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0(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还有初原。

看着初原师兄越走越近,百草发现他手中提着一只米黄色的行李包,并不像是单单来送行的样子。

“因为临时有些事情,我不能跟大家一起去了。这次初原和你们一起去,作为队医,也作为领队,”沈柠介绍说,“到了韩国,大家要遵守纪律,凡事听从初原领队和若白队长的命令,知道了吗?”

“是――!”

虽然队员们都有些吃惊,但是依然齐声回答。

原来婷宜是来送初原前辈的,女孩子们纷纷恍然大悟。梅玲更是打趣婷宜,问她带来的这些点心是不是贿赂她们,让她们帮忙挡住那些韩国美女,不让初原前辈被追走啊?

这边女孩子们笑成一团。

那边,廷皓跟申波、寇震他们说了几句,看到默默站着发愣的百草,唇角一弯,他向她走过去。

“拿着这个。”

将百草拉到一边,廷皓递给她一只银白色的手机,小巧精致。她不解地抬头看他,并没有接过来。

“手机里面有话费,也已经有了我、初原和沈柠教练的手机号码,到了韩国,万一走丢,或者有什么事情,就用它联系。”廷皓看看她,“不会用的话,让晓萤教你。”

“我不能要。”百草低下头。

“为什么?”

“……”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拼命地摇头。一想起那晚在河边他说的那些话,她就觉得手足无措,面红耳赤,想要逃走。她不能拿他的东西,如果拿了,那会不会就意味着――

开始交往了?

慌乱地往后退了一大步,她死死地低着头,脖子都红了。

“我不能要。”

她又说了一遍。

“没有让你要,”廷皓的声音从她头顶飘下来,“也不是送给你,只是借给你用而已。不可以弄坏,也不可以弄丢,否则会要你赔的,明白吗?”

见她还是不说话。

“到了韩国,万一真的走丢了,联系不上,你又没有手机,不管是初原还是若白都会很着急。你不想给他们惹麻烦,对吧?”

百草怔怔地看了看正在给每个队员发放登机牌的若白,又看了看正和婷宜说话的初原。

“一共有两块电池,还有充电器,都在这里,”廷皓将它们全都装进一个小袋子塞进她手中,“去问晓萤怎么用。”

“谢谢。”

她脸红着收下。

“怎么谢?”廷皓笑着问。

“呃?”

“买一盒大酱回来吧,我喜欢吃。”揉揉她的头发,“还有,记得要接我的电话,我们在交往中,保持联系很重要。”

“……没有!”她惊慌地看他,“我和你没有……”

“嘘。”

廷皓笑了,打断她,说:

“小心点,会被听到的。看,若白好像在找你,去吧。”

百草赶忙望去,见若白正手拿着一张登机牌远远地看过来,他神色淡然,目光落在她和廷皓身上。不知怎么,她立刻就心虚了起来,没有继续跟廷皓再说下去,急忙走向若白。

******

队员们安检入关之后,沈柠有事先走了。守在机场大厅的玻璃墙前,婷宜望着机场内那一架架等待起飞的飞机出神。

“哥,为什么初原哥哥要跟着他们去韩国?”

这么突然,她事先毫不知情,而且无论怎么问,初原也都不回答。握住身前的栏杆,她的眼神黯了下,难道,是因为……

不。

不可能。

无论天分、容貌、修养、还是家世,她都是最优秀的,初原哥哥的眼里不可能再看到别的女孩子。虽然上次练习赛她输了,可是,那是偶然。等戚百草从韩国回来,她会让戚百草明白,偶尔的胜利一点意义也没有,实力才最重要。

“他是昨晚临时决定的,电话里他只是告诉我,他已经买好机票,让我把他加入名单,其他什么都没讲。”

“他对你也没说?”

“没有。”

蓝天中,一架飞机冲破云霄。

“哥,你喜欢百草?”

注意到了刚才他和百草在一起的场景,再回想到那晚的宴会,婷宜不得不问。

廷皓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真的喜欢她?”婷宜诧异。

“嗯。”

“为什么?”婷宜更诧异了。

“她就像是草原上一头倔强的小鹿,”唇角的笑容比机场上空的阳光耀眼,“很可爱。”

婷宜皱眉,说:

“是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觉得她可爱过。这个女孩子,很是自不量力。你还记得她刚到松柏道馆的时候,若白选择秀琴参赛,她居然敢质疑若白,还当众发怒。而且,她很有心机,整天缠住初原哥哥,知道初原哥哥心软,就故意在初原面前装可怜。这三年,我不知道怎么惹到了她,她总是针对我,就像一块死要粘在我身上的牛皮糖……”而且就是因为她,害得她这次没能跟初原哥哥一起去韩国。

“你感觉到了被追赶上的危险?”廷皓看她。

“不是危险,”婷宜挺直背脊,“是讨厌。”

“小婷,你不是也一直在追赶恩秀吗?”廷皓松松地将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你是如此,百草自然也是如此。不说腿法和技术,单从气度上来讲,你已经比恩秀逊色太多。你一次又一次挑战恩秀,恩秀从没有不耐烦过,她甚至还专门抽出了一段时间陪你练习,指点你。”

廷皓笑笑,说:

“你自己想想,你对百草是什么样子?”

婷宜窘迫了下,立刻又抿起嘴唇。

“我……我宁可你喜欢恩秀,对恩秀,我是心服口服的。”

******

飞机平稳地飞行在云层上。

透过小小的窗户,能看到在脚下的朵朵白云,晓萤是第一次坐飞机,兴奋地拿出相机对着云层拍个不停,好久才从激动的心情中平复下来。她看了看机舱内,初原和若白坐在前两排的位置,两人在低声谈话。

“嘿嘿,我去换个座位。”

晓萤收起相机,示意还在望着机窗外白云发呆的百草让她出去。

“哦。”

百草立刻起身,困惑地说:

“如果你想坐靠过道的位置,我可以跟你换。”

“才不,我要去跟初原师兄坐在一起,”晓萤眼中闪出贼光,“哼,什么保护好初原师兄,不要被韩国美女追走。初原师兄又不是她的,我偏偏就要去跟初原师兄坐!”

几分钟后。

若白从前排离开,坐到了百草身边。他沉默着看一份行程表,看得很专注,连空中小姐来派餐都没有分神。百草帮他将餐盘接过来,放在他面前的小隔板上,又帮他要了热茶,才开始吃自己的那份餐。

蛋糕软绵绵的,很好吃。

上面还有抹着一层白色的像果冻样的东西,但是比果冻浓,入口滑溜溜,又一丝一丝的。

真好吃。

她意犹未尽地小心翼翼将塑料叉子上的最后一点蛋糕屑吃下去,满足地叹息一声,忽然,一份同样的蛋糕出现在她的餐盘上!

“你吃了吧。”

若白淡淡地说,依旧看着行程表,在上面批注一些文字。

“你吃吧,很好吃的!”生怕他不信,百草急忙郑重地说。

“我不喜欢吃甜的。”

不理会她用力解释说这个蛋糕一点也不甜但是很好吃的那些话,若白缓缓放下手中的行程表,说:

“你应该听说过,韩国有一个称霸世界跆拳道界的天才少女,名字叫李恩秀。”

******

银色的莲花跑车行驶在机场高速。

“或者,你并不是喜欢百草,而只是一种移情作用?”凝视着廷皓英朗的侧面轮廓,婷宜若有所思,“我承认,百草身上有股韧劲,就像烧不尽烧不死的野草,无论有多大的压力,她都能挣扎着从土里冒出来。你喜欢的,只是她身上的这股不放弃的韧劲,而不是她本人,对吗?”

廷皓正要打开车内音响的手指顿了下。

“哥,你有没有后悔过?”

婷宜内疚地说:

“哥……我一直很后悔……如果我当时替你答应爸爸,如果我同意放弃,说不定爸爸会妥协的,你帮我争取了那么多,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帮上你……哥,对不起……”

“说什么傻话,”廷皓笑着按下音响,轻快欢乐的音乐流淌在车内,“跟你没有关系,就算你也不训练了,爸爸也绝不会同意我继续训练的。”

“那……哥,你生爸爸的气吗?”婷宜担心地看他,“爸爸用贤武道馆、用训练基地来威胁你……”

车内只有音乐声。

“我可以理解爸爸,”望着前方似乎没有尽头的高速公路,廷皓握着方向盘,声音低黯,“如果我是爸爸,如果是我亲眼看到自己的妻子在赛场中重伤不治,可能我也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去参加同样的运动。”

婷宜沉默地心痛。

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还小,是哥哥陪伴爸爸度过那个最痛苦的时期,她的印象中,只记得爸爸那时候一度也病得很重,她很害怕,怕爸爸也要跟着妈妈一起去天国了。自从妈妈去世以后,哥哥好像忽然间就变成了大人,后来更是把整个家都撑了起来,照顾爸爸,照顾外公,照顾她,照顾公司。

“哥,如果你真的喜欢百草……”婷宜抿了抿嘴唇,虽然心里还是不乐意,“……我可以试着接受她。”

廷皓笑了,说:

“这些事不用你操心。你加紧训练,不要让外公失望就行了。”

其实,他也不太清楚自己对百草是什么样的感情。

是否真的如小婷所说,是因为不甘心放弃他那样深爱的跆拳道,才喜欢上那个倔强的小姑娘。还是,长年习练跆拳道使得他有种奇异的直觉,能够感觉到若白、初原和百草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息波动。

然而无论究竟是怎样。

贻误时机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出现在优秀的跆拳道选手身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