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9(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生平第一次,百草为自己应该穿什么衣服发起愁来。

今晚,廷皓前辈要她陪他参加一个宴会,叮嘱她打扮得漂亮点。打扮……她几乎从来没有打扮过,除了头发长长的时候,有时候梳一个小小的马尾,扎上那只草莓发圈。

她想要请教晓萤。

可是晓萤上午就和同学到游乐场玩去了。

“我看看。”

知道了她的苦恼,初原打量她片刻,微笑说:

“你等我一下。”

刚刚下了点小雨,下午的风清新微凉,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气息,芬芳湿润。

木屋前。

苗圃旁的长凳上。

百草微怔地看着初原从屋内拿出一套理发的工具。

“修剪一下应该会漂亮些。”

他的手指动了动她的发丝,那样温柔,她忽然脸一红,低下头去。微风中,剪刀修着她的头发,他修得很细心,不时地停下来看一看,再拨拨她的头发。

细碎的头发一丝丝飘落。

有鸟儿在不远处的大榕树上唧唧啾啾。

“很丑……是吗?”

“嗯?”

“那天……你刚回国……看到我的头发……觉得很丑……是吗?”她的头低得快到胸口。

将落在她脖颈处的碎发扫去,初原的声音里有笑意:“那天啊,还没有注意到你的头发,你就不开心地跑出去了。”

她怔住。

慢慢抬起头。

因为婷宜当着他的面嘲笑她的头发,她难过了很久。可是,原来,那天他根本没有留意到她吗?

“刚看到只是觉得,你长高了很多,但是还是跟以前一样瘦。”怕碎发落到她的皮肤上,初原将她脖子上的围布向上拉了拉,“我记得去美国之前叮嘱过你,你正是长身体的阶段,要好好吃饭,注意营养,你忘记了,是不是?”

“没……我没忘!”她拼命摇头,“我每顿饭都吃得很饱,范婶对我很好,总是做很多饭菜给我和晓萤,我也吃了很多,只是,只是不管怎么吃,都胖不起来……”

将她的脑袋固定住。

端详片刻,初原开始最后的修整。

“初原师兄……”

她咬住嘴唇,眼睛黑亮亮地望住他:

“……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我都没有忘。我有好好读书,我有好好吃饭,我有每天刻苦地练功,即使遇到了困难,我也没有沮丧过,我一直很努力。”

初原的手顿住。

用力地揉了揉她的发顶。

“傻丫头!”

望着她,他的眼中有春日湖面般的温暖。

“看看,有没有漂亮些?”

初原微笑着,将小镜子放到她手中。拿着镜子,她惊奇地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跟刚才很是不一样了,或短或长的头发被修剪得整齐起来,还有一个圆润的弧度,偎着她的脸型,他还帮她剪出一道刘海,很秀气,但是完全没有挡住她的眼睛。

“在美国的时候,时常帮同学剪头发,手艺就练出来了,还不错吧?往后头发长了,我帮你剪。”

“嗯。”

脸红红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开心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忽然想到什么,她站起来,飞跑出去。

“我去拿个东西!”

像一头小鹿,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又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初原笑她,让她不用那么匆忙,又倒杯了水给她喝。她只喝了一口就把水杯放下,朝他伸出手掌。

“你看!”

她的掌心有一只草莓发夹,长长的卡子,顶端有一只小巧晶莹的草莓,亮晶晶的,就跟此刻她的眼睛一般闪亮。

对着镜子,她小心翼翼地将发卡别在刘海上。

“好看吗?”

她有点紧张地问。

“好看。”

初原点头。

“我……我很喜欢它。”

眼睛亮亮的,她脸红着说。

乌黑的短发。

映着那只草莓发夹亮闪闪的,红晶晶的。她的脸颊也是红扑扑的,有点害羞,有点羞涩。

初原略微有些怔仲。

他认得这只草莓发夹。回国的第一天,在夜市遇到她,她和若白站在一个饰品摊前,她和若白正在看的就是它。

在美国的时候,他时常会想起她。

然而每次拨国际长途到范婶那里,她总是不在,几乎每一次都是跟若白出去了。回国以后,他也发现,她和若白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在他的记忆中,她一直是那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有着百折不饶的韧劲和倔强,他喜欢她身上的那种力量,那种他已经放弃,但是却在她身上生生不息的那种力量。

应该是将她当成了妹妹。

所以他想尽自己所能地去呵护她。

然而回国再见到她。

虽然还是像三年前一样朴素、倔强,但是有时她微微脸红的神态,却让他禁不住看得有些失神。

不喜欢心里那种混乱的复杂情绪。

再加上刚回国,事情很多,他前阵子索性住到了学校里,想要冷静一下,弄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初原师兄……”

良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百草微窘地扬起睫毛看他,双手不知道该往那里摆。

“很漂亮。”

初原笑了笑,问:

“是要和若白出去约会吗?所以这么用心的打扮。”

“……”

她听愣了。

然后猛地一下反应过来!

血液冲上她的脸部,连耳朵都火辣辣地滚烫!想起夜市那晚婷宜说的那些约会的字眼,她慌忙解释,却急得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没有……我不是要去和若白师兄约会……不……不是……我从来没有跟若白师兄……”

“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初原拿起它看了一眼,百草怔怔地闭上嘴。初原似乎犹豫了一下,接通手机。

“……对,是我。”

“……嗯,是的。”

雨后的苗圃中,药草们的叶片上凝着剔透的水珠,空气里有淡淡的香气,虽然手机中传出的声音不大,百草还是能依稀听出来,那个正在同初原说话的女孩子是婷宜。

百草低下头。

“……今晚?”初原犹豫地沉吟着。

手机那端说了很久。

“……嗯,我知道了……好,今晚见。”

百草黯然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等初原收起手机之后,她勉强地露出笑容,对他鞠躬说:

“初原师兄,谢谢你帮我剪头发,我先走了。”

“百草……”

初原喊住她。

她怔怔地转身看向他。

“没什么……”他淡淡微笑,“……不用刻意打扮,你原本的样子就已经很漂亮了。”

******

夜幕中。

银白色的莲花跑车飞驰在路上,车窗外,明亮的路灯一排排向后退去。双手扶着方向盘,廷皓侧首,他又打量了眼副驾驶座上的百草。

她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刘海上别着一只可爱的草莓发夹,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一条深蓝色的长裤,衣服虽然是旧的,但是很干净,还散发着充满着阳光气息的好闻的肥皂味道。

感觉到他的目光,百草紧张地坐直身体,问:

“我这样,可以吗?”

临出发前晓萤回来了,听说廷皓前辈要她打扮得漂亮些出去,立刻扑进衣柜里狂翻了一阵,拿出一条裙子给她穿。那条裙子是晓萤最喜欢的,上面缀满美丽的蕾丝,可是,她换上后却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晓萤也挠头。

最终她还是穿着自己最新的衣服出来了。

“你长大了。”

廷皓收回视线,笑着说。

那是说可以还是不可以呢?她愣楞的,没听懂。虽然廷皓前辈不告诉她是要去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需要打扮得漂亮,但是既然是廷皓前辈的要求,她希望能做到。

一路飞驰。

莲花跑车停在一间豪华的酒店前,百草正欲下车,廷皓说:

“稍等。”

他从驾驶座下车后,绕到百草的车门前,为她打开门,绅士般朝她伸出右手,笑容帅气俊朗得忽然晃了下她的眼睛。

“下车吧,我的小百草。”

愣愣地看着他的手,百草又仰起头愣愣看他。廷皓没奈何地笑笑,只得将手进去握住她的臂膀,将她拉出来。

“走了!”

“一会儿,你就当里面那些人全都不存在。”凑在她的耳朵轻声说,廷皓握住她的肩膀,带着她向酒店内的宴会厅走去。

耳边的气息让百草有些局促。

她从没有跟哪个男孩子有过这样亲昵的距离。

还没明白过来廷皓前辈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酒店的服务生将宴会厅的大门拉开,从那里扑面而出的金碧辉煌和珠光宝气令得她惊呆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