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5(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那夜,百草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全都是初原和婷宜站在一起的画面。折腾了半天,为了怕影响到晓萤睡觉,她索性去到练功厅。练得一身大汗淋漓,再也踢不动腿,她才倒在榻榻米上沉沉睡着了。

“好大的黑眼圈!”

第二天,训练基地的储物柜前,光雅边拿道服边瞪着百草说。

“你懂什么?这是最流行的烟熏妆好不好!”晓萤白了光雅一眼,喜滋滋地瞅着百草,“这种妆,果然显得眼睛很大哎,不错,不错。”

“再配上百草的头发,很朋克。”

亦枫打个哈欠说。

“闭嘴!从现在开始,不许任何人再提百草的头发!”晓萤对着亦枫追杀过去。

当百草换好道服,同晓萤一起拿起抹布,进到训练厅准备开始擦垫子的时候,赫然发现沈柠教练早就到了,正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与一个人说话。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咦,是初原师兄!”

晓萤惊呼出声,百草这才确定自己的眼睛没有出问题。

“为什么初原师兄会到这里呢?”不敢打扰沈柠教练同初原说话,晓萤一边跪着擦垫子,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一边做出各种大胆地猜测,“难道初原师兄是来看婷宜训练的?不对,初原师兄才不会这么肉麻,应该是来探望沈教练的吧……”

“啊,我明白了!”

晓萤突然如醍醐灌顶,兴奋道:

“一定是初原师兄打算重出江湖,回归跆拳道了!天哪,松柏道馆复兴有望了!新秀少女戚百草,天才少年喻初原,哈哈哈哈,松柏道馆从此一统天下,谁与争锋,孤独求败,寂寞如雪!哈哈哈哈,贤武道馆算什么,昌海道馆也是小菜一碟……”

“咳。”

百草咳嗽一声,才使得被众人关注的晓萤收住了狂笑。

“有一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训练开始前,沈柠面对着集合整齐的队员们,“从今天开始,喻初原同学将在我们训练中心实习一段时间,兼任担任我们的队医,每周会过来一两次,负责调整大家的身体状况,处理伤病,同时进行一些科学研究,希望大家配合他的工作。”

队医?

看着站在沈柠身旁的初原,所有的队员们都吃惊极了。不是重新回到跆拳道界,而只是队医吗?惊怔之后,百草忽然有些失望,自从听说过初原以前辉煌的战绩,她一心盼望能有机会看到他的身手。

“大家好。”

初原微笑如春风。

“初原前辈好!”

“队医好!”

“初原师兄好!”

队员们立刻大声地喊出不同的回应,很是混乱。沈柠笑了笑,让大家按自己习惯的称呼就好,也不用勉强非要统一。

训练开始后,虽然提醒自己一定要集中精神,可是百草还是忍不住偷偷分神。初原很安静地逐一关注着每位队员的训练情况,他用秒表记录下每位队员出腿的频率,观察每位队员出腿时的力道和速度,不时用笔在本子上记录下来。

记录完申波。

记录完林凤。

他开始记录婷宜。

百草能听见婷宜在笑着对他低语,注意到他记录婷宜的时间格外长一些,然后,他向她的方向走来。

“砰――!”

手中的脚靶被重重踢倒,百草手腕一颤,直往后退了好几步才险险没有使得脚靶飞出去。抬眼望去,若白一双眼睛严厉冰冷,她心虚地走回去,不敢再看近在咫尺的初原。

一下午的训练在她的强制克制中恍惚地度过,快要结束时她微微松了口气,下意识地又去寻找初原的身影,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初原前辈真帅啊!”

“是啊,以前一直以为廷皓前辈是最帅的,没想到,初原前辈还要更帅!”

“不单单是帅啦,是……是很温柔很贴心的感觉,哎呀,训练的时候初原前辈站在我身边,我连怎么出腿都不会了!”梅玲照着镜子,沮丧地说,“早知道初原前辈会来,今天应该用点粉底才对。”

训练完毕,储物柜前的女孩子们激动地议论着。

“初原前辈不会在意你长得什么样子吧,”林凤边打开储物柜,边打趣地说,“婷宜,初原前辈是为了你来的,对不对?”

众女孩顿时齐齐看向婷宜。

“啊,婷宜!”梅玲想了想,尖叫,“难道,你在那些节目里谈到的男朋友,就是初原?”

晓萤闷哼了一声。

百草正在换鞋的双手顿了下,她怔怔地望向婷宜,见婷宜的双颊微微红了红,有些害羞的神态,唇角却悄悄弯出一抹甜美的笑容。那笑容她认得,学校里同班的女孩子,跟男朋友拖手走在校园里时,唇角隐藏不住的就是这样的笑容。

“你真笨,”林凤失笑摇头,“在采访里婷宜都说得很清楚了好不好,在美国读医科,以前也是跆拳道选手,很有天分,不是初原前辈是谁?”

“啊……”

梅玲嘴巴张大得可以吞下一只鸡蛋,她傻傻地看着婷宜,脸突然涨红了,结结巴巴说: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初原前辈是你男朋友,我刚才在乱说话……你……你别介意……”

“怎么会。”

婷宜温柔地笑着,将训练中梳成马尾的头发放下来,乌溜溜的一头长发,衬得她肤如凝脂,说:“听到你夸他长得帅,我也很开心啊。我也觉得他长得又好看,性格又好,可是他不喜欢听我说这些,难得有机会跟你们一起说呢。”

“初原前辈不喜欢别人夸他长得好看吗?”光雅好奇地插嘴。

“嗯,其实私底下的他有点内向,不喜欢聊没用的话题,”梳子一下一下梳着乌亮的长发。

“哇,初原前辈内向啊,好萌!”

梅玲低呼,又说:

“为什么初原前辈会来当队医?我姐姐跟初原前辈在同一所大学,听说学校对初原前辈回来很重视,专门将他分到最好的医院,跟着最好的医生进行实习,怎么还会有时间到咱们这里?”

婷宜沉吟了一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所以他其实每周能来训练中心的时间并不多,估计都是抽空过来吧。”

“就说是为了你过来的,还不承认。”林凤关上柜子,继续开婷宜玩笑,“他每天实习那么忙,你每天训练那么忙,只有趁着兼职队医,你们才能常常见面,不是吗?”

婷宜的脸又红了。

“哈哈,婷宜,你的脸好红啊!”梅玲大笑。

“第一次见婷宜前辈脸红呢……”光雅先怔了怔,然后也笑起来。

这边继续不依不饶地讨论着关于初原和婷宜的话题,那边,百草默默地整理好东西,一抬头,见晓萤正黑着一张脸,用力拉扯手中的鞋带,不时地闷哼几声。

******

“百草,我很难过。”

夜里,晓萤幽幽地躺在床上说。

“怎么?”

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百草认真聆听。自从训练结束后,晓萤就一直闷闷的,心情很差的样子。

“我从小……就很喜欢初原师兄……”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初原师兄就像个大哥哥,不论小时候的我多调皮,多捣蛋,他对我永远是那么温和,有耐心。爸爸妈妈打我的时候,我也总爱躲到初原师兄那里……”

“初原师兄那时候,是松柏道馆的骄傲,也是全岸阳的骄傲。廷皓前辈现在虽然也很了不起,可是,在我心里,他永远超不过初原师兄。”悉悉索索地翻了个身,晓萤又叹口气,“其实我知道,初原师兄是对每个人都好,不是只对我一个人好。而且初原师兄也根本没有注意过我……”

“可是……今天听到婷宜和初原师兄……我心里好难过……”

晓萤的声音闷闷的。

“虽然我以前也会开玩笑,也知道婷宜和初原师兄走的近,也猜到婷宜说的那个男孩子就是初原师兄……但是,真的知道了,心里好难过好难过……”

百草呆呆地听着,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而且,我很嫉妒。”

像小老鼠一样,晓萤咬着薄被,在黑暗里闷声说:

“我知道嫉妒是很丑陋的情绪,可是我真的是――很嫉妒!为什么所有的好东西都被婷宜拿走了,她出身跆拳道世家,是跆拳道天才少女,轻轻松松就能得到全国冠军,又长得漂亮,又是明星,有那么多的拥护者,为什么所有的光环都笼罩在她一个人的头上……”

“这也就算了……”

“可是现在……”

晓萤压抑着在被子里闷声尖叫:

“现在她把初原师兄也抢走了!我心里真的好不平衡啊!!!!!不是说,人是生而平等的吗?为什么偏偏这么不平等!”

发泄了半天,晓萤怒道:

“为什么不说话?百草,快说话!快安慰我!”

百草又怔了半晌,在晓萤怒得要下床扑过来掐她脖子的时候,才低低地说:

“我明白。”

“嗯?什么?”晓萤没听清。

“其实,我跟你是一样的,我有时候也会嫉妒婷宜前辈。”百草心中涩涩的,“可是,她出生在跆拳道世家,她有天分,她长得漂亮,并不是她的错。”

“……”

“就算……初原师兄喜欢她……也不是她的错。”闭上眼睛,努力将那两人金童玉女般并肩站在一起的画面从脑海中抹去,“我明白你的感觉,与其说是对她的嫉妒,不如说是对她的向往,想拥有同样的天分,同样的……”

咬住嘴唇,百草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窗外传来虫鸣的声音。

“也许有些事情是不能改变的,是生来就注定的。”她慢慢地说,“也许有些事情是可以改变的,总要去试一试,才会甘心。”

“我没有听懂……”

晓萤汗颜地挠头。

“呵呵,”百草也觉得自己说的很混乱,想了想,说,“就像那个龟兔赛跑的故事,如果乌龟也觉得自己生来就不如兔子,只是嫉妒兔子,而不是去跟兔子比赛,它是不可能赢了兔子的吧。”

“什么兔子乌龟的!”

这次晓萤听懂了,她怒瞪双眼。

“你的意思是,你是乌龟,婷宜是兔子?拜托!我不如婷宜我承认,我再多刻苦地练习,也超不过婷宜我承认!可是,你才不比婷宜差!”

“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晓萤闷声说,“婷宜一直故意漠视你,表现得不屑于跟你交手,好像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一样,哼哼,这恰恰说明她知道你是她最有威胁的对手!她想从精神上打垮你!”

百草愣了下。

“还有,我告诉你啊,”晓萤翻过身,很郑重地瞪着她,“我听说,你已经向婷宜正式宣战了,沈教练安排的你和婷宜的对战就在下周六,对不对?”

“……对。”

“你这次一定要――打败她!”晓萤狠狠地说,“为了若白师兄,为了我,你一定要打败婷宜!不要说什么尽力去发挥,你这次一定要打败她,否则我会很失望很失望的!”

见百草良久没有出声,晓萤又放软了语气,哀求说:

“好不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