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一回 第190节—第192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90

林华凤拿着勺子把熬好的稀饭盛到碗里,抬起手关了火,擦掉了脸上的泪。

她拿出来走到易遥的床前,“喝点粥。”

易遥摇摇头,没有起来。

林华凤拿着碗没有动,还是站在床前等着。

“妈你别这样。”易遥闭上眼睛,两行眼泪从太阳穴流下去。

“我别这样?我什么都没做。”林华凤拿着碗,“你现在知道疼,现在知道哭,你当初脱裤子时不是挺爽快的么?”

黑暗里易遥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用力地咬着嘴唇发抖。

“你就是贱!你就是彻底的贱!”林华凤把碗朝床边的写字台上用力地放下去,半碗稀饭洒了出来,冒着腾腾的热气。

“对,我就是贱。”易遥扯过被子,翻过身不再说话。

林华凤站在床前面,任由心痛像匕首一样的五脏六腑深深浅浅地捅着。

191

办公室里像是下雨前的天空。乌云压得很低,像是在每个人的头顶停留着。

易遥站在所有老师的中间,旁边站着林华凤。

年级组长喝了口茶,慢悠悠地看了看易遥,然后对林华凤说:“家长你也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学校也很难过,但是校规纪律还是要严格执行的。特别是对于我们这样一所全市重点中学而言,这样的丑事,已经足够上报纸!”

“老师我知道,是我们家易遥胡来。但千万别让她退学。她还小啊,起码要让她高中毕业吧。”

“这位家长,她继续在学校上学,那对别的学生影响多大啊!天天和一个不良少女在一起,别的家长该有意见了。”一个烫着卷发的中年妇女说。

易遥刚想抬起头说什么,就看见站在自己旁边的林华凤像一棵树一样笔直地跪了下去。

“妈你不用这样!”易遥的眼泪从眼眶里冒出来。

“妈逼的你闭嘴吧!”林华凤尖利的声音,让办公室所有的人瞪大了眼睛。

192

黄昏的时候响起的江上的汽笛。

每一次听见的时候,都会觉得悲伤。沉重的悠长的声音,在一片火红色的江面上飘动着。

易遥和林华凤一前一后地走则后。

周围和便利商店咕咕冒着热气的关东煮,干洗店里挂满衣服的衣架,站立着漂亮假人模特的橱窗,绿色的邮局,挂满花花杂志的书报摊。黄昏时匆忙的人群心急火燎地往家赶。有弄堂里飘出来的饭菜的味道。亮着旋转彩灯的发廊里,染着金色头发的洗头妹倦怠地靠在椅子上。有飞机亮着闪灯,一眨一眨地飞过已经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地面上有各种流动着的模糊的光,像是夏天暴雨后汇聚在一起的水流。这所有的一切被搅拌在一起,沉淀出黄昏是特有的悲伤来。

易遥望着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的林华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易遥小声地说:“妈,你刚才没必要对他们下跪。我其实也不是一定要念书的。”

易遥低着头,没听到林华凤回答,抬起头,看见她起得发抖的脸。她突然甩过手里的提包,朝自己劈头盖脸地打过来。

“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啊!”林华凤歇斯底里的叫声让周围的人群一边议论着,一边快速地散开来。

“我不要脸无所谓了!我反正老不死了!你才多大啊!你以后会被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啊!”

易遥抬起手挡着脸,任由林华凤用包发疯一样地在大街上抽打着自己。手臂上一阵尖锐的疼,然后一阵湿漉漉的感觉袭过来。应该是被包上的铁片划破了。

易遥从挡住脸的罅隙里看出去,正好看见林华凤的脸。

在易遥的记忆里,那一个黄昏里林华凤悲伤欲绝的表情,她扭曲痛苦的脸,还有深陷的眼眶里积蓄满的泪水被风吹开成长线,都像是被放慢了一千万倍的慢镜头,在易遥的心脏上反复不停地放映着。

空旷的操场上陆陆续续地被从教学楼涌出来的学生填满。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啊不知道为什么很讨厌齐铭

    1. 你妈着急啊哦了说道:

      对啊

    2. 渣男说道:

      齐铭很渣(﹁”﹁)

  2. hate说道:

    就是特别烦男主的性格。在这本书中,我只喜欢易遥和顾森西,顾森湘也不是个好人,只是没唐小米那么做作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