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1(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吃惊吧,我当时也吃惊极了,这就是传说中被誉为少女宗师的李恩秀?我想看清楚她长得究竟是什么样子,可惜她一直是背对着我,”梅玲回想了下,“不过,虽然只看到了背影,但是她的气质……真的很好……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她身上透出的气质,很是与众不同,让人忽然就很喜欢她……哪怕只是一个背影……”

说得太玄了。

林凤她们有些听不懂。

“气质好,还会半夜去敲男孩子的房门?”晓萤嘀咕着,“可见少女宗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还故作神秘,说是跟韩国国技院的宗师们切磋交流去了,居然不参加这届的训练营。

“你们说,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婷宜啊?”梅玲苦恼地说,“临行前,不是答应过婷宜,帮她看住初原前辈吗?”

“看什么看,初原前辈又不是她!”晓萤瞪梅玲一眼。

“说不定初原前辈和那个恩秀之间也没什么,只是一场误会,”林凤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婷宜好了,省得她瞎想,乱担心。”

“这样啊……”梅玲还是有点犹豫,“那万一初原前辈被那个恩秀追走,婷宜会埋怨咱们的吧……”

“集合!”

这时,房门被敲了两声,若白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女孩子们立刻不敢再八卦,迅速整理好跑出去,见亦枫、寇震他们已经全都出来了。整齐地排成两队,岸阳的队员们向训练营的中心场地出发!

******

湛蓝的天空。

山谷中,树木成林,绿地如茵,前方搭着一个一米高的台子,比正式比赛的赛垫大上一倍,那是训练营的中心场地,所有重要的比赛都将在这块台子上进行。台下周围以扇形整齐地排列着来自各国参加暑期训练营的队员们。晓萤兴奋地左右看了看,天哪,好多好多国家和队员哪!

可是――

“他们在说什么,你能听得懂吗?”

晓萤小声地问身旁的百草。

中心场地里,训练营的组织方,昌海道馆和韩国国技院各自派出了几位宗师级的长辈,正在介绍关于跆拳道暑期训练营的一些情况。虽然每说一段话,都会有英文翻译立刻再解说一遍,可是晓萤的英语本身也就是马马虎虎,只能听得一头雾水。

“嗯,基本可以。”

前段时间初原师兄为她恶补了英语,而且若白师兄一直在教她韩语,两个语种结合起来,组织方的发言百草倒是可以听懂没问题。

“说是,这次参加训练营的国家和人数是最多的一次,一共有二十五个国家,共一百多人,”一边仔细听着,百草一边压低声音翻译给晓萤,“其中,已经参加过国际比赛,并且取得过前八以上名次的选手,男选手有三十二人,女选手有二十四人。”

“哇。”

晓萤瞪大眼睛。

昨天下午她就知道这次训练营中高手如云,没想到,曾经在国际比赛中取得过名次的就有这么多人啊。

“训练营的目的,是为了传承跆拳道精神,并且为各国跆拳道选手提供一个互相交流和切磋的机会。训练营一共十天的时间,每天上午由昌海道馆的宗师级教练,为训练营的营员们传授关于跆拳道的精神、道德,以及腿法和实战中的要诀。”百草仔细听着,只捡重要的告诉晓萤,“每天下午,是各国营员们之间的切磋交流和观摩的时间,每个队都自由可以挑战其他队伍,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开始实战比赛。每天晚上,昌海道馆都会组织一些晚会,营员们可以自由参加。”

“哇。”

晓萤想了想,没说话。

“而且,训练营结束时,会选拨出最优胜营员,进行奖励。”百草怔了一下。

“哇,什么奖励?”

“会得到一笔奖金资助,用于完成学业,或者作为参加国际比赛的经费。”

“哇!”晓萤声音低低地惊呼,“多少钱啊!”

“……折合成美金是,一万美金。”

“啊……”晓萤倒抽一口凉气,死死掐紧百草的胳膊,不敢置信地说,“不会吧!这……这么多钱啊……好多钱啊……好多好多钱啊!”

“嗯。”百草也被这个金额惊到了。

周围的林凤、梅玲、寇震、石综兴奋地谈论起来,初原和若白彼此低语了几句,会场中其他国家的队员们同样在骚动,只有申波还在认真地埋头做会议记录。

“以什么为标准来评判?”

晓萤的眼睛贼亮贼亮的,虽然她是没可能当选,可是百草说不定有可能啊!只要有了钱,至少百草上大学就没问题了!

“先报名,然后分组淘汰赛,最后胜利者得到优胜。”百草听着昌海道馆的组织者介绍选拨制度,“每天下午的团队交流切磋结束之后进行。”

“那,有几个最优胜的名额?”

“两个。”

“两个?”晓萤怀疑。

“嗯,一男一女。”

“怎么会这样?可是大家的体重不同,应该按照不同的公斤级来比进行比赛吧,否则岂不是小级别的很吃亏,大级别的占便宜吗?”晓萤傻眼了,百草是48公斤级的,上面还有很多大级别,如果要百草跟62公斤级的女选手比赛,那不是吃亏吃大了吗?

“说是,参加训练营的营员们的年龄全都是在十五岁到十九岁之间,虽然体重身高不同,但都是青少年选手,”百草听着组织者的解释,“打破不同级别之间的限制,是为了大家能有更自由的交流机会,也作为世锦赛之前一次重要的热身。”

“哼。”

晓萤心中嘀咕,肯定是不舍得多拿奖金出来。

夏风清爽。

中心场地上,身穿雪白道服,盘膝正襟危坐的昌海道馆宗师,目视全场,又缓缓说了一段话。

能听懂韩语的营员们全都震惊了。

然后,英文翻译将这段话重复了一遍。

全场先是惊呆。

几秒钟的寂静之后。

“轰――”的一声!

满场沸腾起来!

各国的营员们都有些激动得不能自已,再顾不得控制情绪,兴奋的声浪简直要冲破云霄!

若白猛地抬起头!

原本一直很平静的初原,忽然眼神一凝,定定地望向宣布消息的那位宗师。

连申波都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忘记了做笔记,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寇震和石综。林凤、梅玲和光雅先是恍如做梦,然后激动地叽叽喳喳,像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怎么了!怎么了!”

从林凤、梅玲那里把百草拉回来,晓萤着急地问。

她懊恼极了,为什么好像就她一个人听不懂似的,不行,回去一定要先好好补习一下英语再说!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云岳”宗师,那不是十多年来,被世界跆拳道界一致推崇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宗师,却始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吗?

“说是……”心情也有一点激动,百草稳定了一下情绪,“获得优势的营员,还会获得跟云岳宗师交流的机会。”

“……”

晓萤瞪着她。

“……”

声音咯咯咯在喉咙里。

“……”

颤抖着双手,晓萤死死拧了自己的胳膊一把,疼痛使得她终于尖叫一声,声音冲破喉咙!

“云岳宗师?!怎么可能!是云岳宗师――?!”

扑过去,又死死地掐住百草,晓萤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叠声地尖叫:

“云岳宗师!那不是传说中的神仙人物吗?听说他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且任何高手,都会在第一局就被他KO掉!然后,他不就是归隐起来,不问世事了吗?不是听说,连他的女儿,天才少女宗师李恩秀,都没有机会跟随他练功!怎么可能,骗人的吧!居然会有跟云岳宗师交流的机会?天哪――”

这简直是――

比一万美金的奖励,更加不可思议几万倍的事情嘛!

于是,开营典礼之后,几乎全部营员都报名参加了最优胜营员的选拨。林凤、梅玲、亦枫、寇震、石综、申波也全都报名了,甚至连实力比较弱的晓萤和光雅都参加了。用晓萤的话说,反正报名也不要钱,说不定走大运,跟她交战的对方到时候忽然都纷纷弃权,她能不战而胜,奇迹般地夺得女子组优胜呢,嘿嘿。

百草是最后一个填的报名表。

填完后,她下意识地看了眼已经报过名的队友的名单,晓萤、林凤、寇震、梅玲……,疑惑了下,她又重新仔细看了一遍,还是没有若白的名字。

“快点啦,再晚就没有好吃的了!”

着急去吃午餐,晓萤拉着百草就走。

******

训练营的餐厅是半开放式的,一扇扇纸门拉开,跟外面的青山绿树连接在一起,呼吸的都是来自山谷的清风。晓萤眼明手快先占住了一张露天摆放的桌子,桌旁有一蓬茂密的紫红色花丛,很漂亮,然后招呼林凤、梅玲、光雅她们也都过来。

“太美了。”

中午是自助餐,饭菜的品种很多,卖相看起来也很诱人,以至于整天喊着减肥的梅玲盛了几乎满满一餐盘的食物过来。陶醉地望了望四周,梅玲长叹说:

“美得简直都不真实了,这昌海道馆,完全可以直接把剧组拉过来,拍浪漫的偶像剧了。啊,美极了,真是随处一看都是风景啊。”

“是挺漂亮的。”

餐盘上的食物堆积如小山,晓萤坐下喘了几口气,昌海道馆里的景色很美,这点必须要承认。

“对了,”梅玲表情古怪了一下,“我……我把昨晚初原前辈和李恩秀的事情,告诉婷宜了。”

“什么?!”

晓萤一口没吃好,差点噎住。

“嗯,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婷宜。”梅玲低着头扒饭说。

“那婷宜怎么说?”

“她啊,”梅玲想了想,“她没说什么,好像很平静,好像很信任初原前辈,可是……”

“怎么?”

“她又说,如果有什么新的情况,一定也要及时告诉她,”梅玲长叹一口气,“你看,这就是爱情,对不对?虽然婷宜很信任初原前辈,还是免不了紧张。”

晓萤撇撇嘴,忽然察觉――

“百草呢?”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百草还没打完饭。

在餐厅一个僻静的临窗角落,百草终于找到了若白。

“你还没有取饭菜?”

初原和若白坐在一起,他看见百草的餐盘上空空如也,又见她盯着若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站起身,接过她手中的餐盘,温和地说:

“先坐着,我帮你去拿。”

“若白师兄,你为什么没有报名?是不是忘记了?”

初原离开之后,百草焦急地问。若白沉默地吃着东西,仿佛并没有听见她说的话,过了几秒钟,百草只得又问了一声:

“若白师兄?”

将白米饭泡进酱汤里,若白淡淡说:

“你报名了吗?”

“报了。”

“嗯。”

若白点头,然后又开始沉默。

“若白师兄!”百草有些急了,看起来若白师兄并不是忘记了,而是根本不想参加,“为什么你不报名?就算……就算最终得不到优胜,也可以有跟大家交流的机会啊?寇震和石综也都报名了,你为什么不报呢?”

若白眉心一皱。

“我的事情,你不必管。”

这句话,就像一道冰冷的闪电,百草呆在那里。

“先吃饭吧。”

初原回来时,见到那两人的情形很古怪。若白虽然一副淡然冷漠的样子,但是手中的筷子良久没有动过,百草就好像傻住了一样,僵僵地站着。

“坐吧。”

将她按坐在椅子上,初原把装满食物的餐盘推到她面前。里面盛满了各□人的饭菜,百草木然地吃着,完全辨不出味道。

寂静良久。

盯着餐盘中的泡菜,百草涩声说:

“对不起,若白师兄……我不该用那样跟你说话……我只是……我只是觉得……能够来到这里,有机会跟其他国家的选手交流……错过了会太可惜……”

寂静。

百草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我吃完了。”

站起身,若白拿起空餐盘,径自走了。

百草一惊。

她呆呆抬头看去,若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餐厅门口。一股涩意从心底涌起,她知道,她说错了话,若白师兄生气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说错了。

有能够跟各国选手交流的机会,不是很好吗?这样的机会,是所有习练跆拳道的人梦寐以求的,不是吗?为什么若白师兄好像在放弃什么,就连这次前来韩国的机会,他也差点放弃。

窗外的青山远如黛云。

过了一会儿,见百草还在发怔,初原笑了笑,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安慰说:

“好了,放心吧,若白不是小孩子,他做事都是考虑过的。”

百草闷闷地低下头。

“下午是团队之间的挑战和观摩赛,多吃点东西,说不定会有队伍向我们挑战。”

“……嗯。”

想起金敏珠,百草开始用力扒饭。

“昨天金敏珠的事情我听说了,”看着她突然狼吞虎咽起来的模样,初原把一杯水放到她手边,“很抱歉,当时我不在场。”

顾不得先把食物咽下去,百草拼命摇头,口齿不清地说:

“没有……”

“一定很愤怒吧,”初原被她慌乱的样子逗笑了,“不过,会有机会的,我看了下名单,金敏珠也报名参加了优胜选拔赛。”

百草眼睛一亮。

初原眨了下眼睛,说:“要加油啊!”

“初原师兄……”

心中一热,百草的面颊红起来,看着他微笑的眼睛,她的心脏又砰砰砰地跳得飞快。

“哼――!”

一声尖锐的冷哼从旁边响起,然后是大力拉开餐椅的声音,那声音如此之大,引得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过来。

又是金敏珠。

金敏珠鄙夷地瞪一眼邻桌的百草,“砰”地一声巨响将餐盘放在桌上,几个跟随着她的昌海女弟子也随着坐下。她们一边吃饭,一边不时地瞪向百草,叽里呱啦地说着韩语。

“吃饭,”看到百草的左手在餐桌上渐渐紧握成拳,初原静声说,“在在这里跟她们斗气,别人会误以为,你跟她们是一样的。”

******

下午。

各国的队伍都跃跃欲试,想要拔得头筹,率先取得挑战权,能够跟自己向往的队伍实战一番。组委会采取了抽签了方式,首先抽中的队伍,拥有本届训练营的首轮挑战权。

结果是――

越南队出人意料地抽中了!

在国际跆拳道界,越南队的实力并不强,在大赛中几乎都没有取得过什么名次。然而拿到挑战权之后,越南队竟毫不犹豫地选择,挑战韩国队!

“有勇气!”

盘膝坐在岸阳队的队伍里,晓萤大力点头:

“我对越南队刮目相看了,要么就不挑战,要挑战就挑战最厉害的那支队伍。这就叫做,不想做元帅的兵不是好兵,不想做冠军的队伍不是好队伍,嘿嘿。”

中心场地上,越南和韩国的训练营队伍各自派出了五名队员,三男两女。

越南队身穿红色护具,一个个身材不高,有些瘦弱。

韩国队身穿蓝色护具,几乎每个人的身材都挺拔修长,骨质有力,虽然对越南队行礼时十分谦逊有礼,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有股难以言述的倨傲之气。

两支队伍,一出来的气场就是完全不同的。

“我倒觉得,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光雅质疑说,“还是应该跟实力比自己略胜一筹的队伍实战,才能更有效地提高自己吧。否则以卵击石,勇气是有了,但是万一惨败,会不会连自信心都会输掉。”

“哼,你懂什么!”

晓萤始终为光雅小时候欺负过百草而耿耿于怀,再加上同在训练基地这么长时间了,也从来没见光雅给过百草好脸色,反倒是百草总是对光雅小心翼翼的。这算什么嘛。

“我觉得光雅说的有道理,”梅玲插嘴,“一场必输的比赛,打起来有什么意义呢?”

“必输就不打了吗?凡事都有一个过程,就像以前每年的道馆挑战赛,大家都知道冠军一定是贤武道馆,那其他道馆就不用参加了?”晓萤哼着说,“嘿嘿,最后,还不是我们松柏道馆拿到了冠军。”

百草扯了下晓萤的衣服。

“那是在廷皓和婷宜全都没有参加比赛的情况下拿到的好不好!”梅玲脸黑了。

“就算廷皓和婷宜参赛,我们也未必拿不到冠军!”晓萤继续嘴硬。

申波抬头看了晓萤一眼。

“跑题了!”林凤皱眉,“快看比赛吧,咦,那不是金敏珠吗?”

就在晓萤和梅玲斗嘴的时候,越南队和韩国队的第一轮比赛已经各自派出了人选。

越南队派出的是他们的主将,阮秀梅。

阮秀梅是越南队所有女选手中个头最高的,将近167cm,很瘦,皮肤微黑,长得很漂亮。

百草认得阮秀梅。

昨晚,阮秀梅曾经代表越南队,给院子里的每支队伍都送去了一些越南的特产小吃。

送到岸阳队时,晓萤、梅玲她们都出去玩了,是百草开的门。她跟阮秀梅聊了一会儿,知道她已经入选了越南国家队,会参加下届世锦赛,而且,她虽然是女孩子,却是这次越南队的队长。

阮秀梅说,她们很少有参加大赛的机会,也几乎没有跟世界顶尖高手交战过。如果能够挑战,希望能跟韩国队实战一场,也不枉来此一趟。

而韩国队――

竟然走出来一个圆圆脸,圆圆眼,稚气未脱,眉宇间有些娇蛮,身高不足160cm,怎么看怎么不超过十四岁的小女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