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8(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期末考试结束,暑假正式开始!

百草每天都早早起床,先把道馆的卫生做完,就急忙去菜市场买最新鲜的肉和菜,炖好汤,做好饭菜,送到医院。晓萤陪她去过几次,然后因为和其他同学约了逛街什么的,每次待的时间都不长。

百草常常在病房见到初原和亦枫。

因为在病房待得久了,她跟若白的父母越来越熟悉。若白的父亲比较沉默寡言,母亲却是很随和,爱聊家常。

“若白小时候,邻居家的大哥哥去练了跆拳道,他见了很喜欢,就跟那个大哥哥学。过了一阵子,大哥哥打不过若白了,就带他去了道馆,对,就是松柏道馆。喻馆主见了若白,问若白要不要练跆拳道。”

若白妈妈边削苹果,边慢悠悠地跟百草说。

“若白摇头说,不要。这孩子,从小就懂事,那时候因为爷爷奶奶身体不好,看病花了很多钱,家里很穷,还欠了债,拿不起去道馆学跆拳道的钱。他就没跟我们说,每天偷偷爬到松柏道馆的围墙上,偷看人家练功。”

百草听呆了。

“喻馆主知道若白每天偷看,但是从来没有赶他走。就这样过了半年,有一次道馆里小弟子们比赛,也拉若白一起比。结果,若白每一场都赢了。”

若白妈妈笑得一脸幸福。

“喻馆主找到我们,我们才知道这回事。我们去问若白,他想不想学,如果想学,就算借钱,我们也送他去。他还是说不想。唉,这孩子,有时候懂事得让我们心疼,小小的年纪,从来没说过喜欢什么玩具喜欢什么糖果让我们买,我们真是对不起他……”

病床上的若白爸爸拍拍若白妈妈的肩膀,若白妈妈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擦掉眼角的泪水。

“就是从那时候,我和他爸决定为了若白也要努力工作,多赚钱,不能让他将来还吃苦。我们开始做点小生意,经常出去进货,后来又到了大城市去做生意,唉,现在想想,那时候反而又让若白经常一个人孤零零的,真是对不起他……”

“……多亏了喻馆主心善,每次我们不在岸阳,他就把若白带到松柏道馆,照顾若白,教若白跆拳道。后来若白住在松柏道馆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有时候一年也回不来一两次。前两年,我们想把若白接走,让他跟我们一起生活,但是若白却说他不想走。”

若白妈妈叹口气。

“做人要知恩图报,喻馆主对若白那么好,也该是若白回报松柏道馆的时候了。而且,若白那么喜欢跆拳道……他这孩子,跟他爷爷一样,固执,喜欢什么都是一辈子的事情。虽然他嘴上不说,可是我和他爸都知道,跆拳道是他的命,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为全国冠军,甚至成为世界冠军。”

若白妈妈忽然渴望地看着百草,问:

“对了,若白现在跆拳道练得怎么样了?我们问他,他从来不说。他参加过一些国内的比赛,现在能参加国际比赛了吗?”

百草心内沉沉的。

事实上,她正想去问若白。

昨晚晓萤说,她和同学看电影的时候碰到了沈柠教练,问起一星期后去韩国昌海道馆的事情,需要准备什么衣服之类的。结果,沈柠教练却无意中说起来,因为若白家里有事,去不了韩国,所以将若白从名单上划下来了。

“阿姨,”百草想再确认一下,“叔叔是明天出院,对吗?”

“对,明天上午出院。”虽然有点奇怪百草忽然将话题转到这里,若白妈妈还是回答说。

“出院以后,叔叔还需要在岸阳再调养一段时间身体,是吗?”

“不是,医生说他已经完全康复了。唉,你也知道,其实前天就能出院了,但是若白不放心,非要让多住院两天再观察下。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我们就回去了,家里那摊生意不能一直丢着不管。”

“若白师兄要和你们一起回去吗?”

“不啊。回去我们也是各地跑,若白帮不上什么忙,而且他暑假还有几份工要打。唉,我们现在赚了些钱,可以帮他拿学费和生活费出来,可是他就是不要,硬要让我们自己留着,”若白妈妈又抹眼泪,“这孩子……”

于是,中午趁若白爸爸睡觉,病房里比较清闲的时候,百草将若白拉到露台上。

“为什么不去韩国?”

阳光热辣辣地直射着,她想了想,又问:

“是不是当时因为担心叔叔的病情,所以怕抽不出时间,才说不去了?现在叔叔已经好了,而且后天就离开岸阳,你又可以去了啊。”

见若白沉默着不回答,百草决定说:

“我去跟沈柠教练说一下,请她再加上你的名字。”

“不用。”

“嗯?”她愣住,“那……你是要自己去跟沈柠教练说?”

“我不想去。”

若白淡淡地说。

百草又愣了好大一会儿。

“为什么?”

若白似乎已经不想再讨论这件事情,皱眉说:“没那么多为什么。早点回去吧,别耽误下午的训练。”说完,他转身就走。

百草急忙拉住他!

“是……是因为廷皓前辈吗?”

知道若白师兄不喜欢听到这个名字,可是,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因为是廷皓前辈提供这次去韩国交流的机会,所以他才不想去,是吗?

若白的背脊僵了起来。

“是吗?”

她固执地又问了一遍,手中握紧他的胳膊,不让他走。见他不回答,她心中已是明白,低声说:

“不管是谁提供的赞助,能够去韩国,跟其他国家的跆拳道选手交流,都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不是吗?”

若白依然背对着她,声音低沉:

“我留在国内训练,也是一样。”

百草想了想,决定说:

“那我也不去了。”

“……”若白转过身,眼中有微微的怒意,凝视着她说,“你必须去!”

“可是,你不是说,留在国内训练也是一样吗?”她仰起头看他。

若白的嘴唇抿成紧紧的线条。

她盯着他,继续说:

“若白师兄,如果即使我再努力地练习,再刻苦地训练,却无论怎样都战胜不了婷宜,我就应该放弃了,是吗?”

“你能战胜她。”

“假如我不能呢?那我就应该放弃了吗?”她定定地说,“我练跆拳道,我喜欢跆拳道,都不是为了婷宜。我也不会因为她,而放弃跆拳道,放弃任何机会。如果我暂时无法战胜她,那我就更刻苦地训练。这些,不都是你教我的吗?”

若白沉默。

“师兄,如果你不去,我也不去。”她这样告诉他。

******

当天下午,百草就去见了沈柠教练,请求能够再加上若白。沈柠教练说,一则需要若白表明要去的态度,二则,名单已经报给方氏集团,如果再加人,需要得到方氏集团的批准。

“方氏集团?”她听得愣愣的,“……是需要去找方氏集团的哪个部门,还是应该去找廷皓前辈呢?”

沈柠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忽然问了个无关的问题:

“上次你和婷宜的练习赛,是若白训练你在空中三连踢?”

“是的。”

“你那场的战术也全都是若白安排的?”

“是的。”

百草回答。

沈柠缓缓地点了点头,说:

“若白的事情,你直接去找廷皓试试吧。”

翻出来很久以前廷皓留给她的电话号码,百草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拨通了他的手机。手机那端似乎正在开会,她听到廷皓让会议暂停一下的声音,她不安地急忙道歉,然后尽量简短地将找他的原因说给他听。

“晚上九点,还是那家咖啡店,你等我。”

廷皓不置可否地说,结束了通话。

晚上,百草提早来到了咖啡店。

没有点饮料,她喝着免费的冰水,边想着今晚应该是她请客才对。她把自己所有攒下的零花钱都拿过来了,这家店里的东西很贵,随便一杯果汁都有几十块钱……

可是廷皓前辈已经请过她两次了。

无论如何,这次也应该是她请了。更何况,是她请求廷皓前辈帮忙。

可是――

这家真的很贵。

又数了一遍塞进书包里的所有的钱,再翻翻桌面上的餐单,百草挣扎地咬住嘴唇。

“对不起,我迟到了。”

咖啡店的玻璃门打开,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连忙站起身,见正是廷皓来了。好像是从什么正式的场合赶来,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看起来英朗帅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