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1(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11

那人群的中心,赫然正是金敏珠!

被黧黑少年闽胜浩强按着跪在地上,金敏珠挣扎着,满脸不甘,大哭着,嘴里不停地喊:

“放我起来!我不要道歉!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金敏珠每哭喊一声,旁边守着的黧黑少年闽胜浩就沉怒地手挥戒尺,重重向她的后肩打过去!

“啪――!”

戒尺打在皮肉上的声音,重得令闻者的牙齿都酸起来。

“她已经被打了半个小时了,估计肉都被打烂了吧,”晓萤凑在百草耳边窃声说,“没想到她还挺耐打的嘛,肯定是常常被揍,练出来了,嘿嘿。”

“戚百草――!”

见到戚百草出现,金敏珠怒目尖叫,咬牙就要从地上站起来,闽胜浩冷着脸一戒尺过去,她又痛得哭着歪倒在地上。闽胜浩凝视了一眼百草,对她深鞠躬,郑重说:

“对于敏珠师妹的失礼行为,我们再次对您表示歉意。”

百草连忙也鞠躬回礼,然而看着委屈地跪在地上,满眼怒火的金敏珠,她正不知道该说什么,旁边的晓萤插嘴道:

“依我看,她好像没什么歉意。喂,金敏珠,还不赶快道歉,要你师兄道歉有什么意思,失礼的是你!”

“呸!”

金敏珠梗着脖子啐了一口。

围观的各国队员全都愣住了,林凤、梅玲、光雅她们原本还在乐呵呵看金敏珠笑话,此刻也忍不住有些真的动怒了。闽胜浩的脸色尴尬地沉下来,立刻厉声斥责金敏珠,手中的戒尺挟着风声加重地打向她的后背!

晓萤愤怒地说:

“金敏珠,你什么意思,呸什么呸,你有没有教养啊,你们昌海道馆就是这么教育弟子的吗!”

闽胜浩拿着戒尺的右手顿时僵起来。

金敏珠“霍”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来,怒目瞪着晓萤,带着巨大的压迫感,她一步步逼近晓萤:“你、才、教养、没有!你侮辱、昌海道馆、我要、教训你!”

“那就来吧。”

挡在晓萤身前,百草气得嘴唇微微发白,胸口起伏了一下,克制着情绪说。

“哈、哈,”金敏珠横眼看她,“戚百草、你终于、有胆量、出来了!你这个、胆小鬼!”

“啪――!”

如同霹雳般的腿影灌着厉厉的风声,将将擦着金敏珠的脸颊踢过,那速度如此之快,力道如此之重,如扇了一记耳光一样,将金敏珠的脸带得甩了过去!

众人看傻了。

电光火石之间,完全没有看出百草有出腿的预兆,百草却已经神色凛冷地收起腿,正视着惊呆住的金敏珠,说:

“这就是你想要的较量吗?这样,就不是胆小鬼了吗?”

金敏珠目瞪口呆。

几秒钟之后,金敏珠尖叫一声,大怒地喊:“你!偷袭我!你无耻!无耻!”

“你从来没有败过吗?”不为她的愤怒所动,百草盯着她,皱眉凝声说,“你就这么输不起吗?只是败给了我一次,你就耿耿于怀到现在,口口声声要向我复仇。难道跆拳道对于你而言,只是用来打架的吗?”

“你、你……”

金敏珠气得结结巴巴,突然崩溃地哭喊说:

“我不是、输不起!输给你,是耻辱!你是、曲向南、弟子,不可以、输给你!曲向南,耻辱!戚百草、耻辱!输给你、耻辱!”

那一连串的“耻辱”如同一把把飞刀向百草刺过来!

百草脸色煞白,紧握双拳,向前踏出一步,所有的克制顷刻间土崩瓦解,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的声音异常冰冷:

“你再说一遍试试!金敏珠,你再敢侮辱我的师父,我绝不会放过你!”

“耻辱!耻辱!耻辱!耻辱!耻辱!耻辱!曲向南,耻辱!戚百草,耻辱!我要打败你、耻辱、洗清!”金敏珠连珠炮般的怒喊,人群中的光雅也变得苍白颤抖起来。

怒火点燃百草全身的血液。

眼前一片雾气,视线忽然都有些看不清楚,只听到金敏珠在怒喊中飞身袭来,她也刹时厉喝一声,力灌左腿,旋身回击――

“啪――!”

闵政浩一戒尺打在金敏珠的左肩,硬生生将她从半空中打回来!

“啪!”

这边,若白一伸手抓住百草后心的衣服,将她提了回来!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刚才自己也说了,跆拳道不是用来打架的!”若白声音肃冷。

“……”

百草咬紧嘴唇,心中怒火翻涌,别过头去不说话。

“对不起。”

闽胜浩又是深深一鞠躬,沉着脸将一脸不忿的金敏珠从地上拖走。百草僵硬地站在原地不动,若白没再理她,径自走了。等了一会儿,林凤、梅玲她们才壮着胆子,将百草拉回去。

人群也散去了。

只是各国队员们还是有些不太明白那两个人的争执是为了什么,渐散的声音中隐隐传来对“曲向南”三个字的疑惑。

入夜之后。

金敏珠又出现在了训练营的院子门口,这次她一个人跪在地上,依旧是满脸的不甘,但是没有再挣扎和哭喊。各国的队员们从她身旁走过时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金敏珠好像根本不在意,一双眼睛始终倔强地瞪向那间住着戚百草的房间。

“看什么看!”

晓萤气鼓鼓地将窗户“砰”地一声关上,若白师兄不允许百草接受非正式场合的挑战,那就只能对金敏珠眼不见心为净了。

晓萤偷偷看了眼百草。

见她正闷头看英语书,手指将书页捏得紧紧的,明显没有看进去嘛。她知道百草对曲向南的感情,因为百草的关系,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从来都不讨论关于曲向南过去的任何事情。

房间里的气压很低。

一晚上,光雅也始终闷声不吭。

“早点睡觉吧,明天就是训练营的第一天了,大家必须早起。”林凤关掉了房间的灯。

******

第二天清晨刚一起床,梅玲却神秘兮兮地边刷牙边说:“你们猜,我昨晚看到了什么?”

“什么?”似乎嗅到了八卦的气息,晓萤急忙问。

“我看见……”故意买个关子,见大家都好奇地看着她了,梅玲才漱了漱口,不急不忙地说,“有一个女孩子,在半夜的时候,走进了初原前辈的房间。”

“哇!”

林凤和光雅惊呼出声。

正在帮大家整理床褥的百草,也听得愣了。

“噗――!”

晓萤一口将水喷出来,擦擦嘴巴,不屑地说:

“你肯定是做梦看见的吧,拜托,就算是做梦,也别把这种龌龊的梦做到初原师兄身上好不好!”

“你才做梦呢!每次说到初原前辈,都好像踩到你尾巴一样,咦,晓萤,你不会是暗恋初原前辈吧!”见晓萤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快要发飙了,梅玲赶忙转移话题说,“是真的啦!昨晚半夜,我有点睡不着,想去院子里溜达,刚一开门――”

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梅玲悄声说:

“就看见,有一个身材修长,背影很清秀的女孩子,在敲初原前辈的门。然后,‘吱嘎’一声,初原前辈将门拉开……”

“所有的房间都是纸门,不可能‘吱嘎’的好不好!”晓萤没好气地说。

“闭嘴,听梅玲讲!”林凤很严肃地警告晓萤。

“‘吱嘎’一声,初原前辈将门拉开,”故意重复了一遍,梅玲得意地白晓萤一眼,“月色中,初原前辈好看得就像仙人一样,他温柔地看着那个女孩子,眼神让人心醉,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子了一样,目光不舍得从她面容上离开……”

百草愣愣地听着,从窗户望出去,正是初原师兄的房间。静无声息的,纸门拉开,恰是初原师兄走出来,缕缕晨光中,他的面容俊美晶莹,真的像是不染世间尘埃的仙人。

透过窗户,他向她的方向看过来。

她慌忙低下头,心里莫名一阵闷闷的涩意。

“你小说看多了吧,真肉麻!”晓萤恨声说。

“……那女孩子也痴痴地望着初原前辈,”正讲到精彩处,梅玲顾不上理会晓萤,猛地睁大眼睛说,“忽然,那女孩子居然上前抱住了初原前辈!”

“噗――!”

这次将满嘴牙膏泡泡喷出来的是光雅。

“哼哼,你就编吧,刚说那女孩子是背影,这会儿又看见人家痴痴的眼神了。”晓萤冷声说。

“然后,初原前辈……”梅玲慢吞吞地说,“……也温柔地抱住了那个女孩子,右手还在她的背上,温柔地轻轻地拍了拍。”

见大家终于都听傻了,梅玲得意地顿了下,继续说:

“夜深人静中,只听那女孩子拥抱着初原前辈,激动地喊了声‘哦吧’……”

“‘哦吧’是什么?”光雅不明白。

晓萤哼了一声,韩剧里,那些韩国女孩子全都是一口一个“哦吧”、“哦吧”地喊。

“这是那些韩国女孩子喊自己男朋友的昵称,‘哦吧’就是‘哥’,有撒娇和亲昵的意思。”梅玲耐心地给光雅解释完,又故弄玄虚地说,“然后!你们猜!初原前辈怎么喊那个女孩子?!”

“快说吧!”

晓萤也有点相信梅玲说的是真的了。

“初原喊了那女孩子的名字,”梅玲将每个字都吐得很清楚,“‘恩秀’。”

恩――秀――?

林凤、晓萤、光雅面面相觑,百草怔怔地抬起头看向讲述着这一切的梅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