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3 · 03

阿耐2018年01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雷东宝在家一直乐呵呵的,在外面却遇到烦心事。徐书记年前已经回去北京,回去前徐书记亲自出手为他做了很多事,他被评为八二年的省劳模,又被补选为市人大代表,小雷家大队成为全县骄傲这个调子几乎无法被改变了。当然,雷东宝遵照徐书记的指示,与陈平原加意“结交”,同时继续为陈平原的政绩增光添彩。只是徐书记一走,雷东宝心里空落落的,一下少了支撑。以前徐书记虽然没怎么出手帮忙,可他总感觉有徐书记在,天不会变。

还有,他给市电线电缆厂做的一个职工宿舍工程,等去年工程结束,那些职工赶着搬进还没干透的房子,电线厂宿舍的包工费和从小雷家拿钢筋水泥预制板砖瓦泥沙的钱却拿不出来。那厂长与雷东宝商量先给职工过个好年,年后工资不发,也得找二轻局“婆婆”出面到银行贷款将钱还上。雷东宝不是黄世仁的黑心肠,想着总不能不让人家过年,再说也相信国营单位的信用,怎么说人家都有国家管着不愁他们不还。但没想到,过了年再让人去讨钱,厂长一直避而不见,那些住上新宿舍的职工将上门讨债的轰出厂门。

雷东宝找上级反映,找电线厂婆家二轻局反映,可上级部门领导说,电线厂确实没钱,没钱你难道能吃了那厂长?雷东宝不干了,没钱造什么宿舍,没钱住什么宿舍,这不是骗他们小雷家的钱为他们自己谋福利吗?雷东宝发狠,叫几个没事的老头老太去电线厂附近盯着,只要看到厂长进出立刻回来报告。果然,那厂长躲了几天,见风平浪静了,中午趁人吃饭时候悄悄从后门回厂。小雷家警觉的老头立刻骑车回来通报,这老头正是老猢狲。

老猢狲是个明白事儿的,心中算盘子一打,咦,这么大笔的钱被赖,往后肯定影响到他们这些老人的劳保工资和医疗费,他心急,积极向队长要求去逮那厂长,队长也怕那些没见过世面的老头老太完不成任务,想这种小事儿老猢狲别想捣出花样来,就让老猢狲负责去了。

老猢狲果然负责。他有本事,他能煽动老太老头们的积极性,他又能合理安排盯梢位置。白天忙完回来,他还不嫌累地捧着饭碗到晒场向大伙儿宣传那个电线厂厂长不是东西。都不用雷东宝拧开广播喇叭作解释,小雷家上上下下早被老猢狲的思想工作做得同仇敌忾,群情激奋,知道有人敢喝小雷家人的血。

因此,老猢狲回来一吆喝,说电线厂厂长回厂,大伙儿赶紧去抓,不用雷东宝招呼,大伙自发抄起家伙跳上一辆中型拖拉机,三辆手扶拖拉机,满满四车壮年汉子,加后面跟着骑自行车的,黑压压涌向市电线厂。宋运萍一见这架势,大惊,可她腆着肚子哪里能跟得上雷东宝,又哪里能骑车赶去劝阻,只有急急去兔毛收购站找士根,没想到士根也抄起家伙正想冲出门。听到宋运萍的忧虑,士根却让她别担心,他有数,他会盯着。

宋运萍知道士根是个极其稳当的人,见他这么答应,这才稍微放心。可回到队部会计室,她还是度日如年,如热锅上蚂蚁一般等待来自前方的消息。她更关心小宝爸的安危,她很怕雷东宝抑制不住怒气,指挥小雷家黑压压的农民大打出手,她见过以前那些群情激奋的人一旦动手局势便无法控制,什么事都会发生,到时,可能得流血了。无论哪一方流血,都不是她乐见的,她担心,士根真阻止得了雷东宝吗?

宋运萍急得双手微颤,无法算账。她坐立不安,时时站到窗户前看他们回来的必经之路,可那条路现在遮满果树,果树上开着粉红粉白的花,就是没大队人马回来,有见一个两个,那还是赶着出去的。她双腿酸软没力气,没法多站,可又坐不住,扶着窗户勉强站着,她现在哪还有心思欣赏满眼的春花。

忽然,旁边队部办公室有电话铃响,她忙过去打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的门接起电话,没等电话筒放到耳边,那边霹雳似的一声喝,自报家门说是县公安局的,叫雷东宝听电话,宋运萍忙说领导们都不在,问是不是谁闯祸了。那边又问一大帮人去市里干什么,宋运萍不敢隐瞒,将原委说了,公安局那边大叫胡闹,骂这是闯大祸,没说完就重重挂了电话。

宋运萍更是担心得手足无措,公安局的人都给惊动了,而且都没顾及雷东宝的劳模和人大代表身份说胡闹,不知道雷东宝那儿究竟闹成什么样儿,她真想骑上车飞快过去看,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干着急。报纸上一直在说要清除干部队伍中的三种人,不知他们会不会把东宝当作三种人之一的打砸抢分子处理呢?宋运萍愁得脸都绿了。

但没等她走出队部办公室,电话铃又响,这回来电话的居然是陈平原县长。陈平原在电话那端大叫胡闹,宋运萍按捺担忧,忙替自己丈夫辩解说电线厂赖账太无理,今天听说厂长偷偷回来,大家都激动,雷东宝知情后忙跟去阻止了。陈平原严厉说等雷东宝回来就去县里见他。宋运萍放下电话,揉着胸口喘不过气来,事情都闹到县里了,会不会有善终?最要命的是,小雷家的农民会不会与电线厂工人打起来?都是手里有家伙的,真打起来,那就不可收拾了。

她扶着墙回去,瘫在椅子上起不来。正胡思乱想着,四宝媳妇冲进来,报说有汽车运钢筋来,预制品厂能做主的都去市里了,依规矩只有大队会计能出面代替去点数。宋运萍不得不硬撑着起来,跟四宝媳妇过去。四宝媳妇极其殷勤,当然,宋运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现在出门,到处看到笑脸,还不是因为小宝爸,唉,不知他现在怎么样。

宋运萍赶着来到预制品厂,幸好,厂里还有从别个大队招来的临时工,她拿着送货单让人爬上去点数。正确无误后,她让四宝媳妇请司机到厂办公室休息喝茶,她指挥着临时工们装卸,卸下来的钢筋卷她还得仔细对照一下挂牌上的数字。这些程序,她以前来这儿看一次就会了,不用人教。

如今的预制品厂已经鸟枪换炮,装上一架旧龙门吊,装卸再不用像宋运辉在的时候需要动脑筋巧用三脚架和手动葫芦,现在只要有人在下面摁控制器上的红绿按钮就行。但是那些临时工平时没有用龙门吊的机会,不很懂得操控龙门吊的速度,走顺走快了却一个急刹,惯性使得钢筋悬在半空乱晃,吊着钢筋卷的钢丝缆“嘎嘎”作响。

宋运萍感觉吊着她心脏的那些血管也在胸腔“嘎嘎”作响,有不胜负荷之势。她担忧着冲去市里的那人,无时无刻。

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每个冲向市电线厂的人都这样想,包括雷东宝也这么想。雷东宝还想,欠他们小雷家的,等于踩他雷东宝的脸,这不反了吗?更有老猢狲献计献策,说讨不来钱,就搬他们的设备,搬来设备才能逼他们拿钱来赎,也有人说扣了那狗娘养的厂长,不拿钱还债不放人。所有朴素却被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讨债办法都被大家拥护,大家一路奔赴现场,一路讨论得出结论,前车传后车,后车传前车,拉大嗓门传递的讨论异常能说服人,渐渐地,大家打定同样的主意,吼出同样的声音,挂上同样的表情。

一路跋涉,一路呼喝,赶到市电线厂,已是下午。大伙儿还没下车,就看到紧闭的市电线厂大门内工人们同样操持着家伙严阵以待,激动情绪不亚于小雷家农民。隔着工人与农民,是穿绿警服的警察,也是严阵以待。老猢狲一见就大喊,他们欠我们钱还有理了,他们还找警察保护咧,活该我们小雷家倒霉咧。老猢狲这性格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越乱越兴奋的,这等场合,他如鱼得水,也没法计较这事儿对自己有利无利了,只拍着脑门凭本能做事,眼下,干柴烈火,这点子火星正好点燃看见严峻场面有点犹豫的农民。

所有的农民都指责痛骂警察包庇恶意赖账。警察请大家安静理性有话商量,可没人听他们的,因为里面的工人也一起鼓噪,与农民对骂,对骂的声音掩盖理性。双方的阵营越来越压缩,警察陷于两阵夹心位置难以施展。

雷东宝也是热了脑袋,因为他看到那个欺骗他的厂长也在紧闭大门内冲他吆喝辱骂,厂长辱骂的话通过工人的口号传递出来,就是骂他傻,自己上当撞枪口。雷东宝打小没受过这样的欺骗,气得头昏脑涨,抄起手中木棍想扔那厂长,被士根死死抱住,提醒雷东宝千万不能动手,不能伤人,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违法落人口实。雷东宝哪里肯听,他不把手中木棍扔出去,出不了心中那口恶气。他春节以来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地要钱,处处被人踢皮球打官腔,心中别提多少怨愤。他身强力壮,士根哪是对手。眼看就要挣脱,又一个人伸手一把抱住他。他回头一看,居然是陈平原县长。

陈平原的出现让雷东宝稍微收敛,可他依然大力挣扎,向陈县长诉说不公。陈平原明确表示,讨债可以,不许械斗,不许闹事。雷东宝说那还有什么办法把钱讨回来,电线厂明显是恶意赖账,陈平原说他负责联络各部解决。士根见此忙大声告诉乡邻,说县长说话了,大家收起锄头,倒退十米。雷东宝虽然不情愿,可在陈平原的催促下,还是回头大声吆喝大家倒退。他的话不仅声音响亮得多,比士根的号召力也大得多,大家虽然一样的不情愿,可还是乖乖倒退。

倒退中,有人高喊,不让冲进厂里,又不还债,不如扒了新宿舍,大家都别想好过。此话得到大家的一致响应,众人一起高喊扒了宿舍扒了宿舍,这一来,犹如围魏救赵,原本以为守住大门固若金汤以逸待劳的工人在里面急了,电线厂宿舍一造就是几十户,这里面的人几乎大半与新宿舍有关,扒了工厂可以,扒宿舍绝对不可以。见到小雷家人退后,还以为小雷家人赶去扒房,这下轮到工人叫嚣着要冲出来追打,名为保护家园。

警察不得不全力封住工厂大门,不过好在那些工人也不敢从窗户跳出来落单。这时,市里的各级领导也纷纷赶来。赶来的大领导一见陈平原在场,都不约而同冲他大喝一声胡闹,搞得陈平原也是上了肝火,扣住雷东宝的那只手跟钢箍一般狠。雷东宝浑然不觉得疼,兀自大声向各级领导解释其中原委,说电线厂骗的是小雷家人的血汗钱,这些钱都是要拿来看病养老的,说电线厂按计划生产按计划购销,有多少钱他们厂长自己心里清楚,他们这是存心赖账整死小雷家。雷东宝说,身边农民们响应,农民们天生的大嗓门震得领导们恍若身处惊涛骇浪之中。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而在惊涛骇浪之中,雷东宝捕捉到一个声音,那是曾在小雷家现场办公帮助解决问题的副市长的声音,副市长也说赖钱问题他主导解决。雷东宝立刻刹住所有含冤的话,转头指挥大家回去。而那些在里面正与警察对抗的工人一看不好,以为农民们真去扒宿舍了,大急,有人拖来消防水管水枪,旋开消防笼头,高压水喷向门外所有人。这下,把在场领导和警察也打火了。

乱象中,只听“砰砰”两声暴响,别人可以不知道,当过兵的雷东宝却是听得清楚,那是枪响。他这会儿彻头彻尾清楚了,忙顶着水柱冲击,指挥小雷家大队大伙儿回去,立刻回去,谁不回去,他当头就是一棍子。小雷家上下本来就听他的,即使有肝火上涌不肯退走的,被他一棍子也敲醒了,纷纷退走。依然上蹿下跳的老猢狲也挨了他一棍子。领导们也被高压水冲得回撤,跟着小雷家大队众人一齐走,看雷东宝提棍子将众人赶上拖拉机回家。这时,工厂工人也看到黑洞洞的枪口,连忙关了高压水,两下里平静下来。

浇得透湿的各级领导扯上雷东宝和电线厂厂长,回机关开会。雷东宝想跟士根说几句话,作个交代,被气急败坏的陈平原一脚踹进车里,紧跟领导将车开走。士根见此连忙踩上自行车赶回家。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