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5(4)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如果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可以不生气吗?”廷皓边切牛排边说。

“啊?”

“对不起,你拜托我的事情,我忘记了。”笑了笑,廷皓拿出一支钢笔放到桌上,“初原生日那天,我刚好有一件很重要的商业合作案在谈,回国之后才发现忘记替你转交给他了。原本想再给他,可是他现在已经回来,不如你亲自交给他。”

静静地躺在白色的桌面上。

那是一支黑色的钢笔。

在文具店看到它的时候,她就很喜欢。笔身不是很细,微微有些重量,拿起来很舒服。笔尖是金色的,店家说那是镀金的笔尖,不容易坏,她特意吸了墨水,在纸上试了又试,写起来很流畅很顺手。

犹豫了很久。

因为这只笔很贵。

她知道若白想要她去报考黑带,她好不容易才攒了些钱,如果买下这支笔,距离报考黑带的费用会更加遥远。

可是……

她好想买下来,送给远在美国的初原师兄作为生日礼物。他学医科,会经常做些记录写些病历什么的,一支钢笔对他来说应该是有用的吧。

自从他去到美国,婷宜常常飞去看他。

她没有钱,寄不起国际信件,没有电脑,不能发email给他,也没有手机,更加支付不起国际电话的费用。她担心,初原师兄会不会以为她忘记他了。

她想让他知道……

她一直都记着他。

包括他的生日,包括他写字时喜欢用略细的笔尖。

犹豫了很久,她终于下定决心买了这支笔。趁廷皓前辈来训练中心的时候,她恳求他在见到初原师兄的时候,替她送给他,并替她祝初原师兄生日快乐。她知道廷皓前辈常常去美国,得知廷皓前辈恰好是在初原师兄生日那几天要去美国时,她开心极了。

虽然始终没有接到初原师兄的电话。

不晓得初原师兄是否喜欢她送的这支钢笔。

可是她并不在意。

只要初原师兄知道,她一直都记着他,从来没有忘记他。

原来――

初原师兄从来没有见到过它……

手指僵硬地拿起那支笔,笔身凉凉的,百草轻轻地摸了摸它,没有说话,慢慢将它放进书包里收好。

“小丫头,你生气了?”廷皓皱眉问。

她摇摇头。

努力将玻璃杯中的橙汁喝完,她拿起书包的带子,说:“我该回去了,若白师兄在等我训练。”

“你的牛排还没有吃。”

“……我不饿。”她从来没吃过牛排,那些刀子叉子不知道该怎么用,“廷皓前辈,谢谢你请我吃饭,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吃。”说着,她站起身来。

“我跟你说过对不起了!”

廷皓抓住她的手,将她又按回沙发,凝视她说:

“你喜欢初原是吗?所以这么生气。”

“……”

“如果是这样,把钢笔给我,我负责将它交给初原,并且我会告诉初原,是我忘记给他,而你很在意这件事。”

“我没有生气,”她用力摇头,“你本来也不是必须要帮我做这些,我很感激当时你答应帮我送给初原师兄,就算因为有事情耽误没有送成,我也还是很感激你。我只是……只是……”

她不知道该怎样说。

只是心里空落落的,隐隐有些凉,就像钢笔凉凉的笔身。原来,怪不得初原师兄忘记了她,是她没能让初原师兄知道,她一直记得他……

“吃完饭再走,不差这一会儿的时间。”

将她面前的盘子端过来,廷皓用她的刀叉帮她一块块将肉切成小块,然后又端回给她,说:

“吃吧。”

听出他话语里隐约命令的口气,百草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闷头吃起来。她吃饭的时候,廷皓始终沉默着,等她吃完了抬头,见他正默默地望向窗外。

夕阳如血。

他的面容有淡淡的阴影。

眼神是沉郁的。

“廷皓前辈……”也许是夕阳的关系,也许是他的眼神,百草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你会参加今年的世锦赛吗?”

廷皓转回视线,继续吃他面前已经冷掉的牛排。

“不会。”

“……你还会再恢复训练吗?”

“不会。”

“……为什么?”她怔怔地问。

用餐巾轻拭了下唇角,廷皓站起身,帮她拿起书包,笑了笑,说:

“走吧,再晚回去,若白说不定会对你展开残酷的魔鬼式训练。说起来,若白也确实出色,你这两年被他训练得进步飞速,也许周末跟婷宜的实战,她会很是吃些苦头。”

回到松柏道馆,天已经快要黑了。

月亮的淡影挂在天空,若白笔直地站在训练厅的纸门前,他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着百草一路飞奔过来。

“吃饱了?”

他淡淡地问。

“嗯。”

她的脸有些红。

“好吃吗?”

“啊?”

“今晚多练一个小时。”

“刷”地一声拉开纸门,若白面色冷凝地走进去,百草乖乖跟在他身后。

******

过了一天。

又过了一天。

周末到了。

听说了百草要跟婷宜交手的消息,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起了个大早,抢着将她的打扫卫生的工作做完了,留给她充足的时间备战。

中午,范婶特意炖了排骨给百草吃。

去训练中心的时候,为了节省百草的体力,晓萤硬是拉着她坐公交车过去。

然而一踏入训练馆,百草和晓萤就呆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