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3(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接下来的每天,在日常训练之后若白都会再为百草进行牛皮筋特训一个小时。只要她在出腿之前还有多余的动作,他就会用力将她的脚拉回来,几天下来,她的脚踝处被勒得又红又痛。然而也正是因为有了疼痛的下意识反应,她的出腿变得越来越干净利落。

“呀――啊――!”

空中的旋身飞踢,仿佛身边的气流被搅动成漩涡,在强大的漩涡中,她的身体跃得极高,如同慢动作般,啪啪踢出两脚,那力道之强,拽得若白手中的牛皮筋也飞了出去。

若白一惊。

那样的力量,还有她飞踢出去的高度……

如果她在踢出那两脚之后……

从半空落下,百草喘息地收住脚步,她调整几下呼吸,拨开黏在脸上的发丝。这一次她又是直接出腿的,今天还一次也没有被他用牛皮筋拉回来过,她心中喜悦,忍不住开心地说:

“若白师兄,我好像找到感觉了!只要出腿的时候不用过多地去考虑动作,只在出腿的那一霎那,心中一动,腿就出去,就可以……”

“不要高兴得太早,这只是训练,没有任何压力。比赛的时候才是关键。”若白淡淡说。

百草脸一红。

是的,她以前也曾经似乎在训练时克服了先跳步的毛病,但是比赛时压力一大就会再犯。

“那――若白师兄,我们再继续吧!”

没顾得上擦额头的汗,她握紧双拳,又摆好预备姿势。她就不信,她会改不掉这个毛病。

“上次沈教练已经说过你了,为什么你的头发还没剪。”打量了她一下,若白皱眉说,扔给她一条毛巾,没有继续让她训练。

“啊?”

她怔了怔,摸摸头发。虽然用草莓发圈绑住了头发,但是前面的头发太碎了,总是飞出来挡住她的眼睛。

“尽快剪了它,很影响训练。”

“……”

不知怎么,她犹豫了下,才回答说――

“是。”

第二天是周六,想到要剪头发这件事情,下午的时候百草特意提早了两个小时出门。急匆匆赶到几年来她经常去的那家小理发店,发现店门竟然紧闭着,玻璃窗上贴了张纸,写着“此店转让”四个字。旁边店铺的人告诉她,理发店老板娘的儿媳妇生孩子,老板娘回老家带孙子去了。

百草傻了眼。

这家理发店是周围最便宜的,剪一次头发只用两块钱,其他的理发店至少都要五块钱。这个月老师还要她们买教辅书,本来就入不敷出了,还要攒钱还若白师兄,这可怎么办。

边走在街上,百草边郁闷地左右张望,希望能再发现一家便宜的理发店。

街道的两旁有很多买小首饰的小摊子,琳琅满目地挂起来,在阳光下五颜六色,闪闪发光,有耳环、项链、发夹、发圈,还有很多她根本看不懂是做什么用的小饰品。

走着走着。

突然仿佛被一道光芒闪住了眼睛,她停下脚步。

右手边的一个饰品摊,密密麻麻的首饰都挂在一副深蓝色的丝绒布上,这其中,一只草莓发夹被阳光照耀得异常耀眼。小小的草莓,红晶晶的,甜美可爱,镶在不锈钢的长腿发夹上。

跟她头发上的草莓发圈好像是一套的。

心脏砰砰砰地跳起来。

明知道不应该走过去,她应该去找便宜的理发店,她没有钱去买这些东西,可是脚步如同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她鬼使神差地站到了那个摊子前。伸出手指,她碰了碰那只草莓发夹,光滑的手感,细看之下,果真和她的草莓发圈是一个系列的!

“喜欢就试试。”

头发染成金黄色鸡窝状的摊主青年头也不抬地招呼她,津津有味看着一台九英寸的超小彩色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mv。

“我……我没有钱买,可以试吗?”

百草局促地说。

“没关系,先试试看喜不喜欢,”摊主青年不在乎地跟着电视哼唱,“而且这发夹很便宜,你买得起!“

“哦。“

抵制不住诱惑,她小心翼翼地将发夹从蓝绒布上取下来。摊主青年递给她一面有手柄的镜子,她拿着镜子,试着把草莓发夹在头发上比了比。

“就别在你的刘海上。”

摊主青年看她笨手笨脚地乱比一起,索性亲自出手,帮她梳理一下额前的头发,略斜在右侧,别住她碎长的刘海。

“瞧,多好看。”

摊主青年啧啧欣赏了一番。

镜子里,百草第一次发现她的头发也可以如此柔顺服帖。以前要么是短短的头发,要么是短发变长后碎乱的刘海,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头发顺顺地贴住她的脸廓。

红晶晶的草莓发夹映着她的黑发。

她发现原来自己的脸型是瘦瘦的鹅蛋脸,而不是她一直以为的圆脸。还有,她一直以为自己长得像个男孩子,而此刻,镜子里的她,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女孩子。

侧一侧手中的镜子,还可以看到她脑后马尾上的那只草莓发圈。它们两个交映在一起,闪啊闪的,就像是一对……

天人交战了半晌,百草咬了咬嘴唇,悄悄握住兜里原本为剪头发准备的那两块钱。也许,也许她能找到更便宜的理发店,也许只用一块钱就可以剪头发,也许她可以节省下一块钱来买这只发夹。

“这只发夹多少钱?”

话一出口,百草立刻又后悔了。她什么时候也变得虚荣爱打扮起来,即使能够省下一块钱,也应该攒起来还给若白师兄才对吧。

“看你一个小姑娘也没什么钱……”摊主青年上下打量她,想了想,“……你给我十块钱就行了!”

“十块钱?”

百草脑袋一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十块钱,便宜吧,以前都没卖过这个价钱,至少要十五我才肯卖。不过看在你是一个小姑娘,戴上又好看,才这么便宜卖给你。”摊主青年边看电视边说。

原来,一只发夹要这么贵啊。

百草心中黯然。

不舍地轻轻摸了下别在刘海上那只红晶晶的草莓发夹,她又照了下镜子,才小心翼翼地把它往下取,唯恐弄坏了要赔。

“哈哈,你居然也会买这些东西啊!”

猛地,如背后灵一样,晓萤的声音从她身后窜出来,吓得她手一抖,草莓发夹险些掉下来。

“先别摘,让我看看。”

不顾百草的拒绝,晓萤重新将发夹戴好在她头发,左看右看,惊喜地睁大眼睛,喊:

“哇,挺好看的呢,跟你平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看起来又可爱又淑女,不错不错!若白师兄,你觉得呢,是不是很好看啊?”

她这一喊,百草才注意到竟然若白也在!

他穿着淡蓝色衬衣,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肩上背着书包。站在距离她两步远的地方,他的目光淡淡地落在她头上那只草莓发夹上面。

她的脸顿时红了。

不晓得刚才她拿着镜子照来照去的模样有没有被他看到,他最不喜欢她在训练之外的事情上花心思。

“好看,买吧买吧!刚才你问了是多少钱?”晓萤兴奋地说,难得看到百草喜欢这些小饰品。

“我不打算买了。”

百草赶忙说,不敢再看若白。

“为什么不买,很漂亮啊!再说了,你昨晚不是说,碎头发太多了,训练时候碍事,要去剪头发吗?要是买了这个发夹,把刘海别起来就行了,那就不用剪头发了啊!咦――”

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晓萤转到她的身后去,惊奇地说:

“这个发夹跟你的发圈是配套的哎,都有草莓呢!有缘分啊,买啦买啦,老板多少钱?”

“十块钱。”

摊主青年说。

“十块钱?能便宜点不?”晓萤开始杀价。

“我真的没打算买,我就是……就是试试看……”百草拉住她的胳膊,着急地说。

“拜托,我还能不了解你吗?除非是很喜欢,否则你根本不可能来试的。”不理会她,晓萤继续谄媚地对摊主青年说,“老板,再便宜点啦!”

“我先走了。”

那一边,若白皱了皱眉,打断晓萤跟摊主青年的讨价还价,对她们两人说。

“是!”

百草赶忙对他弯腰行礼。她知道若白兼任大众班的助教,需要提前到达训练中心。

“若白师兄再见,我们不会迟到的!”

晓萤对他用力挥手。

目送着若白离去的背影,百草有些发怔,她能听出来他声音中的不耐烦。他是对她失望了吗?觉得她也像其他女孩子一样爱打扮,没有专心在训练上面。

“还在看啊?”晓萤打趣地说,对她眨眨眼睛,“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若白师兄会和晓萤一起出现呢?哈哈,放心啦,我可没有跟若白师兄约会哦,我和他是在前一个街口刚刚碰到的!”

“我、我没有在想这个!”

百草急得有点结巴了。

“好啦,”晓萤敷衍她一句,继续说,“你知道若白师兄做什么去了吗?前面街口那里有家翻译公司,他接了一批翻译稿子来做,听亦枫说,最近若白师兄多打了好几份工,每天都很晚才睡。”

心中一紧。

百草握住兜里的那两块钱,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沉沉的,她怔仲了片刻,醒过神来时,听到晓萤还和摊主青年唇枪舌战――

“哪有人一口价,说十块就十块的,便宜一点啦!”

“已经很便宜了。这只发夹我只要十块钱,你到专卖店里看看,同样的东西,要几百块钱呢!”

“拜托,你这个跟人家专卖店里的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好不好!你看,她头发上这个应该就是专卖店里的名牌货,”晓萤一手把百草头发上的草莓发圈揪下来,很内行地说,“这个发圈上的草莓,上面镶嵌的是施华洛世奇的水晶,这么闪这么亮。你这个发夹上的呢,你自己看看,用的是再普通不过的水钻,虽然看起来也还不错啦,不过你怎么好意思跟人家专柜里的比价格!”

“……”摊主青年哑口无言。

草莓发圈被晓萤的手指绕来绕去,担心它会不小心摔到地上,百草急忙将它拿回来。低下头,她想要重新束住头发,忽然发现放在摊子上那台小电视里正播着一个访谈节目。

“咦,那不是婷宜吗?”

晓萤也发现了,凑过来一起看。

那是一档国内收视率很高的访谈节目,主持人是一线当红主持人,每期前来的嘉宾都是社会各界功成名就的名流,婷宜温婉含笑坐在沙发里,一身乳白色的丝绸长裙。

“看来她真的是明星了啊……”

晓萤喃喃地说,否则为什么整天在电视里出现呢。看到她那些广告的时候并不觉得,总认为广告都是PS过的,普通人都能显得很漂亮。可是现在看她上访谈节目,明眸皓齿,巧笑嫣兮,气质出众,落落大方,真是比娱乐圈的很多女明星都要好看。

百草注意到的却是婷宜的头发。

她的头发长至肩下,乌黑柔亮,烫出一些波浪来,微微弯曲着,在娴静中透出慵懒和妩媚。

“在赛场上,你飒爽英姿霸气十足,你的对手只要听到你的名字都会闻风丧胆,”电视机里,主持人好奇地问,“可是,据说你在男朋友面前,却是小鸟依人一样,很会撒娇,是吗?”

婷宜笑着说:“每个女孩子在男朋友面前都会撒娇的,我当然也不例外。”

“哦?”主持人打趣说,“无论如何,他绝对不敢惹你生气,否则你万一发火,他就会被你踢得很惨,哈哈。”

“没有,是我不敢惹他才对,”唇角露出幸福的笑容,婷宜柔声说,“他以前也是跆拳道选手,天分很高,虽然没有练习已经很久,但是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这次去美国就是去看望他?”

“嗯,对啊。”

“听说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飞去美国看他。为什么你训练这么紧张,不是他飞回来看你呢?”

“他在美国读医科,学业太紧,而我每训练一阵子都可以有休息恢复的时间。”

“哈哈,听出来了,我们的婷宜不仅仅是优秀的跆拳道选手,还是优秀的女朋友!”主持人调侃地大笑。

视线离开电视机屏幕,落回到自己掌心的草莓发圈,百草轻吸一口气,压下胸口莫名涌上的酸涩滋味。她握起手掌,将草莓发圈塞进书包里。

“走吧。”

她拉起晓萤,把她从摊子上的电视机前拽走。时间不早了,必须在训练开始前剪完头发。

“小姑娘,发夹不买了吗?”

摊主青年拿着草莓发夹喊。

“你再便宜点啦!”晓萤喊回去。

“对不起,我们不买了。”百草歉意地对摊主青年说,一只手紧紧拉住晓萤的胳膊,赶紧大步地拉着她走,阻止她再继续喊价。

“你可以再考虑考虑,如果喜欢就再回来!”摊主青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哎呀,我觉得他马上就要松口了,说不定八块钱能讲到呢,你干嘛硬把我拽走啊。”晓萤边走边郁闷地说。

“我不想买……”而且八块钱也还是很贵。

“可是你戴上很好看啊。再说你有了发夹就不用剪头发了,你看婷宜……唉,婷宜的头发多漂亮啊……”

“那样要每天梳头发。”短头发不用梳,很省时间。

“婷宜她说的是初原师兄吧。”晓萤忽然又说。

“……嗯,应该是。”百草默默地走着。

美国读医科,以前练过跆拳道,天分很高,她知道的人里面只有初原一个人。

“我知道婷宜经常飞到美国看初原师兄,可是不知道,他们居然谈恋爱了。”抓抓头发,晓萤又郁闷了。

百草想起以前在小木屋里那几次遇到婷宜的情形,婷宜应该是那时候就很喜欢初原前辈了吧。

自从初原前辈到了美国,婷宜每年都至少飞去两三次,一呆至少都是一个多星期。

而她再也没有机会见过初原前辈。

三年来,她每天都会将小木屋周围打扫得干干净净,可是,也许,也许初原前辈早已记不清她的模样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