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6(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来了!

在婷宜尚未跃起前的那一瞬,某种难以描述的感应传导至百草的脑部神经。如闪电般,将将在婷宜出腿之前,百草身影一侧,闪出一个角度,卸去婷宜攻击而来的力道,同一时间,旋身,大喊――

“喝――!”

婷宜大惊!

然而她的腿劲已在空中使出,再转圜已是很难,眼看着百草旋身,就将反攻过来――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刺眼的白光漫天而来,如同强烈的闪光弹在百草眼前炸开!

白花花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她条件反射地闭了下眼睛,才刚刚闭上,立刻心知糟糕,再飞快睁开眼睛时,却已错失良机――

婷宜的腿风如连环炮般攻击过来!

她连连后退。

婷宜的进攻如霹雳!

记者们看得激动,大声喝彩叫好,一连串按下照相机快门,赛垫上方被闪光灯映成光海一般,闪得连四周观战的队员们都看不太清楚两人交手的情形。

等婷宜的进攻终于停下。

百草早已汗湿后背。

因为一直用手臂拼命格挡,她的双臂火辣辣地疼,顾不得许多,她紧张地盯向沈柠,见沈柠没有示意婷宜得分,这才终于舒出一口气。

婷宜居然没有得分!

廷皓和初原互看了一眼,虽然表面看起来是百草很狼狈,可是她居然在视力暂时失去的情况下还能闪过婷宜这一番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需要我跟记者们说说,让他们不要拍照,不要干扰你比赛吗?”两人重新走向赛垫中央的时候,婷宜含笑说,“我习惯了这样的闪关灯,倒是忘了你会不习惯。不过,我必须提醒你,重大赛事的时候,除了闪光灯的干扰,其他可能的意外干扰也会很多,你能适应吗?”

百草吸了口气。

她看向赛垫旁边的若白,见他面无表情地坐着,她调整一下呼吸,也面无表情地说:

“能。”

“开始!”

沈柠下令比赛继续。

第一局接下来的时间,局面比较凝滞。

虽然不时试探性地进攻,但在几次进攻无效,反而险些被百草反击得手之后,婷宜的打法开始偏于保守。百草也一直很沉着地没有急于进攻,她在努力习惯了闪光灯突然的闪起,不至于像开局时一样,□扰到完全看不清楚眼前的情况。

0:0

第一局结束。

“拜托了,婷宜,再打得精彩点!”

“这次报道是要上今晚体育新闻的,别太闷啊!”

“婷宜,把你最拿手的连环踢使出来,有力一些,最好能把对手踢倒,这样拍出来才好看!”

走下赛垫的时候,百草听到记者们纷纷对着婷宜喊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婷宜笑着一一答应下来。

“棒极了!”

不自觉地看向对面又坐回在初原和廷皓之间的婷宜,看到初原拿起一瓶水递给婷宜,直到晓萤兴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百草才匆匆收回目光。

“嘿嘿,这一局,婷宜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呢!”晓萤得意地笑,顺便为百草按摩放松肩膀,“百草,我看好你呦,加油!”

若白将湿毛巾递给她。

百草将毛巾敷在脸上,凉凉的水汽沁进她的皮肤,很镇静很舒服。

“记者们给了她很大的压力,她有些沉不住气了,”若白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第二局开始以后,她可能会强攻,或者引诱你进攻,到时……”

百草认真聆听着每一个字。

“是。”

她点头说。

晓萤的手指猛然变得很紧,掐得她肩膀生痛,百草疑惑地回头看去,晓萤兴奋地喊:

“哎呀!是初原师兄!初原师兄走过来了!”

淡淡的消毒水的气息。

阳光中,那修长的身影干净得不可思议,百草条件反射般地立刻站起来,心脏砰砰砰地跳,想要抬头看他,不知为何又紧张得只能死死盯住自己的脚尖。

“胳膊受伤了吗?”

带着点好听的鼻音,静静从她的头顶传来。

“……没……没有。”

耳膜轰轰地响,她居然有些结结巴巴。

“让我看看。”

那声音似乎微笑了下,拉起她的手臂,看到手臂上那些被踢伤的痕迹,初原用一只喷剂在上面喷了几下,再用手指帮她轻轻揉开。不知是药剂的魔力,还是那手指的魔力,刚才还火辣辣的手臂,竟一下子就清凉得完全没有了痛感。

“……谢谢。”

涩意卡在喉咙里。

“加油。”

那只手又揉了揉她的发顶。

等到她终于局促地抬起头,看到却只是灿烂阳光中他的背影,他又走回到廷皓和婷宜那里。婷宜看了初原一眼,又看向发怔的百草,她抿了抿嘴唇,握紧手中的矿泉水。

“第二局,开始!”

果然,婷宜不再像第一局后半段那样稳扎稳打小心试探,而是又一次主动向百草发动了攻击!

“呀――!”

挟着破空的风声,婷宜高高跃起,竟是使出了下劈,向百草头顶劈去,准备直接拿走两分!

满场惊呼!

记者们更是一边大声喝彩,一边拼命按下相机的快门,试图抢拍下这精彩的一瞬!

然而,百草竟似看破了婷宜的意图。

她只是略往后跳着退了一步,婷宜就劈了个空,直直落了下来,记者们的喝彩声只得草草收尾。

接下来几个回合亦是如此。

婷宜渐渐有些焦躁出来,每次她出腿之前,百草似乎都有所察觉,提前做出反应,将她的进攻消融掉。看着百草那双冷静的眼睛,婷宜心中一凛,想起曾经听松柏道馆的小弟子们提到过,百草在练什么“观察对手起势”的能力。

难道……

百草已经练成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怯了?”又一次进攻无效而返,盯着百草,婷宜说,“我记得,以前比赛的时候,你就像初生牛犊一样,天不怕地不怕,颇有一番气势,怎么现在打得束手束脚。”

百草皱了皱眉。

“好不容易才争取到和我交手的机会,”站回赛垫中央,婷宜笑了笑,说,“你不要变得像胆小鬼一样,只会躲闪和防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