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2 · 04

阿耐2018年01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秋风染山头的时候,徐书记一个电话打到队部,问小雷家周围有没有可以钓鱼的河流,雷东宝说两个鱼塘随便他挑,徐书记一听在电话那头笑了,他又不是馋鱼腥了想到小雷家打秋风,他只不过想周末时候找个清静地方散散心。雷东宝才明白过来,忙说有,不仅是那儿水清鱼多,还少人过去,只是路难走点。

雷东宝很为能替徐书记出力而高兴,星期天一早先去地里割些蔬菜,就转去县里接了徐书记到野河塘钓鱼。野河塘果然清静,坐河边钓鱼,身后有苍翠的小山包遮挡,头顶有两人合抱大柳树遮阳。只是雷东宝拿来一顶女人用宽沿草帽要徐书记戴上,说柳树上面毛毛虫最多最毒,掉一条到脖子上,辣得跟火烫过一般地难受。雷东宝出来前,宋运萍已经吩咐过他,人家书记是来找清静的,要他别多嘴,一边儿自己玩。他依言,各自坐下后,他就不打扰。但钓鱼这等水磨活儿实在不是他这种没耐心的人能做的,他早有自知之明,撒一把虾竿沿河塘放着,就地掘来的蚯蚓,粗的给徐书记钓鱼,细的他钓虾。

徐书记拿出来的钓竿乌黑锃亮,可以伸缩,据说是日本货,可钓了半天没见一条鱼上钩。雷东宝的虾竿是临时问人借的,反而忙得不亦乐乎,净见他在草丛里窜,不过常钓上的是偷吃的小指头长的小鱼。

金风徐徐,吹得河岸边的芦花漫天飞舞,沾上人的头发,也有些被鳞跃的小浪花一把揪住。立刻就有小鱼蹿上,一口吞食下去,倏忽一下又潜入河底,在荡漾的水草间悠游。水面似玻璃一般,待得天上白云遮住阳光,水又变成通透的绿玉,纯粹得不像是真的。

过了也不知多久,徐书记才开腔:“东宝,钓多少了?”

“有二十多只,中午拿回去煮盐水虾,我们喝点酒。徐书记,你钓钩上的蚯蚓要不要换?”

徐书记微笑一下:“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东宝,考你一个问题,你们这里春天时候什么叶子先绿?”

雷东宝笑道:“考啥不好考这个。这儿一年四季不会断绿,毛竹不说,即使大前年雪下那么大,刨开雪下面的草也是绿的。”

徐书记听了哑然失笑:“我的问题有错,不严谨。我说的是我们头顶的柳树,还是我爱人说的,春到江南,别的树还没发芽的时候,柳树已经像一蓬鹅黄的烟。只是秋天时候,却是柳树最先掉叶子,刚掉下来的叶子也很漂亮,鹅黄色的。你看这一地的黄叶,看到就想起我爱人的细致了。”

雷东宝心说,女人怎么都差不多:“我家萍萍也拿后院什么树先开花来考我,我答不出来她就得折腾我。嘿嘿。徐书记你与爱人也是自由恋爱?”

“是啊,你怎么看出来?”徐书记与雷东宝讲话虽然不多,但人与人之间有种默契,知道有些人可以当朋友,可以有话直说。雷东宝对徐书记也是这样。

“当然看得出来。我跟萍萍也是自由恋爱,我们结婚后还特别好,比人家相亲结婚的好得多。我们谈的时候我还是穷光蛋,连房子都还是漏风的,萍萍长得好,又是居民户口,她就要我了,她是倒贴嫁我。嘿嘿。我跟她发誓,我这辈子就只她一个老婆,什么都依她,家里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全听她的。”

徐书记赞许地道:“你做得比我好。我当年也是这么跟我爱人说,可最终我又说什么好男儿志在四方,跟她长期分居两地,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东宝,你说到做到,是条汉子。”

“也不是,现在她怀着我们儿子,每天烦得不得了,我有时很想骂过去,心里早把她骂上不知多少遍。我也不是说到做到。”

“女人怀孕时候生理变化大,那是身体里有些变化,导致性格变化很大,倒不是她故意难为你。你做男人的别与她计较。东宝,我打算调回北京去,估计调令春节左右可以下来,以后不能常跟你见面啦。”

雷东宝刚想着原来女人怀孕性格变化大是有原因的,那他还生气就是他的不对了。没想到徐书记后面来句狠的。他愣好一会儿,才道:“徐书记,我听说你都不愿意回去原来住的三层楼,我知道你想你爱人,可你是男人,你也不能从此不做事吧。”

“一方面……是你说的这个原因,另一方面,我在北京还有才上幼儿园的儿子需要我。”

“可我不舍得你。不过你回去吧,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儿子以后生下来,我每天得把他拴我身边,自己骨肉自己疼。以后我去北京看你。”

“我们是朋友,你什么时候去北京找我都行。”

“别又门口派个秘书挡我,我可不是花言巧语的人,没事我不会找你。”

徐书记听了反而笑,雷东宝要不是这么直说才怪了。“不一样,前一阵我如果放你进门,就不好意思挡住别人了,否则是不给别人面子,我还不烦死?我相信你也不会与我计较。”

“那倒是。”

“我走以后……陈平原这个人,如果用得好,他是个很能干事的人,如果没人约束他,他这人手脚放开了也挺难弄。以后没我在,陈平原对你的态度应该会有变化。你有两条路得走,一条是以后离他远点,别让他手指抓得到,你不是个能跟他这种人混得到一起的人;一条是偶尔送点好处出去,别吝啬。至于你在做的事,尽管放心大胆地做,国家政策应该是越来越活。如果有什么反复,我会来信通知你。”

“听你的。”

“你小舅子在金州总厂做得不错,水书记跟我说,这孩子做事脚踏实地,又能做大事,是个可造之才。可小孩子还没定性,不能给他太多光环,太捧着他会把他捧得不知天高地厚,反而扼杀他的发展。如果你小舅子回家吐苦水,你鼓励他一下,不过也别把水书记一直注目他的事告诉他。”

“早说过了,我要我小舅子不撞南墙不回头,他听我的。”

“那就好,有你这个榜样在,他学着就是。东宝,我还是最担心你,你性格太冲,狡猾太少,容易得罪人做错事。以后做事,多想想以退为进。要不,以后撞到南墙了,来电话问我吧。”

“好。我家萍萍也一直管着我,我现在起码已经不会再拔出拳头就打。”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徐书记笑笑,看看手表,叫上雷东宝一起上雷家吃饭。进村时候不时指点雷东宝怎么改造村落,怎么真正提高大家的生活层次,达到某种超前高度。雷东宝一一答应,徐书记说的有些东西,他想都没想过。

徐书记看到宋运萍,再看看雷东宝,发觉这两人对比太大,不由失笑,跟雷东宝说他确实应该对爱人好一点,这样的人当年肯下嫁,可见是对他雷东宝非常好。宋运萍看到徐书记则是肃然起敬,徐书记身材清癯,长相出色也罢了,电视电影上又不是没见过好看的男人,只是这个徐书记……看上去说不出地高贵。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