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8年 金融危机中的制造业 · 11

阿耐2018年12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国庆长假,一家四口人浩浩荡荡奔赴嘉丽的老家,小碎花想妈妈了,小碎花的外公外婆也非常想念小碎花。两个小孩子给绑在专用座椅里,在后面一路嘀嘀呱呱说话,笑闹。闹到后来都累了,终于肯安安静静睡觉。崔冰冰转身给她们盖上小毛毯,试探两人都是熟睡了,才对柳钧轻道:“你看淡淡总是笑得那么大声,一边笑一边尖叫,我看好多小孩子高兴起来都这么闹。总算小碎花在我们家这几天待下来笑声越来越大,只希望这几天下来不会有倒退。”

“没办法,只能这样。”柳钧意识到小碎花将看到让人心里不快乐的画面,可人有时候也只能认命,这就是小碎花的命。

因此,在高速出口意外看到小碎花外公挥手招呼的时候,柳钧心里咯噔咯噔的,只希望小碎花外公能照顾小碎花的小心灵。他忍不住先跳下去,准备与小碎花的外公事先交流一下看法。可是一看见小碎花外公三个月不到苍老憔悴了许多的脸,他真有点儿不忍心再提要求。可该提的还是得提,小孩子更脆弱。

小碎花的外公一提起女儿就泣不成声。他也觉得小小的小碎花不应该再受打击,可他们又寄望小碎花的声音能唤醒嘉丽,他心里非常矛盾,手心手背都是肉,只好为难受创最小还不很懂事的小碎花了。末了,小碎花外公拉着柳钧的手一直说感谢,说他和妻子每天最大的安慰是看柳钧寄来的记录小碎花生活的VCD,他们非常感谢柳钧夫妇为小碎花所做的这一切。柳钧一听,终于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小碎花外公外婆不满意,现在看来,小碎花外公外婆是多么迁就多么温和的人。

从小碎花醒来见到泪眼婆娑的外公这一刻起,几乎一整天,柳钧耳朵里都是此起彼伏的哭声,还有淡淡抓着小碎花的衣襟跟着一起哭。唯有嘉丽的眼神一直凝视在无穷远,脸上既没有快乐,也没有不快。连崔冰冰都看着心酸。晚上去宾馆住宿,柳钧将一家人送上车,又下来跟殷殷送行的小碎花外公外婆道:“实事求是地说,嘉丽其他都很好,脸色比早前还强了许多。其实……宏明在的时候她很忧郁,现在这么无忧无虑也好……您两位别太难过了,嘉丽心事重,又内向,或许失去记忆未尝不是好事,可能是躲避痛苦的最好办法。”

小碎花外公外婆一人拉柳钧一只手,无语凝噎。好一会儿,外公掏出一只牛皮纸信封塞到柳钧手上,哽咽道:“你们明天直接回吧,别来了。谢谢你们把小碎花带得这么好,我们很放心。起码我们还有一个小碎花可以指望。”

柳钧却一手就掂出信封里是什么,是钱,他经常送人这种信封,早手势纯熟,一摸便知:“我跟宏明是开裆裤兄弟,我跟他不谈钱。小碎花是我侄女。”

小碎花外公外婆当然不肯收,柳钧临走从车窗里扔回给他们,一个冲刺溜了。不过他第二天没走,让崔冰冰领淡淡去玩,他领小碎花再次去探视她外公外婆,三个人好好地待在他的车里见面,他一个人在小区里晒太阳。回宾馆路上,他告诉小碎花,大家都很爱她,非常爱她。小碎花似懂非懂地点头,但是很疑问为什么妈妈不抱她不看她,是不是不要她了。一说起来,小碎花就哭得很伤心。柳钧只好告诉小碎花,妈妈生病了,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不知道小碎花去看她。等妈妈恢复健康了,妈妈会狠狠地亲小碎花。

一次探亲下来,小碎花又沉默了。一行绕道上海好好玩了一趟,一家人才恢复节前笑容。可是,柳钧估计杨巡整个长假笑不出来了,长假这几天,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犹如雪崩,几乎跌掉四分之一强。杨巡的镍矿出产的镍自然也在其列。柳钧想到,杨巡这个人头脑活络,对赚钱这种事见缝插针,估计很可能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做套期保值,他记得曾听杨逦说起过。只是不知道杨巡眼光如何,赌性如何,持的是空单还是多单。目前国内大宗商品价格与国外联动迅速,长假后必定跟风下跌,若是杨巡因三季度连续镍价下跌而持有空单,纯粹只为自家产品套保,损失还不至于太惨重。

果然,10月8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哀鸿遍野。

与此同时,是各地不断传出大力支持楼市的地方政策。柳钧一声叹息,他似乎看到市道的前途。他不知道最高决策怎样,大约很多人跟他一样翘首期待上面的声音,只是目的各有不同。

很快,梁思申就告诉柳钧一个消息,杨巡在期货市场大败亏输,输得手机都停了。柳钧奇道:“他难道不单纯做套保?还做投机?”

反而是梁思申奇道:“你懂期货?既然你懂,你应该理解做那行的心理,进了那门,不投机投什么?”

“是啊,我当时差点儿玩得扔掉公司,幸好机械是我的热爱,好不容易才拔出泥足。”

“现在都这么暴跌,你怎么办?继续养着这个烧钱的研究中心,还是寻求国企合作?”

“我最近一直在考虑,试图寻找另一种赚钱途径,来养活研发中心,就像东东家目前所做的那样,用投资和房地产来养活两家大工厂。我也很希望给研究中心找个大户人家,可是很少有人能花大钱支持独立创新自主研发精神,很多投资客无法理解中心这些虔诚于科研的科学家的精神领域,与那样的投资客无法合作。”

“可你目前的自有资金根本无法从事投资和房地产这两大项目,除非搭车。而我国目前可供你这种外行投资的领域又很少,股市期市你现在不敢进去吧,你还能做什么?请原谅我直接,我们这算是谈工作。”

“我……正瞄准房地产。这几天的各种信息越来越让我相信,地方政府有企图也有本事在区域内提升房价。但他们具体准备怎么做,还有待观察,目前只是几个城市试水性质地推出政策。我算了一笔账,我如果有三千万流动,投资买二手房,只需要支付30%的首付,假设我可以买一万平方米。只要房价每平方米上升一千元,我就可以获得一千万的回报,这已经是不小的回报率了,适合我这种资金实力不够雄厚的散户。而我相信,这个升值幅度应该概率不小。原谅我说句可笑的话,只要我还能生存,研发中心一定不会倒。支持它,也是支持我的一个信念,一个希望。只是很可惜,我为了它,不得不离我喜爱的研究工作越来越远。人生真是很符合墨菲定律。”

梁思申愣了会儿,笑道:“看到一个十足的奸商说信念,才发觉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真高兴看到一个个为实现希望而努力的人。我越来越喜欢在中心工作,这儿有磁场。我也在看局势,觉得还没摊牌,但凭我多年做资本这一行的直觉,眼下不失为资本扩张的好时代。我们往后经常切磋。”

柳钧无法不想到,一个个为实现希望而努力的人里面,一定包括宋运辉。他很开心,又多一个人欣赏这样的品格,而不是取笑。说真的,若不是因为梁思申是宋运辉的太太,而他深刻地感觉到宋运辉也是个怀抱自主研发希望的人,他才不敢跟梁思申说起自己的信念,这年头一个大男人如此口头表白,会被人认作中年怪叔叔。

申华东不断告诉柳钧,他爸又跟谁谁会面了,又谈到什么了,看来趋势越来越明朗啦,等等。柳钧不得不想到官商勾结这四个字。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却有了相同的利益目标,又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可悲。

那位在小谢出逃之前亲自来视察敌情后才敢下单的大客户,算是浸淫制造行业多年的老前辈,前几年即使面对飞速膨胀的泡沫,也不愿移情做房地产,因为他热爱这个行业,最喜欢的娱乐是自己蹲到车间练一手锉刀功夫。而今却来电告诉柳钧,他准备抽出资金搞房地产去了。他好意提醒柳钧做好心理准备,后面几个月不要将他那边的可能需求量打进计划中,以免误事。他奉劝柳钧也要做好两手准备,这个冬天会很长很长,往下走可能是重复去年前年的经济结构不平衡,制造业会非常艰难,而且看上去坚持在制造业的人很保守很愚蠢。

柳钧心里有点物伤其类,原来有心外向的不止他一个。大约很多像他一样的人一忍再忍,终至忍无可忍了。

而事实也是逼着他非跟老前辈移情不可。老订单渐渐做完了,新订单却似稀有物种大熊猫,腾飞与腾达和整个工业区的大多数企业一样,在寒冬中瑟缩。形势越来越不容乐观,即便是他将高科技独门绝活降价再降价,也揽不到合适的生意。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市场忽然消失了。这个市场有关闭破产的,有骑墙观望的,也有失去信心抽资移情的,很少再听说有人热血沸腾地扩张。现在比两年前更没人敢投资制造业。

可是他却看到土地流转新政出台,进一步支持了地少人多之论,他看到国务院会议要求降低住房交易税,以优惠国民购房。有退税政策的调整,不过明显看得出侧重劳动密集型行业。政策,正一步步地走回头路。却很少看到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只肥了他这种有门路的。

可是他不能让企业倒闭啊。他想到钱宏明年初作出最后的挣扎,而非卷款潜逃国外去。他此时何尝不是挣扎。

挣扎时候,人真会恶向胆边生。

公司场地内即使最小的野草也被拔光了,密布公司墙头的爬山虎给梳理得整整齐齐,原本已经一尘不染的车间更加一尘不染,即使轮休,即使发动员工搞卫生,也依然解决不了开工率的大问题。轮休的政策无限期延长,柳钧能跟员工说的唯有“至少我们还活着”。他看到公司的人气日益凋敝。

终于,时髦名词“拐点”也降临这家不时髦的公司。第一名工人主动辞职了。这种时候,他辞退工人都得考虑一下人家出去还找不找得到饭碗,可人家却是主动辞职。柳钧看到平静得冷静的公司表面下,是人心对公司信任的动摇。

才刚迈进11月,公司开工率降到30%。研发中心也被迫降薪。

连财势雄厚的申家,三个月前在开工率降到30%的时候也毫不犹豫地大量裁员,他柳钧到底该怎么办。崔冰冰首次提出,不能再妇人之仁了。当断则断,要不然连累公司全军覆灭。

柳钧心理压力大到极点。而全公司的人则是看着他。回到家里,他又得和颜悦色地对付两个小姑娘。他知道崔冰冰身上工作压力也大,今年谁都有压力。家里的两个大人都是充气到透明的气球,彼此体谅着不产生摩擦,以免爆裂,彼此也体谅着不给对方百上加斤,男人女人都是人,都有承受的极限。唯有早上被闹钟叫醒时候,静静拥抱一会儿,给彼此打气。

可是柳钧总想找地方发泄,他这等年龄不可能再找教练打个鼻青脸肿,他怀抱冲击钻将公司绿化带中做装饰的大石块全部打个粉碎,一夜之间,彻底歼灭,好生消气。

11月的第一个周五,才刚下班,梁思申急匆匆打电话来约柳钧与崔冰冰去她家吃晚饭商量点儿事情。柳钧想她家反正地大物博,索性将两个孩子也领了去,可以与宋家的两个儿子一起玩。崔冰冰问有什么事,柳钧也不知道,怀疑是以前说的看到消息彼此通风,正好周末大家有空。

想不到宋运辉也在,两家人见面先坐下一起吃饭。可可很喜欢小妹妹淡淡,捏捏淡淡的脸,又转过去捏捏自家弟弟的脸,宣布重大发现,小女孩的脸更软。小碎花护着淡淡,不让可可再捏,拿起叉子暴力地将可可的手挡开。大人们让这帮小孩子自己闹,不予干涉。淡淡见到保姆分好吃的蒜蓉大虾,就强悍地抢了可可的一份,送给小碎花,毫不怯场。大人们看着都笑。

梁思申不卖关子,开门见山:“杨巡找到我,想把他的××房地产公司卖给我。这家公司几乎没开发房产,所以账目比较单纯。手头一块储备地,是住宅用地,在市区二类地段,规划建筑面积十五万平方米。这家公司别无长物,其实卖的就是这块地。但单纯卖地不如卖带着地的公司,卖公司的税比较合理。杨巡现在急需现钱,愿意压低价格给我,只要我给他全款。刚刚我跟他谈完,我打算买下,我看好地价升值,原因我们饭后分析。有关报表我也全部拿来,你们都是行家,我们饭后检查分析。因为这笔款子不小,我邀请你们加入。我记得小柳说起过投三千万买房子的事,你不妨有钱再多投入,我认为买地皮更直接高效。”

柳钧不懂行,但崔冰冰接触面广,一听就知道那块地在哪儿,知道这个收购涉及款项不下十亿,梁思申若拿得出十亿,却差三千万,以她的人脉,临时不会募集不到。因此,梁思申的邀请加入,其意图不言而喻。崔冰冰毫不犹豫地道:“非常感谢梁姐提携。这可是个十亿多的大项目。”崔冰冰及时给柳钧一个提点。

“不客气,如果这样,以后我们是合作伙伴。小崔是内行人,接下来的程序还得你多参与。你们总之回家自己盘算一下,有多少,参与多少。其余我从我外公的基金中支出。我可以保证你们不吃亏。”

柳钧此时全明白了,梁思申心里记着与他的聊天呢,他激动地道:“梁姐,谢谢你帮我挽救中心,我真不知道怎么说谢才好,你几乎是救了我的命。”

宋运辉笑道:“谢什么呢,研发中心是思申的饭碗,她救自己的饭碗而已。”嫌疑人x的献身小说

梁思申一本正经地道:“我们都是十足的奸商,不过偶尔得给自己粉刷一层信念啊理想啊之类形而上的东西,显得我们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寻秦记小说

在座的其他三个成年人都学过毛主席语录老三篇中的《纪念白求恩》,听着十足洋气的梁思申将语录活学活用,异常有喜感,全部大笑。四个孩子反而不明白了,看着大笑的爸爸妈妈们很是莫名其妙。

饭后,梁思申解释,她从亲朋好友那儿大致了解到政策趋势了,估计很快就会有最高政策出台。房地产会是重点之一,地方政府将获得尚方宝剑。这是政策面。另一方面是资本面。目前全世界都用果断降息来扩大流通,中国与其他国家有一个最大不同是,其他国家的银行绝大部分是私有,他们忌惮风险,会谨慎放款。但是中国的银行是国家的,只要国家有窗口指导,他们唯有配合积极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贷款。而且估计很快也有国家投资出台,数目不小,所以可以预见未来市面上不缺资金。扩大贷款加国家投资,完全可以填补民间谨慎投资造成的资金缺口。可在目前百业凋敝的情况下,这些钱可以投向哪儿才能获利,在出口市场的外需受国外金融危机影响而无法恢复,而内需已经刺激多年也无法兴旺,现在更别指望的前提下,巨额资金的流向几乎是不言而喻了。梁思申说,这是很老套的,格林斯潘以前用来救美国经济的套路,结果也有先例可循。有政策支持,又有资金支持,所以大家该做的就是跑在政策出台之前,将政策涉及的赶紧拿下,当一回秃鹫。

四个人当场拍板,明天周六不休息了,立刻行动,拿下杨巡嘴里被迫吐出来的肥肉。旋风少女小说

鸡蛋挑骨头地审核报表,逐字逐句修订合同,没办法,因为四个人不信任杨巡,不相信报表的真实,不相信账目如报表那么简单,不相信账面上除了抵押贷款,没有其他私人借贷。大伙儿集思广益,制定一份排除性非常强的合同。

从宋家回来,天已经很晚,可柳钧与崔冰冰高兴得睡不着,将淡淡和小碎花送上床,两人戴着耳机赤着脚欢欢儿地跳了半天舞,压抑着嗓门又笑又叫。活了,这下是真的有活路了。

柳钧的困难暂时见底,可工厂的困难远未到头。短暂的快乐之后,面对社会上猜测这回危机将何时复苏,复苏是“L”形、“U”形,还是“V”形,柳钧则是最担心他的复苏是“W”形,因为他暂时看不到前路有多少起色,而他还需付多少个月的轮休工资,他还需继续打价格肉搏战,他还得投入研发中心。毕竟,他认为地方政府再拉楼市,应该也是起色有限吧,消费能力受限,再高也不会高哪儿去,他能从合作买房地产公司中获得的利润,不知够不够支持他坚持到制造行业的黎明。他,会不会像钱宏明那样,也在黎明之前倒下?

即使想着都心寒,柳钧还是得努力。努力寻找生意。

 

共 6 条评论

  1. 可愿慈悲说道:

    最讨厌崔冰冰,总是自以为是,总是喜欢教别人怎么做人

    1. 匿名说道:

      崔冰冰很可爱,要是男人都能娶到这样的老婆,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崔冰冰聪明能干大气是成功男人的坚强后盾与支柱。都象钱的老婆那样,只能成为男人的拖累,不是她的无知住性,钱怎么会死?不知道这位留言的看官是否认真看了这部书,从哪看出崔冰冰教别人做人了,这是与柳钧并肩的人,这才是夫妻间相扶互补最理想相处之道。没有她柳钧不会有如今的成就,也不可能坚持理想到现在。为这样的女性点赞!

  2. 幽人说道:

    不得不服阿耐对中国经济的脉络把控,真的是独到深刻

  3. 匿名说道:

    佩服阿耐,把几十年的政治、经济以及当事人的思维感受都描写的如此细致到位。

    1. to ti说道:

      这是看过小说里最贴近生活实际的

  4. 继续写到2018年吧,不想就是这么个结尾,期待第三部的诞生。说道:

    阿耐,请你继续写到2018年吧,不想就是这么个结尾,期待第三部的诞生。下一章评论太多看不到我写的评论,所以写在这里。^_^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