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9(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夜风凉凉的。

街灯如繁星般一排排亮着,沉默地看着车窗外闪过的霓彩流光,不知过了多久,百草才赫然惊觉,这并不是回松柏道馆的路。

莲花跑车停在洪河岸边。

因为夜深,岸上的行人已经很少。

河水哗啦啦的轻响。

修长的身体靠坐在莲花跑车的车头,见百草从车内出来,廷皓拍拍身边,示意她也坐过来。

夜空中繁星如灯。

“谢谢。”

廷皓对她说。

“不用。”

百草摇摇头。

“我对父亲说,你是我的女朋友,是不是吓了你一跳。”仰望着星空,他弯起唇角。

“嗯,是吓了一跳,”她顿了顿,“不过,你还在上学,为什么方叔叔就急着给你介绍女朋友呢?”宴会厅里那么多美丽的少女,每一个少女的目光都围绕着他。

“他啊……”

廷皓笑了笑。

他明白,父亲是希望他能将心彻底从跆拳道上收回来,所以不仅仅要占据他工作学习的时间,连私人的时间也要占据掉。

“往后就不会了,因为我已经有了女朋友。”扭头看向她,星光中她头发上的草莓发夹一闪一闪,可爱得让他忽然想要碰一碰。

“嗯,”百草点头,“方叔叔不喜欢我,那就肯定不会再提让你交女朋友的事情。”

“对不起。”

“呃?”

“或者,我应该事先告诉你。”

“没有,”她笑得腼腆,“就像你说的,如果你事先告诉我,可能我就不敢来了。”

“真的会不来吗?”

“……”怔了怔,想了想,“如果这件事情对你很重要,我可能……还是会来的,不过,那样我至少会换上一条裙子。”哪怕晓萤的裙子她穿着浑身不自在。

廷皓笑了。

“我宁可你不要换,你今晚很漂亮。”

漂亮……

百草窘红了脸,一时间觉得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夜色中,他看着她,忽然漫不经心般地问:

“你喜欢若白?”

“呃?”

她听傻了。

“你喜欢若白吗?你在跟他交往?”

“没有!”

她急忙摇头,为什么婷宜这么说,他也这么说,那么初原师兄会不会也是这么觉得。突然想起下午的时候,初原师兄问――

……

“是要和若白出去约会吗?所以这么用心的打扮。”

……

“或者,你喜欢的是初原?”他问得依然漫不经心。

先是一愣,然后她的脸迅速涨红了,更加慌乱地摇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么,你有其他喜欢的男孩子吗?”

“……”

她面红耳烧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问这种问题。

“有吗?”

他凝视着她,仿佛这样问她是理由应当的事情。

“……没有。”不喜欢再谈这样的话题,她咬住嘴唇,“廷皓前辈,我想回道馆。”

“那就跟我交往吧。”

夜风从河面吹过,廷皓的眼中有明亮的星光,他望着她,她在那片星光最耀眼处。

她呆呆地看着他。

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

“怎么样?跟廷皓前辈去了哪里?好玩吗?”回到道馆,晓萤好奇地一个劲儿追问,用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喂,回魂了回魂了,发什么呆,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

百草呆呆地看着晓萤。

“到底是怎么了?”晓萤歪着脑袋打量她,“虽然你平时就呆,可是呆成这个样子,也很少见。”

“说啦!说啦!”

晓萤用力摇晃她。

“拜托,你不告诉我,我会急死啦,我会睡不着觉的啦!是廷皓前辈欺负你了?咳,不可能。难道――啊,嘿嘿嘿嘿,难道你是跟廷皓前辈约会去了?”

百草呆呆地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

……

“不用这么吃惊,”岸边,夜风一阵阵吹过,廷皓笑着拉住她的手,“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对你的喜欢究竟是哪一种,所以我们先试着交往看看,好吗?”

“……”

太过震惊,她的喉咙被塞住。

“还记得吗?是你先招惹我的,”握紧她的手指,他的力量让她丝毫动弹不得,“你将我撞到地上,差一点就吻到我,嗯,一共有两次。”

“那……那是不小心,我不是故意的!”

“我一直在等你第三次的不小心,”夜风吹起河面的涟漪,“可是一直没有等到。”

他笑了笑。

“一味等待对方出击,常常会遗误时机,所以,我决定还是自己采取主动好了。”

“我……”她涨红着脸,“……我不想。”

“不想什么?”

“……不想……”她艰难羞涩地将那几个字说出来,“……不想谈恋爱。”她才十七岁,她暑假过后是高三,她要准备高考,要努力训练,要争取参加世锦赛的资格,她从来没有想过……

“谁说要跟你谈恋爱了。”廷皓哈哈笑起来。

“……?”

她又听愣了。

“只是先交往而已,看看我究竟有多喜欢你,看看你是否喜欢我,可以交往一年,可以交往两年,可以等你考上大学,可以等你大学毕业,可以等你做完所有你想做的事情。”

路灯明亮。

星光明亮。

河岸上有徐徐的夜风。

有垂柳婆娑的摇影。

“等到有一天,我发现还是很喜欢你,你发现也很喜欢我,到那时,我们才可以……”夜色中,他咳了一声,“……开始恋爱。”

……

…………

“快说!快说!快说!快说!”晓萤一叠声地催促着,“不说我就跟你绝交了啊!”

百草洗了把脸,将面孔埋在毛巾里,声音闷闷的:

“不能说。”

“噗!”晓萤吐血,“好啊你,戚百草,你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我跟你说,我真的跟你绝交了啊!绝交!你怕不怕,是真的绝交哦――!”

百草不怕。

被晓萤用绝交威胁过无数次了,她知道晓萤是只纸老虎。

可是翻来覆去,听着窗外宁静的虫鸣,回想着河岸边廷皓说的那些话,她茫然地瞪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往吗?

******

距离去韩国国际跆拳道暑期训练营的日期越来越近,除了给自己准备了很多漂亮的衣服,晓萤也硬拉着百草去逛了服装店。

“好看!”

百草穿着一条棉质的白色连衣裙从试衣间出来时,晓萤满意地用力点头,然后开始跟店员小姐软磨硬泡地杀价,从裙子的衣料、做工,到学生的清贫、百草的勤俭,再到买这条裙子的意义。

“……就是啊,如果我们在韩国穿得很丑,人家会以为中国人都不会穿衣服呢,那怎么可以!”晓萤又把百草拉过来,“而且,她将来是会成为世界冠军的,我们的世界冠军,怎么可以在外国人面前丢脸!就是啊!是啦,我知道你已经把价格开得很便宜啦,可是,可是,我们还是买不起啊……”

“谢谢!谢谢!谢谢!店员小姐你真是好人!”

一件原价三百多的裙子,晓萤终于以六十元顺利拿下,根本不理会百草的阻止,她把钱塞到店员小姐手里,就拎着裙子,将百草硬拽出店外。

“这是我补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晓萤很严肃地瞪着她。

“不许说话!我坚持要送给你!否则,我就真的、真的、真的跟你绝交哦!哼,你是我范晓萤的朋友,穿得不漂亮,我会觉得丢脸的,所以,为了我,你也必须要穿!而且也不贵啦,才六十块钱,呵呵呵呵呵,那个店员小姐人好好啊,下次还去她家买!”

去韩国的名单上又添上了若白的名字。

百草原本还在犯愁,该怎么说服若白师兄才好,结果,若白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沉默地接受了。于是收拾行李的时候,她的心情好极了,直到看着面前那两套道服,她有些犹豫。

一套是簇新的道服,布料细密柔软,洁白漂亮,一套是旧得发黄的道服,磨破的地方被缝补过,袖口和裤脚处是被接长的。

手指不舍地在那套新道服上摸了摸。

她将那套旧道服放进行李。

“拜托!当然带新的好不好!”晓萤一把将旧道服拿出来,将新道服放进去,“你穿这套新的好看多了,别穿旧的了,穿那么旧,万一被其他国家的队员嘲笑怎么办?”

“已经不短了,很合身。”

“可还是很旧啊,你看这颜色,又旧又黄的,会被笑话的啦!”晓萤死活不同意,“一定要带新的啊!你不带,我替你带,哼!好了,你收拾完了是吧,那来看看我带哪些衣服好,还有还有,这条项链跟这件裙子配不配,这个发夹呢?”

最终,晓萤的衣服物品收拾了满满一整只行李箱。到了机场,百草才发现晓萤带的东西并不是最多的,梅玲居然带了两只行李箱,据说是因为里面还装了很多双和不同衣服搭配的鞋子。

“我这算什么,你们还没见过婷宜出国呢,”梅玲不以为然地说,“婷宜从来都是带四五个行李箱,每次只要出现在不同场合,她都要从头到脚换一身全新的装扮。不过婷宜不用像我这么累,每次出国都有助理帮她拿行李,她都不用动手。”

“助理?”

光雅睁大眼睛。

“是啊,婷宜有助理你不知道吗?”梅玲耐心说,“婷宜是明星你总知道吧,哪有明星没有助理的,更何况婷宜家那么有钱。”

“没想到婷宜居然不去。”林凤说。

“可能婷宜去韩国去得太多了,去腻了吧,”梅玲想了想,“听说婷宜曾经在韩国的昌海道馆住过一年,而且参加过几届训练营,所以没必要去了。”

晓萤偷偷翻个白眼。

“啊,是婷宜来了!”光雅忽然看到从机场五号入口走进来的一行人,“还有廷皓前辈,沈柠教练,咦,还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