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回 第60节—第61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0

其实也乐得清闲。

整条楼梯没有其他的人,偶尔别的班级的男生提着水桶扫帚一边说着“抱歉”一边跑过去。

易遥拿着长扫把,刷刷地扫过每一级台阶。

尘埃扬起来几乎有人那么高。于是易遥转回教室拿了些水出来洒上。

其他的人大部分做完自己的区域就回家去了,学校里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扫把摩擦地面的刷刷声竟然在校园里形成回声。开始只是一点点,后来慢慢变清楚。

一下一下。刷刷地。回荡在人渐渐变少的校园里。

易遥直起身来,从走廊高大的窗户朝外面望出去。天边是灿烂的云霞,冬天里难得的绚丽。似乎苍白的冬天已经过去了。易遥在嘴角挂了个浅浅的温暖的笑。

以前觉得孤单或者寂寞这样的词语,总是和悲伤牵连在一起。但其实,就像是现在这样一个安静的下午,校园里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学生,夕阳模糊的光线像水一样在每一寸地面与墙壁上抹来抹去。涂抹出毛茸茸的厚实感,削弱了大半冬天里的寒冷和锋利。

空旷的孤单,或者荒凉的寂寞,这样的词语,其实比起喧闹的人群以及各种各样的嘴脸来说,还是要温暖很多的吧。

等到差不多要扫完最后一层的时候,易遥草突然想起齐铭,于是摸出手机,想给他发个消息,告诉他不用等自己,先回家好了。等翻开屏幕的时候,才发现齐铭的一条未读消息。

“老师叫我去有事情,我今天不等你回家了。你先走。”

易遥合上屏幕的时候,一个男生站到自己面前,隔着一米的位置,朝自己递过来一张一百块的纸币。

“呐,给。”

光线下男生的脸是完全的陌生。

易遥抓紧着扫把,面对着他,没有说话。

61

夕阳从走廊的窗户照耀进来,在楼梯里来回折射着,慢慢地化成柔软的液态,累积在易遥越来越红的眼眶里。

易遥的手指越抓越紧。

“你什么意思?”易遥抓着扫把,站在他面前。

“没什么……他们说可以给你钱……”男生低着头,伸出来的手僵硬地停留在空气里。白色衬衣从校服袖口里露出来,特别干净,没有任何脏的地方。

“你什么意思?”易遥把眼睛用力得睁大。不想眨眼,不想眨眼后流出刺痛的泪来。

“他们说给你钱,就可以和你……”男生低下头,没有说话。

“是睡觉么?”易遥抬起头问他。

男生没有说话。没摇头也没点头。

“谁告诉你的?”易遥深吸进一口气,语气变得轻松了很多。

男生略微抬起头。光线照出他半个侧脸。他嘴唇用力地闭着,摇了摇头。

“没事,你告诉我啊,”易遥伸出手接过他的一百块,“我和她们说好的,谁介绍来的我给谁五十。”

男生抬起头,诧异的表情投射到易遥的视线里。

有些花朵在冬天的寒气里会变成枯萎的粉末。

人们会亲眼目睹到这样的一个看似缓慢却又无限迅疾的过程。从最初美好的花香和鲜艳,到然后变成枯萎的零落花瓣,再到最后化成被人践踏的粉尘。

人们会忘记曾经的美好,然后毫不心疼地从当初那些在风里盛放过的鲜艳上,践踏而过。

——是你的好朋友唐小米说的,她说你其实很可怜的。我本来不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