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3(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哗――”

像炸开了锅,居然有人敢顶撞金一山大师!山谷中的各国营员们惊呆了,有营员能听懂些中文,窃窃私语传给队友,很快的,那短发少女说了些什么,满场都传遍了!她居然敢打断金一山大师的训话,而且居然说金一山大师在伤害别人的声誉!

林凤、梅玲、石综、寇震也吃惊地看向百草。

他们知道百草会很难以接受自己的师父被当众这么抨击,可是他们没想到,百草居然会敢反击金一山大师!

申波做记录的笔顿住,他推推黑框眼镜,看看那倔强地站得笔直的百草,又看看光雅,发现光雅的面色也是同样苍白。

听完精通汉语的弟子民载的翻译,金一山先是震惊,随即勃然大怒!双目瞪向那倔然而立的短发少女,他怒吼一声,如滚滚巨雷:

“你说什么――!”

那吼声骇得台下的各国营员们顿时都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山谷内静寂一片。

“我说的是――”

“您这样当众伤害别人的名誉,是一件非常不合适的事情。”清风吹过,身上那旧得发黄的道服随风轻扬,百草背脊笔直,声音清晰,“名誉,对于每个跆拳道选手,都是珍若性命的,是不可以被随意践踏和伤害的,请您在宣扬跆拳道的精神时,不要却忘记了尊重别人这个最基本的原则!”

“哈!哈!”

金一山怒极反笑,像是见到了这世间最滑稽的事情,怒火使他脸孔瞬间涨大了很多,如同立时便要斩妖除魔的叱咤金刚。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说话――!!曲向南,这种跆拳道界的败类,根本没有名誉可言!”

“我是戚百草,”指骨握得发痛,百草用最平静的声音说,“我不是您口中的什么东西,可是就算我今天才刚刚踏入跆拳道的大门,您的举止有不对的地方,我依然有资格向您指出来!”

她深呼吸了一下,继续说:

“还有,请您收回‘败类’这两个字,这种不负责任的字眼,不适合以您的身份说出来!”

“戚百草!你胆敢、这样、说话、对我的、父亲!”

昌海道馆的队伍里,怒火万丈的金敏珠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她两眼圆睁,对着百草大吼!

虽然被长辈训斥过,也勉强答应了除非在优胜赛中与戚百草对阵,否则不得主动挑衅戚百草,但是眼看着这戚百草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这样的场合公开顶撞她的父亲,而且还是为了那臭名昭著的跆拳道之耻曲向南,金敏珠真是恨不得扑过去将她咬成碎片!

“曲向南、兴奋剂、全天下都知道!曲向南、跆拳道、耻辱、全天下都知道!你、曲向南、弟子、同样、耻辱、败类!你敢顶撞、我父亲、我要你、道歉!”

怒吼着,金敏珠抬脚就要向戚百草冲过去,闽胜浩一把从身后钳住她的肩膀,金敏珠愤怒地在他的手掌下拼命挣扎着乱踢乱喊:

“放开我!她不道歉、我就、杀了她!”

“哈!哈!”

金一山又是一阵怒笑,厉声对百草说:

“原来你竟然是曲向南的弟子!那个无耻的败类,居然还敢收弟子!居然还敢再说出‘名誉’这两个字!果然无耻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是!我是曲向南的弟子!”

胸口剧烈地起伏了一下,百草的眼底燃烧着将要燎原的火光,她声音高越地说:

“所以,我知道我的师父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是一个恪守跆拳道精神的人!他是一个品性高洁、正直善良的人!您不可以,也没有资格,在这里诋毁他的名誉!”

“不可以?”

听完民载翻译过来的话,金一山浓眉倒竖,他怒笑着缓缓站起,强壮的身体如同一座矮山。站在高高的台上,他睥睨着那个短发的女孩子,声如怒雷:

“好,有胆色!既然你是曲向南的徒弟,那么就是说,在跆拳道协会已经剥夺了他授徒的资格之后,他竟然还在私自授徒!果然有胆色!”

“……”

百草面容煞白。

“曲向南,被查出服用兴奋剂,是当年世锦赛记录在案的事实,我说的哪里有错?!曲向南,被世界跆拳道协会剥夺选手资格,终生禁赛,终生不得授徒,我说的哪里有错?!曲向南,用卑劣的手段,去骗取不应属于他的荣誉,是在践踏跆拳道的精神,是跆拳道界的耻辱,我说得哪里有错?!”

金一山的怒声在山谷中轰轰回荡。

“纵使有千万人在此,我金一山,也可以坦荡地再说无数次!曲向南,是跆拳道界的败类!他做的事情,是可耻的事情!”

“你――!”

握紧双拳,心内轰地一声,一片片白光炸开,仿佛有恶龙咆哮着在体内翻滚,百草彻底失去了控制!她的视线已经模糊,眼前只有师父那花白的头发、削瘦的身体和那过早衰老的面容。

她的师父她知道,她的师父不是那样的人!

…………

……

“那是一个好人呐。”

小时候,每当曲师父削瘦的身影离开药铺之后,父亲总是会感慨地说。小小的她不明白,父亲就会一边将细细地药材碾成粉末,一边跟她讲,当年曲师父是全胜道馆跆拳道功夫最好的人,几乎全城所有的孩子们都想跟他学,曲师父从来不像别人那样,收孩子们很高的学费,常常都是免费教孩子们。

“刚才那包药,就是曲师父为他以前的一个徒弟买的。”

父亲说,当年,曲师父常常收到家里穷的孩子,他会资助那些孩子,让孩子们在道馆里吃饭,生病了帮孩子们买药。虽然现在那些孩子们不懂事,会辱骂曲师父,但是每当他们生病买不起药,曲师父还是会买了药放到孩子们的房间。

“曲师父家很有钱吗?”

小小的她帮着父亲用药杵捣药,她记得故事书里讲,大善人都是很有钱的人。

“没有,曲师父自己也很穷。唉,当年曲师父名声大的时候,很多道馆想挖他过去撑门面,给他很高的价钱,他都没有去。那时候他的师兄们,时常帮外地的道馆打点黑拳,赚点外快,喊他去,他也从来不去。”把碾好的药材放进药柜的小抽屉里,父亲叹息地说,“曲师父是个耿直的人呐,怎么可能会出那样的事情。”

小小的她仰着头,听得半懂不懂。

“小草啊,外人说曲师父的那些闲言闲语,你都不要信,”一屉屉整理着药材,父亲站在梯子上念念叨叨地说,“指责曲师父的那些人全都忘记了,当年裁判已经判曲师父得分了,是曲师父告诉裁判,他那一脚并没有踢中对手。就差这一分,曲师父失去了参加那届世锦赛的资格。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小草,看人要看心,不要只靠眼睛或者耳朵,明白吗?”

……

那年的秋天,父母遇到车祸,双双过世了。

“吃吧。”

将一只热腾腾的包子塞到小小的她手中,曲师父蹲下身子。小药铺里所有的东西都被那些不认识的人搬空了,她已经饿了好几天,狼吞虎咽地吃完那只包子,看着面前这张过早苍老两鬓斑白的面容,她低下头,没有去接他递来的第二只包子。

“明天,他们要送我去孤儿院……”

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小小的她心中充满恐惧,却忍住眼泪不敢哭。

“……我……我不想去……”

……

小小的她,能听懂从屋内传来的郑渊海师父的耻笑声,从骂她是个穷光蛋,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骂曲师父既然已经声誉扫地了,居然还不肯索性到黑市比赛去赚些钱,再一直骂到曲师父食古不化,一生迂腐,当年风光的时候没有趁机帮全胜道馆赚大钱,现在出了事,却害得全胜道馆再也无法翻身……

“郑师父无法收你为徒,”从屋里出来,曲师父清矍削瘦的身影站在她的前面,“……如果你跟着我,会吃很多苦。”

“师父。”

小小的她跪在曲师父的面前。

……

…………

“是你亲眼看到我的师父服用了兴奋剂吗?!难道不可能是组委会的检验出了问题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我的师父真的服用了兴奋剂,难道不可能是他被人陷害的吗?!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是您只看了一个检验结果就可以轻易下结论,是就可以轻易来侮辱别人的名誉吗?”

百草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她体内每根骨骼都在咯咯作响,怒龙在血液中翻腾咆哮。是的,她知道当年世锦赛组委会宣布师父服用了兴奋剂,她知道师父被跆拳道协会除了名,金一山说的那些,她全都知道,可是――

她跟师父生活在一起,师父是怎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万倍!她绝不相信,师父会是金一山口中那样的人!她也绝不允许,师父被人用如此不堪的言辞去侮辱和伤害!

“事实俱在眼前,还要胡搅蛮缠,口出妄言!而且目无尊长,毫无礼数!你那个‘曲向南师父’,就是这么教你的?!”

金一山怒叱道:

“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师父不知礼义廉耻,徒弟也就不知礼义廉耻!”

“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吧。”

台下,晓萤笑嘻嘻地站起身,站在百草身边。

天知道,她害怕得要死,两条腿都在偷偷打颤。金一山是大师级的人物哎,现在又是在昌海道馆的地盘上,若白师兄的脸色也铁青得很不好看。可是,百草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百草彻底落于下风!而且,曲向南在百草心里有怎样的重量,她一清二楚。

百草这呆子。

只凭一腔怒血,怎么可能争得过金一山呢?但是就算是争不过,百草也不会退让的,她太明白百草的一根筋了。

“大师,金敏珠是您的女儿吧,她可是非常地知礼义呢!”

晓萤鄙视地扫了眼仍旧被闽胜浩紧紧控制住的金敏珠。

“因为三年前败给了百草,她就一直耿耿于怀,一心想着复仇。前天我们刚到昌海道馆,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您的女儿金敏珠,就拦住我们的去路,说要挑战百草。”

哼了一声,晓萤继续说:

“哪里是挑战,她分明就是摆出一副想打架的模样!不知道的人,会以为金敏珠学习跆拳道,就是为了打架呢!金敏珠心胸狭隘,因私挑战,被她的师兄押过来道歉的时候,嘴里还不依不饶地喊着报仇什么的,哎,这可是很多人都看到的啊!”

“你!闭嘴――!”

在闽胜浩掌中用力挣扎着,金敏珠急得大喝。周围其他队的营员们交头接耳,都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金一山脸色大变,他怒瞪向金敏珠,沉步走下台子,走到金敏珠面前,吼道:

“她说的是不是事实?”

“我……我……”用韩语结巴了两声,不敢对视父亲的怒目,金敏珠扭头,把怒火全都发泄到得意洋洋的晓萤身上,换成中文喊,“你!胡言八道!我、没输、戚百草!当年、戚百草、用了、诡计――!”她才不要让世人知道,她居然曾经被曲向南的弟子踢飞过!

诡计?

台下又是一阵哗然。果然曲向南的弟子,比赛时也只是会用诡计取胜吗?

百草身体一凛。

她看向金敏珠,眼底有沉沉的怒色,“你敢再说一遍,我是用――诡计?”

“没!没错!是、诡计!”

声音略微颤了一下之后,金敏珠挺起胸膛,气势汹汹地吼回去!

是诡计,一点没错!

戚百草明明是松柏道馆主将,却骗她什么,是扫地的,是排名倒数第四的!如果她不是大意了,戚百草根本连她的一根脚趾头都不如!

“看吧,金大师,这就是您的女儿,”晓萤轻蔑地用眼角瞟了一眼金敏珠,“毫无礼义廉耻,输了就污蔑别人,还说别人用了诡计,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有其父必有其女呢!”

“啪――!”

一道凶狠的腿风向晓萤的脸猛踢过来,腿风如刀!晓萤惊骇,脑中一片空白,眼看已躲闪不及,百草亦是大惊,身比脑快,冲过去将晓萤护在身后,右臂一挡,硬生生将那条腿格住!

“砰――!”

一声巨响,那条腿灌注了千钧之力,重重劈在百草的胳膊上!

满场惊呆。

金一山的脸色也变了变。

岸阳的队员们再也坐不住了,他们一个个气得脸色发青,围过来齐刷刷站在百草和晓萤身边!

虽然百草很冲动,晓萤嘴很贫,但是那金敏珠竟然一言不合,便挣脱闽胜浩,使出这般狠辣的偷袭招数,如果不是百草挡住,只怕晓萤受这一脚,牙齿也要像阮秀梅一样掉几颗!

“这算什么!”

“欺负我们人少吗?”

“哈哈,原来这就是昌海道馆宣扬的跆拳道精神。”

“……”

梅玲、寇震他们愤怒地说,亦枫讥讽着,林凤素来沉着,先去看了百草的手臂。若白的视线跟过去,见百草的手臂上已青紫了一大片,他眼神肃冷,面若冰霜,跟身旁的初原交换了一下目光。

“我是岸阳队的队长,”凝视着金一山,若白肃声说,“对于金敏珠适才偷袭范晓萤的行为,我要求昌海道馆……”

“不许、侮辱、我的、父亲!”

怒吼声打断了若白的声音,死死地在闽胜浩的掌中挣扎着,金敏珠双眼暴睁,瞪着躲在百草身后,脸色依旧苍白的晓萤。

“任何人都不可以被侮辱,不仅仅是你的父亲!”

手臂火辣辣地剧痛,百草面色凛冷地说。

“哼,金敏珠,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虽然惊魂未定,但是有百草挡在前面,还有了那么多队友站在身边,晓萤的胆子更壮了。她从百草身后探出脑袋,嘿嘿地嘲笑说:

“因为刚才我说有其父必有其女,戳到你的痛脚了对不对?你恨百草,是因为她在三年前曾经打败过你,而你的父亲,金一山大师,总是攻击百草的师父曲向南,是因为――”

……

“金敏珠的父亲,金一山宗师,十七年前曾经参加过那年的世界跆拳道锦标赛……”

车内,晓萤竖着耳朵听到了从百草手机中传出的声音。

“……你的师父曲向南,也参加了那届的世锦赛,并且就是在那一届……”

……

“十七年前的那届世锦赛,金一山大师,在第一轮,就输给了百草的师父,曲向南!”

使足力气,晓萤将声音提到最高,让山谷的清风将她说的每句话都清晰地传到了在场所有营员的耳中。她只恨自己外语不好,否则英语、法语、日本语、伊朗语全都说一遍。

“当年金大师自负自己跆拳道天下第一,以为冠军非自己莫属,结果第一轮就输了,颜面扫地,所以恨上了百草的师父曲向南,一直恨到现在,每逢有机会便要攻击曲师父。我说得对不对?”

完全不理会金敏珠狂怒的吼声,和金一山怒目圆睁的脸庞,晓萤笑嘻嘻地接着说:

“百草恪守跆拳道精神,克已、忍耐,明知道金大师念念不忘曲向南师父的原因,也没有说破。我可没那么好的涵养,到底事实的真相是怎样,大家现在全都明白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