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1(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各国营员们交头接耳。

很多营员都见到了金敏珠挑衅戚百草的场面,没见过的也听同伴们说过,再加上金敏珠昨晚在训练营的院门口跪了一晚,所以大家全都对她并不陌生。

“这个金敏珠,到底有多大?”

林凤有些困惑,训练营是有年龄限制的,参加的营员必须是在十五岁到十九岁之间。

“十三岁,最多十四岁!”算了下三年前金敏珠到松柏道馆时的年龄,晓萤斩钉截铁地说。

“那她是没有参加资格的啊。”

看着场地中金敏珠高昂着头,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走向阮秀梅,梅玲不解地说。

“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背景,”晓萤瞪着金敏珠地说,“一直都这么横,又没有礼貌,偏偏她们昌海道馆好像还很看重她,走到哪儿都有弟子对她前呼后拥,现在年龄不够又来参加训练营……哼,反正是她吃亏,她被阮秀梅打得哇哇大哭才好呢,嘿嘿。”

场地中央。

阮秀梅和金敏珠彼此行礼。

直起身后。

金敏珠向右方看了一眼,仿佛早就知道方位,锋利尖锐的目光笔直地、犀利地,穿过人群,如伴着雷鸣的闪电,挑衅般地,刺向正盘膝而坐的戚百草!

那视线如此明显――

以至于岸阳队左右两侧的日本队和伊朗队的队员们,也不由自主地顺着金敏珠的目光,看向百草。

悄悄握紧了拳头,百草抬起下巴,克制住心中的微怒,目光平静地回视金敏珠。

她不让自己脸上带出任何情绪。

就像初原师兄所说,对于金敏珠,越是忽视她淡漠她,就越是对她最大的打击。

果然,场地中央的金敏珠双眉一竖,直直瞪着她,牙齿咬得咯咯响,怒得似乎整个人都已经被点爆了!

“呀――――!”

裁判一宣布比赛开始,金敏珠就像一头愤怒的豹子,冲向阮秀梅,发起了攻击!

韩国跆拳道训练营的实战挑战赛,也由此――

正式拉开了帷幕!

青山翠谷,微风习习。

台下坐满来自各国的将近三百名营员,满眼齐刷刷都是雪白的道服,所有的目光都聚精会神地望向那方一米高的赛台,这是训练营开幕后的第一战!

“呀――――!”

金敏珠大喝着连攻几脚,空中,那脚影叠在一起,仿佛屏幕中因为动作过快而造成的拖影一般,映着碧空白云,连成一串淡黑色的烟迹。阮秀梅大惊失色,连连后退防守。

台下的各国营员们看得呆住。

十八岁的阮秀梅,竟似完全不是那稚气未脱的金敏珠的对手!

又一个回合。

再一个回合。

“……”

晓萤傻傻地张大嘴,后背倏地出了一身冷汗。她惊慌地看了看林凤和梅玲,见她们两个同样是看得眼睛发懵,再看看百草,见她紧紧盯着台上的金敏珠,神情也变得异常凝重起来。

百草的心有些沉。

难怪金敏珠会如此的嚣张。

三年前,十岁的金敏珠已经可以打败十四岁的萍萍、晓萤和秀达,如果不是当时金敏珠太过自负,招式始终不变,她也未必能够一击将金敏珠踢飞出去。

三年过去。

金敏珠成长得如此迅速。

她的速度之快,力量之重,即使是成年的选手也很难做到,面对越南队的主将阮秀梅,金敏珠的实力竟似高出一截。

“啪――!”

一连串的进攻之后,金敏珠的右腿在阮秀梅的面前猛地收住!

晓萤正要觉得金敏珠还算有分寸,没有对实力不如自己的阮秀梅穷追猛打时,却见金敏珠竟又挑了挑眉毛,仿佛逗弄般,停在半空中的腿对着阮秀梅的脸挑衅地晃了晃,才缓缓收回来。

“这个混账……”

晓萤满脸黑线。

“是不是昌海道馆教育过她了,所以她今天收敛了一点?”梅玲疑惑地说,明明能打过阮秀梅,金敏珠却连着三个回合,都是点到为止,没下重手。

“就她?”晓萤嗤之以鼻,“你没看到她的脚在阮秀梅脸前面晃的那几下吗?这叫收敛?换成是我,一掌上去把她的腿劈断!”

亦枫打个哈欠,懒洋洋地说:

“小心你的手先被她踢断。”

“我总觉得……”林凤犹豫地说,“金敏珠的这些进攻有点怪……”

是的。

百草也觉得不太对劲。

金敏珠的这三个回合,虽然很犀利,但是并不像是正式的进攻。

“试探,”申波推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严肃地说,“金敏珠应该只是在试探,她还没有发动真正的进攻。”

高高的赛台上。

裁判做出手势,比赛继续进行,与前不同的是,金敏珠忽然示弱,阮秀梅虽觉有疑,但仍谨慎地一步步逼了过去。

一步一步。

金敏珠渐渐退近边线。

台下各国营员们都看得糊涂起来,百草凝目向场边的昌海弟子看去,见他们不仅没有面露担忧,反而看得饶有兴趣,仿佛马上就有好玩的事情发生。

百草一怔,视线转回金敏珠――

已退至边线的金敏珠,突然诡异地露齿一笑,牙齿雪白,仿佛张开了嘴巴的豹子,迸发出一声大喝:

“呀――――!!!!”

昨晚,她屈辱地跪在训练营的院子门口,亲眼看到这个越南女选手阮秀梅跟戚百草有说有笑,居然还送礼物给戚百草,一副感情很好很亲热的样子!哼,听说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什么,“物以类分,人以群聚”,跟坏人走得近的,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她要让这个阮秀梅明白,试图跟戚百草交好,是阮秀梅做过的最应该感到后悔的事情!

“呀――――!!!!”

从赛台的西南角,金敏珠以晴空霹雳之势腾空跃起,带着裂空的风声,左脚踢出,右脚紧随,如响雷般,“啪!”、“啪!”,重重踢上阮秀梅的肩部!

双飞踢!

台下各国营员们惊住,双飞踢并不稀奇,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踢出来,可是能够如此有力道地全部直接踢在对手身上,并不容易!

阮秀梅被踢中踉跄后退。

却不料,金敏珠脚尖将将落地,一口气也没有喘,又是腾身大喝,又一个霹雳般的双飞踢紧接着踢出来!

“呀――!”

这两个双飞踢竟是一气呵成的!

“啪!”、“啪!”,两脚还是踢在肩膀上,阮秀梅被踢得气血翻涌,摇晃着往后退。

这是――

四飞踢……

“呀――!”

没有间歇没有停顿,脚尖刚一落地,金敏珠又厉喝出声,竟然是第三个双飞踢!

在台下各国营员的目瞪口呆中。

第四个双飞踢!

第五个双飞踢!

沿着赛台上从西南角到东北角的对角线,金敏珠如同一只嗜血的豹子般,连续又踢出了她的第六个双飞踢!每一脚与下一脚之间,像行云流水一般流畅,没有任何喘息,那一连串的脚影连成一道黑烟,在空中“啪!”、“啪!”、“啪!”、“啪!”炸开!

最难以置信的是――

金敏珠竟每一脚都没有落空,全部重重地击在阮秀梅的肩部!

奇怪的是,眼看着阮秀梅已经被踢得面色惨白,丝毫没有还击的能力了,却居然迟迟没有倒下,而是一直在痛苦地左摇右晃往后跌踉着……

再仔细看了下,百草悚然大惊!

竟然是金敏珠控制了脚下的力道和角度,使得阮秀梅被踢中后左右摇晃的程度恰好到还没来得及摔倒,就又要吃下一脚。是金敏珠不想让阮秀梅摔倒,因为一旦她摔倒,金敏珠的表演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百草握紧双拳。

心中的怒意已经快要无法控制。

第七个双飞踢!

第八个双飞踢!

金敏珠竟不可思议地又提高了腾空的高度,左右脚“啪!”、“啪!”打在阮秀梅的脸侧,将她的头重重甩出去!眼看着金敏珠第十六脚飞踢出去,阮秀梅已经被逼到了东北角的底线,她被打得脸都肿了,惨白着脸在那里摇摇欲坠……

台下众人看得胆寒。

“呀――――――!!!!”

迸发出比前八个双飞踢更加凶猛的喝声,金敏珠拨地腾空,力灌右腿,踹向阮秀梅的下巴,那击中的声音赫然比方才那些要重了几倍有余!

午后的山谷。

阳光从云层中出来,刺得人眼痛。

被踢出一个高高抛物线,阮秀梅的身体从赛台上摔落下来,如断线的风筝,竟还飞行了一段距离,才坠落下来,恰恰落在距离百草一米远的地方,仿佛那就是金敏珠特意踢过来给她看的!

百草霍然起身!

在她的身前,阮秀梅的身子只微微颤抖了一下,便晕死过去,面孔淤紫,满嘴是血,已经完全辨认不出昨晚那友善爱笑的模样。

“啊――!”

越南队的营员们惊恐地冲过来,挤开百草,将阮秀梅紧紧围住。混乱中,初原将拥挤的越南队营员们拨开一道缝隙,为阮秀梅做紧急的救治。

赛台上。

“哈哈哈哈哈哈――!”

金敏珠双手叉腰,昂起头来狂笑不已,那刺耳的大笑声在山谷中一层层回荡,仿佛她已经是王者,站到了世人崇仰的巅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