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2(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12

晚饭后,训练营的院子里。

房间中的气氛憋闷极了。

下午的挑战赛,阮秀梅被金敏珠踢掉了两颗牙齿,浑身瘀伤,越南队最终每场皆输地败给给韩国队。虽然在后面进行的最优胜营员选拨赛中,岸阳所有的队员都顺利晋级,但是看着金敏珠又一次以连环双飞踢打败同组的泰国营员,那副得意洋洋,嚣张得不可一世的模样,真是让人心情愉快不起来。

“金敏珠真是出尽了风头啊……”

梅玲没精打采地叹口气,原本打算去夜市大血拼的,现在也有点提不起兴致了。金敏珠连续九个双飞踢,将越南的主将阮秀梅踢下赛台,似乎将越南队其他队员的意志力都踢散了。

随后上场的韩国队员虽然也很出色。

尤其是队长闽胜浩。

他曾经在去年刚刚结束的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中拿到过冠军,上场时杀气十足,威风凛凛。

但是即使是他,也被金敏珠那嚣张的九个双飞踢抢尽了风头。

“金敏珠根本不是在比赛,完全是在表演!炫耀!爱现!”晓萤恨恨地说,“而且,好像在给谁下马威一样,那么厉害干什么?是想吓唬谁吗?”

“唉……”

梅玲又叹口气。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有点被吓住了。刚见金敏珠的时候,她还以为金敏珠只不过是个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

“金敏珠……”光雅犹豫了一下,“还会向百草挑战的吧……”

林凤默叹一声。

梅玲的叹息声绵长久远。

晓萤满脸黑线,扁了扁嘴唇,说:

“切!百草……才、才不会怕她!百草连婷宜都能打败,还会打不过金敏珠那个小屁孩!”

“我怎么觉得,金敏珠似乎并不比婷宜弱。”回想那一连串的双飞踢,梅玲感觉婷宜至少在力量上是不如金敏珠的。

“哼!不管怎么说,金敏珠就是个小屁孩!小屁孩!”晓萤忿忿地说,转头看了看,又说,“百草呢?怎么还没回来?”

“她拿跌打药油给阮秀梅去了。”

“不是去了好一会儿了吗?”

“咦,是哦,该回来了啊。”梅玲看向门口。

“我去找她!”

“那你还去不去夜市逛街了!”梅玲急忙喊,晓萤却已经一溜烟消失掉了。

敲开越南队的房门,扑面过来一股压抑的气息,阮秀梅正脸色苍白地躺在被褥上,四周沉默地坐着几个同队的女孩子。晓萤不敢多做停留,问候了几句,就打听百草的去向。

“她陪了阮师姐很久,刚走。”

越南队的女孩子用生硬的英语回答晓萤。

******

暮色渐起。

茵茵的草尖上有了些露珠,踩上去沁得脚底有些凉。握紧拳头,阮秀梅满口鲜血地被金敏珠踢飞出赛台的情景仍历历在目,百草深吸一口气,对着山谷:

“啊――”

她大喊了几声,发泄着心中的憋闷,一声声喊声随着淡淡的暮气四散开来。

郁气稍稍纾解之后。

“喝――!”

百草呐喊着,赤脚腾空跃起,力灌双腿,“啪!”、“啪!”,凌厉的破空声惊得树梢的倦鸟们扑棱着翅膀惶惶飞走。

第一个双飞踢!

第两个双飞踢!

提一口气。

第三个双飞踢!

第四个双飞踢!

再提一口气,已有些勉力支撑――

第五个双飞踢!

第六个……

“砰――!”

力量无以为继,百草从半空中摔下来,重重跌在草地上!草坪又厚又软,并没有摔痛她,但是心中充满了沮丧和对自己的失望,躺在微湿的草上,她怔怔地望着暮色渐浓的天空,咬了咬牙,一翻身又爬起来!

第一个双飞踢!

第二个双飞踢!

……

暮色中,那高高跃起,又不时摔落下来的身影,像一只翅膀受伤却想冲向天空的鸟儿,可是每一次都没有成功。

一次一次。

直到体内一分力气都没有了,甚至三个连续的双飞踢都很难再作出来。汗水湿透了百草的道服,她爬起来,再试着大喝一声,握拳跃身,而疲倦的身体怎么也不听她的指挥。

暮气弥漫在山谷间,脚下的青草越来越凉,心一点点紧缩,百草木然地望着远处仿佛被烟雾笼罩住的湖面。不知过了多久,她呆呆地收回视线,目光回转处,看到了湖边那棵大榕树。

榕树的枝叶茂密如华盖。

似乎比松柏道馆小木屋前的那棵,还要年长一些。

月亮从云层中出来了。

初原倚坐在树下。

他仿佛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出神地望着湖的对面,好像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在想。淡淡的暮霭包围着他,他的神色有些看不太清楚,但是即使隔着这么远,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有种跟平时很不一样的气息。

“你来了。”

听到脚步声,初原微微回头,见到是她,他并没有起身,而是拍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她坐下来。

“我……我刚才在那边练功。”

坐到他的身边,百草尴尬着,略不自在地伸手指了指。

“看到了。”初原笑了笑。

怔怔地看着初原的笑容,百草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他面前,她总觉得自己笨拙无比。

“你在练金敏珠的连环双飞踢?”过了片刻,初原打破寂静。

“……是的,”她闷闷地说,“可是,练不成。”

“你练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吗?”

“……?”

“金敏珠应该是练了很久,甚至是半年或者一年,才能够练出来。”靠着榕树遒劲的树干,初原的目光从湖的对面收回来,看向百草,“而你的一些腿法,她在短时间内又何尝就能练成呢?”

百草听怔住,过了一会儿――

“是,我明白了!”

抬起头,她眼睛炯亮地说。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在技术和腿法上的特点,不必强求别人能做到的,自己就一定要做到。扬长避短,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优势,就可以了。

初原笑着揉揉她的脑袋。

坐在他的身旁。

傍晚的风清爽地吹过。

不知怎么,百草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树叶沙沙地响,星光从叶片的缝隙间洒落,他和她并肩坐在大榕树上,同一根树枝上承受着他和她的重量,那根树枝微微颤着,仿佛随时会断掉,就像她当时的心跳。

“砰砰砰砰……”

心脏又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慌张地低下头,她不敢去看他,四周却那么静谧,可以听到他宁静的呼吸声。

“初原师兄……”

许久之后,百草平稳住心情,侧头看向初原。初原仍旧静静出神地望着湖的对面,这两天来,她注意到他总是类似这样的恍神,仿佛心中有个结。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她犹豫地问,担心初原师兄会不会不喜欢她问得太多。

“很明显吗?”

初原怔了下,笑着摸摸自己的脸。

“嗯。”

百草点头。

“也不算是不开心,”想了下,初原唇角有淡淡的笑容,暮霭缭绕在他身旁,“只是理不清自己的心情。”

“嗯?”

她认真地听。

“又想要见到那个人,又不想见到那个人,”他的笑容里隐约有些涩意,“又想让那人知道,又不想让那人知道……”

百草听呆了。

“傻丫头,”初原叹息着又揉揉她的脑袋,“听不懂,是不是?不过,跟你这样说一说,心情就好了很多。”

“不,我能听懂。”

她怎么会听不懂呢?

初原师兄刚回国的那段时间,每次出现几乎都是和婷宜在一起。她想见到他,哪怕只是看他一眼,可是又害怕见到他,怕发现他已经不记得她了。她想让他知道,她一直都记得他,哪怕三年中几乎完全断了联系,她一直没有忘记过他,可是又不想让他知道,怕他会觉得……

“……初原师兄,你喜欢那个女孩子?”

所以,是因为那个女孩子是吗?梅玲说,昨晚那个叫李恩秀的少女宗师,虽然只能看到背影,但是也能看出气质非常好。心中微微酸涩,百草却努力对他露出笑容。

“……?”

初原看着她。

“那个……叫做恩秀的女孩子,”略微避开他的眼睛,百草说,“你喜欢她,可是,又……又怕婷宜前辈会难过,所以……你很矛盾,是吗?”

“昨晚有人看到恩秀了,对不对?”笑了笑,初原摇头说,“不过,傻丫头,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我……”

她脸红地望着暮色中的湖面,晚风将湖水吹起一层层的涟漪。虽然她没有谈过恋爱,可是她看着晓萤交了一个又一个的男朋友,也被晓萤拉着看过一些关于爱情的电视剧。

“……我知道……”

“……喜欢,应该就是……喜欢他,会想要跟他在一起……见到他,会开心……见不到他,会想他……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会难过……”

她面红心跳地,将晓萤曾经告诉过她一些说了出来。

听得怔住,初原凝视着她,眼底有种深深的东西。

“百草,你长大了。”

她不敢看他,脸红得像只番茄。

“不错,这就是喜欢。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子的。”初原笑着揉揉她的发顶,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只红晶晶的草莓发夹上时,手掌渐渐僵住了,“所以,百草也有喜欢的人了,是吗?”

…………

……

黄昏的小木屋。

对着镜子,她小心翼翼地将发卡别在刘海上。

“好看吗?”

她有点紧张地问。

“我……我很喜欢它。”

眼睛亮亮的,她脸红着说。

……

乌黑的短发。

映着那只草莓发夹亮闪闪的,红晶晶的。她的脸颊也是红扑扑的,有点害羞,有点羞涩。

……

他认得这只草莓发夹。回国的第一天,在夜市遇到她,她和若白站在一个饰品摊前,她和若白正在看的就是它。

……

…………

“这只发夹,就是百草喜欢的那个男孩子送的,”轻轻摸着她乌黑发丝上的那只草莓发夹,初原唇角的笑容却始终有些僵涩,“所以百草才这么喜欢,每天都戴着它,是吗?”

她的脸顿时红得像要涨破了!

手足无措,心跳如撞,能感觉到他的手掌在她发间的温柔,她耳膜轰轰地响,体内的血液哗哗哗奔淌得乱成一团!

“……是。”

她的声音羞涩得如同草尖上缀着的晚露,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初原的手指僵在那只草莓发夹上。

终于,他的手缓缓垂下。

“我也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子,”渐浓的暮色中,初原望着仿佛被雾气笼罩住的湖面,“可是,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百草愣住,脸颊上的红晕一点点消失。果然,初原前辈也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她不喜欢初原师兄吗?”

百草涩声问。

“……应该也是喜欢过的,”初原的唇角轻轻弯起,然而很快地,涩意又一点点染回他的唇角,“只是,我太久没有在她的身边……等我终于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时,已经太晚了。”

“那……”察觉出他神情中的黯然,百草的心也莫名地痛起来,挣扎了一下,她犹豫地问,“……你难过吗?”

“嗯,是的,”闭上眼睛,初原笑了笑,又摇摇头,“不过,她喜欢的那个男孩子非常优秀出色,或许比我更适合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