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4(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话音一落,所有队员都吃了一惊。

晓萤呆呆地张开嘴巴,光雅睁大双眼,申波错愕地扶了扶脸上的眼镜,婷宜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百草更是心中咯噔一声,急忙低声对若白说:“我没关系,和谁搭档都可以。”

若白没有理会她。

他直视着沈柠,神情淡然。

亦枫担心若白,立刻去看沈柠教练的神色,见她只是挑了挑眉毛,看不出喜怒。

“哦?为什么?”沈柠问。

“我最近正在为百草做一个特别训练,不希望将它中断。”

“若白,虽然你带领大众班训练,但是你要明白,在这里,你终究只是一个队员,而不是教练。”

若白沉默。

百草急得扯扯他的衣角,见他毫无反应,实在怕他跟教练闹僵,只能硬着头皮对沈柠说:

“对不起,是我训练情况不好,害得师兄担心。可是没有关系,特训可以在训练课之后进行,我可以和光雅搭档。”

说完,她急匆匆向光雅走去,若白却抓住她的胳膊,令她动弹不得,说:

“沈教练,如果不是必须,请让我和百草继续一组。”

“教练,既然这样,就不要拆散若白和百草了。”婷宜笑容温婉,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神情,对沈柠说,“每次回来,都要拆开大家已经形成默契的配合,确实是我的不对。那就请让我和其他队员一组吧,和谁都可以。光雅也很好,不如我就和光雅搭档好了。”

光雅闷闷地看着地垫。

“若白,作为教练,我无须解释我做出某个决定的原因,”沈柠笑了笑,“不过你既然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

训练厅里鸦雀无声。

“世界跆拳道锦标赛,是除了奥运会之外非常重要的一项国际赛事,从我本人到国家体委都很重视,希望婷宜能够在赛前有更大的进步,取得突破性的成绩。而目前,队内你的实力最强,也会引导伙伴的训练,挖掘出伙伴的潜力,所以,我要你帮助婷宜,备战接下来的世界跆拳道锦标赛。”

世界跆拳道锦标赛……

百草一惊,抬头望向沈柠教练。

果然就像晓萤说的那样,只要有婷宜在,她就绝没有可能出赛吗?沈柠教练的言外之意,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她不由得咬了咬嘴唇,看向若白――

…………

……

“你所要做的,”打断她的话,若白抱起被她擦干净的那高如小山的盘子,走到放碗筷的高柜前,“是取得参加世界跆拳道锦标赛的资格。”

……

“这一次,我要你战胜婷宜。”

将所有的碗筷都放进柜子里摆好,在初夏的夜风中,若白对她说。

……

…………

“可是,百草也需要备战世界跆拳道锦标赛。”

若白淡淡地说,仿佛没有听到身旁队友们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婷宜忽然皱了皱眉。

“很好。”

下午的阳光中,沈柠放松了身体,靠在镜壁前的扶手上,点头说:“若白,我欣赏你的态度。很好,一支队伍里面,只有有竞争才能有进步。”

她看向婷宜,“婷宜。”

“是。”

婷宜应声。

“不如你先和百草对练几个回合,看看你最近没有集中训练,究竟退步了多少。”沈柠笑意清淡,用右手轻轻摆弄着发髻上的簪子。

透过整面的玻璃墙,夏日阳光将训练厅内照射得金黄闪耀,队员们盘膝围坐在赛垫四周。

晓萤紧张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三年了。

虽然同在一个队,但是练习的时候,沈柠教练为了提高婷宜的对抗强度,向来只让婷宜与男队员进行实战。对外参赛的时候,重大的赛事沈柠直接派婷宜出战,无足重轻的小赛事,才会让百草与林凤她们竞争出赛的资格。

而这些年来,一起训练的时候,婷宜虽然对待百草也如对待其他队员一样温和友善,却从不跟百草切磋练习。有时候百草想要跟婷宜实战交流一下,婷宜总是微笑着说,下次吧。

可是永远都是下次。

就好像……

就好像百草不配做她的对手。

三年了,这竟是百草第一次有机会与婷宜比试一番。

赛垫中央,婷宜同百草相视而站。

百草的手心微微出汗。

她握紧双拳,调整呼吸。她等待这个机会太久了,紧了紧腰上系着的黑带,她再次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双眼凝视住婷宜,心绪沉静下来。

“噗嗤!”

婷宜却忽然笑出声来。

仿佛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她瞅着百草的脑袋,笑得如月光下被夜风吹乱的梨花。

“百草,你的头发是怎么了?难道我离开一个月,国内开始时兴这样的发型了吗?”

百草被她笑得有点发蒙。

“啊,或者这是你的新战术?”灵光一闪似的,婷宜含笑打量她,“嗯,你的白带换成了黑带,所以开始采用发型战术了,是吗?这么奇特的发型,足以逗得对手发笑,分散对手的注意力,战术还蛮别致的。”

百草死死咬住嘴唇。

她环顾四周,见沈柠教练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的脑袋,石综、寇震、梅玲、亦枫的眼中也有忍俊不住的笑意,光雅瞪大眼睛,晓萤却是沮丧地低下头。

直到她望向若白。

若白笔直地盘膝坐着,脸上没有表情。在她的视线看过来的那一刻,他也望向她,眼神淡定,仿佛他眼中的她跟平时没有丝毫不同。

“可以开始了吗?”

稳定住心情,好吧,她就是天底下最丑最可笑的人,百草静静吐出一口气,那又怎么样。

唇角的笑意收起,婷宜凝视她两秒钟,说:

“开始吧。”

******

婷宜与百草对练的几个回合结束后,沈柠指导队员们进行了日常练习,和一些有针对性的练习。然而直到这次的训练课即将结束,训练厅内的气氛始终有些怪异。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站在队伍前进行训练总结,沈柠看了眼依旧并肩站在一起的若白和百草,说,“百草,你进步不小,以后还要继续努力。”

“是!”

还在不断回味刚才与婷宜交手的每个细节,听到教练的肯定,百草心中喜悦,声音都比往日高了些。

“若白,看来你的特训是有成效的,”沈柠笑了笑,“可能你作为一个教练,比作为一个选手会更有天分。”

这句话听起来……

怔了怔,百草无法确定沈教练是不是在赞扬若白,她不安地看向若白,发现他的神情如常平淡。

“婷宜,一个星期后,你跟百草再正式实战一次。”

沈柠的视线转向婷宜,缓缓说:

“我想知道,究竟是你太久没有练习,身手生疏了,还是我一直都小看了百草的实力。”

置物间。

等到婷宜从储物柜里拿出背包离去后,晓萤终于按捺不住地问房间里剩下的队员们:“拜托,我没有看懂,刚才到底是婷宜胜了,还是百草胜了?你们看清楚了吗?”

“我也没看清楚。”梅玲摇摇头,又说,“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婷宜胜了吧。”

“胜的是百草。”亦枫打个哈欠。

“咦,为什么?!”晓萤兴奋地追问。她其实也觉得说不定是百草胜了,否则沈柠教练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只是这几个回合打得太快了,她实在没看清楚。刚才去问百草,百草竟然说是婷宜胜了。她半信半疑,还是有点不甘心,所以扔下百草一个人打扫卫生,自己跑出来询问群众们雪亮的眼睛。

“因为你不就是想听这句话吗?”亦枫懒洋洋地说。

“喂!你!”晓萤恼羞成怒,手中拿着书包就抡过去,亦枫一侧身,书包打了个空。

“瞎子都能看出来胜的是婷宜好不好。”光雅没好气地说。

“婷宜师姐一共踢到百草九次,其中五次踢中有效得分部分,”申波拿出随身笔记本,研究了一下,“百草一共踢到婷宜师姐三次,三次全部踢中有效得分部位。所以,从得分成绩来看,是婷宜师姐获胜。”

“没错,胜的是婷宜。”林凤也说。

“哼,看吧,不愧是打工小妹,连谁胜谁负都看不出来。”光雅落井下石。

晓萤沮丧极了,有气无力地说:

“可是沈教练夸奖百草了啊,还那样跟婷宜说话,所以我以为,说不定是百草胜了嘛……”

“不过,如果再多几个回合……”回忆那两人交手时的情形,梅玲又摇摇头,还是觉得不太可能,疑惑地说,“不过,也许是婷宜轻敌了?或者是太久没有练习,失去了状态?”

“从攻击的效率来看,百草的进攻得分率是100%,高于婷宜师姐。”申波合上笔记本。

“而且,从攻击踢中的力道来说,也是百草占上风。”亦枫懒洋洋地说,“你们都听到百草踢中婷宜那几脚的声音了吧,婷宜的脸色都变了,换做别人,估计早就被百草踢倒在垫子上。”

“我听到了!”晓萤兴奋地喊。

“她就是一把傻力气。”光雅闷闷地说,不知道究竟在生气什么。

“我也听到了。”梅玲想了想,疑惑地说,“按说以婷宜的经验,不应该会被百草踢得那么实才对。”

“婷宜就是太相信她的经验了。”林凤喝了几口水,“而且她确实轻敌了。”

“不过,就算是婷宜轻敌了,也很长时间没有进行系统训练,可是她还是胜了每天都这么勤奋练习的百草,”梅玲叹息,“对于练跆拳道来讲,也许真的是天份更重要吧。”

夏日的白天很长。

结束完特别训练,若白和百草走出训练基地,太阳才刚刚西下,天边的彩霞渐起。赶上回松柏道馆的公交车,两人并排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汽车一路不停地加速减速,乘客们的身体不时前冲后仰。

“为什么要坐车?”

视线从车窗外收回来,百草不解地望向若白。以前都是两人走路回去的,既可以锻炼体力,又能够省钱。

“今天跟婷宜的交手,你发挥得不错。”遇到红灯,公交司机一个大刹车,若白的身体却依旧稳稳的。

“啊,”她的眼睛亮了,开心地说,“所以,是为了奖励我,才坐公交车的吗?”

“所以,婷宜并非全无弱点。”他回答。

一怔,她心中五味杂陈。自从见到婷宜,几年来她从来都是败给婷宜,而且都是惨败。虽然她始终告诉自己不要灰心,不要放弃,只要刻苦练习,总有战胜婷宜的可能。可是,有的时候,她也会生起怀疑的念头,怀疑自己是不是永远不可能赶上婷宜。

“可是,要不是你告诉我该怎么打,今天也许我还是会败得很惨。”扶住前面的车椅,她凝视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