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回 第48节—第50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8

易遥几乎是发疯一样地往下跑,书包提在手上,在楼梯的扶手上撞来撞去。

身后是护士追出来的大声喊叫的声音,唯一听清楚的一句是“你这样跑了钱我们不退的啊!”

昏暗的楼梯里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易遥本能地往下跳着,恨不得就像是白烂的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摔一交,然后流产。

冲出楼道口的时候,剧烈的日光突然从头笼罩下来。

几乎要失明一样的刺痛感。拉扯着视网膜,投下纷繁复杂的各种白色的影子。

站立在喧嚣里。渐渐渐渐恢复了心跳。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o m 💨

眼泪长长地挂在脸上。被风一吹就变得冰凉。

渐渐看清楚了周围的格局。三层的老旧阁楼。面前是一条汹涌人潮的大马路。头顶上是纷繁错乱的梧桐树的枝桠,零星一两片秋天没有掉下的叶子,在枝桠间停留着,被冬天的冷气流风干成标本。弄堂口一个卖煮玉米的老太太抬起眼半眯着看向自己。凹陷的眼眶里看不出神色,一点光也没有,像是黑洞般咝咝地吸纳着自己的生命力。

而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视网膜上清晰投影出的三个穿着崭新校服的女生。

唐小米头发上的蝴蝶结在周围灰仆仆的建筑中发出耀眼的红。像红灯一样,伴随着尖锐的警鸣。

唐小米望着从阁楼里冲下来的易遥,眼泪还挂在她脸上,一只手提着沉重的书包,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紧皮带,肥大的校服裤子被风吹得空空荡荡的。

她抬起头看看被无数电线交错着的那块“私人妇科诊所”的牌子,再看看面前像是失去魂魄的易遥,脸上渐渐浮现出灿烂的笑容来。

易遥抬起头,和唐小米对看着。

目光绷紧,像弦一样纠缠拉扯,从一团乱麻到绷成直线。

谁都没有把目光收回去。

熟悉的场景和对手戏。只是剧本上颠倒了角色。

直到易遥眼中的光亮突然暗下去。唐小米轻轻上扬起嘴角。

没有说出来但是却一定可以听到的声音——

“我赢了。”

唐小米转过头,和身边两个女生对看着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对易遥挥挥手,说了一句含义复杂的“保重”。

唐小米转过身,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下摆被人拉住了。

低下头回过去看,易遥的手死死地拉住自己的衣服下摆,苍白的手指太用力已经有点发抖了。

“求求你了。”易遥把头低下去,唐小米只能看到她头顶露出来的一小块苍白的头皮。

“你说什么?”唐小米转过身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在自己面前低着头的易遥。

易遥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用力地抓住了唐小米的衣服。

被手抓紧的褶皱,顺着衣服材质往上沿出两三条更小的纹路,指向唐小米灿烂的笑脸。

49

街道上的洒水车放着老旧的歌曲从她们身边开过去。

在旁人眼里,这一幕多像是好朋友的分别。几个穿着同样校服的青春少女,其中一个拉着另一个的衣服。

想象里理所当然的对白应该是,“你别走了。希望你留下来。”

可是——

齐秦的老歌从洒水着低劣的喇叭里传出来,“没有我的日子里,你要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曾经风行一时的歌曲,这个时候已经被路上漂亮光鲜的年轻人穿上了“落伍”这件外衣。只能在这样的场合,或者KTV里有大人的时候,会被听见。

而没有听到的话,是那一句没有再重复的

——求求你了。

而没有看到的,是在一个路口之外,推着车停在斑马线上的黑发少年。

他远远望过来的目光,温柔而悲伤地笼罩在少女的身上。他扶在龙头上的手捏紧了又松开。他定定地站在斑马线上,红绿灯交错地换来换去。也没有改变他的静止。

50

被他从遥远的地方望过来,被他从遥远的地方喊过来一句漫长而温柔的对白,“喂,一直看着你呢。”

一直都在。

无限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无限温柔里的漫长时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