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0(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来吧。”

皱了皱眉,百草将行李包放在地上,凝声对满眼怒火的金敏珠说。虽然耳朵还没有从飞机降落的压力中完全恢复,但是她也想看看,这金敏珠究竟是凭借着什么,在时隔三年之后居然还是嚣张得一点没变。

“不要!”

晓萤急忙拉住百草的胳膊。

不是她不相信百草的实力,而是金敏珠既然能够如此张狂,那她们也不能太大意了。金敏珠明摆着是要给她们一个下马威,万一被金敏珠得逞,那那那那,那岂非很丢脸。

“百草,不要上她的当,”林凤也说,“她以逸待劳,这种挑战不公平。”梅玲、寇震他们也纷纷劝阻。

“哈哈哈哈,”金敏珠狂笑,“你们、害怕了!”

“害怕的是你,”拉开晓萤的手,百草直视金敏珠,“你怕到甚至沉不住气。”

“胡、胡言八道!”

金敏珠气得怒火狂燃,食指笔直地指住百草,大喝道:

“我、要好好教训你!”

“啪――!”

突然,一记霹雳掌从金敏珠的脑后打过去,直打得金敏珠眼前金星直冒!众人惊住,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身穿白色道服的黧黑少年已带着两个弟子赶了过来,听到金敏珠的那些话,他神色沉怒,一出手便将金敏珠打得险些栽倒在地上。

“谁、谁打我!”

金敏珠痛得眼泪迸出来,看不清眼前的来人。

“啪――!”

又是一掌打过去,金敏珠痛得眼泪狂喷哀哀直叫,她身后的那些女弟子们看到那少年,立刻便吓得缩到一起,一个个战战兢兢,噤若寒蝉。

“对不起。”

那黧黑少年认真地对着百草弯腰成九十度,严肃说:

“敏珠师妹对您失礼了。”

重重压着金敏珠的脑袋,黧黑少年强逼着兀自在挣扎的她弯下腰,同时他也对面前全部岸阳的队员们再次鞠躬,说:

“对不起,我们会严惩敏珠师妹失礼的行为。民载会先带你们去休息,稍后,我们将就敏珠师妹的事情向你们正式道歉。”

“我不要道歉!我不要道歉!”被那沉怒的黧黑少年拖着走出老远,金敏珠嚎啕大哭的声音依旧滚滚传来,“胜浩师兄,放开我!我要去报仇!那个人就是戚百草!我要报仇!我不要道歉――!”

******

晓萤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三年前百草大胜金敏珠的故事,林凤、寇震等人听得哈哈大笑,方才的不快也散去了许多,毕竟金敏珠并没有真的占到什么便宜。

民载将他们带入训练营的院子,里面已经住进了一些国家的队员,见他们进来,都热情地向他们点头致意打招呼。

“这是你们的房间。”

两间相邻的房间,男孩子一间,女孩子一间。每个房间都铺着干净整洁的米黄色榻榻米,枕头被褥整齐的叠放在一端,看起来也是十分干净,房间内阳光充足,空气新鲜。

晓萤和梅玲欢呼一声,已经开始放东西了。

初原对民载表示谢意。

“初原前辈,这是您单独的房间。”民载却恭敬地说,拉开隔壁另一个房间的纸门。

众人愣住。

百草朝那个房间看去。

簇新的榻榻米,簇新的被褥,窗前有一张书案,案上插着一束淡黄色的雏菊花。墙上还挂着一幅小小的水彩画,画中那个少年,笑容温暖,开朗明亮,竟仿佛是少年时的初原。

“我和大家住在一起。”

初原也略怔了下,目光从那幅水彩画中收回来,阻止住民载帮他提行李包的举动。

“不行,您一定要住在这里!”民载急忙摇头,坚持帮他搬行李,“这是恩秀师姐的安排,这个房间也是恩秀师姐特别为您布置的。”

恩秀……

就是那个称霸世界跆拳道的天才少女宗师?

晓萤顿时张大了嘴巴,林凤和梅玲也窃窃私语起来,百草看向初原,见他听到恩秀这个名字的时候,眼底似乎闪过了一抹异常的神采。

“难怪今天在机场,我觉得婷宜有点紧张呢,婷宜一定是早就知道初原前辈跟那个恩秀的关系不同寻常。”

女孩子们进到房间里开始收拾东西,梅婷一边掏出洗漱用品,一边兴奋地说:

“居然还专门给初原前辈安排了单独的房间,那幅水彩画你们看到了没有,一定是恩秀为初原前辈画的。”

“可是,初原前辈不是在跟婷宜交往吗?”光雅的行李很简单,三两下就收拾好了。

“哎呀,这就是韩剧里常演的三角恋情了啊,”俯下身用洗面奶洗脸,梅玲陶醉地说,“太浪漫了,两个天才少女,一位温柔俊美的少年,究竟少年爱的是谁,最终会和谁相伴一生……”

百草默默地拿块干净的抹布擦拭大家的榻榻米。

“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林凤失笑说,“初原前辈都已经在和婷宜交往了,怎么可能再跟恩秀在一起。”

“你们呐,”用毛巾擦干脸,梅玲叹息说,“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激情,是一种难以控制的冲动,是不被理智所束缚的,更何况初原前辈只是跟婷宜在交往,新的恋情随时可能会迸发。”

“为什么你一幅好像很期待的模样?”晓萤瞪她一眼。

“她呀,一直对初原前辈死心不息,又不敢真的去抢,只能幻想一下过过瘾。”林凤笑着说。

“哪有……”梅玲嘟囔着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我才不会去撬队友的墙角,这点义气我还是有的。我只是觉得,初原前辈跟恩秀之间,好像真的不太寻常嘛,恩秀特意安排初原前辈单独一个房间,肯定是为了两个人约会方便……”

“初原师兄才不是那种人!”晓萤有点生气了,“别把初原师兄说的那么不堪!”

“我哪里把初原前辈说的不堪了!”梅玲也不开心起来。

“好了,都别说了!”林凤打岔说,“别还没跟那个金敏珠打起来,你们两个倒先打起来了。”

晓萤扁了扁嘴,没再说话。

“金敏珠可能还是会来找茬的。”光雅打破房间内的沉默。

“嗯,这女孩子真是嚣张,还不如刚才就让百草教训了她。”梅玲很快就没有再生气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林凤摇头,“还是不要太轻敌的好。百草,我也觉得金敏珠肯定还会再来找你挑战,你要做好准备。”

“是。”

百草点头说。

只有她自己知道,虽然这几年来一直在努力学着沉稳性格,但是方才金敏珠在挑衅她的时候,她心底还是冒上来一股火气。如果不是若白师兄用眼神制止住她,她或许已经跟金敏珠交手了。

又过了一会儿。

“哼,不是说会来正式道歉吗,怎么这会儿了还没动静。”晓萤向窗外望了望。她还记得刚才那个黧黑的少年,三年前他曾经跟金敏珠一起到松柏道馆找过百草,但是百草那天不在,他们落了个空。

他好像是叫……

闽胜浩。

咦,闽胜浩?好像这个名字常常听到,晓萤用力想了想,悚然一惊!

收拾完行李,大家集合在一起,初原宣布下午自由活动,好好休息。因为明天才是训练营正式开始的时间,寇震、石综他们在昌海道馆里四处溜达去了,林凤、梅玲、晓萤她们留在庭院里,跟已经到达的各国队员们联络培养感情。

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

因为马上就是世锦赛的关系,这次训练营竟然汇集了各国几乎所有的青年高手,其中很多都是响当当的名字,很多都参加过世界大赛,甚至取得过很好的名次!

简直――

简直就是青年版的世锦赛!

不,完全就是世界青年锦标赛的阵容嘛!

跟伊朗、日本、法国、意大利、卡塔尔、印度这次派出来的高手相比,缺阵了廷皓和婷宜的他们,都是基本完全没有参加过世界大赛的。实力……好像有点悬殊……

晓萤、梅玲和光雅被震撼得有些不敢多说话了。

倒是林凤老练沉稳,她谈笑自如,用半通不通的英文跟别国选手们大聊各国的风土人情,旅游胜地。等聊到在韩国购物应该去哪里最好时,晓萤她们才终于恢复过来,加入聊天的行列。

由于训练营有年龄的限制,前来的全都是十五岁至十九岁之间的青少年,大家年纪相仿,兴趣相投,越聊越开心,越聊越热闹。

庭院内满是欢声笑语。

“出来一下。”

百草正聚精会神听着大家聊天,忽然听到若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晓萤也听到了,嘿嘿笑着对她眨眼做鬼脸,百草心中一窘,但是若白已经转身往外走了,她也只得赶忙起身跟在他身后。

“好好约会哦。”

晓萤笑嘻嘻地送给她一个飞吻,回过头去继续跟大家讨论到哪里买小饰品最合适。

百草郁闷地低头走着。

她不明白,她已经跟晓萤解释那么多次了,她跟若白师兄没有交往也没有约会,为什么晓萤总是不信呢?还有婷宜,也总是说她在跟若白师兄交往,甚至初原师兄也以为……

“砰!”

若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出神中的她来不及收步,一脑袋便撞到了他的后背上!

“对……对不起。”

好痛,她捂着鼻子慌忙道歉。

“在想什么,注意力这么不集中!”

这是一片柔软的草地,满眼都是茵茵的绿色,远处有一棵茂密的大树,枝叶如华盖,再远处是那片静谧的湖面。景色很美,可是,若白师兄的声音听起来却比平日还肃冷几分:

“从上飞机之后,你就一直心神不属。这是训练营,不是夏令营,不是让你来玩的!”

“……是。”

百草羞愧地低下头。

沉默了几秒钟,若白说:“来之前,沈柠教练已经同意推荐你,角逐参加世锦赛的资格。”

百草一惊,仰起头。

“可是,婷宜……”

太过难以置信,反而没有了惊喜的感觉。她一直都知道沈柠教练对婷宜的喜爱,而且只是一次练习赛的胜利,应该很难动摇婷宜在沈柠教练心目中的地位。

若白淡淡地继续说:

“条件是,你能够证明,你具备打败恩秀的实力。”

空气中混合着青草的香气。

百草发怔地看着若白,她有些听不懂。

若白也不说话。

只是眼神淡淡地看着她。

“听说……婷宜每次都败给恩秀,”半晌,百草愣愣地开口,“听说,恩秀包揽了凡是她参加的所有比赛的冠军……”听说,恩秀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同女选手竞争,在一些韩国的跆拳道比赛中,她取得特许,开始同男队员同场竞技,并且令人震惊地拿到了全国冠军。

而且,晓萤告诉她。

因为出身跆拳道名门,外公和父亲相继是统领韩国跆拳道界的领袖人物,恩秀一出生就地位崇高。她也没有辜负韩国跆拳道界对她的期待,初出道就横扫了韩国的各路高手,随之很快在确立了世界跆拳道界的霸主地位。

不仅如此,相传她品性高洁,聪慧异常,对跆拳道的理论研究也颇有一番造诣,写了几本专著,在韩国跆拳道界备受推崇。所以韩国国技院破天荒地在恩秀十七岁时,授予了她黑带八段的位级,恩秀被称为“少女宗师”的缘故就来自于此。

据说,在韩国,恩秀已经成为跆拳道的象征。在世界跆拳道界,恩秀也已经是一个神话。就算是婷宜,站在恩秀身边时,光芒也会从明星变成萤火虫。

“婷宜战胜不了恩秀,你未必就战胜不了。”若白神色淡然。

“……”

咬了咬嘴唇,百草知道若白师兄对她的期望。

可是――

不,她没有那样的自信。

她不能撒谎,她不能自欺欺人然后再去欺骗若白师兄。她连婷宜都是仅仅才取得了一次胜利,她怎么可能有自信去战胜比婷宜还强大很多倍的恩秀。

“假如这次战胜不了恩秀,以后我会加倍刻苦地练习!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够战胜她。”吸了口气,她对他说。

若白皱了皱眉,沉默着。

下午的风轻轻吹过草地,青草随风轻摇,一种越来越大的压力就像那阵风灌入她的心底。若白始终不说话,百草渐渐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是!”

在莫名的紧张中,她的声音冲破喉咙:

“我……我会证明,我有战胜恩秀的实力,不会留到以后,我这一次就会证明给沈柠教练看!”

跟若白师兄对她的失望比起来,其他事情都不是那么重要。无论若白师兄想要她做到什么,她都拼命也要做到,即使……即使……是要去战胜传说中的少女宗师恩秀……

看着她涨红的脸颊,和她望向自己的那双惶恐而紧张的眼睛,若白的心底突然一融,像有溪流在冰川下缓缓流淌。

“也许是我错了。”

他的声音里有微不可察的涩意。

“呃?”

百草愣了下。

“不用勉强。就像你刚才说的,即使这次无法证明你的实力,即使这届的世锦赛无法参加,以后也还有机会。”若白淡淡地说,“是我太心急了。”

百草慌了。

她拼命摇头,语无伦次地说:

“没有!不是!”

一定是她刚才的犹豫让若白师兄失望了。都是她的错,她刚才为什么要迟疑,若白师兄一定是生气了才会这么说,她应该相信若白师兄,若白师兄让她去做的事情,从来都是正确的!

“我会战胜恩秀的!我会证明给沈柠教练!若白师兄,你相信我,我会的!”她手足无措地连声说。

“好。”

若白点点头。

凝视着她,他的笑意很淡,是从眼底慢慢升起,然后慢慢扩散到唇角。那笑容如此的浅,却像雪山上淡色的一朵冰莲,看得百草呆住了。

目光从百草傻呆呆的面孔移到她的额头。

她的刘海上别着一只红晶晶的草莓发夹,映得她的眼睛更加乌黑明亮。若白看了那只发夹几秒钟,声音略低,低得像一抹心悸:

“你戴着它?”

“啊?”顺着他的目光,百草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头发上的草莓发夹,然后脸腾地红了,喃声说,“……嗯。”

绿茵茵的草地。

灿烂的阳光。

若白的声音从她的头顶飘下来:

“……喜欢吗?”

耳膜轰地一声,百草脸红心跳,慌乱地想起那个傍晚时分的小木屋,那只将她的头发揉乱的温暖的手,却忘记了这原本不是若白会过问的事情。

“……喜欢。”

脸红得快要烧起来一样,她死死地低着头,不敢看身旁的若白师兄。

远处的大树茂密如华盖。

绿草茵茵。

湖面如镜。

太阳渐渐下山,傍晚的彩霞洒照在脱掉了鞋子,赤脚开始练功的百草身上。若白盘膝坐在草地上,看着她一次次高喝着腾空而起,那身姿如旋风般搅动了气流,如同流淌的淡彩水墨画。

******

夕阳西下。

若白和百草回到训练营的院子时,仿佛出了什么事情,各国的选手们几乎都出来了,乱哄哄地围聚在褐色的大门左侧,一层又一层,里面有哭闹声、斥责声不绝于耳地传出来。

“若白师兄,百草,你们终于回来了啊!快来看!”

发现了两人,晓萤贼笑嘻嘻地从人群里钻出来,一把拉住百草的胳膊,又往回钻。

“看,金敏珠――”

奋力钻到最前面,晓萤右手一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