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回 第74节—第75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74

写完一整页英文试卷,易遥抬起手揉了揉发胀的眼睛,顺手把台灯拧得稍微亮些。

隔壁看电视的声音从隔音并不好的墙另一面传过来。是粗糙滥制的台湾言情剧。

“你为什么不能爱我?”一个女的在矫情地哭喊着。

“我这么爱你,你感受不到么?”答话的男的更加矫情。

易遥忍了忍胃里恶心的感觉,拿起杯子起身去倒水,刚站起来,看见林华凤靠在自己房间的门边上,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

“没睡呢?”易遥一边小声说着,一边侧过身出去客厅倒水。易遥拔掉热水瓶塞,抬起热水瓶朝杯子里倒。

“我柜子里的卫生棉是你拿去用了的吗?”身后林华凤冷冷地说。

“没啊,我没用。”易遥头也没回,顺口答道。

身后林华凤没了声音,整个房间寂静一片。

等到易遥突然意识到的时候,她两手一软,热水哗啦一声倒满了一整个杯子,手背上被烫红一小块。

易遥塞好瓶塞,把热水瓶放到地上。静静地站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弄堂里的光从窗户透进来,照着易遥发白的脸。她没有转过身来,身后的林华凤也一言不发。

像是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才听到背后传来的林华凤平稳的声音,她说,两个多月了,你为什么不用?

75

就像是这样的,彼此的任何对话,动作,眼神,姿势,都预先埋藏好了无限深重的心机。

这样一直持续了十年的母女之间的关系。

💐 落l 霞x 小x 说s = Ww w * l uo x ia * co m

不经意的对白,不经意的表情,在黑暗中变成沿着固定好的路线撒下的针,在某一个预设好的时刻,毫不手软地刺进对方的身体里。然后去印证对方痛苦的表情,是否如自己想象的一致。

很明显,林华凤看到了易遥如自己想像中一致的表情。她一动不动地靠在门边上,等着易遥。

易遥转过身来,望着林华凤,说,你知道了。

林华凤张了张口,还没说话,易遥抬起脸,接着说,是又怎么样,我就是去找他拿了钱,我自己有钱买卫生棉,不用用你的。

林华凤慢慢走过来,看着易遥,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有本事的啊?

黑暗中突然甩过来的巴掌,和易遥预想的也一模一样。

在脸上火烧一样的灼热痛感传递到脑子里的同时,身体里是如同滑坡般迅速坍塌下去的如释重负感。

而与此同时,自己没有预想到的,是林华凤突然伸过来的手,抓着易遥的头发,突然用力地扯向自己。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很好的教育片,肮脏的人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