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回 第41节—第43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1

齐铭靠着墙坐在床上。

没有开灯。

落·霞*小·说 ww w · L uox i a · Om

眼睛在黑暗里适应着微弱的光线。渐渐地分辨得出各种物体的轮廓。

拳头捏得太紧,最终力气消失干净,松开来。

齐铭把头用力地往后,撞向墙壁。

消失了疼痛感。

疼痛。是疼还是痛?有区别吗?

心疼和心痛。有区别吗?

易遥站在黑暗里,低着头,再抬起头时落下来的耳光,无数画面电光火石般地在脑海里爆炸。心痛吗?

而下午最后的阳光。斜斜地穿进教室。落日的余挥里,易遥低着头,读着皮尺上的数字,投影在窗外少年的视线里。

是心疼吗?

42

冬天似乎永远也不会过去。

说话的时候依然会哈出一口白气。走廊尽头打热水的地方永远排着长龙。体育课请假的人永远那么多。

天空里永远都是这样白寥寥的光线,云朵冻僵一般,贴向遥远的苍穹。

广播里的声音依然像是浓痰一样,粘得让人发呕。

是这样的时光。镶嵌在这几丈最美好的年华锦缎上。

无数穿着新校服的男生女生涌向操场。年轻的生命像是在被列队陈列着,曝晒在冰冷的日光下。

齐铭看着跑在自己前面的易遥。裤子莫名其妙地显得肥大。腰围明显大了两圈。被她用一根皮带马虎地系着。裤子太长,有一截被鞋子踩着,粘上了好多尘土。

齐铭揉揉眼睛。呼吸被堵在喉咙里。

前面的易遥突然回过头来。

定定地看向自己。

穿着肥大裤子的易遥,在冬天凛冽的日光下,回过头来望向齐铭。

看到齐铭红红的眼眶,易遥慢慢地笑了。她的笑容像是在说,“呐,其实也没关系呢。”

冬天里绽放的花朵,会凋谢得特别快吗?

呐,其实也没关系呢。

43

易遥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两床被子。

窗户没有关紧。被风吹得咣当咣当乱晃。也懒得起身来关了。反正再冷的风,也吹不进棉被里来。

黑暗中,四肢百骸像是被浸泡在滚烫的洗澡水里。那些叫做悲伤的情绪,像是成群结队的蚂蚁,从遥远的地方赶来,慢慢爬上自己的身体。

一步一步朝着最深处跳动着的心脏爬行而去。

直到领队的那群,爬到了心脏的最上面,然后把旗帜朝着脚下柔软跳动的地方,用力地一插——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悲惨

  2. 匿名说道:

    666

  3. 说道:

    可怜的孩纸

  4. 悲伤说道:

    郭敬明的文笔真的很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