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2(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呆了良久。

百草心中乱成一团,酸酸的,涩涩的,苦苦的,压得她半晌说不出话。猛地,她霍然一惊,盯向他!

“难道不是婷宜前辈?”

婷宜喜欢初原师兄,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的,而刚才初原师兄说,他喜欢的女孩子,喜欢别的男孩子。

“是……是恩秀,对吗?”

所以初原师兄一来到韩国就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喜欢恩秀,恩秀却另有喜欢的男孩子?可是,梅玲说那恩秀紧紧地抱住初原师兄,怎么会……

“百草――!”

远处突然传来晓萤呼喊的声音!

榕树下的百草一愣,扭头看去,见晓萤一边喊着,一边气喘吁吁地冲过来。

站定后,晓萤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瞪大眼睛来回看着百草和初原:“啊,初原师兄!……百草,你……你害我好找……你怎么跟……怎么跟初原师兄……在一起啊?……碰到的?……真的吗?”

终于喘过气来了,晓萤郁闷地说:

“我还担心你心情不好,特别出来找你,结果你倒没事,还跟初原师兄在一起……唉,算了算了,昌海道馆有专车接送营员们去市区逛夜市,还有一会儿就出发了,你赶快收拾一下,一起去啦!”

“我……”

百草刚张嘴,晓萤眼睛一瞪,怒声说:

“要是敢说不去,我就跟你绝交!我找你找了这么久,一身大汗,要是你连陪我逛街都不去,我就真生气了!”

******

夜晚。

街道上熙熙攘攘,女孩子们吃了炒年糕,吃了冰激凌,买了很多有趣的面包打算当做早餐。百草觉得韩国的炒年糕其实跟国内的年糕差不多,只是更硬一点,不甜,而且用红红的辣椒酱炒着吃,看起来确实蛮诱人的,吃起来倒是一般。

韩国的店铺,跟岸阳比起来,最大的不同应该是每家都装修的很精致很漂亮。比如这家卖化妆品的店,布置得像童话中公主粉红色的闺房,里面每样小东西也几乎都是粉红色的,看起来十分的可爱。而且贴心的是,居然每样化妆品的标签上,都有中文的名称,也有中文说的很好的店员小姐热情地为她们服务。

梅玲和晓萤像淘宝一样兴奋地看着选着,不停地喊:

“哇,这个粉饼的盒子好可爱啊!”

“是啊是啊,还有这个腮红,粉扑毛绒绒的,上面还有蝴蝶结,太可爱了吧!”

“你看,还有往身上扑的亮粉呢,亮晶晶的,好可爱哦!”

几乎她们的每句话里都有“可爱”两个字,看着她们那么开心,百草的心情也被感染了,从傍晚得知初原前辈竟然可能喜欢的是恩秀的吃惊和黯然中,慢慢也变得开心起来。

她一边等她们,一边好奇地研究那些化妆品的标签。

“散粉”、“粉饼”、“粉底霜”、“粉底液”、“隔离霜”、“腮红”、“唇彩”、“眼线”、“眼影”、“睫毛膏”、“面膜”、“指甲油”、“洗甲水”、“身体乳”……

好多好多东西啊。

原来化妆需要用这么多东西啊,那需要多大的抽屉才能把它们放进去呢?百草胡思乱想着,拿起一支隔离霜呆呆地看,这是做什么用的,是要隔离什么呢?

“你需要点什么吗?”

店员小姐满面笑容地走到百草身旁,中文说的很好。

“……没,没有,”百草脸红了,赶忙把那支隔离霜放下,“我是在等她们。”

店员小姐笑着打量她:

“你很漂亮,皮肤也很好,粉底不用选太厚的,这种很薄很透明的隔离霜就非常适合你,来,我帮你试一下。”

百草局促地说:

“我不会化妆……我不化妆的……”

“女孩子怎么可以不化妆呢?”店员小姐诧异地说,“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可爱,才会有男孩子喜欢啊。”

因为店员小姐那种十分肯定的语气,百草听得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店员小姐已经用海绵在她脸上开始涂抹。

“不要动,”店员小姐专心地说,“马上就好,你的皮肤底子真好,像水蜜桃一样,白里透红的,不油也不干。如果嫌麻烦,不用粉底,直接用粉饼或者散粉扑一下也可以。嗯,再用点腮红,这种粉红色的腮红很适合你,看起来嫩嫩的。”

“别动!还有唇彩。”

店员小姐又拿来一支水果糖模样般的小管子,从里面拧出一只小刷子,黏着着稠乎乎的东西,往她唇上抹。

“哇――!”

这时,晓萤和梅玲凑过来,惊奇地看着正在被店员小姐上唇彩的百草,两人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

“百草,这是你吗?”

晓萤看傻了。

看了又看,梅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愣愣地问店员小姐:“她都用了什么,全部拿给我。”

店员小姐满意地收起唇彩,取了一面手柄很长的化妆镜给百草,然后对梅玲说:

“这位小姐底子好,稍微化妆一下就很漂亮。你的皮肤跟她不太一样,刚才我为你推荐的就是适合你的。”

百草看着镜子。

镜子里的那个女孩子真的好像水蜜桃一样,皮肤水嫩嫩的,脸颊水嫩嫩的,嘴唇也水嫩嫩的,透着一种甜蜜的粉红色,就好像,她在橱窗里见过的那些洋娃娃。

“百草……原来你是美女啊……”

晓萤张大嘴巴,继续盯着她看,眼睛都快看直了。

“而且,这个妆看起来很自然哎,看起来就跟没化妆一样,哎呀,你的皮肤这样看起来好好啊,让人好想咬一口啊……”

可是,百草并不喜欢镜子里的这个女孩,一副娇弱的样子,好像随时会被对手一脚踢飞。

要有力量!

师父和若白师兄经常这么说。假如他们看到她这个模样,一定会皱眉的吧。

“别擦啦!很漂亮啊!”见阻止不了百草,晓萤只得哀怨地说,“拜托,就算你要擦,也要用化妆棉配上卸妆的东西擦啊,你看你都快把自己弄成大花脸了,而且会很伤害皮肤的好不好!”

结账的时候。

店员小姐拿出一个小丝袋给百草,微笑着说:

“送给你,这里面有你刚才用的那些化妆品的免费小样,女孩子还是要学会化妆才会更迷人啊。”

从化妆品店出来,虽然遗憾百草把那个美美的妆擦掉了,但是因为百草得了免费的赠品,往后还有画那个妆的机会,晓萤还是挺高兴的。而且,她收获了很多化妆品哦,这些如果在国内买,价钱都是要至少翻倍的,现在韩元又贬值这么厉害,买起来好划算啊,嘿嘿嘿嘿!

继续买!

街道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商店,有卖衣服的、卖鞋子的、卖雨伞的、卖文具的,都又精致又可爱,看得晓萤和梅玲走不动路。沿路还有很多卖饰品的小摊子,跟岸阳夜市上的不同,这些饰品摊子上耳环项链之类几乎全都是摊主老板自己做的,很有原创性,摊摊都不一样,样式唯美又浪漫。

“难怪韩剧里面那些女演员的耳环都那么漂亮,”晓萤恋恋不舍地摸着那些饰品,“原来这里到处都是超好看的耳环啊。”可惜她没有耳洞,不能像梅玲一样狂卖,呜呜呜呜。

但是她可以买项链!

买发夹!

嘿嘿嘿嘿!

还可以享受跟摊主老板杀价的乐趣,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可以拿着摊主老板的计算器,用按数字来杀!

街道上行人很多。

每个饰品摊上都围着很多人,百草守在外围,紧紧跟着她们。梅玲又买了一大堆,回头看到始终静静站在那里帮她们拎着大袋小袋东西的百草,不好意思地说:

“百草,你不买点饰品吗?”

“不了。”

百草笑着摇摇头。

“都是很漂亮的啊,也不贵,”梅玲将她拖进来,如果百草什么也没买,只是帮她们拿东西,她会有种让百草做了苦力的心虚感,“你没耳洞,好像也不戴项链,你头发短,头花也用不上……啊,你喜欢发夹是吧,我看你经常戴这个草莓发夹,要不要换一换呢,这里有很多好看的发夹,你看这个小花的,很可爱对不对?”

“别白费力气了。”晓萤头也不抬地说,“百草经常戴那个草莓发夹,是因为那是她喜欢的人送她的。”

梅玲吃惊地睁大眼睛。

“喜欢的人?百草,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我认识吗?”

百草的脸“腾”地红了。

“竟然是真的呢……”梅玲更吃惊了,用胳膊捅捅晓萤,“你快看,百草脸红了!她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那当然,我不是说过了嘛。”

晓萤得意地瞟一眼百草红得像番茄一样的脸。别以为她不知道,那只草莓发夹肯定是若白师兄送的,再根据百草第一次戴上它的日期推算,肯定还是若白师兄作为生日礼物送的,百草才会那么喜欢,嘿嘿,意义不同嘛。

“是谁?百草,你喜欢谁?”顾不得看饰品了,梅玲兴奋地问,“他送你发夹,那他一定也喜欢你!啊,好浪漫啊!”

“我……我去外面……”

面红耳赤地挣脱梅玲的手,百草慌忙拎着大包小包挤到外面,街上行人如织,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耳边轰轰响着梅玲刚才那句话――

“他送你发夹,那他一定也喜欢你!”

可是,那是绝不可能的,百草轻轻吸了口气,初原师兄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饰品摊前。

“没错吧,”晓萤哈哈笑着,拿起一条带蕾丝的项链比了比,“以百草的性格,她没否认就是承认了啦。”

梅玲仍是一脸不可思议。

“百草居然会谈恋爱,我还以为她满心满脑只有跆拳道呢。”

“拜托,百草也是正常的女孩子好不好,都十七岁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喜欢过男孩子呢?”晓萤翻个白眼,“你都交了好几个男朋友了不是吗?别看不起百草,刚才你也看到了,百草打扮起来是很漂亮的,有男孩子喜欢她,很正常啊。”

“你也交过好几个男朋友了。”梅玲嘟囔着说,说的好像她很花心一样。

晓萤忽然叹口气,说:

“我跟你不一样。我从小就暗恋一个人,可是他的眼睛里从来都没有我,所以我只能用不停地交男朋友,来试图忘记他。”

“……”

梅玲张大嘴巴。

“哈哈哈哈,这你都信!”晓萤笑得直打跌。

夜空中繁星如灯,街道上灯如繁星,听着晓萤和梅玲的笑声从饰品摊前传出来,百草刚才的窘意渐渐散去。看了看手中晓萤和梅玲采购的那些东西,她也想为师父买点什么。

听说韩国的高丽参很出名,应该对师父的身体有好处吧,不知道高丽参要多少钱呢?她咬了咬嘴唇,高三开学后的学费她已经攒齐了,要还给若白师兄的钱还差一点,如果……如果……

如果能在训练营中取得优胜,一万美金的奖金,不但可以去考大学,以后如果师父的身体再出现状况,她也不会太担心没有钱去帮师父支付医药费。

哪里有卖高丽参的呢?

或许应该先问一下高丽参多少钱,百草的目光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寻找着。店铺很多,但是好像都是卖化妆品、饰品、衣服、鞋子的,行人也很多,旁边有一家卖面包的小铺面,生意很红火,挤满了人。

还有……

大酱。

怔怔地,百草想起在机场的时候,廷皓前辈让她带大酱回来。听名字,大酱应该是用来做大酱汤的吧,在昌海道馆,她们的早餐里就有大酱汤。大酱,应该是去超市买,还是应该去集贸市场买呢,忘了问廷皓前辈,他喜欢吃什么样的大酱,或者所有的大酱都是一样的?

百草出神地想着。

一个男子从她面前经过,走向面包铺子,她无意识地看着他,心中有抹异样,却又说不出来是为什么。那男子□队伍里,挤在一位中年女人的身后,手中的公文包一挡――

“抓小偷!”

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声音已经从百草的喉咙里高喊出来!繁华热闹的夜市中,四面八方所有的行人刹时全都朝她看过来,而就在她喊出声的那一瞬间――

那男子的右手伸进了中年妇女的手提包中!

“抓小偷――!”

眼看着男子手指飞快地掏出一只钱包,而周围的行人们却始终望着她,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甚至连那中年妇女都扭头吃惊地看着她,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偷,百草急了,顾不得许多,奋力向已经开始溜掉的小偷追过去,边跑边喊――

“站住――!抓小偷――!”

夜市里一阵骚动,等到饰品摊前的晓萤和梅玲听到百草的喊声,慌忙从人群中挤出去时,正看到百草手拎着大包小包,疾风般向小偷追赶而去,迅速地消失在夜市的尽头!

“百草――!”

晓萤和梅玲惊呼,拔腿也要去追,却已经完全看不到百草的影子了!拥挤的夜市,到处是人,到处是摊子,百草却好像瞬间蒸发了一样!她们要去哪里找百草!

这时,中年妇女一声尖叫,摸着自己的手提包,说着叽里咕噜的韩语,四周的行人们纷纷围过来,有几个男子立时跟着刚才百草消失的方向追去过!

绕过夜市的街道,面前忽然变成了幽深曲折的小巷。仿佛迷宫一般,小巷有很多条岔路,东拐西拐,每次眼看着百草快要将那小偷捉到了,小偷却猛地急闪进小巷里。

“站住!”

手里还拎着梅玲和晓萤她们的东西,百草又一次被小偷甩开,她皱眉,提一口气,“蹬蹬蹬蹬”追赶上去,喊声在幽长的巷子里回荡。

夜色寂静。

小偷边跑边惊慌地回头看百草。

“蹬蹬蹬蹬蹬蹬”,仿佛功夫电影中的配乐,在急促追赶的节奏中,百草忽然惊觉到,她自己身后竟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轻盈,始终不紧不慢地跟着她,似乎还留有余地。

“你追他,我绕过去堵!”

就在百草忍不住扭过头去,想看看是谁跟在她身后时,有女孩子清脆的笑声传来,人影一晃,她还没看清楚,身后那人便消失不见了。只是恍神了这一秒的功夫,小偷又多跑出去一米,顾不得再去想,百草大喊一声:

“站住!”

便纵身飞追过去。

不想再越追越远,她将十二分的力气用出来,如小鹿般狂奔,眨眼间就缩小了跟小偷之间的距离。小偷愈加惊慌,故技重施,又拐入一条狭窄的小巷,奔跑中,他一抬头,恐惧地发现巷子的尽头已然有一个身影堵在那里,将他的去路封死了!

“喝――!”

双手拎满购物袋,百草厉喝一声,高高地飞身跃起,右脚踢出,将慌乱中开始爬墙的小偷从半空上踹了下来!

“砰!”

小偷摔在青石的地面上,痛得哀哀叫,爬不起来。将手中的购物袋放在角落里,百草三两下将小偷双手反钳住,她一边压住不停挣扎的小偷,一边向巷子尽头的那人看去――

那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

深深的夜色中,那女孩子身材高挑,面容清秀,她是单眼皮,眼睛弯弯的,乍一看好像很普通,却有种异常可亲的感觉,让百草不由得看了又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