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3(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训练基地。

置物间。

因为是周末不用去学校,林凤、光雅、申波都来得比较早,她们边把东西放进各自的储物柜,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林凤听说婷宜马上就要回国了,申波说大约就是这一两天,光雅说在刚电视里看到婷宜的访谈,以为婷宜已经回来了,申波说那应该是以前录播的节目。

正说着,一阵脚步声,晓萤哀怨的声音传来――

“拜托,在你头发长出来之前,别说你认识我,真是好丢人啊。”

光雅扭头一看,见晓萤一脸郁闷地用包包遮住脸,做贼一样溜进来,再往后看,走进来的是百草。

如电击般。

光雅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那是什么?

“天哪,百草,你的头发怎么了?!”

第一个喊出来的却是林凤,她震惊地走过去,难以置信地打量百草的脑袋。

“呃,我去理了头发。”

看到大家的反应,百草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么说,应该是真的很丑吧。理头发的时候晓萤就在惨叫,剪完了晓萤继续一路惨叫,甚至都不肯和她走在一起,说是嫌丢人。

“谁给你理的!”

又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她的头发,林凤痛心疾首。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百草的头发好像被狗啃过了一样!比男孩子的头发还短也就算了,居然还东一撮、西一撮,有的地方还算正常,有的地方竟然紧贴着头皮,看起来就像是――

瘌痢头!

“范晓萤,是不是你捉弄她了!”

光雅怒瞪晓萤。

“我?”晓萤郁卒地把包包扔进储物柜,“我没那个天份,能理得这么难看,这么有创意,不是身为普通人的我能够做到的好不好!”

“怎么会理成这个样子啊……”林凤心疼极了。她用手摸着百草脑袋上那几块贴着头发剃过去的地方,如果剃刀再深一点,说不定就会把她的头发剃出血来。“是哪家理发店?今天训练结束我陪你去找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子怎么去学校上课呢?”

“很丑吗?”

百草忐忑地问。理完头发,她只匆匆看了一眼镜子里的正面,知道并不好看,可是到底难看到了什么地步,她心里也没数。

“丑死了!丑毙了!”

光雅翻个白眼。

申波把鞋放进去,拿出来道服,走过百草身边时,他推了推黑框眼镜,说:“那家店至少应该把理发的钱还给你。”

“他们是免费的,”百草不好意思地说,然后笑了笑,“没关系,头发过一段时间就长出来了。”

“免费的?”光雅不解。

“是啊,免费的,”晓萤无力地脱下鞋子往储物柜放,“就是那种老年人活动中心组织的活动,学雷锋,免费为路人理发。”

在路上,看到老年活动中心打出的学雷锋免费理发的标语,百草眼睛一亮就飞跑过去。

她明明告诉百草了,说那些老年人很多都是退休后学理发当业余爱好,根本没什么理发经验,肯定会剪得很难看。可是百草根本不听,完全被免费两个字迷住了心窍。她只好安慰自己说,好吧,也许只是不太好看,反正百草从来不在乎漂不漂亮这回事。

可是那位给百草理头发的老爷爷,一听百草对头发的要求是“越短越好”,就拿着剃刀使劲地往里推。她敢发誓,那老爷爷绝对是第一次帮人理发,拿着剃刀的手一直抖啊抖,一抖就剃出一块雪白的头皮,再抖又剃出一块。

她气得都快要吐血了。

老爷爷给百草理完头发也一脸心虚,百草那个笨蛋却好像根本没有发现这回事,竟然还兴奋地寻问老爷爷,下次想要理头发应该怎么找他们。

“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评论完毕,光雅懒得再看百草,径自进了训练厅。林凤还在绞尽脑汁地研究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陆续到来的寇震、梅玲、石综、亦枫也纷纷被百草的发型惊到。

“你是在赌气?”

百草跪在地上擦垫子的时候,若白的身影被阳光拉得映在她身上。

“嗯?”她抬起头,没听懂。

“如果不想剪头发,可以直接说,用不着故意把头发剪得这么丑。”若白皱眉审视她的脑袋。

究竟是有多丑。

百草忍不住都想对着镜子好好照一照了。擦完垫子,做完热身,集合站在队伍里等待沈教练进来的时候,她悄悄看一眼身侧,若白依旧板着脸。

用手摸一摸自己的后脑勺。

呃,好像是有的地方有头发,有的地方秃秃的,她心中沮丧,暗叹口气。然而转念一想,头发剪得这么短,能坚持的时间一定会很长,不由得又有点开心。

只是,沈教练一向注重仪表,也喜欢队员们打扮得干净漂亮,如果看到她这个样子,会笑话她的吧。

训练厅的大门被推开。

是沈教练要进来了,百草一慌,立刻将头低得低低的。

大门一开。

却是浩浩荡荡的人群涌进来!

刺眼的光芒,闪光灯白花花地闪成一片,涌进来的十几个人都是记者,他们拥挤着,高举着摄像机和照相机边倒退着走,边高声喊,“看这里!”、“对,很好,笑一个!”、“沈教练,麻烦你也笑一下!”、“ok!再来一张!”

这样的阵仗。

队员们诧异地面面相觑,然后很快就都心里有数了,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的场面,应该是婷宜回来了。婷宜跟他们不同,他们只是跆拳道选手,而婷宜是明星,是媒体的追逐的目标。

果然,在拥挤的摄像机和照相机之后,百草看到了婷宜。与小饰品摊子上电视机里的模样不太一样,她乌黑的长发扎成长长的马尾,穿着一身簇新的雪白道服,领口和肩缝处有别致的黑色条纹绣花,衬得她更加乌眸皓齿,温婉俏丽。

沈教练同婷宜一同走进来。

闪光灯如暴雨闪电般,“咔嚓”、“咔嚓”对着两人狂拍,婷宜温柔美丽,沈教练优雅出众,两人站在一起如同姐妹花似的。应记者们的要求,沈教练搂住婷宜的肩膀,拍了几张师徒情深的照片。

摄像机镜头逼近两人。

记者手持话筒对着婷宜,问:“回到训练场地,又要开始紧张的训练,你的心情如何?”

“就好像回到家里的感觉,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训练,浑身都不舒服,”婷宜望向沈柠,微笑说,“希望教练对我严加要求,帮助我把这个月拉下的训练全部补上。”

沈柠含笑点头,拍拍她的肩膀。

记者又将话筒对准沈柠,问:“沈教练,婷宜这次归队,是要开始为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做准备了吗?”

“对,接下来这段时候,训练会围绕着世界跆拳道锦标赛进行。”

“您估计婷宜在这次锦标赛中成绩上会有什么样的突破,有可能进入前四名吗?”

“那要看她的状态,以及对手的状态。”

“您觉得有可能吗?”记者追问。

“很有可能。”

记者们满意了,又拍了几张婷宜走入队伍,同其他队员一起练习的照片。就在他们摆出一副要将全部训练过程拍摄下来的模样时,婷宜走过去,低声说了一些什么。

记者们终于离开了。

训练厅里恢复了宁静,队员们纷纷松了口气,被那些摄像机和照相机围绕着总是觉得很不自在。婷宜眼中满是歉意,对沈柠说:

“对不起,我影响了大家的训练。”

沈柠笑了笑,说:

“你是目前国内最优秀的女子跆拳道选手,长得又漂亮,媒体喜欢追着你,并不是你的错。只是,如果下次再有记者跟着你来,记得提前通知我,我们也好打扮得隆重一些,上镜会更好看。”

婷宜连忙再次道歉,然后嫣然一笑说:

“刚才好几个记者都说您又美丽,又是国家十佳功勋教练,问我能不能请您做个专访。”

“你呀,一个月没有训练,腿法不知道退步了没有,嘴巴倒是更厉害了。”沈柠似笑非笑瞟她一眼,“好了,归队吧。”沉吟片刻,她的目光一一掠过面前的队员,最后落在若白身上,“你跟若白一组练习,百草和光雅一组。”

“是。”

婷宜向若白走去。

见婷宜走过来,晓萤只得慢吞吞地走出队伍,到角落里呆着,心里嘀咕开。

每次都是这样,如果是婷宜和廷皓一起归队训练还好,他们两人正好一组。可是如果婷宜一个人回来,就会不得不将其他队员的组合拆开重组。最初沈柠教练比较经常让申波与婷宜搭档,拆出来林凤与光雅搭档,她恢复到打工小妹身份。但是最近几次,沈柠教练总是让婷宜与若白搭档,拆出来百草去配光雅。

太不公平了吧。

为什么婷宜就能一直得到最好的?看到若白已经全然超过申波,成为全队除廷皓之外实力最强的队员,沈教练就开始把若白配给婷宜,牺牲掉百草去跟光雅配对。

以前也就算了,可是如今是要为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备战了啊!把若白给了婷宜,让百草跟实力那么弱的光雅一起练习,百草会很吃亏的啊!虽然很不愿意相信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但是晓萤不得不有点怀疑,沈柠教练和婷宜所在的贤武道馆之间真的有某种交易。

百草没有像晓萤一样想那么多,听到教练的话只是怔了怔,没有多说什么,抬步向光雅走过去。

这时,若白的声音却自她身边响起――

“沈教练,我想继续和百草搭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