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7(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天气越来越热,暑假快要到了,这学期的期末考试也快要到了。若白减轻了百草的训练任务,让她集中精力备考。高二的课业很重,各课的老师又把高三的很多学习内容提前挪过来讲授,面对着书桌上高高一摞的课本,百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拉下了很多功课。

“妈妈说,如果这次考试进不了全班前二十名,暑假就必须去参加辅导班,不许去韩国。”自习课上,晓萤边绞尽脑汁地钻研一道立体几何的题目,边欲哭无泪地说,“前二十名,她也真会想,打死我也考不进去的好不好!”

默背着密密麻麻的英语单词,百草想起前几天晨练结束后,若白对她说了类似的话。

…………

……

“期末考试,你必须考进全年级前十名。”

“……”

她呆呆地看着他,她以前最好的成绩是全年级十五名,这段时间因为准备跟婷宜的练习赛,耽误了很多看书的时间。

“能做到吗?”若白皱眉。

“……是!”

她点头,答应下来。

“还有,高考想要念什么专业哪所大学,你应该有方向了。”

“我还没有想过……”她犹豫地说,“……若白师兄,如果……如果我不参加高考了呢?”

“不参加高考,你想做什么?”若白冷声说,“一辈子打扫卫生?或者你想说的是,靠跆拳道谋生?先不说你将来是否能在跆拳道界取得立身的资格,你有没想过,万一你受了伤,或者出了什么事情,没有办法再练跆拳道,你该怎么生活?”

“……”她愣住。

“虽然你现在是跆拳道选手,但是不要做井底之蛙,不要让自己被局限住。上大学不仅仅是给你一个学历,更重要的是给你一个素养和眼界,让你更充实地成长起来。”

看了看她,若白淡淡地说:

“学费你可以申请助学贷款,我会帮你联系课外打工的机会,也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一些生活费,你要做的,是考上自己最喜欢学校。”

她心中五味杂陈。

是的,除了训练之外,她最担心的就是学费问题。怔怔地望着若白师兄,那些感激的话竟都无法说出来,语言是轻飘飘的,而他一直给予她的,都是沉甸甸的东西。

只是想了想,她又有些困惑。

“可是,师兄,你不是想让我参加世锦赛吗?”虽然未必能够取得参加世锦赛的资格,但努力争取的过程中肯定要占用很多时间。

“有影响吗?”

若白严厉地凝视她,说:

“如果你的智商让你只要训练就会荒废学习,那么,它也不可能让你成为顶尖的跆拳道高手,不如早点放弃算了。”

……

…………

“好难啊,”晓萤哀叫,把练习册推到她面前,“帮我看看,我怎么也做不出来!”

“好。”

恍神回来,百草去看那道题,用铅笔在草纸上开始演算。

“唉,其实吧,我觉得妈妈说的也有道理,我练跆拳道是肯定没什么成就了,必须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真羡慕婷宜啊,因为比赛成绩好,直接就被好的大学免试录取了,而且为了保证她的训练比赛,都不限制她的上课时间和次数。”

说着,晓萤兴奋起来:

“咦,你也可以像她一样啊,只要你能参加世锦赛,取得好的名次,说不定也可以免试就被录取呢!”

铅笔顿住。

摇摇头,百草觉得那是太遥远的事情,还是靠自己的能力去考大学更现实一些。

“这道题应该是这样做,首先……”

将列有计算过程的草纸放在晓萤面前,百草仔细地一步一步为她讲解。

百草不担心数学,她的数学成绩一向很好,英语成绩虽然也还不错,但是没到很好的地步。晓萤笑话她,说肯定是因为她太不爱说话,所以英语才比其他功课都差一点。

“让若白师兄教你英语啊,他是外语专业的,据说是他们系的高材生,年年拿奖学金的。”晓萤不止一次地说。

可是――

在若白面前她总会有些紧张。

在初原面前,她有时也会紧张。但那种紧张的感觉不同,面对初原,她会心脏扑通扑通地紧张,面对若白,她时刻想做到最好,努力想要做到所有若白希望她做到的,如果做不到,她会很沮丧很失望。

而且,若白最近很忙。

除了晨练和晚课,以及在训练中心的时间,百草几乎见不到他。胖周大排档他依然不允许她去,让她好好看书,他一个人顶了他和她两个人的工作。亦枫偶尔说起来,说为了兼职翻译赚钱,若白这段日子夜里也都很晚很晚才睡。

“专心复习考试,别的事情不用操心。”

有一次训练后,她追上若白。若白停下脚步,又说:

“你的英语最差,我跟初原说过了,让他辅导一下你,你晚课后去找他。”

晚上,小木屋。

百草吃惊地看着那一套套往年高考的英语试题,初原笑着翻了翻,说:“这些都是若白拿过来的,说是让我盯着你,必须每套题都做一遍,全部做对为止。”

窗外繁星点点。

初原看着医学书籍。

百草埋头做题,时而答得很快,时而犹豫起来,她的阅读理解很好,英译汉也不错,但是汉译英总是做的不是很顺手。努力思考着应该用哪个单词合适,她看到初原用来做医学笔记的正是她送的那支钢笔。

金色的笔尖沙沙流畅地书写。

木屋里静谧得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

当她终于做完一套题,初原看了下表,叮嘱她往后要再提高一下速度,留出检查的时间。然后,他每一道题地仔细看下去,细心地讲解,夏夜的风轻轻从木窗吹进,像他的声音一样温和沉静。

每晚,她都在小木屋里复习功课。

每天她都能见到初原,渐渐的,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的时光。只是,她见到若白的时间越来越少,到后来,晨操和晚操都见不到他,训练中心他也不去了,她去问沈柠教练,沈柠教练说他请假了,但是并没有说明请假的原因。

百草急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否则若白师兄绝不会这样!

她跑去问喻馆主,去问亦枫,甚至去问晓萤,问其他的弟子们,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若白到底是怎么了。她心神不宁,尽管努力克制,但是复习功课的时候却再没有办法像前几天那么专心。

直到这一天,初原用手机拨了个号码,说了几句,然后将手机递给她,说:

“是若白。”

她急忙将手机放到耳边,紧张地问:

“若白师兄,是你吗?”

“嗯。”

听到手机那段传来熟悉的淡淡的声音,百草竟听得傻了,眼圈也莫名其妙湿润了起来,说:

“若白师兄,我最近一直没有看到你……”

“找我有事?”

“没……没有……”

“后天就要考试了,是吗?”

“是。”

“抓紧时间复习,”若白的声音顿了顿,“……我没事。”

“……”

“好了,让初原听电话。”若白命令说。

初原走到窗边,低声对着手机继续说话,正说着,微一侧头,见百草正一脸凝神地想要听清楚他究竟在对若白说什么。初原笑了笑,合上手机,回到书桌前,对她说:

“若白还是担心你的期末考试,他怕前段时间的训练使你拉下功课,我告诉他,你一定会考得很好,让他放心。”

她紧紧盯着他,问:

“若白师兄出了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初原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别乱想了,你好好考试,别让他操心就行。”

******

然而期末考试结束后,百草还是没有见到若白。这次,她是真的急了,追着亦枫一直问,亦枫见实在拗不过她,低叹了口气,说:

“好吧,反正你考试已经结束,告诉你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了。”

“到底怎么了?”

百草急得声音都变了。

“这段时间,若白一直在医院。”亦枫神色凝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