂。宋运辉见此忙对着刘总工道:“对不起,刘总,请让我说完。根据我对FRC生产厂商代表的访问,我们原设备与FRC技术配套的最大问题在于动力车间、关键辅料和运行技术掌握的问题,这三个问题构成未来设备运行成本的居高不下。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预先考虑到。”

“预先考虑没错,可有没有成熟的替代技术?任何技术都有无可避免的缺陷。”

“刘总,对不起,替代技术的问题我后面会说,我紧张,第一次上讲台,您得让我一步一步说。”

刘总工无奈,他不是仗势欺人的主儿,他讲理,他不能欺负小年轻,他只好回去坐下。宋运辉松口气,感觉有汗水从耳边滑落,他顺手擦了一把。于是,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的紧张。刘总工下去坐下就道:“你先说动力车间,这个临界压力蒸气工作环境前面已经提到过。”

宋运辉道:“可没提到我们目前的动力车间设备,没一台锅炉能提供临界压力蒸气,如果采用FRC技术,我们还必须打上临界压力锅炉的设备成本,这笔成本相当巨大。还有在未来运行中,动力车间设备配套使用电力大幅上升导致运行成本的上升,必须考虑。”说着,他转身到黑板上写字,“这是我从应用FRC技术生产设备的两家厂商那儿初步了解到的设备大致价格,根据参数变化,变化范围可能是20%,我这儿再加一台临界压力锅炉大致价格,这是设备成本,然后我说关键辅料。FRC设备的特殊性,决定它使用的关键辅料必须进口,虽然量不大,但是考虑到外汇和未来的运行成本,这也是个问题,选择时候必须考虑。再一个是运行技术问题,FRC设备在运行中的不稳定,导致需要高成本培训运行工。以上是FRC技术的优点和缺点。”

宋运辉说完,也在黑板上写下密密麻麻的数据,才顿了一下,等待有人提问责难,但奇怪,没有。他不由看向刘总工,发觉刘总工脸色铁青,他怀疑刘总工心里在想,这宋运辉臭小子竟敢拿一份大学翻译草稿误导他们,事后又据此推翻他们。

他等了会儿,见没人发话,就继续讲下去。信心开始一点一滴地从脚底慢慢注入心脏。

“另有两项成熟技术,就是我说的类似造桥这样的技术,虽然任何技术站在历史角度来看,最终会被新技术赶超,可在目前阶段,这两项新技术有可取之处。从设备先期投资来看,有不需要改造动力车间的优点,所以虽然单个主体设备的造价高于FRC,可总体造价相对较低,请看图表。

“它们最终产品标准比较,请看表4。产品性能与FRC基本保持在相同级别。对于类似产品优缺点的阐述,前面已经说明。

“它们运行参数比较,包括FRC技术,请看表5。

“它们运行成本大致产生于以下环节,请看表6。

“它们……

“它们……

“它们……

“以上是三种技术的全面数据比较。需要说明的是,其中运输成本参照的是运销处长刚才的说明;运行成本我只能说出成本产生于什么环节,但我不知道金州的具体数据;设备进口关税等费用取自中技进出口总公司。有遗漏处,请各位领导批评指正。”

宋运辉说完,站在黑板前看了看众人的脸色,非常复杂,有灰头土脸的,也有兴奋的,还有漠然的,强持镇定的,等等,每张脸后面,都有各自一段心事。宋运辉看看没有表情的水书记,便自动走回自己位置。但还没等他坐下,忽听身后“啪”一声重响,他惊得往前一冲,小腿撞椅子上,撞得生疼。他忙回过头去,却见水书记虎着脸“呼”一下站起来,大声责问。

“我只问你们一句,你们看看黑板,再扪心自问,两个月,你们在做什么?告诉我!”

宋运辉心想,水书记借题发挥,动刀子了。他忙坐下,一手轻揉痛处,耳朵听水书记扫机关枪似的大骂,从设备改造方案论证中的经验主义作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到整顿办的教条主义作风,不接近基层,造空中楼阁,一年依然一事无成。虽然口口声声总工办生技处,可矛头直指费厂长和刘总工。虽然,宋运辉是水书记扭转局面的功臣,可水书记刀刀见血的痛骂,还是听得他心惊肉跳,何况被痛斥的那些人。再看虞山卿,也是面如土色,虞山卿的心情可想而知。

宋运辉微微低头听着,与大多数人一样。他眼中的水书记,除了那次在车间小办公室对着整顿办的人发火,其余时候都和蔼可亲,是个提携后进的长者,没想到,火山不暴发的时候很温和,火山暴发就是灾难。绝对是场灾难,宋运辉偷偷看着手表,一刻钟了,水书记还没有停歇的意思。水书记与雷东宝不同,雷东宝骂人脏话粗话一起来,甚至拳头也来,但水书记什么脏话粗话都没有,大义凛然,却令人无从辩驳。

然后,在敲定总工办生技处整顿办等罪状之后,水书记开始历数费厂长领导无方,说得出做不到,好大喜功;历数刘总工年老保守,不能走出去拿进来,故步自封;历数生技处诸人不思进取,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一路数落下来,竟然没人还嘴,包括费厂长,都低头听水书记将罪名落实到他们头上。

宋运辉这才想到,水书记前段时间一会儿退步,一会儿强硬,然后又退缩,原来是策略,是引蛇出洞、一举歼灭的策略啊。否则,总工办的人们能那么轻敌吗?怎么说,他们有集体的智慧,有那么多的熟练人手,有全厂的配合。他们被麻痹了。

宋运辉置身事外,听着,考虑着,心里感慨万千。水书记这人非常可怕,是个步步心计、步步为营的强人。如果他进厂不是老徐推荐,今天的结果又会是如何?站在水书记的对立面上?想着就令人毛骨悚然。水书记做事,可以为解决路上的绊脚石,而把整条路封闭,不顾大局之惨重损失,可是水书记又可以最快最有效地调动人手,将事情做成。此人的心,一定跟铁一般冷,一般硬。这样的人,只有“可怕”俩字可以形容。

这时,宋运辉开始同情刘总工,起码,刘总工的技术在他接触的人里面是首屈一指,刘总工只是毁在墨守成规,果然是年老了。而那些生技处的中年人和年轻人,他不予同情,他在图书馆泡着的时候,都没见那些工程师来查资料,路是人走出来的,自己不走,今天挨骂别怨人。

好不容易,水书记止住痛骂,在近晚七点褪色的夕阳下,开始一人独断,调整领导班子。整顿办的工作归口黄副厂长负责,会上重新确定工作框架。水书记一路说下来,大家做笔记记下自己要做的,条理一清二楚,直说了近一个小时。至此,谁还敢提出反对意见,谁有脸提出?总工办和费厂长的脸皮被水书记的暗中布局剥得一干二净。

设备改造依然归口总工办,但改由机修分厂程厂长临时负责,水书记直接督导,明天开会,会议名单一、二、三,会议组成新班子后再定方案。务必雷厉风行,拒绝拖拖拉拉。

会议在日光灯下结束,结束时间接近晚九点,没人敢有饥饿的感觉。宋运辉也没有,他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对自己的安排,只有在明天的设备改造会议名单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其他没有。宋运辉自嘲地心想,也合该如此,他到水书记发火后开始调整领导班子时,才明白自己的角色,不过是个没脑袋的打手,有点卑鄙的带血的刀子而已,接下来,他该走回轨道,该怎样就怎样。但是,被人从人格上鄙薄,可能是免不了的了。甘愿充当打手,充当刀子,这样的人……他自己先鄙视一把。

但是出乎宋运辉的意料,会议结束,有那么多人在走廊上,在楼梯上,在自行车棚,向他表示善意。他一时应付不过来,内心也无法适应,只保持着微笑,只说“谢谢”,其他啥都不说。回去路上,好几辆自行车同行,好在大伙儿也没太多话,怕太高声笑语得罪了其中某一方,谁知道未来会怎样发展呢。宋运辉路过图书馆时候想,刘总工彻底恨上他了。

回去寝室,与寻建祥说起今天开会的事,寻建祥挺为刘总工可惜,这老头其实是不错的人,要是专心搞技术,就什么事都没有。费厂长技术也非常好,哪儿都拿得出手,可就是不会管人啊。宋运辉感慨,哪有可能专心做技术,做技术就要涉及运营、维修、核算、管理,就要与人协调扯皮,就得卷入是非。寻建祥问宋运辉赢了为什么还不高兴,宋运辉说,没想到是这结果,他还没从会议场合回魂。寻建祥斥责,想那么多干什么,赢了就高兴,输了就哭,多简单的事,有些人就是自己给自己磨叽死的。宋运辉讪笑。

今天后,他是彻底站队了,也只有一条路走到黑了。否则,打手之后又做叛徒,他又不是虞山卿。可是,他对水书记,此时有敬服,却无好感,怎么办?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积极性。他说服自己,做事还是做事,做事是为自己为工厂。

可无论想什么,他总是想到今天会议上他所扮演的角色,总觉得心中像吞了只苍蝇一样不自在。以后,想必他有更多机会做打手做匕首,他很卑鄙。

他也想到刘启明,今天之后虞山卿那个见风使舵的人会不会赶紧与刘启明划清界限?

他吃一只寻建祥开恩给他买的驴打滚,无力地倒在床上。手臂一张,碰到一块硬物,取来一看,原来是梁思申送来的书。他想,干脆拿这书消遣吧,他今天脑袋混得很。

小说与专业书不同,专业书翻来覆去那几个单词,三年下来,早倒背如流,可小说里面却好多不熟悉的新词汇。他不得不拿起字典一边看一边翻。没想到一看就放不下手。这是非常好看的推理小说,令人看了前面就想看后面,不看完不能释卷。

直到寻建祥怨声载道地去上大夜班,他才想到天已半夜,此时,他已平静如常,满心只有波洛的影子。可爱的梁思申,她怎么什么都懂,她又一次帮了他。再次回首刚才的会议,他已经平静许多。他可以很理性地想,只能如此,虽然不是阶级斗争,可也只能你死我活,今天不是水书记把他们打下去,就是水书记遭殃,而他得跟着受连累。他早已绑在水书记的那条船上。只能如此了。

站水书记的立场上,水书记又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换谁都是一样心狠手辣,看今天费厂长最先的表现就知道。既然走上这条道儿,看来只有一条道走到黑。这事儿,谁都做得出来,道理清楚得很。他其实开会最初,还不是殚精竭虑,考虑如何采取手段,想将对方一击命中吗?他可能是被水书记排山倒海般骂人的罡风震晕了。

啥都别想,想是这样,不想也是这样,都那样,没回头路了。明天还要开会,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为自己争取相应的位置。唉,都那样了。

宋运辉睡下时候,心情还是沉重。为前途,更为自己今天的行为。

第二天的会议气氛相对轻松,大局已定,虽然费厂长与刘总工依然在位,可整顿办与设备改造办两个近期重点工作部门与他们的切割,已经导致他们再无法发号施令。其他人自然无力再与水书记对碰,要么偃旗息鼓,要么做一次墙头草,第二天的会议上,再不见剑拔弩张。

水书记一点都不避讳,会议开始,就论功行赏。除了宋运辉,当然还有其他人。宋运辉被提前授予助工职称,提前转正,归属生技处,工资比转正后再上涨一级,目前进入设备改造办工作。会上,水书记表扬宋运辉吃苦耐劳,勤学上进,应该成为新进大学生的表率。他也下达命令,此后,新分配进来的大学生必须先下车间锻炼。

但在座明眼人,包括宋运辉自己都清楚,这个赏,雷声大雨点小,所谓提前授予助工职称和提前转正,也就比虞山卿之类同期进厂大学生提前了一个月。再过不到一个月,虞山卿等人也可以满一周年而转正。唯一的干货是涨一级工资。这个赏,与宋运辉所做事的重要性相比,显然不能相提并论。因此,不少昨天会议后确认宋运辉是水书记手头一枚重要棋子,是重点培养对象的人,开始怀疑动摇。按说,昨天宋运辉即使没帮上水书记的忙,可他所做的工作已经足够重重行赏,涨一级工资是理所当然,可为什么水书记对他如此吝啬?会后众说纷纭。

宋运辉心里则是印证了昨日会后的想法,因为这样的行赏,也就够打发打手的级别。今天这个会议出来,估计他的打手身份就这么被坐实了。想到他平日里看待那些打手的眼光,再想想自己如今背后的眼光,宋运辉心头凉飕飕的。

而更让他郁闷的是,水书记今天直接拿他的可行性计划草案作框架,只另外添加两条必须抓紧做起来的工作,一是开始立项申报,报告在一周内拿出;二是向已经引进国外设备的同行取经,以不走弯路。会议同时明确工作框架,什么什么事在某某时间段做出,责任人谁、谁、谁。这个责任人的排序颇为讲究,有职务的按职务排序,没职务的按资历排序,宋运辉总是恭陪末尾。而且宋运辉的名字满纸飞,就是取经和进京申报之类的好事没份。进会场时候宋运辉是内涵地沉默,出会场时候宋运辉是失望地沉默。

然后,开始按部就班地工作。虽然有明确的工作指导框架,可宋运辉明显感受到相关人员的扯皮推搪计较。比如申报文案的编写,交给宋运辉写,其实只要两天,可责任人的第一位却带着大伙儿左一个会议,右一个会议,讨论来讨论去,一个会议只能写出一页,写的东西不见高明,只见“稳重”。宋运辉倒是不反对讨论,他心疼磨蹭掉的时间。可是,他现在已不是自由人,不像以前可以挂在一车间却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现在得身不由己地出席那些打发时间的会议。往往一天两三个会议,做事只能拿到业余时间。

他有时真想自己拟一份报告交给会议讨论,免得他们拖拖拉拉没完,但他没做。他知道那么做显然有否定领导的意思。可每天转悠着从一个会议室到另一个会议室,那真是他妈的憋闷。

反而是整顿办的工作做得轰轰烈烈,水书记亲自参与,一抓到人,从车间工段将工作开展起来,然后才集中到上面终审通过。一时之间,大家嘴里都是整顿办,而不见设备改造办。

周五的会议,宋运辉没有参与,他借口到图书馆查资料离开沉闷的地方。

他如今是什么形象,他从寻建祥有些支支吾吾的表述中得到答案,有人说他枉做小人,最后也并不被水书记待见,有人说他急功近利,可这样急吼吼的人谁敢用他,最终被冷搁是必然。虽然同事与他见面时候都是客客气气,可背后转身,都不知怎么议论他。宋运辉自那天开会以翔实数据顶翻总工办之后,一直心情极差,每晚需要梁思申送来的小说镇定心神才能睡觉,他是硬撑着凭良心做事,才依然努力地工作。他扪心自问,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他重新作一回选择,他会怎么做?他想来想去,他别无选择,除非他什么都不做,嘻嘻哈哈地混日子,否则,他依然会被水书记挑中,做那条大棒,他甚至没有拒绝做大棒的资格。

一路胡思乱想着,宋运辉骑过了图书馆都没看到。等蓦然醒悟,才看到这都快到集体宿舍了。他忙又倒回去,得深呼吸一下,才能走进图书馆。不出所料,刘启明一看见他就别过头去不理,但从下面抽屉取出一叠资料“啪”一声拍在台子上。

宋运辉没吱声,拿了资料找自己常坐的桌子,背对大门。翻翻刘启明扔给他的资料,不出所料,就是他过去的翻译手稿。不错,这本有关FRC技术的手稿现在谁都用不上了。他又想到前几天一直在犹豫的事情,要不要把刘总工的笔记本还给刘总工。今天,刘总工把手稿还他,他还有脸再昧着刘总工的笔记不还吗?他想了想,还是两个字,“不还”。原因?他就是小人。

摊开图纸,他便专心查起资料来。他索性横下一条心,心里冷笑着想,又能怎样?小时候做了十多年的狗崽子,不也好好活过来了吗?

但他都没查多少数据,忽然有个人匆匆忙忙冲进阅览室,大声喊道:“宋运辉,哪个宋运辉?水书记让你立刻回去开会。快去,水书记秘书说都在那儿发火呢。”

宋运辉很想放肆地来一句“不去”,可还是默默收拾了图纸,托给老管理员帮保存着,省得回头出门又得开出门证。

没进门,就听见水书记的怒骂。宋运辉在门口敲了一下门,才进去里面找位置坐下。水书记的怒斥早追了过来:“宋运辉,为什么不开会?”

“今天会议是讨论财务有关问题,我对此没有贡献,所以出去图书馆查阅资料。”

“你宋运辉才工作几天,你能懂多少事,你不懂就老老实实听着,学!谁让你自说自话搞独立王国?”

宋运辉豁出去了,这种日子还不如被贬去车间继续倒班,他迎着水书记的目光,不卑不亢地道:“我在学,回头我会花三十分钟时间把三小时会议的记录深刻领会一遍。”

水书记阴森森地盯着宋运辉:“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有才可以如此嚣张?”

宋运辉这才收回目光,微微低头,但只说一句:“对不起”。后面,任凭水书记怎么批评,他不再开口。

水书记又批评两句,但立刻停止针对宋运辉,继续对全体申报报告组成员道:“说,一个一个表态,今天星期五,我星期一去北京,机票已经定下,我拿什么去申报!”

组长汗流浃背,说周日不休息,晚上不回家,保证周一拿出报告。水书记立刻砸回去,问难道让他拿着手稿去北京?难道就不给出一天排版刻字时间?于是其他人接下来表态,将交稿时间提早到周日。表态顺序,按照表格上责任人排名,丝毫不乱。最后轮到宋运辉,宋运辉道:“集体负责,等于个人不负责任。如果信得过我,我执笔,各位在座前辈提供宝贵经验,我明天下午拿出初稿,如有贻误,唯我是问。”

众人听了心惊,心说这小伙子虽然没直说,可摆明了指责水书记原定方案不正确,才导致今天工作拖拉无法如期完成。大家都偷偷看向水书记,看水书记如何发作。但没想到,水书记没立刻发作,而是两眼阴沉沉地盯着宋运辉,再看宋运辉,则是大义凛然地瞪回去,一副初生牛犊的样子。

终于,水书记语气和缓地道:“明天下午四点,把初稿交给我。如果交不出,唯你是问?你有几个脑袋?散会。”说完,水书记头也不回走了出去。身后,众人长出一口粗气,宋运辉甚至得活动一下脖子做一个扩胸运动,才能活转过来。

组长连忙对宋运辉道:“快动手,书记一行已经定了周一的机票,也已经跟部里领导约定时间。天哪,怎么扣得那么紧。”

另有人道:“小宋,胆子蛮大的嘛,书记还真吃这一套。”

组长道:“别说了,干活。”

宋运辉问组长要来小会议室钥匙,去自己办公室找到平日读报笔记,和所有资料,再回到开会的会议室,反锁上门,又将朝走廊一面的窗户关上,窗帘拉上,一个人根据小组会议决定的提纲开始起草报告。刚刚走过另一个会议室,也是设备改造办霸占的会议室,又见水书记在骂人。他想,这完全是领导者的指导方针问题,水书记不用骂别人。

其实,作为申报报告,讲的只要是大体情况就行,那个扭转局势会议上通过的决议已经够说明绝大多数问题。宋运辉所做的,主要还是陈情,是决定以何种语气向部领导和计经委传达金州总厂迫切的设备改造要求。他在报告里重点突出两件事,一是金州总厂响应中央号召,不作设备成套引进,而是以较少外汇引进主要设备,其他辅助设备由金州自我消化;二是说到目前考虑的两项新技术新工艺对未来产品定位的影响,对我国该类产业界整体水平的提升,以及在国际方面的影响,这影响,包括政治影响和经济影响。类似高品位产品的出口,将出口创汇为国家作出贡献。

宋运辉从没接触过高层的报告,不知道类似官样文章该怎么写,他接触最多的还是大学里翻译过的那些资料,那些对成本市场等斤斤计较的老外的报告,那些翻译资料他一稿二稿三稿地反复整理,早已将其中套路铭记在心,他下笔,也无可避免地带上浓重的市场色彩,重点将引进设备的经济影响说得天花乱坠。

中午直到饿了才想起吃饭,出去找食堂,早已关门,无奈找饮食店,看到张淑桦,但张淑桦看见他却三步并作两步逃进厨房躲了。宋运辉吃两大碗青菜肉丝面,又去副食品商店买一斤半最便宜的方饼,飞车回去会议室继续。他晚上干脆没出去吃饭,就啃方饼,只恨自己写字不够快,没法将胸中早考虑成熟的意思用笔飞快表达出来。他只找了两次财务室的同仁,其他都没找。他心中略带轻蔑地想,其实,要什么小组,他一个人完全可以对付。对,他就是狂,但是有什么办法,他有料,用水书记的话说,他有才,他嚣张。

有才,唯有用行动证明,才最有效。宋运辉一夜没回去寝室,累了就在会议桌上睡一觉,一觉醒来天刚蒙蒙亮,他去楼梯间厕所洗把脸继续写。中午下班前,顶着两只红眼睛,把报告草稿交到水书记办公室。连水书记都脱口而出:“这么快?”

厚积薄发!宋运辉嘴上没说,心里狂傲地给了自己一个回答。他缺少的只是工作经验,但对付这种申报报告,还是绰绰有余。

水书记看了一下页数,没抬头,道:“坐,自己倒茶。”

正好,下班铃声响起,宋运辉没坐下,道:“水书记,我三餐没吃了,得回去吃饭。饭后我立刻过来。”

水书记闻言“嘿”一声笑出来,起身道:“我请你吃饭,边吃边聊。下午放你回去睡觉。”

宋运辉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见水书记果真收拾起报告放进公文包里,起身下班,他愣怔地跟出去,跟下楼,各自找到自行车,水书记招手叫他跟上,他一直愣愣地跟到水书记家里,就在一起下班的全厂白班人员众目睽睽之下。

水书记家有保姆做菜,进门就可以吃,一桌吃的还有水书记爱人。水书记有两个儿子,老大结婚了搬出去自己过,老二被总厂派到上海接待站。水书记直接问宋运辉前几天是不是有情绪,宋运辉也直说有,最受不了的就是原以为可以大干快上,没想到还是传说中的机关磨洋工。但水书记就是追问宋运辉对众人传说他枉做小人这话的态度,宋运辉有些招架不住,回答三个字,“受不了”。水书记立刻笑呵呵地就给了一句结论,说难怪昨天那么顶嘴。宋运辉挺不好意思。

然后,水书记一边吃饭一边看报告,水书记的爱人则是对宋运辉问长问短,害宋运辉这顿饭吃得极其别扭,虽然菜是真好,水书记夹到他饭碗里的一只鸡腿真肥腴。一直到水书记爱人吃完先进去卧室午睡,宋运辉才松口气,大吃特吃,他早饿坏了。好在水家菜多,他大吃也不会影响水书记没菜下饭。

水书记吃得慢悠悠的,戴着老花镜看得也很慢,反正天热,不愁饭凉没法吃。吃完才看完,却一直摇头:“不对,这味道不对,写得是很吸引人,换我是部委领导也会被鼓动,可是整体味道不对,没有公文味道。”

宋运辉只得承认:“我从没写过这么重要的公文,但提纲是我们小组讨论决定的,应该没错。”

水书记没回答,坐到沙发上又翻来覆去地看,拿铅笔画出有疑问的地方。宋运辉旁边看着,心中却挺平静,他认为绝对不会有问题,他有自信,按照小组所讨论的提纲,他的写法应该是最佳表述。

但是,水书记最终还是指出,社会效益和政治影响方面写得太少,虽然引用了国家整顿政策中有关条文,提到不成套引进的问题,但还应该再提几条别的,比如国家对目前工业企业技术改造的决定必须提到;对我国当前面临的为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为建设一个具有高度民主、高度文明的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的中心任务必须提到;对国民经济中重大比例严重失调、消费品行业必须加快发展的状况必须提到;甚至还应该宣传一下金州推行整顿以后经济效益的提高。水书记说,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内容,必须到资料室查了资料补充进去,其他基本可以通过。宋运辉心说整顿真正的开始才一周,哪里能出效果,怎么写。但他只说了句这下没法睡午觉了,取了水书记的铅笔将刚才水书记说的几个重点稍微记了下,被水书记放出家门回去再写。

但水书记看了修改稿后还是觉得这味道怎么看怎么怪,又叫来厂办的两个笔杆子来看了一遍,有个笔杆子指出这是因为宋运辉写的东西完全不符合既有套路。水书记这才恍然,但笑着叫下面去刻印了。宋运辉回去睡觉,睡前都不需要梁思申的书作镇定,躺下就睡着。只觉得心里郁积的疑团已经散开。至于原因,他也不知道。

水书记周一下午坐飞机去北京前,又分别召开整顿办和设备改造办两个会议,宋运辉在设备改造办又被调入设备组,负责新旧设备的参数衔接工作。而在整顿办会议上,水书记说,你宋运辉不是累不死吗,那就负责一车间整顿工作的督导联络整理。于是,宋运辉在继去水书记家吃饭被人刮目相看之后没两天,又被人视为笑柄,众人人前人后都不避讳,直称他为“累不死”。不过,一些有一定地位,关注着局势的,又明白水书记一向工作作风的明白人却从这一波三折和多次压下重任中解读到,水书记重视宋运辉。

宋运辉在某些人眼里成为明日之星,但在同样资历同样级别的人眼里,却成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共 6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gāng fēng] 罡风
    罡风,指强劲的风,所到之处,扫荡一切

  2. 杨烁的粉丝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让送运萍过世呢,因为喜欢雷东宝和送宋运萍的那种爱情,简单,清甜

    1. 匿名说道:

      红颜薄命,就像徐县长爱人也过世恋

    2. 赤水幽人说道:

      小萍不死,雷这样的时代性人物不会有所成,改革风云不会大起大落,雷的人生也不公圆润丰满

  3. 匿名说道:

    这就是现代版的宫斗戏啊

  4. 匿名说道:

    上官婉儿加李清照。

回复匿名的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