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8(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到底怎么了?”

百草急得声音都变了。

“这段时间,若白一直在医院。”亦枫神色凝重。

“医院?”她惊恐,脸色刹时苍白,“若白师兄生病了?……什么病?……严不严重?哪家医院?为什么以前我问你那么多次,你都不告诉我!”恐惧和愤怒让她胸口痛得快要炸开了,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否则若白师兄不可能这样!

“哈哈,”亦枫靠在墙壁上笑得开心,“看你这么关心若白,总算他花在你身上那么多心血还是值得的。”

“他到底怎么了!”

如果不是顾念着亦枫毕竟也是师兄,百草简直恨不得一腿踢上他的喉咙。

“哈哈,放心,不是若白生病,”避开百草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睛,亦枫干笑几声,不再开她玩笑,“是若白的爸爸生病了。若白的爸爸突然细菌感染,发展得很快,因为检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细菌感染,一度情况很危险,若白每天守在医院里。”

医院里到处是人。

被艳阳晒得满头是汗,百草跑进医院的大门,来不及去等电梯,她一路跑上楼梯。医院长长的走廊,她避闪开病人和医护人员,按照亦枫告诉她的病房号,紧张地一扇扇病房门看过去――

305!

应该就是这间!

“啪”,病房门从里面打开。

一位衣着干净、身材略瘦的中年女人端着脸盆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百草,她和善地问:

“你是……”

“我是松柏道馆的戚百草,若白是我师兄。”百草紧张地说。

“哦,你是若白的师妹,快进去吧,若白就在里面,”中年女人温声对里面喊,“若白啊,你师妹来了!”

病房里一共有三张病床。

两张床上有病人,一张病床空着,狭窄的空地处摆着一些家属看护的椅凳。一走进去,百草就看到了若白。他背对着门口,守在左边那张病床边,凝神看着输液管里点滴的速度。

听到妈妈的招呼声。

若白站起来,向百草的方向转过身。百草睁大眼睛,紧紧地盯住他,他瘦了很多,但并没有病容,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终于缓缓放了下去。

“你怎么来了?”

若白皱眉。

百草咬住嘴唇,她沉默地盯着地面,既不回答他,也不再看他。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若白妈妈责备了若白一句,又友善地对百草说,“快坐下歇会儿,看这天热的,若白,倒杯水给你师妹。姑娘,你先坐会儿啊,我去把脸盆里的水倒了就回来。”

“我去。”

还没等若白妈妈反应过来,百草接过她手里的脸盆已经出去了。

一口水也不喝,什么水果都不吃,在知道若白爸爸的病情已经控制住,再有几天就可以彻底康复出院之后,百草沉默地干起活儿来。她仔细地用抹布清洁病房,从窗台,到地面,从病床的栏杆,到凳子的凳脚,她小心翼翼地擦着,不荡起一丝灰尘,抹布擦几下就清洗了再来擦。

“哎呀,真干净。”

主任医生巡房的时候,不住赞叹,告诉跟随着的其他大夫和实习医生们说,这样干净的病房环境才最有利于病人身体的恢复。

窗台亮晶晶。

地板亮晶晶。

陪护家属的凳子的四条凳脚也亮晶晶。

跟随在主任医生的身旁,初原看到百草正埋头地擦拭一只脸盆,似乎也一定要将它擦得亮晶晶。

走到百草身边,初原说:

“你知道了。”

抬头看到他,微怔了一下之后,百草继续闷头擦脸盆。

“对不起。”

初原对她说,他并不想隐瞒她关于若白父亲的事情,但是若白让他一定不要告诉她,怕影响她复习考试。

“没有。”

百草摇摇头。

跟若白交代了几句关于他父亲的病情和治疗方案,主任医生又率着众医生去下一间病房。百草依然沉默着继续打扫屋内的卫生,暖壶亮晶晶,水杯亮晶晶,拿起洗干净的抹布,她又开始擦窗玻璃。

“姑娘,别做这些了,快歇歇吧。”

若白的妈妈不好意思地再次说。

“跟我出去。”

一把抓过她手中的抹布,若白拉住她的手肘,将她拉出病房,一路拉到走廊尽头的露台上,皱眉问她:

“你来有什么事?”

百草闷声不吭地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叠试卷。

语文的试卷、数学的试卷、英语的试卷,她把所有的试卷统统掏出来,递到他面前。

翻了翻那些试卷,若白的眉心舒展开,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欣慰,声音也轻和了很多。

“第几名?”

“全年级第四。”

“嗯,”若白点头,唇角极淡的笑意如雪山上一朵浅色的冰莲,“既然考试结束了,训练就要开始抓紧,我已经把训练计划告诉亦枫,最近几天由他……”

顿了顿。

看她始终沉默不语,若白皱起眉心。

“你发什么脾气?”

紧紧咬住嘴唇,百草抬起头看着他,眼底有潮湿的泪意,声音却硬硬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吸一口气,她压下声音中的哽咽。

“所有你想让我做到的事情,我从来都是拼尽全力去做,不管多难,一定会去做到。可是,你知道吗?并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师兄,我就必须要听你所有的命令。我听,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仅仅是把我当成师妹,更把我当成亲人和朋友,你所有命令我去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我好。所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

“可是,我很难过……”

泪意汹涌着想冲出她的眼眶。

“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却什么也不跟我说。若白师兄,是你觉得我根本帮不上忙,还是你觉得有些事根本没有必要告诉不相干的人?”

“说什么傻话!”

看到她眼圈红得像小兔子一样,偏偏又极力克制着不让泪水流出来,若白忍不住伸手将她搂进怀中,让自己胸前的衣服吸走她的泪。

“我可以帮忙的!”被他搂住,她的声音变得闷闷的,但倔强依旧,“真的,我可以帮忙的!你看,我至少可以打扫卫生,我还可以做饭、送饭、洗衣服……”

有水痕湿湿地透过他的衬衣,凉凉的,又热热的。

“我一个人就足够,”假装不知道她的泪水,若白淡声说,“何必影响你复习考试。”

“就算我来帮忙,也不会影响我的考试!”从他的怀中挣扎出来,百草脸上还隐约有泪痕,“难道,若白师兄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既然我答应了你,这次期末考试要考进前十名,就一定能做到,不管遇到什么情况!”

“够了。”

若白打断她,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开露台。百草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还是很难过。

夏日的阳光里,若白的背影挺拔清秀,走到露台的台阶上,他的脚步停了停,声音自风中传过来:

“知道了,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会告诉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