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回 第199节—第200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99

依然无数次地想起齐铭。

课间时。梦境里。马路上。

🍓 落 # 霞 # 小 # 說 # w ww # L uo x i a # Co M

下起毛毛雨的微微有些凉意的清晨。把池塘里的水蒸发成逼人暑气的下午。

有鸽子从窗外呼啦一声飞向蓝天的傍晚,夕阳把温暖而熟悉的光芒涂满窗台。

很多很多的时候,齐铭的那张淡淡神色的脸,那张每时每刻都有温情在上面流转的表情温和的面容,都会在记忆里浅浅地浮现出来。

虽然在时光的溶液里被浸泡得失去了应该完整无缺的细节,可是却依然留下根深蒂固的某个部分,顽强地存活在心脏里。

每天都有血液流经那个地方,然后再流回全身。

200

好像也没有办法寻找到回去的路径了。

就好像曾经童话故事里的小姑娘沿路撒好面包屑,然后勇敢地走进了昏暗的森林。但是当她开始孤单开始害怕的时候,她回过头来,才发现丢下的那些琐屑,已经被来往的飞鸟啄食干净了。

也是自己亲手养大了这样一群贪食的飞鸟。

所以终有一天,报应一般地吞噬了自己回去的路径。

就好像是偶然发现在即手腕上的手边突然停了。像要重新拨出正确的时间,却无法找到应该要指针停留的位置了。

根本没有办法知道眼下是几点。

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时间在什么时候就停滞不前了。

易遥很多时候还是会梦见妈妈。

很多个日子过去之后,她终于可以坦然地叫出妈妈两个字了。而之前每天呼喊林华凤三个字的日子,就像是被风卷向了遥远的海域。

其实林华凤死的时候是想去拿柜子最上面的一个铁皮盒子。盒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遥遥的学费”。

信封里有一些钱,还有两张人身意外保险单,收益人是易遥。

好像是在之前的日子里,自己还因为齐铭手机上自己的名字不是“遥遥”而是“易遥”而生气过。但其实,在世界某一个不经意的地方,早就有人一直在称呼自己是遥遥。只是这样的称呼被封存在铁盒子里,最后以死亡为代价,才让自己听见。

易遥拒绝了法院建议的去跟着易家言生活。

她觉得自己一个人住在弄堂里也挺好。

只是弄堂里没有了齐铭而已。

因为没有了林华凤的关系,易遥和邻居的关系也从最开始的彼此针锋相对变成现在的漠不关心。有时候易遥看见别人拧开了自己家的水龙头,也只是不说话地去把它拧上而已。也不会说出林华凤一样难听的话语。

每天早上在天没亮的时候就离开弄堂,然后在天黑之后再回来。

 

共 2 条评论

  1. 神摧毁通天塔说道:

    当我看电影时听到林华凤拉着易遥的手说“走,妈带你去看病”,泪立马就出来了,到了后边易遥自杀时都没有哭的这么惨

  2. 匿名说道:

    哭了哭了,第幾次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