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3 · 01

阿耐2018年01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元旦,一工段有个倒班工人需要调休参加家里弟弟的婚礼,宋运辉好心顶替一下。新年伊始,他就得来两天调休。

元旦过去没多久,总厂召开团代会,宋运辉也不知自己怎么就成了一车间的团员代表,有幸参加总厂的团代会。想到以前入个团就像偷袭一般艰难,而如今水书记竟然亲自暗示他可以写入党申请,而且还可以作为优秀团员代表参加团代会,凭此,他相信,成分问题以后在金州可能再也不成为问题。再想到目前小办公室是水书记指示安排,他怀疑参加团代会的资格即使水书记没吱声,车间团支部书记在车间党支部书记指示下,也肯定是受了水书记的影响。对水书记,他感情复杂。

早在知道要参加这个会议时,寻建祥就提醒宋运辉穿好一点,说这种在厂区外召开的脱产会议是变相相亲场,穿好一点钓一个女朋友来,这是最好机会。宋运辉想在意也没法在意,进工厂近半年来,他心思全在工作上,根本没有去哪儿买些衣料子做件好看衣服的心思,他还是穿着工作棉袄去开会。一进充作会场的电影院,不得了,闪亮灯光下,年轻男女争妍斗艳,女同志雪花呢的大衣领子上更是围着嵌金银丝的玻璃丝纱巾,看上去好像只有他一个穿的是工作服。好在宋运辉对于穿着打扮不很在意,觉得太花哨没必要。

虞山卿作为生技处的团员代表也出席会议,他穿一件半身长、烟灰色雪花呢大衣,黑色笔挺的裤子,黑色锃亮的牛皮鞋,大衣下面是雪白的衬衫领子,也不知是真衬衫还是假领子。头发是新理的,鬓角雪青,脸庞洗得干净,胡子刮得干净,整个人挺括精神,与宋运辉坐在一起反差强烈。虞山卿处于生技处和整顿办的干部身份,以及他出色的长相打扮,为他引来无数姑娘火热的目光。

虞山卿年纪比宋运辉大得多,他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坐在椅子上顾盼生姿。宋运辉便是缺乏了这方面的技术手段,他只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姑娘们的眼睛瞧过来,他的眼睛看回去。宋运辉没看到几个入眼的。

上面开始讲话时候,下面聊天开始。虞山卿轻问宋运辉:“快半年了,有什么感想?”

“累,比读书时候累。你呢?”

“唯一感想,当初真不该跟你换来整顿办的位置。整顿办被水书记拎到你办公室骂一顿后一直瘫痪,做事挨水书记骂,不做事挨费厂长骂。”

“总比三班倒强。”

“三班倒也看三班倒,像你这样有上头撑腰,走曲线到下面沉上几天,上来就是资本了。”

“我哪有谁撑腰,又不是厂子弟。前几天还有人说你找了个厂子弟的对象,是那个谁的女儿……”

虞山卿非常不以为然:“再谁的女儿能和你跟定水书记比?”

“我?有没弄错?”

虞山卿不满地瞥宋运辉一眼,道:“这否认太不地道了吧?现在谁不知道你是水书记嫡系中的嫡系?要不是水书记在你办公室臭骂我们一顿,我们的工作怎么会停滞?你画的工作分解图,可做得真用心,跟水书记的骂配合得珠联璧合。”

宋运辉闻言不由“嗳”了一声,一时无言以对,难道人们误会他的工作分解图是配合水书记而精心制作的一个道具?他很想追问一句“大家真都这么说?”可问不出口,电光石火间已经想到,别人正该这么想。早在他进厂时候已经被与水书记联系在一起,他一路的脚印都带有水书记的指点和牵引,他虽然颇为反感水书记,意图与水书记保持距离,可他无法否认,他个人身上,无可避免地烙上或明或暗的水书记的水印。他无法掩耳盗铃,别人也都看着呢,即使工作分解图不是与水书记的合谋,但他依然不能得了便宜又卖乖。对他,对外人而言,这都已是既成事实。他无法解释分解图与水书记无关,只简单道:“倒是真没想到会成为害你们挨骂的导火索。”

虞山卿定定看了宋运辉一会儿,道:“我现在很矛盾,整顿办继续待下去,做什么机关的领导,华而不实,没有前途。但如果像你一样下基层,我与你毕竟不一样,你在年龄上耗得起,我不行。而且现在再下去,不是一开始就下去,你可以料想到诸多猜测。可是整顿办处在风眼,如今更是人心惶惶。小宋,换你还有心思找女友?”

宋运辉心想,既然那么多矛盾,那还犹豫什么,跳出来,做点实事,来日方长,用事实说明问题。但一想也果然是,虞山卿已经三十来岁,还怎么来日方长,他只有安慰:“整顿办不会永远无序下去,国家对整顿年限是有规定的。”

虞山卿再次定定地看着宋运辉道:“你年轻,也好,没复杂想法,别人也相信你没复杂想法,反而会培养你信你塑造你,出事也不会找到你头上。可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政策制定敏感部位,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事最容易出在我们头上。你看看现在这局势,整顿办所有人都谋划着改弦更张呢。”

“对了,基层就没这种事,如果不是你今天跟我说分解图,我还不会很有感觉。”宋运辉净看见机关里在斗来斗去,下面基层的看热闹。

“如今不是全民皆兵的年代,被选作对手,还得看有没资格……啊,你年轻,你是天然免疫。”虞山卿看看宋运辉,见他并不在意的样子,这才继续说下去,“再一个月到春节了,小宋,你哪天有空,我们一起去水书记家拜年。”

宋运辉心想,难怪虞山卿今天跟他说得那么多,原来就为最后一句话。他本来有现成的建议,建议虞山卿递交入党申请书以向水书记表明态度,但他直觉虞山卿太钻营,他有点忌惮这种人,过去的经验告诉他,这种人往往是踩着别人头顶往上爬的人,他不想做他父亲第二,他微笑一下,示之以弱:“我不敢去水书记家。”

虞山卿本来想搭一把宋运辉这个新贵的顺风船,没想到这个新贵还真是年轻不懂事——不,是不懂做人,居然说出如此孩子气的话来,他当真是哭笑不得,怎么这天下净是傻子拿大牌啊。话不投机,虞山卿懒得再说,继续打量周围人等。

宋运辉也就不说,心不在焉地听上面主席台有人作报告。水书记也在主席台上,身架子依然瘦小精干,可身形不能说明问题,水书记坐哪儿,哪儿就是重心。宋运辉看着水书记心想,他真被公认是水书记的人了?

回到寝室,问寻建祥,寻建祥也说大伙儿都这么说,但他看宋运辉不是那种攀附权贵的人,寻建祥说他曾跟人解释说跟他同寝室的大学生纯粹靠本事吃饭,做事不知多辛苦,傻得不得了,可别人都说没人撑腰做死也没出头日子,都说寻建祥没看到本质,被大学生蒙了。寻建祥最后嬉皮笑脸总结说,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干脆实至名归,从了吧,从了可以早点混个小领导做做,把兄弟救出苦海。

宋运辉听了讪笑,可见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他不想攀附权贵,他只想把事做好凭实力进取,不错,他有野心,但他只想凭自己苦干加巧干,以实力实现野心,而不是投机取巧做拉帮结派的歪门邪道勾当。可没想到人们不信他。他跟寻建祥说,还是那四个字,来日方长。立刻挨寻建祥一句骂,要他别傻了,现成的阶梯为什么不爬,还等人端到面前跪地上请他爬吗?谁那么傻,以为他宋运辉是大爷吗?宋运辉也觉得寻建祥说得有理,可他越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于是又挨寻建祥骂了,不过两人心无芥蒂,骂来骂去不伤感情。

寻建祥骂人没几句,骂完就雨过天晴,忽然两颗门牙刨在下唇外,兔子般地尴尬笑着对宋运辉道:“你饭后抽一个小时给我,我带你去见个人。”

“谁?”宋运辉感觉寻建祥今天极怪,“男的还是女的?”

寻建祥哼哼唧唧地笑,硬是不答,呼噜呼噜将饭吃完,扯起宋运辉扔上自行车后座,驮着飞快往市区赶。半路上才不情不愿地招了,“女孩,叫张淑桦,刚顶替她妈在饮食店工作,去晚了人家关店门。大学生,你帮我参谋,怎么攻下她”。

宋运辉在后面大笑,但笑完,为朋友负责起见,不得不老实地道:“我更没经验啊。”

寻建祥道:“两个人比一个人强。还有,她妈在店里安插眼线,我找上去他妈不让,愁得她什么似的,你找上去保证没事,她妈把女儿倒贴嫁你都愿意,你今晚帮我带她逃过她妈眼线就行。”

“行,怎么跟她说,你们有没有什么暗号?”宋运辉为朋友两肋插刀。

“暗号?没……我就远远指给你看是哪个,你进去跟她说你是谁就行,我常提起你。然后你帮我店里等接她下班,把她带过来,后面的事我接手。”

“行吗?她妈会不会杀上来?”

“呃,看你福气。嗳,看在兄弟分上,你扔掉脸皮也得把她约出来,你不知道我多想见她,再不见她……”再不见她会怎样,寻建祥没说,但自行车骑得飞一样,可见激动。

宋运辉没见过哪个天仙能让他激动至极的,对寻建祥的激动不是很能感同身受,但一定帮忙。

饮食店大门朝马路开,寻建祥不敢走近,远远指着对面马路昏暗店堂里面的一个女孩告诉那就是张淑桦,宋运辉摩拳擦掌穿过马路,要帮寻建祥完成这一使命。他走进店堂就找到张淑桦,轻声直说他是谁谁谁,谁要他来,谁在外面等着。张淑桦忙安排宋运辉坐到一个角落,要他等到七点半,只要那时候她妈没出现,她就可以自由跟他走。说完她就欢喜跳跃着走了。宋运辉看着张淑桦只觉得她像小麻雀,人小眼睛圆嘴巴尖,看上去挺时髦,短头发电烫过,发卷儿满头跑,这么小的人,寻建祥一个指头可以拎起来,都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对上眼的。

但宋运辉几乎没坐稳,当然是还没喝上一口张淑桦斟来的茶,一个胖女人出现在他身边,胖女人查户口似的问他问题,他只说了他叫什么名字,来找谁,其他都是微笑不答,客气是客气,可就是刀枪不入。胖女人拿他没办法,走了。但过了没多久,又来一个微胖妇女,一来就说是张淑桦的妈,而张淑桦在别处紧张得直挤眉弄眼。宋运辉很规矩地起立称呼,反客为主地请张淑桦妈坐下,偷眼看出去,对面马路的寻建祥早躲得没了影子。

轮到张淑桦的妈查户口。宋运辉依然彬彬有礼,交代自己姓名、籍贯、民族、学历,然后,再问,他就说阿姨可不可以让交往一阵子,彼此熟悉了再问,这是对彼此的负责和尊重。张淑桦妈被宋运辉的道理正好震到心坎儿,再看这孩子一脸正气的书生模样,喜欢不过来,拉着他没话找话,硬是说到她的家教,说她管女儿管得多严,那种不三不四小流氓一样的人别想靠近一步。从张母说的不三不四人的分类来看,其中就有寻建祥。宋运辉问可不可以下班后带她女儿逛半小时街,张母一口答应。

但令三个年轻人都没想到的是,张母答应是答应了,却远远跟在宋运辉和张淑桦后面,寻建祥半路无法调包。大冷天里走了半个小时,宋运辉无奈地将女孩交到张母手中。

宋运辉回头看着无精打采的寻建祥只会笑,把事情经过跟寻建祥一说,寻建祥气得一脚踢翻公园门口的一排自行车。回程是宋运辉载着蔫蔫儿的寻建祥。宋运辉让寻建祥剃掉大鬓角,穿上正经衣服,买几条宽松点的裤子,即使像他一样只穿工作服也行,寻建祥不肯,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屈就,岂不让人笑掉大牙?他谁啊,他是全金州大名鼎鼎的寻建祥。

但第二天寻建祥自己过去饮食店,无果,第三天做中班的白天,悄悄把头发理了。理了头发后的寻建祥戴着安全帽不肯摘,怕人笑话。可宋运辉观察着,打探着,知道寻建祥理了头发也没得逞,一个月后,寻建祥的头发又长回老样子,但人消沉了不少。宋运辉想找张淑桦的妈讲理,被寻建祥阻止,原来张淑桦也不要他了。宋运辉挺替寻建祥不平,就说什么都别说了,完就完,天涯何处无芳草。走出去买了猪头肉和花生米,破例又去小店买了两瓶白酒,陪寻建祥喝一顿。他不会喝酒,硬撑着舍命陪君子,后来不知道酒后两人怎么了,第二天醒来,颧骨一块乌青。问寻建祥两人是不是昨晚喝醉打架了,寻建祥说这点儿白酒对他寻建祥算什么,是他自己撞的。

两人此后还是老样子,可心里都知道有些什么不一样,以前是朋友,现在是兄弟。

而虞山卿则是速战速决,团代会后就递上入党申请,他更是很快确定一个女友奋起直追,该女孩正是与水书记关系不错的机修分厂程厂长的女儿。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感觉没电视剧精彩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