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5(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回道馆。”

见若白沉默着不说话,百草行了个礼,回答说。

“正好顺路,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知道若白师兄对廷皓的心结,犹豫了一下,百草说,“路不远,我们走回去,很方便的。”

廷皓笑了笑。

没有理会她,他望向神情淡漠的若白,半开玩笑似的说:

“若白,我可以借一会儿百草吗?”

百草听得愣住。

若白微皱眉心,抬起眼睛。

“只占用她一顿晚饭的时间,一个小时后,我准时将她送回松柏道馆,可以吗?”廷皓凝视着若白。

“这是她的事情,你问她。”若白淡淡地说。

“可以吗?”

廷皓看向百草,对她眨眨眼睛。

难道是……

百草的心跳漏了一拍,局促地看了看若白,小心翼翼地说:“若白师兄……我很快就会回去,不会耽误晚上的训练……”

若白淡然地点了下头。

径自走了。

不安地望着若白的身影越走越远,转回头来时,廷皓那笑意中带着研究的眼神,让她不知怎么突然脸红了。

“上车吧。”

廷皓很绅士地为她拉开车门。

等百草坐进车里,发现婷宜正坐在后排的座位里,笑意温婉地看着她,说:“原来,哥哥在等的人竟然是你。”

“……”

百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想了想,她决定还是看向路前的景物不要说话好了。

“刚才我还以为,哥哥要和沈教练一起吃饭谈谈话呢,结果哥哥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接你啊。”婷宜好奇地瞅她,“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和我哥关系这么好了。”

“……我没有。”

憋了半天,百草只能说出这句话。虽然她嘴笨,可是并不意味着她听不出来婷宜话中有话。

“别欺负老实人了,我只是找她有点事情而已。”

握着方向盘,廷皓回头笑看了婷宜一眼,语气并没有多严厉,婷宜却抿了抿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停一下,我在这里下车!”

路过医学院门前时,婷宜忙对廷皓说。

“你去找初原?”

廷皓将车开向路边。

“嗯,我去看看初原哥哥,他好像实习很忙,这几天一直住在学校里,我去挖他出去吃饭,省得他随便吃点东西打发,伤到身体。”

“不如大家一起吃饭吧。”

听到廷皓这个提议,百草的心突然抽紧了,她僵僵地望着车窗外,不敢说话。

“不了,初原哥哥喜欢安静。”婷宜温柔地微笑,打开车门,“我走了,百草,记得多点些好吃的,别跟我哥客气!”

“啊,对了。”

临走前,婷宜又对车窗内的百草笑着说:

“周末的实战,请你一定要加油,不要再输给我了啊。”

莲花跑车重新行驶起来。

“你和婷宜要交手?”

廷皓平稳地开着车,打开车内的音响,静谧的轻音乐流淌出来。

“嗯。”

百草心内乱乱的。

廷皓笑了笑,没有说话。

车内只有音乐静静流淌的声音,她不由得扭头看向他,见他全神贯注地开着车,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骨节突出,让她想起当年他叱咤跆坛的情景。

那时他是整个跆拳道界的希望。

只有他曾经在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中得到过冠军,人们寄希望于他能够在奥运会上拿到金牌。

可是,自从他进入大学的商科学习,半接手家族企业,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系统地进行跆拳道训练。偶尔过来训练基地,也基本上只是试试身手,与队友们寒暄聊天,似乎他只是来重温一下跆拳道的气息。

三年的时间,他改变了很多。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他浑身绽放出的耀眼光芒,就像盛夏的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第一次坐他的车,他车速飞快,令她心惊胆跳。而现在,她悄悄打量他――

他似乎比以前更好看。

鼻梁高高的。

侧影的轮廓帅朗英气。

唇角还是始终有着明亮的笑容。

只是,那笑容,仿佛只是一种习惯,不再灿烂得让人不敢多看。

而且他开车稳健了很多,让人坐得很舒服,却不知怎么,她竟然觉得有些失落。

“到了。”

廷皓停好车。

坐到咖啡厅临窗的沙发上,看着周围似曾相识的环境,百草忽然想起来,她曾经来过这里,也是跟廷皓一起。

“先来一杯黑咖啡和橙汁。”

廷皓点的饮料也和上次一样,她怔怔地看着桌面上摆放的餐具,瓷质依旧那么白皙,烫着金灿灿的滚边,如同时光倒流了。

“你吃点什么?”

廷皓将餐单递给她。

“……我不懂。”

餐单上的那些套餐,她全都没有吃过。

“两份T骨牛排套餐,都是七成熟。”廷皓替她点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饮料和套餐都上来了。

玻璃杯中的橙汁金黄金黄,十分新鲜,像是刚刚从果园采摘回来的。里面依旧有些冰块,喝起来很凉。百草一口一口用吸管喝着,想起上次她喝完以后肚子很痛,以为是吃坏了肚子,结果却是……

还弄脏了初原师兄的床单……

她脸红起来,愣愣地望着杯中透明的冰块。那时候她跟初原师兄那么接近,而现在,初原师兄回来都好几天了,她几乎都没有跟他说过话。

这几天,每天清晨她都会去小木屋打扫卫生。有时晚上训练结束,她也会到小木屋附近再打扫一次。

可是小木屋的门始终是锁着的。

如果不是在训练中心见过他,她简直要怀疑初原师兄回国只不过是她做的一场梦。

“……你可以不生气吗?”

恍神中,百草听到廷皓在对她说话,没有太听清楚,她困惑地望向他,说:

“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可以不生气吗?”廷皓边切牛排边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