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回 第51节—第52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1

闭起眼睛的时候,会看见那些缓慢游动的白光。拉动着模糊的光线,密密麻麻地纵横在黑暗的视界里。

睁开眼睛来,窗外是凌晨三点的弄堂。

昏黄的灯光在黑暗里照出一个缺口,一些水槽和垃圾桶在缺口里显影出轮廓。偶尔会有被风吹起来的白色塑料袋,从窗口飘过去。

两三只猫静静地站在墙上,抬起头看向那个皎洁的月亮。

偶尔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两声汽车的喇叭声,在寒气逼人的深夜里,因为太过寂静,已经听不出刺耳的感觉,只剩下那种悲伤的情绪,在空旷的街道上被持续放大着。

易遥抬起手擦掉眼角残留的泪水。转身面向墙壁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已经是连续多少天做着这种悲伤的梦了?

有时候易遥从梦里哭着醒过来,还是停止不了悲伤的情绪,于是继续哭,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哭,但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被那种叫做悲伤的情绪笼罩着,像是上海夏天那层厚厚的漂浮在半空中的梅雨季节,把整个城市笼罩得发了霉。

哭得累了,又重新睡过去。

而最新的那个悲伤的梦里,齐铭死了。

52

易遥和齐铭顺着自行车的车流朝前面缓慢地前进着。

早晨时候上海的交通状况就像是一锅被煮烂了的粉条,三步一红灯,五步一堵车,不时有晨炼的老头老太太,踮着脚从他们身边一溜小跑过去。

每一条马路都像是一条瘫死的蛇一样,缓慢地蠕动着。

“喂,昨天我梦见你死了”,又是一个红灯,易遥单脚撑着地,回过头望向正在把围巾拉高想要遮住更多脸的部分的齐铭,“好像是你得病了还是什么。”

齐铭冲她挥挥手,一副“不要胡说”的表情。

易遥呵呵笑了笑,“没事,林华凤跟我说过的,梦都是反的,别怕。我梦里面……”

“你就不能好好管你妈叫妈,非得连名带姓的叫吗?”齐铭打断她,回过头微微皱着眉毛。

易遥饶有兴趣地回过头望着齐铭,也没说话,反正就是一副看西洋把戏的样子看着齐铭的脸,如同有人在他脸上打了台子在唱戏一样,到最后甚至看得笑起来。

齐铭被她看得发窘,回过头去看红灯,低低地自言自语。

易遥也转过去看红灯,倒数的红色秒字还剩7。

“其实你应该有空来我家听听我妈管我叫什么。”

齐铭回过头,刚想说什么,周围的车流就涌动起来。

易遥朝前面用力地蹬了两下,就跑到前面去了。

所谓恋爱,只要是参加了就是有意义,即使是没有结局,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那一刹,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这都将会变成你活下去的勇气,而且会变成你在黑暗中的一线曙光,加油(丸子),我也会加油的”

如果很多年后再回过头来看那一天的场景。一定会觉得悲伤。

就像是被放在相框里的黑白照片,无论照片里的人笑得多么灿烂,也一定会看出悲伤的感觉来。

沉甸甸地浮动在眼眶里。

在学校车棚锁车的时候遇见同样也在停车的唐小米。

唐小米抬起头对易遥甜甜地笑了笑。

易遥望着她的脸,觉得就像是一朵开得烂开来的硕大的花朵。散发着浓烈的腐烂的花香。

易遥突然想起上个礼拜在家休息的时候看到电视里播出的那种巨大的吞噬昆虫的植物。相同的都是巨大的花朵,绚烂的颜色,以及花瓣上流淌着的透明的黏液。张着巨大的口,等着振翅的昆虫飞近身旁。

周围走动着的人群,头顶错乱嘈杂的麻雀,被躁动的情绪不停拍打着的自行车铃,远远响起的早自习电铃声。这些统统都消失不见。

 

共 4 条评论

  1. 。一个陌生人说道:

    这都讲的什么?简直是不知所云。

    1. 说道:

      sd,你不懂就别瞎叭叭,没素质

      1. 梦凌曦说道:

        这篇文确实看起来确实不好懂,再说了,他那点很没素质了

  2. 匿名说道:

    听说这小说最近挺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