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回 第17节—第18节

郭敬明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7

下午四五点钟,天就黑了。

暮色像是墨水般倾到在空气里,扩散得比什么都快。

齐铭从口袋里掏出那六张捏了一整天的钱,递给易遥。说,给。

就像是每天早上从包里拿出牛奶给易遥一样,低沉而温柔的声音。被过往的车灯照出的悲伤的轮廓。毛茸茸地拓印在视线里。

“你哪儿来的钱?”易遥停下车。

“你别管了。你就拿去吧,我也不知道要多少钱才够。你先拿着。”齐铭跨在自行车上。低着头。前面头顶上方的红灯突兀地亮着。

“我问你哪儿来的钱?!”齐铭被易遥的表情吓住了。

“我拿的我爸的。”齐铭低下头去。

“还回去。晚上就还回去。”易遥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偷东西没关系,可是你干净得全世界的人都恨不得把你捧在手里,你为了我变黑变臭,你脑子被枪打了。”

红灯跳成绿色。易遥抬起手背抹掉眼里的泪水,朝前面骑过去。

齐铭看着易遥渐渐缩小的背影,喉咙像呛进了水。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就像是易遥会像这样消失在人群里,自己再也找不到了。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Om

齐铭抬起脚,用力一踩,齿轮突然生涩地卡住,然后链条迅速地脱出来,像条死蛇般掉在地上。

抬起头,刚刚张开口,视线里就消失了易遥的影子。

暗黑色的云大朵大朵地走过天空。

沉重得像是黑色的悼词。

推着车。链条拖在地上。金属声在耳膜上不均匀地抹动着。

推到弄堂口。看见易遥坐在路边。

“怎么这么晚?”易遥站起身,揉了揉坐麻了的腿。

“车掉链了。”齐铭指了指自行车,“怎么不进去,等我?”

“恩。”易遥望向他的脸,“为了让你等会不会挨骂。”

18

桌子上是满满的一桌子菜。冒着腾腾的热气。让坐在对面的母亲的脸看不太清楚。

即使看不清楚。齐铭也知道母亲的脸色很难看。

坐在旁边的父亲,是更加难看的一张脸。

有好几次,父亲都忍不住要开口说什么,被母亲从桌子底下一脚踢回去。父亲又只得低下头继续吃饭。筷子重重地放来放去,宣泄着不满。

齐铭装做没看见。低头喝汤。

“齐铭,”母亲从嗓子里憋出一声细细的喊声来,像是卡着一口痰,“你最近零花钱够用吗?”

“够啊。”齐铭喝着汤,嘴里含糊地应着。心里想,圈子兜得挺大的。

“啊……这……”母亲望了望父亲,神色很尴尬,“那你有没有……”找不到适合的词。语句尴尬地断在空气里。该怎么说,心里的那句“那你有没有偷家里的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齐铭心里陷下去一小块,于是脸色温和下来,他掏出口袋里的六百块,递到母亲面前,说,妈,今天没买到合适的,钱没用,还给你。

父亲母亲一瞬间吃惊的表情早就在齐铭的预料之内。所以他安静地低下头继续喝汤,喝了几口,抬起头看到他们两个人依然是惊讶的表情,于是装着摸摸脑袋,说,“怎么了?我早上留条告诉妈妈说我要买复读机先拿六百块啊。下午陪同学去逛了逛,没买到合适的,但也耽误了些时间。”

齐铭一边说,一边走向柜子,在上面找了找,又蹲下身去,“啊,掉地上了。”

拣起来,递给妈妈。

纸上是儿子熟悉而俊秀的笔记。

“妈妈我先拿六百块,买复读机。晚上去看看,稍微晚点回家。齐铭。”

母亲突然松下去的肩膀,像是全身绷着的紧张都一瞬间消失了。“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您以为什么?”突然提高的音调。漂亮的反击。

“啊……”母亲尴尬的脸。转向父亲,而父亲什么都没说,低头喝汤。怎么能说出口,“以为你偷了钱”吗?简直自取其辱。

“我吃饱了。”齐铭放下碗,转身走回房间去。留下客厅里尴尬的父亲母亲。

拉灭了灯。一头摔在床上。

门外传来父母低声的争吵。

比较清楚的一句是“都怪你!还好没错怪儿子!你自己生的你都怀疑!”

更清楚的是后面补的一句“你有完没完,下午紧张得又哭又闹差不多要上吊的人不是你自己吗?我只是告诉你我丢了六百块钱,我又没说是齐铭拿的。”

后面的渐渐听不清楚了。

齐铭拉过被子。

黑暗一下子从头顶压下来。

易遥收拾着吃完的饭菜。

刚拿进厨房。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打开来,是齐铭发过来的短消息。

“你真聪明。还好回家时写了纸条。”

易遥笑了笑,把手机合上。端着盘子走到厨房去。

水龙头打开来,哗哗地流水。

她望着外面的弄堂,每家人的窗户都透出黄色的暖光来。

 

共一条评论

  1. 笑话往事说道:

    沙发(。。。。。。。。。凑字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