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8(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对不起,我迟到了。”

咖啡店的玻璃门打开,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连忙站起身,见正是廷皓来了。好像是从什么正式的场合赶来,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看起来英朗帅气。

“廷皓前辈。”

百草对他鞠躬行礼。

“要喝点什么?”

扫一眼桌面,廷皓正准备招手示意服务生过来,百草微红着脸拦住他,说:

“廷皓前辈,你……你想吃牛肉面吗?”

“嗯?”

“我知道有一家很好吃的牛肉面,”被他明亮的眼神盯着,她有点窘意地低下头,“那家也有很多好喝的饮料,如果……”

“好,走吧。”

跟服务生打了个招呼,廷皓带着她就往外走。

“等一下。”

她急忙喊住他,对刚才招待她的服务生说了很多抱歉。在店里坐了这么久,又白白喝了人家的冰水,她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

“傻丫头!”

廷皓好笑地发动汽车。

按照百草指的路,不一会儿,车子停在一条小巷里。繁星如点,夜风徐徐,小巷的青石板上洒了些水,清新湿润。临街有很多家小店,百草带他走进去的那面馆,门口挂着两只红灯笼,店面不大,里面摆放着不到十张桌子。

“很干净。”

廷皓边脱下西装外套,边说。

这里每张桌子都铺着白底碎花的桌布,桌布上没有一丝油渍和污垢,地面的白色地砖也是干干净净的,餐具都是消过毒后一次性密封起来。

“嗯,而且这里的面很好吃!”

听到他这么说,百草高兴起来,向他介绍:

“他们的牛肉面很大碗,肉很多很多,炖得很烂很香,你要尝尝吗?”

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廷皓笑了。

“当然要尝一尝。”

浓浓的汤汁,扑鼻的香味,新鲜的香菜,醇厚的牛肉,老板娘将那碗牛肉面端上来的时候,廷皓点头说:

“看起来很不错。”

百草脸红红的,低下头。

“对不起,廷皓前辈,我……我现在只能请你吃这个,将来,如果我有了钱,一定请你吃更好的。”

筷子夹起一根面,热气腾腾。

廷皓尝了尝,满意地说:“嗯,味道很好。我正好刚才没有吃好饭,那就不客气了,谢谢你请我吃!”

见他喜欢,百草心里很是高兴,也埋下头一口一口吃自己的面。

“没想到,你居然还知道哪家店好吃。”又吃了几口,确实很好吃,廷皓颇有些意外。

“是若白师兄带我来的。”

牛肉面的热气熏着她的睫毛。

去年的道馆挑战赛,松柏道馆拿到了冠军,道馆里一直欢庆到晚上。夜深了,弟子们终于散去了,若白师兄带她来到这里。她记得那晚她吃得开心极了,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面,而且碗里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牛肉,每一根面她都细细地嚼,感觉醇厚的汤汁已经渗进到面身里面去了。

等她快要吃完了。

才发现若白师兄面前的那碗居然几乎没动。

那晚,他并不像其他弟子们那样兴奋。

在走回松柏道馆的路上,他始终沉默着。走着走着,她渐渐也沉默起来,虽然取得了冠军,但是在没有廷皓、婷宜参加的比赛中取得冠军,胜利的滋味被打了很大的折扣。

坐在夜晚的庭院里。

“终有一天,我会战胜婷宜,从她手中拿到冠军。”打破沉寂,她对若白说,“你也会的,有一天你也一定会战胜廷皓!”

月影疏淡。

若白沉默着,一夜没有说话。

她坐在他的身边,陪了他整整一夜。

“廷皓前辈,”面馆里,百草放下筷子,不安地看向廷皓,“请你在韩国之行的名单里,加上若白师兄的名字,好吗?”

廷皓夹起面里的一根青菜。

“为什么?”

“呃?”

“既然若白那家伙那么讨厌我,”口中的青菜很是新鲜,廷皓笑了笑,“我为什么要为他做这些?”

“……若白师兄没有讨厌你!”她急忙说。

廷皓又笑了笑。

“……若白师兄……”她犹豫了一下,“……只是将你看成最值得重视的对手而已。他真的不是讨厌你,而是,希望自己能更强。”

“傻丫头。”

摇摇头,廷皓笑而不语。

“怎么?”

她不懂。

廷皓慢慢地吃着面,一抬头,见她还是紧张地望着他,眼睛乌黑乌黑,装满了困惑和恳求。

“初原还在练跆拳道的时候,岸阳所有的跆拳道弟子只能生活在他的光芒下,那时候的松柏道馆,是最令人崇拜的道馆。”廷皓回忆说,“后来,初原突然退出,松柏道馆从顶尖的道馆,沦落为二流的道馆,喻馆主也心灰意冷,基本放弃了对松柏的管理。若白成为大师兄之后,承受的压力很大,他一心想要重振松柏……”

百草怔怔地听着。

以前她听晓萤讲到这一段时,只是在遗憾初原的退出,却并未想到过当时若白的处境。

“若白那家伙,是我见过最刻苦最有韧劲的人,”廷皓摇头笑,“如果我和他在同一个道馆,应该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

曾经有一次,若白出现在他的面前,希望他回来参加比赛,希望还能有跟他在比赛中交手的机会。

他明白若白的心情。

只是,他已经答应了父亲。

那天,若白凝视了他很久,终于沉默着转身离去。

“你这样来找我,希望我在去韩国的名单上重新加上他,若白知道吗?”看着百草的脸涨得通红,局促地盯着桌面,廷皓笑了,“你不怕他知道了会生气?”

“我……我会劝若白师兄的……”她结结巴巴地说,“……只要廷皓前辈同意加上若白师兄……”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她愣住。

是啊,廷皓前辈为什么要这样做。若白师兄可能还是不去,她并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说服若白师兄。虽然她觉得若白师兄应该是想去的,到韩国跟其他国家的选手的切磋,这样的机会没人舍得错过。可是,若白师兄对廷皓前辈……

“除非,是因为你的请求。”

眼底有太阳般的光芒,像逗她一样,廷皓笑笑地说:

“为了百草的请求,我可能会答应哦。”

“是,我请求你!”

百草想都不想,立刻回答说。

“嗯,那你先帮我一个忙吧……”

******

“因为你的事情,昨天百草刚来找过我,”下午的阳光从办公室的窗户照进来,训练完毕后,沈柠换上了一身鹅黄色的香纱旗袍,身材窈窕,香气暗涌。看了眼站在面前的若白,她坐回到办公桌后,说,“今天你又为百草的事情来找我,真是有默契。”

“她找你什么事?”

“为了去韩国的事情,她希望我能在名单中加上你,”沈柠打量他,“她难道不知道?你不希望接受廷皓的任何帮助,哪怕是去韩国交流这么难得的机会。”

若白背脊一僵。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不再调侃他,沈柠凝视他。

“我希望您能够推荐百草参加世界跆拳道锦标赛。”若白正色说。

沈柠挑了挑眉毛。

“你应该知道,婷宜将会参加世锦赛的这个级别,有她在,百草没有机会。”

“为什么?”

“因为婷宜是这个级别的全国冠军,因为婷宜在去年的国际交流赛中,打入了这个级别的前四名,”沈柠凝声说,“因为百草的成绩,跟婷宜完全没有办法相提并论。”

“那是因为,凡是重要的比赛,您都不会派百草参加,她完全没有参加的机会,怎么可能拿到成绩。”若白淡淡地说,“而且,她已经证明了,她并不比婷宜差,她可以战胜婷宜。”

“我听说,百草刚进入松柏道馆的那一年,她在馆内的选拔赛中,打败了所有女弟子,得到第一名。可是,你没有让她参赛,而是让第二名代表松柏参加。为什么你会那样做?”

沈柠笑了。

“那么多次败给婷宜,只有偶尔战胜一次她,还是在队内的练习赛中,如果你是我,你会让百草参加世锦赛,而放弃婷宜吗?更何况,无论是过去的成绩,技战术,还是大赛的经验,婷宜都胜过她很多。”

“那一年的道馆挑战赛,最终证实是我错了。百草用她的表现证明了她的实力,她一路全胜,即使在最后一场败给婷宜,但她也险些就将婷宜KO。”若白凝视沈柠,“您也看到了那场比赛,所以才在选拨队员的时候,将百草也列入名单。”

“而且,虽然婷宜这几年一直是全国冠军,但是她在大赛中最好的成绩也只是第四名,她参加世锦赛不可能有大的突破。”

“百草参赛就会有大的突破?”沈柠笑起来,“万一她第一轮就被淘汰,倒是会有大的惊吓。”

“沈教练,百草并没有您说的那么差!”

若白声音沉寒。

“她的力量,她的速度,她的弹跳,她的判断,她的反应,她的进步,包括上次练习赛,她腾空之后的三连踢,目前在国内除了她,还有谁能做到那么出色?还有,她不仅仅身体素质好,她的脑子也好用。”

将一张张近乎满分的试卷放到桌上。

“前段日子,她一直加倍地训练,几乎没有复习备考的时间,可是她依然考到了全年级第四名。”

“沈教练,我不明白,究竟是您看不到百草身上越来越绽放出来的这些光芒,还是因为婷宜的外公曾经是您的师父,所以您即使看到了,也当做没有看到。”

“若白!”

沈柠声音薄怒,一双美目瞪向他。若白神色依然淡定,他直视着她,目光半分不让。

“好,好,你真是有胆色。”

看了他几秒钟,沈柠不怒反笑,笑容妩媚。

“没错,因为她的外公是我的恩师,所以我格外照顾她,而且她的成绩和表现也值得我格外照顾,有什么不对?”

“不对在于,您剥夺了其他队员公平竞争的机会。百草同样是您的队员,她具备了超过婷宜的能力,她完全有竞争参与代表国家出战世界比赛的资格,不应该因为您个人的原因而牺牲掉她。”

“你怎么证明她具备了超过婷宜的资格?”沈柠反问。

“您需要怎样的证明?”若白眼神直视,“只要您有标准,她就可以证明给您看。”

办公室内的气氛凝固住。

阳光灿烂刺眼。

摸了摸发髻上的水晶簪子,沈柠沉吟半晌,说:

“这次韩国之行,各国的选手水平都很高,而且有可能会遇到韩国的恩秀。近年来恩秀一直独霸她们这个级别的世界冠军,婷宜也每次都败在她的手下,如果百草能够证明她有打败恩秀的能力,我就给她机会。”

若白皱眉,说:

“既然婷宜也始终无法打败恩秀,为什么这样要求百草?”

“如果反正她们都不是恩秀的对手,那么又何苦冒换下婷宜的风险,而去使用百草呢?”

“……”若白沉默片刻,“……是,百草会证明给您看的。”

“不过,派谁参加世锦赛,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事情。”沈柠又说,“即使我可以推荐百草,她也必须通过一系列的比赛,向体育总局证明她的实力,经过体育总局批准,才有可能参加世锦赛。”

“是,我明白。”若白说,“只要您肯给她机会,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努力和天分。”

“还有……”

盛夏的阳光中,沈柠沉思地凝视着若白,说:

“如果你想让百草参加大赛,有一件事情你必须做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