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3(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回到松柏道馆,是晚上十点钟左右,若白和百草走在安静的庭院里,一路上遇到了三四个小弟子。

“若白师兄好!”

“百草师姐好!”

看到他们,小弟子们立刻闪到路边,用恭敬的眼神望着他们,声音洪亮地向弯腰行礼。

若白淡淡颌首。

百草略微弯腰,对小弟子们还礼。

这三年间,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换了一批又一批。有些弟子考上外地的大学,有些弟子不再练跆拳道,新来的小弟子们渐渐成为了松柏道馆的主力,尤其是去年松柏道馆获得道馆挑战赛的冠军,前来报名的弟子人数远远超过以前的规模。

“你居然比我回来得还晚!”

晓萤正在洗漱准备上床,看到百草进来立刻贼笑起来,“嘿嘿,你是不是又和若白师兄约会去了!”

“……我、我从来没有跟若白师兄约会过。”

百草急得有点结结巴巴。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晓萤好像认定了她在跟若白恋爱,只要她和若白回来得晚一些,晓萤就会打趣半天。

“又骗我!”

晓萤白她一眼,约会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么紧张。再说了,又不是没见过她和若白师兄约会,两个人都在街上拉手了,还有那肩并肩坐在月光下的画面,要说没有谈恋爱,鬼才相信呢。

“不过,可惜你回来的晚了,”见她焦急地想要解释的模样,晓萤换了个话题,“刚才初原师兄从美国打电话过来了呢。”

“初原师兄?”

心口猛地一撞,手中正要放下的书包被百草紧紧握住。

“是啊,说起来,好久没有接到初原师兄的电话了。”晓萤躺到床上,拿出一本漫画书来翻,“一转眼,初原师兄去美国留学当交换学生都快三年了,这么久没见,不知道他是不是变得更帅更迷人了。”

三年了……

想一想,百草脑海中初原前辈的模样竟然有些模糊了。只记得那干净得像消毒水一样的气息,温暖地揉着她头发的手掌,还有那温和的声音。

他留学去做交换学生的事情决定得非常突然,她刚刚从败给婷宜的打击中恢复出来,他就已经飞去了美国。

然后他再也没有回来。

最初的时候,她想过按照他留下的联系方式给他写信,可是到了邮局才知道,寄到美国的邮费会那么贵。她想过如果晓萤给他寄信,可以把她的信夹在同一个信封里,可是晓萤笑她,这时代哪有人还写信,大家都用email联系。

她没有电脑。

她也没有钱去网吧上网。

一开始她拜托过晓萤,在写mail给初原前辈的时候,帮她问候一下。然而时间一长,晓萤越来越少写,她也不好意思一直麻烦她。

“初原师兄真是好人,师母刚把我妈妈关节炎发作的事情告诉他,他就打电话来问我妈妈的病情了,还说如果需要,可以为我妈妈在美国买药。”感激地说着,晓萤突然瞅向正心不在焉收拾书包的百草,“对了,初原师兄还问起你了呢!”

百草的呼吸顿时凝滞了一下。

“初原前辈……提到我了?”

“是啊,他还问你在不在,想要让你接电话呢。可惜,你还没回来,我就跟初原师兄说,你跟若白师兄约会去了。”

“我没有跟若白师兄约会!”

“哈哈哈哈,好啦好啦,骗你的啦,哈哈哈哈,看把你急的,”晓萤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半天才说,“好啦,我跟初原师兄师兄说的是,你打工去了,还没回来。”

“哦。”

百草松了口气。

“然后,初原前辈问,”咳嗽一声,晓萤模仿起初原的声音,“‘百草最近还好吗?’”

百草屏住呼吸。

“我回答说,‘很好啊,百草身体很好、功课很好、比赛也打得很好,上个月参加和邻市的友谊赛,得到冠军了呢!’”晓萤挑挑眉毛,得意地说,“怎么样,这样回答很够意思吧,你每个月那个来,痛得要死要活,我都没告诉初原师兄。”

“晓萤!”

百草窘红了脸。

“而且,我还把你考上黑带也告诉初原师兄了,嘿嘿,初原师兄让我转达他对你的祝贺。呐,我转达完毕了!”

噼里啪啦一堆话说完,晓萤继续津津有味地翻看租来的漫画书。坐在椅子上,百草有些发怔,如果她早回来一会儿,说不定就能听到初原前辈的声音了。

摇摇头,不再想这些,她将明天的课本收拾进书包,走到卫生间准备刷牙洗脸。水龙头一开,凉水哗啦啦流出来。

“暖水壶就在下面,请用热水。”

身后飘来晓萤的声音,百草错愕地回头看她。

“嗯?”

“是若白师兄大人的吩咐,让我盯住你,这几天无论是洗脸还是洗衣服什么的,全部都不许用凉水。这壶热水是我刚才特别为你烧的呢,怎么样,感动吧!啊,还有,桌子上有包红糖,等会儿你冲一杯糖水喝了,不过这包红糖是若白师兄拿过来的,不用感激我。”

晓萤从漫画书里抬起头,说:

“就说你们在约会吧,偏偏还不承认。昨天你那个第一天来,训练的时候脸色发白出冷汗,若白师兄来问我,你是不是生病。我才刚刚告诉他,你每次那个来的第一天都会肚子很痛,上次比赛也是因为这样才差点在决赛中输掉。结果,今天若白师兄就把红糖拿过来了,还让我一定要帮你调养过来。这么紧张你,你还骗我,真的不把我当朋友啊,哼哼。”

“没有,你真的误会了。”

洗脸盆里混合了热水,热腾腾的,用湿毛巾稍微在脸上蒙了几秒钟,感觉一天的疲倦都在渐渐散去。把毛巾挂好,百草重新走回桌子前,看到了那包红糖。

“若白师兄是想让我把身体调养好,”杯中的红糖水升腾起袅袅的热气,犹豫了一下,她说,“参加这次的世界跆拳道锦标赛。”

******

笔随心动,淡墨的字迹如行云流水般绽放,虽然是写在一张旧报纸上,却丝毫无损字体的风骨。静待墨迹稍干,若白端详半晌,将它移至一旁,又拿出一张旧报纸来写。

“宣纸没了,墨也换成最差的,有股臭味,”嗅了嗅鼻子,亦枫在床上打个哈欠,“百草知道你替她交了黑带考级费之后,穷成这个样子了吗?”

若白默不作声。

蘸满墨汁的毛笔轻轻在砚台上靠了靠,他凝视着旧报纸,思忖了下,才开始下笔。

“是为了今年的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对吧,”亦枫懒洋洋地说,“我也看了大赛的章程和规则,参赛选手必须拥有黑带以上的段级才能报名。不过,你花费这么多精力在她身上值得吗?最近这一年,你当她陪练的时间,比你自己训练的时候都长。”

“她不需要知道这些。”秀丽遒劲的赤壁赋书写在旧报纸上,若白淡淡地说,“而且,我做这些也不是为了她。”

亦枫撩起困乏的眼皮看他:

“你不觉得可惜吗?”

直到整篇赤壁赋写完,若白也没有回答他。叹了口气,亦枫抓把蒲扇扇起来,刚进入夏天居然就开始热起来了。

扇了一会儿,亦枫又说:

“若白,别说我破你冷水。我觉得,即使她有了报名资格,也没有什么参赛的希望。”

******

“今年的世界跆拳道锦标赛啊……”

呆呆地望着百草,晓萤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想了半天措辞,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终于,她灵光一闪,高兴地喊道:

“有了,百草,你增加点体重,升一个级别吧!这样就可以不用跟婷宜……”

嘶!

好烫。

忘记了红糖水是用滚烫的开水冲出来的,一口刚喝下去,就烫得百草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是不是烫到了!”晓萤立刻从床上跑下来,拉开她的手,“张开嘴我看看,哎呀,都烫出泡来了!走,去我妈房间,让她给你找点药来上上!”

“不用了,”百草急忙拉住她,“范婶都睡了,别吵醒她,只是烫了一点点,已经不疼了。”

“我妈每天看中央八套的婆妈韩剧,不到夜里一点绝不会睡觉的,”晓萤才不理会她,对着隔壁房间大声喊,“妈――!你睡了没――?”

“没睡,在看电视!”

范婶的声音喊出来,跟晓萤的一样响亮。

“爸不在家吧?”

“不在!”

“那我跟百草过去一下啊!”

“来吧!”

“正好,快来看广告!”

见到晓萤硬拉着百草进来,范婶坐在床边向她们招手,笑呵呵让她们赶快来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出的是一支洗发水广告,很著名的洗发水牌子。一个身穿白色跆拳道道服的少女凌空飞踢,空中一转身,长长的秀发乌亮顺滑,闪出迷人的光彩。

广告最后的定格是那个少女的笑容。

如同百合花般清雅温婉。

那是婷宜。

百草怔怔地看着电视屏幕上婷宜的笑容,这支广告以前没有见到过,应该是婷宜新代言的产品。她知道刚才晓萤那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如果她增加一些体重,升一个级别,就可以避开婷宜,不跟婷宜竞争。

因为只要有婷宜存在,她就毫无机会。

“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广告呢,有什么好看的。”晓萤不耐烦地说,自从那年的道馆挑战赛,看到婷宜对百草出腿那么狠,她就再也无法像小时候那样喜欢和崇拜婷宜了。

“你这孩子,这是婷宜的广告啊!”范婶喜不自禁地说,“我数了数,一晚上这电视里播了婷宜三支广告,有饼干的、化妆品的、还有这个洗发水的。晓萤啊,你看看人家婷宜,越长越漂亮了,还那么有本事。”

“婷宜!婷宜!烦不烦啊,”晓萤翻个白眼,“真那么喜欢她,你认她当女儿啊,反正我又不漂亮,又没本事。”

“我倒是想哦,可惜没那个福气。”范婶闲闲地说。

“拜托!”晓萤气个半死,“你看看她,练跆拳道还留那么长的头发,比赛的时候累不累赘,一点也不专业。还有啊,你看她跟娱乐圈的明星一样,整天拍广告啊,参加活动啊,一年有半年都不训练,有什么好!”

“就算那样,人家只要参加比赛,就拿到冠军,”范婶继续看电视,韩剧又开始播了,“没话说了吧。”

“百草也是啊!”晓萤怒了,“从去年开始,百草也是只要参加比赛,就拿到冠军!”

范婶愣了下,看向百草,笑呵呵地拍了拍她的手掌,说:

“嗯,百草也是好孩子,也很出色。”

范婶的手很温暖,百草心里却有些黯然。

从去年开始,凡是她参加的国内比赛,都取得了冠军。可是,那些都是没有婷宜参加的比赛,而且都是一些小规模的比赛。那些国家级的重大比赛,训练基地一向都是只有一个参赛名额,沈柠教练从来都是直接派婷宜出战,而婷宜也每次都不负所望,得到冠军。

而那年道馆挑战赛之后,贤武道馆宣布,为了给更多道馆角逐冠军的机会,已经率领贤武取得三连冠的廷皓和婷宜以后将不再道馆挑战赛。所以去年的冠军,是从缺席了廷皓、婷宜的贤武手中拿到的。

她的胜利都是从婷宜不屑参加的比赛中得到的。

三年来,她每天刻苦地训练,希望有一天能够一雪前耻,战胜婷宜。然而三年来,她再也没有过和婷宜在比赛中交手的机会。

晓萤从抽屉里找出来药,小心地帮百草喷到伤口那里,两人就留下范婶自己看电视,又回到了房间。

躺回到床上,翻了几页漫画书,晓萤没心情再看下去,叹气说:

“真是觉得很丧气,你看婷宜,她整天不训练,还能在比赛里打出那么好的成绩。难道是因为她是跆拳道世家出身,先天基因就特别好,是天才,其他人就都是凡夫俗子?”

“如果不是天才,那只能更加努力。”

坐在书桌前,百草将草莓发圈从脑后取下来,用梳子缓缓梳着头发。当年惨败给婷宜,她也有过这样的动摇,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再努力百倍,也不是婷宜的对手。

“可是天才是天生的,不是靠努力就能变成天才的!”

虽然很佩服百草顽强的意志,但是晓萤认为还是应该让她认清现实比较好。她不想再看到百草因为婷宜而受到打击,想要去参加世界跆拳道锦标赛是没有可能的,沈柠教练只会派婷宜去,根本就不会考虑百草。

用手指抚摸着发圈上的草莓,百草的记忆回到了三年前的小木屋,

……

“人们常常喜欢把比赛的胜利者叫做天才,认为她们很有天赋……”

初原低着头,帮她用药油搓开胳膊上的瘀伤。

她的情绪很低落。

他的声音很温和。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战胜所有的对手,成为最强者,到时候人们或许会认为,你的天赋才是最出色的。”

……

发表评论