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8年 金融危机中的制造业 · 10

阿耐2018年12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么忙,再摊上崔冰冰出差的日子,他真的要喊老天救命了。工作的忙,又怎么比得了两个小孩子层出不穷的麻烦,早上起来一个人收拾两个孩子像打仗。幸好崔冰冰体谅他,出差能赶着回来就早回来。

八月底崔冰冰出差回来,带来一个小道消息,国家有给银根松绑的打算。虽然崔冰冰让别透露出去,不过柳钧还是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申华东通了一下气,这个年头,谁都需要点儿安慰。不料申华东也刚刚获知这个消息,跟柳钧道:“董秘来电鬼鬼祟祟跟我说,我本来有点儿不信,这个月公布通胀还这么高,这时候放松银根会出问题。既然阿三也这么说,可能性就比较大一点儿。看起来奥运一结束,决策也回到轨道了。”

“通胀,我一直怀疑统计数据有问题,估计上个月造假的时候没能跟上飞快转变的时势。只要它贷款放松,我就贷款,我已经接近变卖家财了。幸亏阿三在银行做,要不然我连抵押家产换点儿钱都会被拒。”

申华东却嘿嘿一笑:“我倒是不希望银根立刻放松,我下面两种实业的竞争都很恶性,不怕你生气,我还希望多紧几天,再倒闭几家,倒到死翘翘为止,我以后日子就轻松了。我有钱,我是本市典型的大到不能倒的企业。连杨巡都乖巧地跟我商量借钱。”

“杨巡?借多少?他那镍矿应该是炒得最热的时候吃进,现在资源价格下降,他麻烦大了。”

“他一开口就是两亿。我让他找矿区政府解决,他说那边政府穷得寅吃卯粮。他开的条件非常优越,高利息,包括给我股份,不过他这个人的股份我不敢要,有名气的不讲规矩,见利忘义,我爸替我拒绝了,我爸说拿不住这个人的,不能跟这个人谈钱。我看他现在想脱手矿山,不过没人接手。镍价继续跌的话,他死定了。他要是卖酒店的话,我倒是有兴趣。”

“嚯嚯。可以找本市政府啊,他也算是大到不能倒的公司了吧?”

“他算什么大。再说他那矿山不在本地,利税上缴别人的,本市政府怎么肯伸手?喂,我爸一直想请阿三爸吃饭,你就撮合一下嘛,阿三爸太清高了,我爸都不知道怎么谢他。”

“很容易,借给阿三爸女婿一千万,阿三爸会自己跳出来请你爸表示感谢,哈哈。还以为你没钱呢,前儿放过你。”

“钱当然是紧张的,你又不是没看见社会上的传说。不过你要真是火烧屁股需要救急,可以打电话给我。可你借钱如果是拿来救病,我建议你别借,利息吃不消,还不如量入为出,耐心熬过这阵子为好。看起来贷款应该很快就放松了。”

“对的。”柳钧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他有一点儿还意犹未尽,“我很想知道杨巡现在精神状况怎么样。”

“你倒是直接。杨巡不好,一看上去就是压力很大的样子,这个人寻常有点儿压力是显露不出来的,我看他是真麻烦了。你尽管幸灾乐祸,不会笑错。”

“嚯嚯。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这儿又出一项跨越性研究成果,全国独家,你知道我现在卖的D系列机子成本比全国同类的低多少吗?下个月起,国内D系列的产品,我家就是独家了。再加上原来独家的F-1。”

“恭喜。问题是你的产品都是精度太高,国内市场需求不大啊。”

“妈的,别揭穿我,我这几天忙得脚跟不着地,就是在开发国际市场。我不信了,我打价格战打不过欧洲国家和日本的。”

“再浇你一盆冷水,据我观察,目前国际市场对低档货的需求反而下降较少,对高档货的需求萎缩更快。符合我的预测,现在市场需求趋向基本面,少了点儿个性追求。这世道啊,我叫你家阿三破坏我跟陈其凡的好事。”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

“这世道啊,果然是我家A系列和B系列的最有人问津,真是……真是……”

可即使冷水浇头,这一天柳钧依然忙碌得非常愉快。他承认自己小人,听到杨巡遭难的消息他就是高兴。

忙碌之中,九月的发薪日到来。柳钧将他爸现在住的房子和他的房子也抵押了,崔冰冰也主动贡献储蓄,他几乎山穷水尽,不知道接下来还能抵押什么。

但发薪日才过不久,央行宣布降息了,准备金也减了1%。另有消息放出来,国家要求银行加强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前者倒也罢了,降息的呼声早已听了很久,只是后者,一年前他还没被钱宏明教育的时候,他看到这条消息还会觉得理所当然,国家当然得重视解决大部分就业的中小企业。但现在,不知为什么,他看着这条消息却是怀疑,银行有动力吗?谁给银行做风险担保?而最大的怀疑却是,中小企业普遍是私企,这回却首当其冲地被关怀了,他真有点儿不适应,这是真的吗?似乎太不符合钱宏明原则。

仿佛好日子已经展现在面前,可柳钧却不敢高兴。因为他看到远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大名鼎鼎的雷曼兄弟公司继贝尔斯登之后,轰然倒下。柳钧担心刚刚才面向中国的国外市场,他即使可以对美国接二连三的小银行倒闭视而不见,可他不能忽视雷曼兄弟与贝尔斯登这样的巨人的倒下。毫无疑问,国际市场的形势将更加严峻,他刚燃起的出口救命希望看来得落空,做人真是没指望了。

早上,柳钧送小碎花上学。小学的上学时间早,为照顾崔冰冰和淡淡的睡眠,自小学开学起,柳钧只好自告奋勇担负起叫小碎花起床穿衣吃饭送学等一系列的重任。因此上班时间总是特别早。不过他有一个同路人,那就是每天早上送儿子上学的梁思申。今天很凑巧,两人是一起到达,一起离开,柳钧开在前面。但才刚出城,后面梁思申那漂亮的保时捷立刻“嗖”地蹿上,超越柳钧,却又不仗着速度绝尘而去,压在柳钧车头面前。柳钧开着他的旧奥迪只能无奈地跟着,满心想念他那躺在典当行仓库的M3。

一前一后到达研发中心,梁思申跳下车道:“刚听说你把最值钱的车子当了,怎么回事?”她暑假时候领着两个儿子游南美洲,紧赶慢赶回来,大儿子还落了几天课。如今她在家做家庭妇女,穿着随意休闲了许多,白天也肯戴眼镜出来见人。

“岂止当了车子,家产早当无可当了,资金紧张得很。这鬼日子到底什么时候到头啊。”

梁思申一拍脑袋,笑道:“你看我现在健忘的,我给你带来几本书,有关美国大萧条的,有关日本那几年的,你有空看看吧,借鉴一下也好。”她钻进车子里面找书,递给柳钧。“跟我说老实话,为什么你资金会紧张,光是发发工资,应该难不倒你,你还算是有积累的,不是很冲的人。”

“下家,关键还是被下家拖死了。很多是拖后交货期,这样我的资金周转节奏给打破了,许多资金就积压在拖后周期内。也有的预付金让我吃没,货也不要了,我仓库里现在不少这样的存货,这种世道下很难转销出去,也是严重侵蚀我的资金。没办法,大环境这样,比我更惨的是我们一家客户,船厂,现在半价叫卖那种客户不提货的船都没人要。这种情况下生意不好,尤其是后续生意接不上,做完旧订单盼不来新订单,我的资金链就岌岌可危了。工资算是最后一根稻草。我真是急等贷款放开,可又担心贷款是饮鸩止渴,它不知什么时候忽然收回去。”

梁思申耐心听完,道:“我家某人说,他经历三次经济低谷,总结出两个字:活命。千方百计地生存,呵呵,不择手段地生存。有贷就先拿了再说。”

“我最担心不择手段这四个字,很担心年底税务突击检查搞创收,他们今年的任务肯定很难完成。真是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梁姐,你们组最近的研究,对不起,只能停留在理论上了,我在一个月内暂时拿不出钱来做实验,一个月后还得看天吃饭。”

梁思申笑笑,耸耸肩,两人告辞。但柳钧走出几步,又折回来追上梁思申:“根据我朋友的思维方式,由于地方财政的一半来源是卖地。目前地方财政困局,会不会让他们打房地产的主意。比如说,放开对房地产的信贷,收回年初的一些政策。”

“你管那么多干吗?”

“我得预估市场发展啊,看看会不会有工程机械的出路。做工程机械的客户今年业绩快吃鸭蛋了,连累我E系列找不到出路。”

“我看来得找点儿内部数据研究了……回头告诉你。不行,脱离社会太久,迟钝了。”

梁思申嘀嘀咕咕地离开了。柳钧与宋运辉的“活命”二字真经产生共振,决定无论如何要从银行挖出钱来,能挖多少就挖多少,搭乘信贷放宽的头班车,只求活命。这阵子下来,他已知道,活命很难很难,比他想象的更难。他不能再保守地采用常规措施了,就像走进丛林,为了活命,可以皱起眉头闭上眼睛吃蚯蚓吃蟾蜍。即使,贷款发工资,贷款支付日常运行费用,贷款赎回他抵押出去的房产和车子,又如何?没有规矩了。

但银行还有点儿小心,给柳钧开的是承兑。承兑与贷款对柳钧而言支付功能并无不同。拿来钱,他赶紧将车子赎回来。最近经常有人问他车子去了哪儿,是不是抵押出去了,是不是手头紧张,是不是日子不好过。他终于体认钱宏明去年资金链绷紧却反而买宾利的心态,越是没钱,心里越没底气。

有了钱,他彻底放手打起价格战,可以跑量。以前他让腾飞做一线品牌,让腾达做二线品牌,放弃技术含量低的大路货,可现在为了活命,只要价格吃得消,他什么都做。他在销售例会上杀气腾腾地说,抢到生意,就意味着在这脆弱的生存环境中消灭竞争对手,就意味着获得更大市场占有率,就意味着活命。他第一次放手销售部门与同行价格肉搏。

罗庆管理的市场部人员个个定期进行技术培训,以确保推销产品时候可以说到点上,让客户认识腾飞的产品究竟性价比好在哪儿,要保证可以面对客户的工程师。因此对于柳钧的决定,大家当场哀声一片,这价格肉搏太没技术含量了。可是大难当头,公司又能怎么做呢?柳钧也在会上直言不讳,他心里也很矛盾,他从来坚持科技制胜,也一向以此理念来管理公司,不惜为此牺牲规模,可是面对世界性的危机,必须采取不同寻常的办法以求活命。但科技制胜的理念依然是公司的灵魂,只要公司存活下来,一切照旧。

说服了市场部人员,柳钧自己心里却很不好受。为了活命,这个借口是不是真的如此理直气壮?

申华东稍微得空,就将柳钧一家约出来,与陈其凡一起吃饭,以好友一家的良性形象,来向陈其凡表明他也是个良人。因陈其凡说他劣迹斑斑,懒得跟他结婚,申华东相当焦虑。席间,申华东告诉柳钧一个动向,他作为本市最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刚受邀参加一场本市党政头面人物主持的研讨会,与会的还有相关部门主管官员,四大银行主事,和各路专家。会议商讨的是如何救楼市。看得出,政府比他们开发商还着急房地产市场,当然间接着急的就是财政这只米袋子。而且领导们还直接在会议上说,中央有救楼市的想法,股市倒了,楼市不能再倒。

柳钧听得咋舌,政府这一步一步,居然完全不出钱宏明所料,也完全符合他根据钱宏明思维方式推算出的决策可能。他不禁看着文静地吃饭的小碎花,就只差那么几个月,就是那么短的三个月,要是熬过了,钱宏明的曙光就在前面了。可钱宏明虽然先人一步看到地平线上的微光,却终于坚持不到这一天。时间,只是因为时间。

“我们有个楼盘一直在建,可是不敢开盘。这个会议下来,等于给我们吃了半颗定心丸。现在我们只要等待,看后续有什么措施。可是现在楼市这么淡,全国各地都在退地王,售楼处常常被砸,再加上经济大环境不好,想恢复楼市,难啊,另一块地不敢再启动,还是观望。”

“最近信贷有点儿放松,根据我和银行接触……”

“别伪君子,直接说跟阿三接触吧,你和银行谁跟谁啊。”白夜追凶小说

众人都笑,崔冰冰指使陈其凡揍申华东,柳钧笑道:“我说的是普遍性,虽说贷款支援中小企业,可我看不到操作细则,基本上只是一句口号,阿三说很难操作,本来中小企业的资信就不好,授信不高,碰到现在不死也只剩半条命的,银行怎么敢贷?像我,贷出来全靠阿三。那么你想,银行现在有钱可以贷,信贷员有贷款的冲动,然而可以授信的企业却较过去少,那么钱该流向哪儿?”

“只要二套房政策有改变,我毫不犹豫地贷款给房地产公司。”崔冰冰插话,“救工厂难,救楼市太容易,每个地方只要寻找各种借口大规模拆迁,需求立刻上来。别看现在积压的未售房很多,相对全市人口,这个数量不算什么,本市有钱人多,眼下正无处可投资,都放我们那儿存定期,三个月的,通知的,都是短期的,个个贼心不死等着苗头呢。你们房地产只要稍微有起色,一勾引,那些存款就冲出来。投资渠道只那么几个,后市怎样,得看政府怎么操作楼市了。”

“阿三跟我爸的腔调差不多。他听了我的传达后,说政府必定指望卖地充实地方财政,可现在这种情况,谁也不肯去拍地,上两个月已经流拍两次,他们不会不心急,只要上面中央松口,地方一定动作很大。他说他已经不愁了。”

柳钧揶揄道:“是我跟阿三与你爸见识差不多,我们早若干天就预知这一可能,只是猜不出什么时候拐点出现。东东你以后要多向我们虚心学习,你别不信,证据都在我的博客,你跟帖说我异想天开,罔顾本国现实,嘿嘿嘿。”无心法师小说

“哼,你们两个同声共气,惯会拆台。”申华东斜睨一眼陈其凡,悻悻地转开话题,“看起来我要用房地产养两家制造公司了。这年头,开厂最最最没意思,最最最不赚钱。”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两个“最最最”,惊醒梦中人。即使眼下凭老婆阿三的人脉,抢先获得贷款,让两家工厂一家研发中心得以靠贷款苟活,可是,他真能指望政策帮得了忙吗?无论内外销,即使他向市场部发出不惜进行价格肉搏的指令,可是面对骤缩的市场,面对与他一样观望而不敢推出无订单新产品的客户,他即使抢到了更大的市场份额,可销售绝对值的下降趋势却是难以挽回,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以开后门获得的贷款苟延残喘。

原本指望经过这一年来的经济局势起伏,主事者能够看清经济发展结构的不平衡表现在哪儿,可以趁经济放缓期间大力修补,扭转畸形发展的趋势。可东东转达的会议精神,让柳钧彻底看不到制造企业头顶上有什么政策的曙光,他也不敢再有指望了。制造业在申华东眼里最最最没意思,在决策者的眼中,又何尝有意思了?他相信,未来即使再来什么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而更多闷声不响的暗力,则是会使在与财政利益最直接相关的地方,也是最快速获利的地方,最容易获利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心里有那么点儿小小的不死心呢?他心里总是存着点儿希望,希望有一天出国参展的商品不是因为价廉物美而吸引人,而完全是因为最前沿的高科技招人眼球。他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他可以自豪地拍着胸脯说,完全自主研发,我们中国不仅仅只会生产衬衣玩具,我们国家大力支持企业向高科技转型。

可是,真难啊。他独木难成舟,今年的高新产品退税都还没拿到手呢。连这种仅有的支持都难以兑现。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操他妈的中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