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9(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只有在陪晓萤看电视剧的时候,她看到过这样的场面。

华丽的水晶吊灯。

铺着雪白餐布的长长的桌子,上面满是亮晶晶的银质餐盘,亮晶晶的酒杯,各色看得人眼花缭乱的精致可爱的餐点。

乐队奏着悠扬的音乐。

还有那么多衣着华贵的宾客,尤其是那一位位美丽的少女,一个个穿着薄如蝉翼的晚装裙,一个个明眸善睐,一个个肌肤如玉,一个个香气幽雅,看到宴会厅的大门打开,美丽少女们的目光全都望过来,落在她的身旁。

百草这才注意到。

廷皓前辈今晚也穿了一套正式的黑色礼服,质料温润厚挺,衬得他英朗俊逸,顾盼间有太阳般耀眼的光芒。他低头看她,在她耳边说:

“跟我来,什么话都不要说。”

从那一位位美丽的少女们之间穿过,百草被他拉住左手,一路走向宴会厅最多宾客的地方。那里有一位中年男人,他手握酒杯,被其他男宾们包围着,气质儒雅,谈笑自若。

“爸爸。”

握紧百草想要挣脱出去的左手,廷皓走到那中年男人面前。中年男人对其他宾客示意抱歉之后,朝他们二人转身过来,百草惊奇地发现,廷皓、婷宜都长得跟他很像。应该是廷皓继承了他眉宇间的硬朗俊挺,而婷宜继承了他轮廓的秀雅。

只是,这中年男人的神情中却有种沉黯,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一些。

“爸,生日快乐!”

松开她的手,廷皓上前拥抱住这个中年男人。

“总算你还知道来。”

方石基声音低沉,有不怒自威的威严。

“我当然要来,今晚是我亲爱的爸爸五十岁的寿诞,”廷皓含笑说,“跟H&M公司的合作也谈下来了,合约书已经放到你的办公室,所以过来的晚了点。”

“嗯。”

方石基点点头。

“婷宜还没来?”扫视了一下全场,没有看到婷宜的身影,廷皓笑着说,“婷宜最近被外公封闭在道馆里,很难脱身,连我都很久没见到她了。不过,爸你放心,婷宜那么聪明,一定能想到办法赶过来的。”

“她用不着来,干脆永远留在贤武道馆,不要再回家。”

方石基沉下脸色。

“爸,婷宜要是听到你这么说,会很伤心的。前两天她专门打电话给我,说她早就给你准备好生日礼物了,还提醒我别把今天忘记了。”

方石基神色略缓,又看向始终没有说话,站在廷皓身边的百草,问:

“这位是……”

“我是……”

百草急忙鞠躬,想要回答,左臂却被廷皓猛地握住,声音只得卡在喉咙里。

“她是戚百草,是我送给爸爸的生日礼物。”

廷皓哈哈笑起来。

“胡说!”

方石基薄叱。

“真的,”廷皓搂住百草的肩膀,“爸,你不是一直想让我交个女朋友吗?往后不用再操心了,她就是。”

百草惊愕地抬头看向廷皓!

廷皓递给她一个眼神,右手更用力地握紧她的肩膀,声音却柔和地说:“百草,这是我爸,你叫方叔叔就好。”

…………

……

面馆里,廷皓说:

“嗯,那你先帮我一个忙吧……”

……

他低头看她,在她耳边说:

“跟我来,什么话都不要说。”

……

…………

“……方叔叔。”

心内挣扎一下,百草深深向方石基鞠躬。良久没有听到反应,她不安地站直身子,见方石基正皱着眉,用审视的目光打量她。

“戚小姐?”

“……我叫百草。”

“你多大了?”

“十七岁。”

“上大学还是高中?”

“高二,”她补充说,“暑假之后就上高三。”

“胡闹!”方石基怒瞪廷皓,“什么女朋友,她还是一个高中生!”

“高中生怎么了,我也只比她大几岁而已,”廷皓笑得漫不经心,“与其让我和那些千金小姐们交朋友,我还是更喜欢她这副傻乎乎的样子。”

百草窘红了脸。

打量着她,方石基实际上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不满,虽然这个女孩子朴素得有些脱离了时代,但是她红扑扑的脸颊,纯净的眼神,就像从来没污染过的氧气一样清新。

然而,当方石基注意到她那纤长挺拔的身材和修长有力的四肢时,警觉地问:

“你练过跆拳道?”

“是。”

“现在还练不练了?”方石基皱眉。

“还在练。”

“她跟婷宜一样,都是沈柠教练手下的队员,”廷皓插话进来,“她是很棒的选手,上次还打败了婷宜,婷宜被外公关起来封闭训练就是因为她。怎么样,我的女朋友很出色吧?”

方石基冷目看了廷皓一眼。

廷皓笑得一脸阳光。

“戚小姐,欢迎你来,玩得开心一点,”虽然神色不豫,方石基依然客气地对百草说,“抱歉,我还有其他客人需要招待,先离开一下。”

“走,我们去吃点东西。”

揽住百草的肩膀,将她的注意力从父亲肃冷的身影上引开,廷皓带她向宴会厅一侧的餐席走去,边走边说:

“先别问,回头我会向你解释。”

百草只得压下满腹的疑惑,等走到餐席前,她被摆在上面的那些花样精巧的餐点看得怔住了。雪白的餐布上,一枚枚的小西点,一口一个,漂亮可爱得让人舍不得吃,还有很多东西她都叫不上名字。

“来,试试这个。”

从冰盘里拿起一片扎好的生鱼片,在青芥末中沾了沾,廷皓递给她。生鱼片上有着细致的纹理,入口清爽鲜美,然而突然一股辛辣直窜向她的鼻子,辣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闭上嘴,用鼻子向外呼气!”

廷皓急忙拿餐巾纸给她。

“唔……”

她辣得头晕眼花,鼻子难受极了,按照他教的方法拼命呼了几口气,才缓过来。

“忘记提醒你了,青芥很辣,”廷皓笑着帮她擦去辣出来的眼泪,“怎么样,还行吗?”

“我……还想再吃一片。”

可是很好吃,百草这次小心翼翼地少沾了一点青芥末。

于是她吃了很多生鱼片,还在廷皓的介绍下,吃了鹅肝、鱼子酱、起司蛋糕等等好多以前从没吃过的东西。吃得很开心,肚子也吃得涨涨的,听着廷皓介绍各种美食的典故,不知不觉她不再拘谨,笑容露出在她的唇角。

直到廷皓看了下宴会厅的门口,说:

“婷宜来了,你先自己吃,我一会儿回来。”

望向廷皓走过去的方向,百草发现,不仅仅是婷宜来了,初原也一起来了。婷宜穿着一袭乳白色的露肩纱裙,长发优雅地盘起来,上面压着一只钻石王冠,在辉煌的灯光下,闪啊闪的,像公主一样华贵美丽。初原也是一身白色的礼服,秀雅温文,他站在婷宜身边,就像从童话中走出的王子。

百草心中涌起一阵涩意。

低下头,她看到自己脚上那双十块钱买来的凉鞋。凉鞋已经穿了两年,前面开了胶,她用最结实的线又把它缝上去,虽然缝得很小心,但是依然能看出线头的痕迹。

在爸爸面前,婷宜甜甜地撒着娇,不知说了些什么,逗得他哈哈笑了起来,眼神中满是对女儿的宠爱。远远的,百草看到廷皓爸爸对初原似乎非常熟悉,神情中能看出他对初原的欣赏。

廷皓拍着初原的肩膀。

似乎在调侃初原和婷宜。

婷宜羞红了脸,撒娇地用力捶哥哥,初原背对着百草的方向,她看不到初原的表情。

生鱼片也有点涩涩的。

吃力地将它咽下去,百草不让自己再去看那边。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好像是有丑陋的嫉妒在侵蚀她,让她觉得自己很讨厌。

如果羡慕别人,那么你就去努力,阴暗的情绪只能使你越来越差。想到若白告诉过她的这些话,她的心慢慢沉静下来。

“你居然也来了。”

婷宜诧异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她怔了怔,放下手中的碟子,对并肩走过来的初原和婷宜说:

“初原师兄,婷宜前辈。”

“原来你是要来这里,”看向她方才拿的碟子,初原微笑,“别吃太多生鱼片,小心肚子痛,喝点清酒吧,可以杀菌。”说着,他走向餐席的另一端去为她取清酒。

“往后不要再叫我婷宜前辈了,叫得好像我很老的样子,”婷宜似笑非笑,“是我哥带你来的?”

“是的。”

百草看了下,廷皓还留在原地,和方石基一起陪宾客说话。

“我哥带你来做什么呢?”

“他……”

不知道该怎么说,想到刚才廷皓前辈介绍说她是他的女朋友,百草窘迫地摇摇头。

“你不是在跟若白约会吗?为什么会跟我哥在一起?”

“我没有跟若白师兄约会过!”

百草急了,脸火辣辣地烧起来。

婷宜叹一口气。

“百草,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女孩子,可是,我现在对你有些失望了。你让若白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却又和我哥在一起,还让我哥带你来见爸爸。你觉得,这样对若白说得过去吗?”

“我说过了,我没有跟若白师兄约会过!”百草僵声说,“若白师兄是我的师兄,我们没有约会,我们真的没有约会过,请你不要再这样说我们了!”

“呵。”

婷宜摇摇头,上下打量她,叹息说:

“好吧,那是你的私事,我也不应该管。只是,既然你跟我哥一起来,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

“我……我……”百草涨红了脸。

“至少你应该穿一条裙子吧,”婷宜皱眉,“这是对宴会最起码的尊重。”

如同被闷棍重重地打下来!

百草呆呆地站着,胸口憋闷得要窒息一般,她觉得自己笨得像个傻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没告诉她是来宴会。”

廷皓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他安慰似揽住她的肩膀。百草僵硬地侧了一下身子,将他的手掌从她肩头卸掉。

“百草是很用心地在准备,”初原也听到了,他沉声说,“只是,廷皓,你应该提前告诉百草,今晚是要参加宴会,否则会使她尴尬。”

“是,是我不对,”廷皓摸摸鼻子,笑得不好意思,“我怕告诉她,她就不肯来了。”

“啊,沈柠教练来了。”

婷宜低呼一声,见一身暗红色旗袍的沈柠正进入宴会厅,向方石基所在的方向走去。挽住廷皓的胳膊,婷宜说:

“走,我们去跟沈柠教练说话!”

看向依旧僵硬沉默着的百草,廷皓笑着说:

“你去吧,我要向我的客人好好赔罪。”

抿了抿嘴唇,婷宜又挽住初原的胳膊,“真是受不了这两个人,肉麻。走吧,初原哥哥,那我们过去吧,别打扰他们了。”

“走了,走了,别当电灯泡了。”

用力拉着初原,婷宜向沈柠走过去。

终于只剩下廷皓和百草。

“我想回去了。”

百草黯然说,没有看那两人的背影。廷皓打量了她几秒钟,说:

“好,走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